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寶芸嗤笑一聲,諷刺的眸光望向白顏:「藍小韻的表姐白顏,這個名字豈止是在流火國人盡皆知,就連我們赤霞國也知道她是個***-盪-婦!這樣的賤人,我如何罵不得?」 五年前,白顏與人私奔,以至於藍家臉上也無光。

所以,這五年來,每次董若蘭回董家的時候,她都沒有少用此事羞辱她。

啪!

帝小雲漂亮的臉蛋滿是怒意,抬手一巴掌揮在了傅寶芸的臉上。

她的這一巴掌,用力很大的力量,傅寶芸竟是被這一巴掌扇飛了出去,狼狽的倒在地上。

白顏看著傅寶芸倒地的身影,微微挑唇:「晨兒,你去把董家二老請來,今日,她不為我舅母做主,那我就讓她董家永無寧日!」

當這永無寧日幾個字落下,空氣都驟然冷肅了下來,微風之中,夾雜著一絲寒意。

寒風入體,冰冷徹骨。

白小晨同情的望了眼傅寶芸夫婦,卻怎麼都掩蓋不住眼裡的幸災樂禍。

「娘親,晨兒這就去。」

說完這話,白小晨離開了白顏的懷抱,一步兩跑的向著後院方向而去,頃刻間那小小的身體便已經消失。

「你以為我會怕那兩個老不死的?」傅寶芸冷笑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陰冷的眸子抓向了一旁的董若勤,「在來之前你答應過我什麼?難不成你忘記了?」

董若勤張了張口,話還未曾說出,就見到不遠之處快步而來的幾人一龍……

「娘親。」

白小晨飛撲到白顏的懷中,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儘是乖巧的笑容。

「晨兒把璃龍也喊來了,乖不乖?」

白小晨小小年紀,就會以貌取人,璃龍長得這麼丑,他基本上將璃龍丟在後院就沒有理會過。

現在為了給舅奶奶撐腰,他才把璃龍喊來恐嚇這群人。

「吼。」

璃龍也很給面子,在聽到白小晨這話之後,向著傅寶芸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嚇得傅寶芸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璃龍乖,好好表現,」白小晨拍了拍璃龍的腦袋,故作老成的說道,「你如果表現的好,晨兒就獎勵你一枚零食。」

白小晨之前為何討厭璃龍?還不是怕又來了一隻和他搶美食的妖獸?

若是這妖獸長得好看也就罷了。

畢竟長得好看做什麼都是對的,像璃龍這種醜陋的妖獸,只能被他嫌棄。

「表妹。」

藍少晏摸了摸後腦勺,青澀俊逸的面容上揚起一道靦腆的笑容。

「這件事,真的是太麻煩你了,還讓你從大老遠的跑來。」

白顏淺笑嫣然:「舅母是我的親人,她的事情,我自然不能不管。」

望著白顏臉上的笑意,藍少晏一時間有些看呆了,良久,他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羞澀,尷尬的乾咳了兩聲。

「傅寶芸!」

一聲怒吼,將正要開口的傅寶芸嚇了一跳,她錯愕的抬頭,望向滿臉憤怒的董天凌。

自從她嫁過來這麼多年,董天凌什麼時候對她說過一句重話?現在……他居然敢吼她?

「傅寶芸!」董天凌的眸中怒火涌動,冷聲呵斥道,「你打傷了我的女兒,還敢用假的丹藥來欺騙我,這件事,你是不是需要解釋一下?」

傅寶芸好不容易從驚嚇中走出來,又聽到了董天凌的話,她冷笑一聲。 「董若蘭不過是在裝病而已,也只有你們這種白痴,才會為她浪費丹藥。」

反正董若蘭又死不了,何必浪費錢財?

「你……」董天凌氣的渾身顫抖,手指指著傅寶芸,「哈哈,你從本家主的手中拿了購買丹藥的藥材,卻用一枚假丹藥欺騙本家主,本家主當時真是愚蠢,居然信了你。」

他緊緊的握著拳頭,深吸了一口氣:「來人,去準備一封休書,本家主要代子休妻!」

傅寶芸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居然要休了她?怎敢?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傅寶芸臉色煞白。

她嫁給董家本就是下嫁,他還想要休了她?

「爹!」董若勤面容一變,「寶芸這些年受的委屈還少嗎?你竟然要為了一個外人將她趕出去。」

董天凌身子一僵,輕輕閉上了雙眼。

好在若蘭蘇醒之後,他就讓小韻陪伴著她,並沒有讓她離開房間。

不然,若是讓若蘭知道董若勤的這些話,她該傷心到何種地步?

這就是她疼了多年,護了多年的弟弟啊。

「娘親,」白小晨歪著腦袋,天真無邪的雙眸中滿是迷茫,「舅奶奶是董家老爺爺撿來的嗎?」

「為什麼這麼說?」

「如果舅奶奶是董家老爺爺的親生女兒,那她才是真正的自己人,可她們一口一句外人,不就是說明舅奶奶是被撿來的?若是真這樣的話,舅奶奶也太可憐了。」

小包子奶聲奶氣的聲音,讓喧鬧的院落瞬間安靜了下來。

「你胡說什麼?」董若勤的眼神很是不耐的看了眼白小晨,「我姐姐自然是我爹的親生女兒,只不過她已經嫁出去了,就算是個外人。」

「原來是這樣,」白小晨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聲音稚氣十足,天真可愛,「舅奶奶出嫁的時候,是否需要換血?不然的話,她體內擁有董家老爺爺的血脈,怎麼也不可能是個外人。」

說到這裡,白小晨可憐兮兮的咬了咬手指:「娘親,換血的時候會不會疼?以後晨兒嫁人了,是不是也要換血。」

如果說這話的是別人,董若勤肯定會喝斥他裝模作樣。

可如今,說出此言的是一個五歲多的孩子,這讓他怎麼也聯想不到對方是故意裝作不懂。

他只能憋著一口氣,用那不滿的眸子望向白顏,似在指責她沒有教育好自己的兒子。

白顏微微揚唇,低下眸子,輕輕的摸了摸白小晨的腦袋。

「被換血的不是你舅奶奶,而另有其人,所以,在他眼裡,你舅奶奶和他都無法留著相同的血液,自然就是外人。」

「晨兒明白了,舅奶奶和董家老爺爺是一家人,他才是真正的外人。」

「明白就好,以後不懂就要問。」

這兩母子旁若無人的對話,讓傅寶芸夫婦臉色齊齊大變,望向白顏的目光也從不滿轉為了憤怒。

「爹,娘!」董若勤瞪了眼白顏,轉頭望向董家二老,「藍小韻怎將這種不懂禮數的女人帶了回來?她連兒子都不會教育,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董老夫人砰的一聲,將拐杖敲到地上:「你這句話說的不錯,確實連兒子不會教的人都不是好東西!所以,我承認,我不是這個好東西!」

傅寶芸臉上的笑容隨著董老夫人的話而徹底的消失了,高貴的面龐上也一片鐵青。

這個死老太婆,連形勢都分不清,這種時候,還敢為這群外人和她作對?

「對了,外公,外祖母,」藍少晏許是想及什麼,劍眉輕皺,「我剛才就想問了,鳳兒去了什麼地方?為何我找遍董家都沒有找到它?」

藍少晏所說的鳳兒,便是烈焰火鳳、

這烈焰火鳳性格溫順,乖巧聽話,不可能擅自離開,所以,藍少晏才會問出這一句話。

原先劍拔弩張的氣氛,在藍少晏這話之下安靜了下來。

董天凌看了眼藍少晏,說道:「你母親之前將它安置在了小苑內,這些天我只顧得上你母親,並沒有注意那頭火鳳,它應該還在小苑中。」

「我剛才去看過了,它並不在小苑內。」

不在小苑?

董天凌一愣,皺眉道:「它是不是出去了?等等估計會自己回來。」

一頭天階的烈焰火鳳,在整個赤霞國內,除非皇族出手,否則又有誰能奈何的了它?

皇族?

當這兩個字出現在腦海,董天凌渾身一僵,他的視線一點點轉向了董若勤,亦是從董若勤的眼底看到了一抹心虛……

「不可能!鳳兒不可能會一個人離開,外公,告訴我鳳兒去了什麼地方?那是我爺爺的契約獸,他是借給我母親的,不是你們董家的!」

藍少晏的脾氣是藍家中最好的,如今,他的語氣都帶上了怒意,可見他心中的惱火。

「呵呵,」傅寶芸不以為然的挑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那頭妖獸分明是董若蘭從其他男人手中所得到的,到你口中卻變成藍老爺子借給她?她有什麼能耐讓藍家人對她好?」

話及此,突然頓住了,傅寶芸見到藍少晏那如同殺人的眼神,有些艱難的吞了口唾沫。

「你……你想要幹什麼?我是你舅母!你……」

「夠了!」董天凌眸子一冷,冷冷的打斷了傅寶芸的話,銳利的眼神射向了董若勤,「告訴我,烈焰火鳳在什麼地方?」

董若勤身子一顫,心虛的轉過頭:「我……我不知道。」

望到被他疼愛了這麼多年的兒子,如今卻變成了如此模樣,董天凌微微閉上眼睛,嘴唇顫抖著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選擇董家……還是這個女人!若是你選擇了董家,就告訴我烈焰火鳳所在的地方。」

董若勤始終都不敢直視著董天凌:「爹,我真的不知道它在什麼地方,或許……它只是不想跟著姐姐,所以就逃走了。」

一陣無力的感覺湧上心頭,董天凌搖了搖頭,他的心裡有著說不出的失望。

「白姑娘,是我沒用,不但無法為女兒報仇,更甚至連火鳳都沒有看住,是我對不起你們藍家……」 他苦笑一聲,嘴角苦澀連連:「接下來,不管你們要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止。」

「就算你想要阻止,你們董家也沒這個實力,」白顏緩緩站起,絕色的容顏微沉,「晨兒,你現在查一下烈焰火鳳在什麼位置。」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小小的人兒身上。

董家二老極為詫異,董若勤都不肯承認抓走了火鳳,光靠這小包子,如何查出火鳳下落。

然而……

就在眾人質疑的望著白小晨之際,他已經閉上了眼睛。

夕陽傾灑而下,落日的餘暉落在小包子長長的睫毛上,他如蒲扇的長睫毛微微一顫,緩緩睜開了大眼睛。

「娘親,小鳳兒在距離此處往東千米處。」

往東千米?

那不正是皇宮的位置?

董天凌緊緊的握著拳頭,失望與不敢置信的目光轉向了董若勤。

「是你們讓皇宮的人來抓走了火鳳?」

可笑的是,他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這讓他如何對得起女兒和藍家老爺子?

董若勤沒有說話,他的行為等同於默認了董老爺子的問題。

董老爺子哈哈大笑了兩聲:「好,好得很!這就是我交出的好兒子!給傅寶芸的休書就不用了,我這就去祖宗面前請罪,從此後,你再也不是董家之人!」

「爹!」董若勤臉色一白,震驚的睜大了眼睛,「你……要將我趕出家門?你知不知道陛下已經原諒了當年寶芸擅自嫁給我的罪責,打算重要我董家,這麼好的機會,你也不要了么?」

如果不是寶芸,陛下怎可能重用董家?

這次,不等董老爺子開口,白顏涼颼颼的聲音如同冷風飄過,冰寒徹骨。

「你們最好祈求火鳳毫髮無傷,否則……」

否則會如何,她沒有明說,可在場的人都能聽出她語氣中的殺氣。

她拉著白小晨的手緩步轉身:「帝小雲,你將董若勤與傅寶芸給我帶上,誰敢逃走,直接打斷他們的腿!晨兒,我們去找火鳳。」

帝小雲獃獃的看著拉著白小晨爬上璃龍腦袋的白顏:「嫂子,反正都是要去皇宮,為何不將她們直接帶上?」

「他沒資格!」

言下之意,這兩個人,沒有資格坐在璃龍的背上。

她自然不會帶上他們。

帝小雲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這兩人沒資格坐上璃龍,可是……她是妖界的公主啊。

見到白顏的離開,傅寶芸嗤笑一聲,面露不屑:「你去皇宮是否有機會回來都不一定,還想要打斷我的腿?異想天開!」

皇宮高手如此多,她這一去,絕不可能有機會回來!

說完這話,傅寶芸轉身就要離開。

她剛走兩步,身後就傳來帝小雲氣急敗壞的聲音:「誰允許你走的!」

傅寶芸冷笑一聲,腳步都沒有停一下,匆匆向著後院而去。

帝小雲的一雙眸內盛滿了憤怒,她周身的狂風一點點升起,三千青絲都豎了起來,漂亮的臉蛋上揚起一抹怒意。

「我說了,你不許走!」 嘩!

整個院子內,狂風席捲而過,天空一片黑暗,院內的那些樹木都被連根拔起,轟的一聲狠狠的砸向了前方的傅寶芸……

傅寶芸還未從驚駭中走出來,便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腦袋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識,一頭栽倒在地。

半響……

院內的狂風逐漸消失,天空露出了原先的霞光。

帝小雲收起了一身駭然的氣勢,漂亮的大眼睛彎成一道月牙,明亮天真。

「早乖乖的聽話不就得了?非要逼著我動手,」她嘴角一揚,笑眯眯的掃向了一旁呆愣住的董若勤,「你是自己跟著我走,還是我把你打暈了抗走?」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