倘若這些人中的妙家子弟識時務,妙俊風興許會繞他們一命。然而,向自己攻來的他們已經忘記了自身流淌的血液和姓氏。

“歸去!”

妙俊風輕念二字,一道灰色圓環,由內向外一閃即逝。

圍殺而來的妙家子弟,在光芒過後,如下餃子一般,一個個的栽倒在地,生機盡失。

“弱者對事實總是會質疑,強者對事實會進行自己的考證,至於大能,他們只要周密的思考一番,便可盡知其中的真僞。

林勇,你是束手就擒,還是準備和他們一起奔赴黃泉?”

林勇往後退了一步,他真的沒想到妙俊風會這麼強大。就算是自己,在面對一幫皇境小成的圍殺時,也不可能做到在半個呼吸的時間內將他們一舉殲滅。

“爲妙家榮譽而戰!”林勇一咬牙,以自己的生命祭起了手中的後天靈寶和身上穿戴的符器。

“轟”的一聲,仙境大能的氣息在下一刻直衝天際,狂卷八方。

“哈哈哈…,妙俊風,今天我就替林家拿下你的人頭,斬滅妙家唯一的希望!”

“你看看,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是不是感覺說出這句話後,心中痛快多了?若是如此,那說明,你在世上已沒有遺憾,可以含笑九泉了。”

妙俊風凌空一斬,劈出一道光刃。

“拿命來吧!”林勇沒有把這道光刃放在心上,揮刀向妙俊風就狠劈下來。

“無知!”

妙俊風撂下這句話,領着麒麟便向內堂走去。

“妙俊風,你…”林勇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在林羣身上發生的事再度在他的身上上演。

只不過,這一次,不僅是他生機喪盡,就連符器和後天靈寶的生命精華也流失殆盡,成爲了廢品。

有了林羣和林勇的前車之鑑,無論是守在明處的妙家子弟還是蹲守在暗處準備偷襲的妙家子弟,紛紛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靜靜的待在原地。

修者的直覺告訴他們,若是敢出手,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死亡。

“嗒嗒嗒”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坐在議事殿內的長老們,後背和手心上的冷汗隨着腳步聲的音律而不斷流出。

妙文的呼吸變得紊亂起來,他對自己的這個哥哥有敬仰,有畏懼,有憎恨,也有不屑。種種複雜的情感在此刻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叫“莫名”的情愫。

“嗒”的一聲,妙俊風的右腳踏入了議事殿的地板上。他身上的氣勢沒有外放,但卻讓坐在殿內的衆人感到他的身影無比高大,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妙家的議事殿,主位何時變成兩個了?身爲家主的妻子有何資格坐在議事殿上發號施令!難道家主死了嗎?”妙俊風雙目一冷,凌厲的寒意讓整個大殿的溫度瞬間跌到冰點。

“哥,慧敏她…”

“不要叫我哥,我妙俊風沒你這樣的弟弟。之前是我太仁慈了,像你這樣的性格,就不應該修行,就不應該攀龍附鳳!你的事我一會再處理。現在,你給我乖乖的坐在那,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

妙文雙拳一緊,想要還擊,但最終還是聽了妙俊風的話,坐在位子上,保持了沉默。

“妙俊風,你已被逐出宗籍。此時此刻,你是以一個外來人的身份站在這裏,我不知道你哪來的底氣,竟敢在議事殿內大呼小叫,你可知這是死罪!”

林慧敏是在座衆人中,唯一一個不對妙俊風感到畏懼的人。就連妙俊風也感到奇怪,她的自信是從哪兒來的?難不成她是一個隱士大能,眼前的年紀是假象,實際上早就活了幾百年?

“你,滾下來!”妙俊風懶得跟她囉嗦,擡起手臂,凌空一扇。

“啪”的一聲脆響,響亮的耳光在議事殿內響起。林慧敏被妙俊風一巴掌從主母的位置上扇到了議事殿的地板上。

林慧敏的右臉頰高高腫起,嘴角的鮮血止不住的往下流淌着。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氣勢不減的站起來,大聲的對妙俊風呵斥道:“妙俊風,你很好!今天你別想活着從這裏走出去!我一定會親手把你的皮撥了,把你的血放乾淨!”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妙文,這就是你娶得好老婆!爲什麼每一次你娶得老婆都讓人如此失望呢?我真想給你修一座廟,然後,把你送進去當和尚,從此以後,青燈古卷,不問世事。”

妙文被妙俊風說的不吭聲,這何嘗不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呢? 林慧敏慌了,他沒有想到,妙俊風竟會如此強大。

“血海滔天,腐天蝕地!”林慧敏本想在最後祭出這招,但眼前的形勢,不得不讓她把最後的殺招優先使出來。

“轟隆”一聲,妙家宅地劇烈晃動,“咔嚓嚓”的聲響緊隨其後的響起。

“嘩啦啦”的流土聲宛如瀑布聲一樣,在妙俊風的耳邊響起。整座妙宅從大地中緩緩升起,直到升至半空中,在停下上升的趨勢。

“譁啪,譁啪”的拍打聲開始取代所有的聲音,成爲目前唯一的旋律。

腥紅的血海全方位的把妙家包裹而起,隔絕了妙家與這個世界的聯繫。在這片血海世界中,除了血的法則,再也沒有其它。

“哈哈哈… 你的命運,我來改寫 ,妙俊風,在這裏我就是女王,我主宰一切。之前的話我收回,你的血我很滿意。只要喝下你的血,彼得公爵算什麼!我照樣能凌駕於他的頭頂上。”

林慧敏飛昇而起,在血色光環的籠罩下,顯得很神聖。不過這種神聖是對黑暗勢力來說,在妙俊風眼中,她仍然是那個該死的邪物。

“名字起的挺大,實際效果也僅此而已。我還以爲真的能腐蝕天地呢!哎!所以我才說血族沒落了,也該到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了。

出招吧!演出我也看完了,該來點實質的招式了。”

妙俊風的古波不驚讓林慧敏感到很惱火。在自己原先的設想中,他應該跪拜在地纔對。

“哼!給我把它鎖起來,然後,放幹他的鮮血!”林慧敏居高臨下的下了一道命令。

“嗤啦啦”的鎖鏈聲響起,五條血色鎖鏈從五個方向向妙俊風鎖來。每一道鎖鏈的鎖頭都是由一個鬼頭構成,它們如活物般發出陰森的笑聲,露出一排鋒利的鬼齒。

“笑話!關公門前舞大刀,就憑你們也配鎖我?”妙俊風氣息外放,如同釋放出成千上萬把利劍。

“叮叮叮”的切割聲響起,金色的火焰在血鏈上一點點的燃起。

“嘰嘰嘰”的鬼叫聲,在血鏈堅持了一會後,歇斯里地的響起。它們完全不是劍氣的對手,等待它們的將會是通往煉獄的單程票。

妙俊風不想拖延時間,他擡手一招,明王劍散發着神威,出現在了他的掌心裏。

“天地有正氣,光明斬誅邪。斬!”妙俊風對準林慧敏,隔空一劈。

金色的劍光在林慧敏的眼中越來越近,越放越大。她想逃,可她發現,在妙俊風的這一劍鎖定下,她避無可避。

“不!”臨死前,林慧敏發出了不甘的怨吼。

“當”的一聲,異變突起。一個英俊的美少年替林慧敏擋下了這一劍。

“布克,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每當我要斬下他們頭顱的時候,你總是會出現!”妙俊風收劍,目光不善的盯向了站在林慧敏身前的布克。

“妙俊風先生,我也很吃驚。爲什麼每次我的得力手下在遇到生命危險時,面對的敵人都是你呢?你跟我們有仇嗎?爲什麼總盯着我們不放呢?”

“布克,你不覺得的你說的話很好笑嗎?林慧敏的洗禮應該是由你主持的。安排在妙家的血族精英,應該也是在你默認下才派出的。

不管妙家變成什麼樣,他總歸是我的根。就算這個跟腐爛了,也必須由我親自來解決,而不是由你們在這裏肆意插手。

爲此,你覺得眼下的這一幕是我跟你們過不去嗎?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你們跟我過不去吧!”

“哦!親愛的妙俊風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實在沒想到你對這個家會有這樣深的眷戀,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我便不會同意她這麼做。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們就不要去計較之前發生的事了。我覺得眼下,我們還是談下當前的事比較好。”

“可以。我們的事可以慢慢算,但是她,今天必須死!”妙俊風一錘定音,不給布克討價還價的餘地。

“妙俊風先生,你不覺得你的話太滿了嗎?對於在妙家發生的事,我可以向你做出補償。林慧敏既然已是我的人,我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被你殺死。

倘若她是普通的血族也就罷了。但她是一名貴族,一名伯爵。你也知道,貴族對我們血族來說,不僅是地位上的尊貴,更關係到整個族羣的繁衍。

因此,妙俊風先生,我請你換個提議吧!或者就像我說的,我給你足夠的補償。”

“布克,身爲王的你不會那麼天真吧!還是說你覺得我好講話?

今天,不管誰來了,都救不了她!假如你要救她,那請做好被我一塊收拾的準備!”如今的妙俊風是鐵了心的要留下林慧敏,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更改不了他的決心。

“好吧!那就得罪了!”布克看出了妙俊風的決心,他不再廢話,擡手就是一點。

“嗖”的一聲,血光洞穿了空間。它從布克的指尖射出,直接從妙俊風眼前的空間閃現。

“呲啦”一下,麒麟印旋轉着擋住了血光。

“布克,他們喜歡偷襲的本事應該是從你身上學來的。這還真應了那句老話,上樑不正下樑歪!該我了,收點利息不爲過。”

在妙俊風心念的驅使下,一個散發着混沌氣息的太極陰陽圖在布克和林慧敏的頭頂生成。

生死陰陽之力化成四道光柱,封鎖了他們的四極。滾滾雷霆自上而下傾瀉而出,在他們站立的下方形成了波濤洶涌的雷海。

朵朵金蓮,伴隨着禪音自高空中徐徐飄下。每一朵金蓮都蘊含無盡的光明之力,每一道禪音都充滿了中正平和的淨化之音。

還未正式發起攻擊,光是眼前的景象就讓林慧敏佈置得大陣土崩瓦解,讓妙家宅地再度迴歸到陽光的懷抱下。

“布克,你現在走還來得及。不然,一會你想走都走不掉了。你可別忘了,這裏不是競技場,也不是血族族地,而是東方。

在這裏東方的守護之力會削弱你的實力,白天的陽光更是會成爲你掣肘的對象。想要戰勝我,除非你能偷天換日,改天換地。否則,你還是聽我的話,離開吧!”

“妙俊風先生,你的本事本王領教了。在你們東方不是有句話叫禮尚往來嗎?等到下一次你我再見時,本王一定會好好招待你的。”

“可以,我等着。”妙俊風對他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自己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點。 “王,您不能拋下我!我是您忠實的追隨者。”林慧敏急了,她撲倒在布克的腿旁,一臉乞求的喊道。

“哦!可憐的孩子。我也想救你,不然,就不會出現在這裏。但形勢比人強,爲了血族的未來,你必須做出犧牲。”

布克摸了一下林慧敏的額頭,下一瞬,他掌心一用力,殷紅的鮮血自林慧敏的頭頂激流而出,向他的掌心匯聚而去。

被布克握在掌心裏的鮮血是始祖精血,也正是這精血讓林慧敏成爲了一名貴族。眼下她即將死去,布克自然要收回這寶貴的精血。

“好了,孩子,你可以睡一會了。”布克對她施展了催眠咒,讓她在驚恐中無力的閉上了雙眼。

“妙俊風先生,我已經剝奪了她貴族的身份。現在的她只是一個人類。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吧!我們後會有期!”布克對妙俊風做了一個再見的手勢,隨即,血光一閃,離開了這裏。

“收!”妙俊風收起了陣勢,現在的她讓自己感到索然乏味。

“麒麟,帶他們出來吧!”妙俊風心神傳念,讓麒麟把他們從虛無世界帶回現實世界。

“嗡”的一下,空間泛起了一陣漣漪。妙文,妙平,妙如在麒麟的帶領下,出現在妙俊風的面前。

“嘭”的一聲,妙俊風對準妙文的肚子,隔空就是一拳。

“收!”,“不!”。

妙文感覺到自己的修爲一路直降,直到自己淪爲一個普通的凡人。

“本來我是要殺了你的。但念在妙家和大伯的份上,我饒你一命,但從今以後,你再也不許跨入妙家的大門,再也不許以妙家子弟自稱。

她沒死,但和你一樣,也變成了普通人。惡人自有惡人磨,我相信你們今後的日子會很精彩。”

“俊風,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他畢竟是你弟弟。”妙如不忍看到妙文如此悽慘,往前走出一步,替他求情道。

“你閉嘴!現在有你說話的份嗎?”妙俊風一聲叱喝,絲毫不念他是自己的姑姑。

“俊風,看在大伯的面上,能不能對妙文網開一面?”妙平雙手抱拳,身體彎腰九十度,就差沒有跪下來了。

“好,看在大伯的面子上。就讓他在合城找個差事,不開除宗籍了。”妙俊風念舊重情。對大伯的回報,在剛纔的那一句話中全部用盡。今後大伯若還有事,他不會再區別對待。

“妙如,你不用在我面前表現出自己很委屈。世上比你委屈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整個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啊!

你心裏有很多話想對我說,有很多苦想對我傾訴。但是,我不想聽,因爲你想說的我都知道。不信的話,你聽一下我接下來說的話。

你之所以在妙家分裂時仍留在妙家,不外乎三個原因。

首先,妙文是你寵愛的子侄,你不忍心看到他孤軍奮戰。你留在這可以幫他處理些事,抵擋些來自林家的壓力。

其次,妙家有你的心血,你不忍看到妙家徹底淪陷。你自信有能力,有手段,可以保留些妙家的傳統,讓妙家的傳承不至於在這一代斷層。

最後,也是你的本心,是你的權力慾作祟。你放不下手中的權力,你對長老這個稱呼太在乎了。它就像是你的生命,想要把它摘去,等於要了你的命。

妙如,不知以上三點可概括了你的苦楚?你可千萬不要對我說,我少說了一點,那便是你留在這是爲了等我回來。

你的修爲我就不廢去了,不過妙家也不是你可以繼續待下去的地方。念在妙海的份上,你走吧!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妙如聽了妙俊風的話,面如死灰。她一步錯步步錯,在當年,自己就不應該把寶押在妙文的身上。

感情是需要培養的,自己和妙俊風之間的感情很淡,淡的已經沒有一點味道。

看到妙如和妙文都受到了處分,妙平深吸一口氣,向妙俊風問道:“俊風,不知道你準備如何處分我呢?”

“大伯,你就繼續留在妙家吧!不過,核心長老的身份是沒有了,只能保留外門長老的身份。”妙俊風想都不想的,直接給出了一個答案。

妙平一聽,頓時淚花閃爍。他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他心裏明白。

妙俊風還是念舊情的,血濃於水。他對自己這些人是有恨,但不至於趕盡殺絕。

爲自己留下外門長老的身份,不僅是讓自己無憂無慮的度過餘生,更是讓自己悄悄地去幫助妙文和妙如。

“以後這裏將會成爲妙家的一個分宅,不作爲主宅使用。我會派人來主持這裏的事務,介時,大伯就好好輔佐他吧!”

“這裏若成分宅? 暖寵之國民妖精懷裏來 那不知主宅將遷往何處?”妙平忍不住的追問一句。

“皇都!以後妙家的主宅在皇都。妙家將會在那裏重新崛起,妙家的光輝將會在那裏光照天下!”妙俊風這話說的很霸氣,但就是這霸氣的言語不會讓在場的人覺得他是在說大話。

“你在,妙家就在。”

“是的。我在,妙家就在。”

林慧敏親暱一聲,在此刻清醒過來。當她發現自己淪爲一個普通人後,一身的傲氣剎那間煙消雲散。她覺得自己的世界天塌了。

“好了,趕緊起來吧!你林家的家主還等着向你問話呢!”妙俊風把目光望向了一角,可在其他人看來,那裏是空無一人。

“好!不愧是我眼中的勁敵!妙俊風,早知道你成長如此迅速,我當年就應該親身殺到妙家,把你們妙家一夜除名!”

“林天,歷史沒有假如。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呢?”妙俊風雙手後背,完全沒把他放在心上。

“哼!黃口小兒,別以爲打跑了血族就了不起了!若換成老夫出手,說不定就把他留下了。”身穿華服的林天,帶着上位者的威嚴,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

“嗯!也許你說的是真的。憑你仙境大成的實力,足以和他戰上三百回合。但三百回合以後,誰勝誰負就不得而知了。”

“你竟然能看穿我的實力?難道?”林天被妙俊風一眼看穿自身的實力後,心裏升起了預警。

“難道什麼?不敢往下想了嗎?沒有什麼不可能,世界很大,無奇不有。你只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很正常。”

身爲堂堂世家之主,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樣譏諷自己了。因而,林天身上的怒意在此刻不加控制的宣泄而出。 “你們都退後,越遠越好,麒麟保護他們。”一會的戰鬥妙俊風無法分神,甚至有可能自己的招式都會傷到他們。

“大哥,您就放心一戰吧!他們就交給我了!再說,二哥很快就會回來的。”麒麟向妙俊風做出了保證。

“好!”此字一出後,妙俊風把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到了對面的林天身上。

曾幾何時,他是需要自己仰望的存在。然而,十年磨一劍,如今的自己已經和他站在同一高度,兩個人可以實打實的較量一場。

“林天,放馬過來吧!這一戰我可是等了很久。”妙俊風雙手自然放下,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