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時分。一眾少年說笑著回到莊上,只見爺爺一臉擔憂的站在廳里。李忙上前對爺爺說道:「爺爺。是莊上發生了什麼大事?」老爺李德江回頭見是孫回到廳里,回身對李說道:「你父親去那王家莊已有月余時間,還不見迴轉,前日爺爺派出的護衛也沒見迴轉,爺爺有些擔心。」

李聽爺爺說起父親,心下也是有些忐忑,父親去王家莊的時候已經不短了,若是王老莊主有重要之事與父親相商,他也早該回庄了。李見爺爺站在廳里默然無語,便上前對爺爺說道:「爹爹目前已經進入武系武道,一般的江湖高手便也不是他老人家的對手了!」

老爺李德江點了點頭說道:「森兒的武功已經與往日大不同了,所修刀法也很精進,江湖上一般人道高級九級以上的高手他便能輕易應對,爺爺擔憂的事森兒出去了如此長時間還沒返回庄來,是不是途中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然他不會如此之長的時間不與爺爺聯絡。」

李聽了爺爺的話,也點了點頭說道:「父親出去如此長的時間,沒與爺爺聯繫,孫一時也弄不明白,孫明日便去王家莊尋問爹爹的下落,爺爺不可擔憂。」

老爺李德江說道:「爺爺已經派出四批護衛去王家莊打聽你父親的消息,如今都是沒見迴轉,爺爺才更加擔憂了!」說著,又回身對李說道:「孫不知王家莊的程方向,孫就在莊上等候,待爺爺明日親自去一趟王家莊看看!」李正要爭著去王家莊尋找父親,只聽爺爺在廳外詢問管家靖伯道:「靖先生,大哥可在府上?」

老爺李德江聽得弟在門外,便高聲向廳外呼喊道:「弟請進廳來說話!」

爺李德群在廳外聽得大哥的呼喊,疾步走進廳來,對大哥急聲說道:「大哥,弟近日去晉州城辦事,在途中聽說牛家莊近五個護衛,在一夜之間均被不明身份之人用掌法擊殺,全部慘死家中,屍體均是漆黑,似中了劇毒一般,最驚奇的是那幾個護衛的頭腦之上均是有一個小圓孔,連他們的眼珠都是不知去向了。牛家莊是第二日清晨才發現那五個護衛的屍體!」

老爺李德江十分驚奇著說道:「弟可聽誰說的?此事當真!」爺李德群說道:「弟在返回途中打尖之時,認識了牛家莊護衛領牛青貴,弟是從他的口中得了知這一消息。」爺李德江又說道:「那牛青貴乃是受牛老莊主之命,前去晉州邀請孫大先生去牛家莊助陣的。」

老爺李德江說道:「一夜之間有五個護衛不明不白被毒掌擊殺慘死,這是誰做下的,這手段真是殘忍了!」

爺李德群又說道:「弟還得知一個消息,聽說寒梅庒庒主寒秋最近行為怪異,武功突然暴漲,突然突破武系武道,將晉東所有幫派全部合併為寒梅盟,不服幫派便都慘遭滅門,弟得知這些消息,便迅速趕回了莊上,好將這一消息稟報給大哥!」

老爺李德江聽了弟這兩件讓人十分震驚的信息,心下也是十分驚疑,沉吟了一會兒,便向廳外高聲呼喊道:「靖先生請將李之一護衛請進來說話!」說著,又轉頭對弟說道:「剛才大哥正在與孫說起森兒這許久未見回庄之事,不知森兒可遇到了什麼麻煩!」

爺李德群也有些疑惑著說道:「森兒去那王家莊已有一個多月時間了,若是往日,森兒也應該早已回來,即便有事耽誤,森兒也會主動送信回庄好讓大哥放心,出去一個多月時間還不見他回庄,這之中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爺李德江也點頭道:「大哥在半月之前便已派莊上護衛前去王家莊探聽消息了,先後已經去了四批護衛,這些護衛均是不見迴轉,大哥打算明日便去王家莊一趟,莊裡一應之事,還望弟多多照看!」

爺李德群向大哥李德江躬身說道:「森兒前往王家莊也就兩天的程,若是中間有什麼差池,森兒自會稍來信息。如今已是一個多月未見森兒音訊,想必森兒在這期間已經發生了讓他無法脫開身的大事,弟現在即出發前行王家莊,大哥和孫在莊上等候我的消息便是!」 ?大老爺李燚森受王家莊老莊主邀請,隨王家莊管家王國丹前往王家莊,出去一個多月未見音訊,老爺李德江先後派出四批護衛前去王家莊探尋兒李燚森的消息,均無訊息傳回,老爺李德江心下十分焦急,正想親自去王家莊探尋兒李燚森的下落,見弟李德群來到府上,又帶回牛家莊一夜之間莫名其妙有五護衛慘死的訊息和寒秋莊主合併晉東所有幫派之事,更是十分擔憂森兒的安全。..

正在此時,護衛領李之一來到大廳之中,向兩位莊主行禮道:「老爺傳呼在下不知有何吩咐?」

老爺李德江對那李之一高聲說道:「最近得知迅息,牛家莊一夜之間有五護衛不明不白慘死毒掌之下,頭顱之中及眼珠均是奇異不見,李護衛近段時間要加強莊上巡邏,發現可疑之人,不可輕易動手,立即向老夫稟報!」李之一躬身說道:「在下謹聽族長之令!」說完便轉身出了大廳。

老爺又將管家靖伯傳進廳來吩咐道:「靖先生速請十五位族老來廳中議事!」那管家靖伯也應聲而去。

爺李德群見大哥召見十五個族老來府上議事,必是應對江湖中這突發的兩件大事,便對大哥說道:「弟此刻便動身前往王家莊打探森兒的消息,大哥可還有什麼吩咐?弟四天之內必定迴轉莊上!」

老爺見弟李德群要替下自己前往王家莊,沉吟了少許,便點了點頭說道:「弟再帶五個護衛一併前去,途中相互有個照應,打聽森兒信息后,便立即回歸!」爺李德群應聲說道:「弟知道了!」說著,便向廳外疾行而去。

正在這時,族裡的十五個族老先後進入大廳之中,一眾族老進得廳來,眼見李少爺也在廳中。紛紛提著手中的顆星星的武器上前致謝。原來,李將那一把刀劍鑲嵌上顆星星,老爺李德江便吩咐護衛李之一,將那一把顆星星的刀劍分配給那些人道高級五級以上的高手,這些族老故而均分配了一把顆星星的武器。鑲嵌星星的武器,在這世上原來也只是傳說,雖是已經見了那鑲嵌了的星星武器。但真正要擁有一把,卻是夢幻泡影般。這些族老聽說一把鑲嵌了顆星星的寶劍,在萬家莊拍賣場上竟然拍賣了一千七萬兩的黃金,被那朱家莊大老爺朱澹競拍而去。這鑲嵌了顆星星的武器竟是那樣神奇和珍貴。想都不敢想,如今卻在小少爺李的揮手之間。給每個族老鑲嵌了一把這顆星星的武器,讓他們如何不驚訝萬分和感激涕零。

老爺李德江見十五個族老均已來到廳中,便將弟李德群剛剛從晉州城回來,途中聽說的兩件震驚江湖之事再向一眾族老說知。一眾族老驚聞到這兩件大事,也是十分詫異,均不明牛家莊是得罪了何方高人。竟在一夜之間將五個護衛無聲無息地襲擊致死。一眾族老眼中滿是驚駭,紛紛推測那牛家莊發生的怪事或許是某一個武道級的高手出手。這時,只見大族老李燚亭站起身來,又向老爺李德江說道:「在下前日晚間發現二爺李德化宅院之中似有亮光,好似又聽得有人說話的聲音。在下有些疑惑,想到二爺在一個多月之前便已經出庄,便走向那院門前,向院中瞧去,卻見院里亮光瞬間就熄滅了。」

老爺李德江驚聲問道:「據李之一稟報。二弟府上再無其他之人,大族老可看清楚了裡面之人的面目?」

大族老李燚亭肯定地點了點頭說道:「在下確實看見二爺院里有亮光。聽見了小聲說話的聲音。在下當時還上前去拍了拍那院門,高聲詢問何人在院內,卻見院中再無動靜。在下以為眼花看錯了,正要回身走開,那院門便「吱呀」一聲被打開,二爺家中那個向老管家開門走了出來,在下當時嚇了一大跳,以為院里再無人跡,卻原來是向管家!」

老爺李德江有些疑惑著問道:「二弟不是將所有家眷均帶走了嗎?向管家為何還在院里,向管家何時回歸了二弟府上!」大族老李燚亭回道:「在下也是這般詢問,那向管家說他不想顛簸流離,一直未能隨二爺逃走,說了幾句話便回身關上了院門。」

老爺李德江有些疑惑著說道:「這裡事畢后,大族老帶幾名護衛去二爺院里再檢查檢查,若是發現有可疑之處,迅速稟報。」在坐眾人均是知道那向管家身似乎有殘疾,幾十年來均是躬著背,平時不言詞,也不與人交往,行為十分孤僻,聽了大族老的話,向管家不走,也似乎在情理之中。

大族老李燚亭應聲說道:「在下一會便去細察一番!」

老爺李德江又瞧了瞧廳里眾人一眼后,高聲說道:「能在一夜之間將五個護衛無聲無息擊斃,那身手已經超出人道之上,武功更是不可想象,或許已經處於武道的高手。在江湖中有這般本事之人,據老夫所知,除了魔刀老祖師父,雲安寺老仙師金眉和尚,竹劍山莊莊主梅劍聖老和五丈穀穀主之外,卻再也想不起還有誰能有這般本領了,而這些世外高人均不會去做那傷天害理之事,這其中怕是有其它原故!」

一眾族老均點頭稱是。接著,七族老李清風也站起身來說道:「在下前不久在晉南辦事途中,聽說一件怪事,晉南劉家莊五莊主劉海堂近日習得一身怪異武功,武功十分了得,竟然取代了他大哥劉海南的族長之位。那劉海堂還將一眾族老召集起來,每人傳授九招拳法,據說那九招拳法陰勁非常霸道,使將出來陰風呼呼,那些族老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人道高級九級左右的高手,在那威猛怪異的拳法之下,都應接不下招!」

十族老李世平也介面說道:「昨日在晉州城裡聽得小兒稟報,齊家莊副莊主齊河山去王家莊議事。也有一個多月未能返回,齊老莊主先後派出數批護衛前去尋找齊河山行蹤,所去護衛均是未能回歸,此事很不尋常。」

老爺李德江聽了十族老李世平的言語,也高聲說道:「一個月前,王家莊管家王國丹受老莊主委派,說是有重大事情相商。將森兒請至王家莊去。森兒也已去王家莊一個多月了,老夫半月前先後派出四批護衛前往王家莊探尋森兒消息,而四批護衛也均是再無返回,老夫請各族老前來商議此事。便也是為此!」

那九族老李樹武高聲說道:「牛家莊五護衛遭襲慘死之事,或許與燚森大哥之間沒有關聯。燚森大哥這一個多月來沒有與老爺聯繫,或許還在王家莊上,在下這就去王家莊打探燚森大哥的消息,還請老爺依允!」

老爺李德江說道:「弟德群剛剛已經出發前去王家莊打探森兒消息,目前李家莊還得需要各位打起精神,牛家莊五護衛之死。還有這一切的怪異之事,老夫想來其中必有重大原因,老夫現在心裡已是忐忑不安。」

一些族老在廳中又談論了一會兒便也分散出去,大族老李燚亭也帶著十餘個護衛去二爺李德化府上探視去了。

老爺李德江回過身來,見孫還在廳中站著,便對李說道:「孫,前幾日爺爺老是心神不寧,你父親出去了一個多月還沒有音訊傳回,加之牛家莊五護衛一夜斃命以及最近江湖上發生的這一切怪異之事。爺爺將這些聯繫起來,怕是要發生什麼大事。這些天孫不可離庄遠,我們爺孫倆好有個照應!」

李站起身來,向爺爺行了一禮說道:「孫明白!爺爺不必擔心,父親定然平安。父親一時未能傳回信息,或許中間有什麼事情糾纏在一起了,爺爺已經去了王家莊,過得幾天便會得知消息了,爺爺還是早些休息吧!」李說著,便向爺爺告退,回到了自己的房裡。

李回到房中,見李玉薇,李玉蘭,李玉茹和萬紫嫣四個少女均在他的房裡和狐兒玩耍嘻鬧,便過去抱過狐兒,一臉嚴肅地將他在廳里聽得的這一切信息告訴了四個少女。那四個少女聽得李敘述,均是十分驚詫。四個少女之中唯有李玉薇武功最弱,還是人道初級一級,她有些擔憂地站起身來,瞧著李柔聲說道:「公這些時日便在廳里修練刀法罷,不去庄后修練了罷!」

李笑了笑說道:「玉薇姐姐不可擔心弟,弟無事。」接著又對四個少女說道:「這裡便只有紫嫣姐姐武功好些,但紫嫣姐姐現在身體有傷,行動不便,玉茹妹妹在這些時日可要多擔待一些,若是晚間發現什麼可疑之處,呼喊哥哥或者狐兒幫忙,大家不可單獨外出玩耍啦!」

一眾少女聽得李吩咐,紛紛點頭答應。李玉茹將玉蘭姐姐留在了她的房裡作伴,李玉薇也將紫嫣妹妹留了下來,四個少女分別回到李旁邊的房裡休息去了。李待一眾少女出得他的房間,便躍上小床,開始修習陽心經,將一顆靈智分離出來,慢慢滲入到夜色之中。

李將他那有些弱小的靈智漸漸投入到李家莊周圍,他看見那大族老李燚亭正率領一隊護衛在二爺的府上巡查。突然,二爺府上似乎有一種令他十分驚悸的氣息,那氣息顯得如此陰冷可怕。李將自己那微弱的靈智小心翼翼地投入到二爺的府中,竟是一點可疑的蹤跡也沒有發現。但是,剛才那一絲絲危險的氣息,卻是讓他驚悸的出了一身冷汗。

二爺李德化宅院里,一個著了一身下人服飾的老者,眼見大族老李燚亭帶著一隊護衛退出了二爺府上,眼裡立時流露出一絲陰森的目光。他送出大族老一行護衛,關好院門,返身走進第進小院之中,將那院里一個似假山的石頭提了幾提,突然,那穿向後院花園的院牆上立時出現了一道小門。那老者進入那道小門,在門邊又似按了一個似門環形狀的拉扣,那小門又關閉起來,仍如一道院牆立著,仍是誰來也不會發現那院牆之下竟然藏著玄機。

那個老者在那小門後點上一個燈籠,走向一條向下延伸著的地下通道。那老者延著那地下通道左轉右拐。走了有一盞茶的功夫,便來到一個石門之前,那老者又回身瞧瞧,用手在那石門左方的一個石板上輕輕敲擊了聲,那石門便徐徐打開。那老者跨入那石門,原來石門裡面竟是修建了十餘間房舍的地下別院。在那別院的前廳里,正中的位置上。高坐著一個全身著黑色服裝之人,那人穿戴了一個黑色斗篷,看不出他的年紀,他的臉上只留下了一雙閃發著精光的眼睛。在他坐位的下方。此時正分坐著五人。這五人便是二爺李德化,二少莊主李立鵬和他的兒李少軒。以及二爺的兩個弟李中山和李逸剛。

二爺李德化見是向管家走了進來,立即站起身來帶著廳中五人向那向管家行禮,又十分恭敬和小心翼翼地上前對那向管家問道:「向師叔,上面出現了什麼事?」那原先在人們眼中有些躬背,行走動作緩慢的向管家,此時竟是直起了身來。行動迅捷,雙目透露著陰森的光芒,只見他向前走了兩步,瞧著二爺李德化說道:「大族老李燚亭好似發現了什麼疑惑之處,帶了幾個護衛進院四處查了一番,見仍是只有老夫一人,便帶著護衛隊回去了。」

二爺李德化見那向管家眼中似有懲戒之意,忙上前伏地顫聲說道:「在下五人回庄之時,均已經喬裝改扮。李燚亭及莊上之人均不會得知在下的行蹤,或許是那李燚亭發現了其它什麼形跡過來看看的。望師叔寬恕我等性命。」

向管家一雙陰柔的眼睛又瞧向那躬身立著的李少軒,只見他一個閃身,瞬間上前伸手給了那李少軒一個耳光,口裡怒聲說道:「沒有用的東西,定是前晚你上去點亮了燈光,引起了老族長李德江的注意,老夫今天先將你的性命收了!」說著,又將他那手掌揚了起來,地上拜伏著的眾人只見向管家那手掌此時竟是如墨石一般的漆黑。

那李少軒撲通一聲跪拜下來,一顆頭不住地向那向管家叩拜著,口裡高聲叫道:「師叔饒命,師叔饒命!徒孫知錯了,徒孫再也不敢上去了!」

二爺李德化和二少莊主李立鵬,以及二爺的兩個弟,均向那向管家不停地叩拜,口裡都高呼著「懇請師叔饒命!懇請師叔饒過少軒!」

那向管家抬眼瞧向那高坐之人,見那高坐之人擺了擺手,便哼了一聲,走過去低頭站在了那高坐之人的身邊。

此時在那正中位置坐著的那個一身著黑色服飾的人,開口說道:「饒了少軒玄徒孫吧!」接著又陰聲地說道:「一會你還是在上面去住著,一旦上面有了消息,便再下來告知他們五人。為師一會便得去先師那裡稟報對這裡的巡查之事。」廳上五人聽得那人說話的聲音,好似從地底傳來一般,那聲音竟是有一股寒意襲到五人的心頭,五人心裡均是一陣一陣陰冷害怕,躬著的身都有些顫抖起來。

那向管家向那高坐之人恭恭敬敬地行禮說道:「弟謹聽恩師之命!」

那一身著黑色服飾的人又停頓了一會兒,對下面五人厲聲說道:「你們五人均已經吞服了先師的『蝕骨蟲』,若是還有異心,一刻之間便可收了爾等性命!」二爺李德化忙叩拜著高聲說道:「在下不敢再有異心,請師爺饒命!」

那人又停頓了少傾,說道:「李那小現在已經修練出靈智,他的靈智無法穿透這地下小院探知這裡情形,你們可以放心在此修練。老夫現在雖能吞食了他那弱小的靈智,但也會暴露形跡,提前引起這片天地隱形修練之人的注意,破壞了十冥王的計劃。你們在此間再不可有輕易行動,一旦上去,便會被李知覺。」二爺李德化五人均低頭恭敬應承,口裡紛紛說道:「徒孫謹記師父之命!。」

緊接著,那高坐之人又轉頭對那向管家說道:「七師弟已將王家莊控制,王老莊主和此間的李燚森少莊主,齊家莊副莊主齊河山均已被七師弟制伏,若是再得他們幾位投身我族,十冥王過來定將獎賞先師,你我到時都會得到好處!」

那向管家躬身對那高坐之人說道:「弟望恩師多多栽培,弟不敢懇請十冥王的恩賜,若是能習得恩師分之一的武功,也十分開心了!」那坐上之人陰聲笑道:「已傳了你十二招『冥陰掌』,待你習得熟練之時,再傳授你其它冥府武,徒兒不可過貪婪。」

那向管家聽得坐上之人的言語,立時伏身拜下,口裡顫聲說道:「徒兒明白了,是徒兒又起了貪心,望恩師原諒!」

那坐上之人擺了擺手說道:「李德江已經進入武道,暫時不要讓他引起這裡的注意,待十冥王來后再決定。你好生將此間之事完全辦妥,若是得到十冥王的讚賞,為師定將獎勵你吞服『冥陰丸』一顆!」那向管家喜聲說道:「弟定將這裡照看妥當!」說著,又叩了個響頭才立起身來。心裡卻是想到,那「冥陰丸」的內息十分龐大,若是真得一顆「冥陰丸」,自己的功力將又會提升一步,或許離那鬼道級別也不遠了,心裡好不歡喜。

那坐上之人又轉身對跪著的二爺李德化五人說道:「你們五人現在功夫已然大進,再過兩年便會進入鬼道,我族鬼道之人便能與這片天地的武道高手較量,望你們這期間抓緊修練武功,不可耽誤冥陰掌法的修習!」說著又陰柔著說道:「再過五年,十冥王將來這片天地視察,你們若是討得十冥王的歡喜,得他指點一二,或許能夠進入魔道,那時揮手間便能將武道之人斬殺!」

那坐上之人見地上五人似乎不明白冥府修練程序,又說道:「我冥府武乃是『人道,鬼道,魔道,幽道,靈道,冥道,地道』。與這片天地修練基本并行,大家苦心修練,必得大造化。」二爺李德化五人聽得坐上之人所說,均跪拜下去不住叩拜,李少軒口裡顫抖著說道:「望師爺爺多在十冥王面前美言,玄孫好師爺爺的武功,定要上去將那李碎屍萬段!」

那坐上之人點了點頭說道:「只要你們努力辦事,哪怕只得十冥王一小點的賞賜,爾等都將終生受益不淺!」說著,只見他的身影在那坐位上逐漸淡化,那聲音也似逐漸向地底之下遠遠傳去,那坐位上的黑影,便如一股黑煙般瞬息之間消失而去。 ?又是一個晴空萬里的好日。

一些早起看熱鬧的孩,緊緊跟在李的後面,眼裡瞧著那個父輩兄長們每日口中叨念著的這個武功神奇的哥哥,見他背了那把巨刀正一步一個腳印,似蝸牛一樣向前慢慢走著,他們在李的身後跟著,卻又不敢靠近身去,那巨刀之上散發的那一股奇寒,讓他們跟得遠遠的都會感到一身的冰冷,時不時還打起幾個驚顫。

李昨晚離開爺爺,回到房中和四個少女說了幾句話兒,便開始修習陽心經,將自己那還十分弱小的靈智投入到夜色之中,吸收那大地的精華。然而,他卻在二爺府上的感受到了一絲前所未有的驚悸,那是他修練靈智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那一絲驚悸。 豪門圈養:總裁,求寵愛 就是現在李回想起那一絲十分強大又有些陰冷的氣息來,他的一顆心都還「咚咚」地狂跳著。二爺府上傳來的那一絲寒冷得令他顫抖的氣息,那一股莫名的氣息使得他的靈智有種逃跑的感覺,更是令得他一晚上都沒能圓滿地修習一次陽心經。因為,那一股他前所未有遇到過的陰冷氣息,總是讓他在修練陽心經的中途無由地停頓了下來,使他不得不再次重頭開始修習。

李努力了數十次,均是不能修習到最後的關頭,他上前將狐兒喚醒,將自己感覺到的那一絲特別驚悸的氣息告訴狐兒。狐兒睜著一雙驚奇的眼睛,搖了搖頭說道:「公或許是弄錯了罷,狐兒在李家莊上並沒有感受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呢!」李搖了搖頭說道:「這絕對是一種前所未有驚悸的感覺,我的靈智在二爺府上的上空感受到那奇特的氣息時。開始有些好奇地向前探查著,越往前探查越感受到了那一種危險,最後差點把握不住靈智的掌控,那靈智急急地向後退了回來,陽心經也才修習到第八層便前功盡棄!」

狐兒聽得李的敘述,也是一時感到不解,它那火焰般的身。瞬間在房中消失。又過得數十息光景,房中又瞬時出現了狐兒的身影。只是這次狐兒並不是如剛才那般肯定地認為李家莊上十分平靜,它的眼裡露出了一絲疑惑,那一絲疑惑卻又不敢肯定。過得一會兒。狐兒輕聲對李說道:「按公所說剛才狐兒已去二爺的府上探查了一遍,公所說的那一種驚悸的氣息狐兒卻是沒有感受到。但狐兒卻感受到二爺府上似乎陰氣很重,那一絲陰氣給狐兒的感覺也有些心悸,但那一絲陰氣瞬間卻消失而去,狐兒感覺那一絲陰氣似乎與平常不一樣,但卻是找不出一絲陰氣的緣由。」

李又將自己那一顆弱小的靈智慢慢投向二爺的府上,但這次並沒有感受到之前感受到的那一絲危險的氣息。二爺的府上仍如平常一般寧靜,只是那一種寧靜之中好似隱藏著一股說不清楚的危險。李在二爺的府上又仔細探尋了約一盞茶的功夫,仍沒有發現那一股令他靈智有著逃避的氣息,便抽身回來,又與狐兒說得一會兒話,眼見天色已然大亮,便背著他那把巨刀開始了新一天的修練。

李發現那一股十分奇特的氣息,便想著自己必須迅速提高靈智的修為,若要提高靈智的修為。就得提高武道修為。他又想起自己在那梅月玥姑娘面前誇下的海口,兩年之內要去找她挑戰。近日聽舅舅家裡來人告訴爺爺。那梅月玥姑娘似乎已經進入竹劍山莊靈境內修習,竹劍山莊靈境是專門對即將進入武道的弟開放。李心下十分詫異,梅月玥來李家莊找他悔婚之時也就人道初級八級,離開也不到一年的時間,武功如何提升得如此之快!李想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委,他也不再去想。但他昨晚感受到的那股奇特得令他有種躲藏衝動的陰冷氣息,他感受到那是一種瞧不見的威脅,而那威脅正在逐漸地向他逼近,又讓他有點驚心膽顫。

他還沒有完成手掌中兩位師父交待他的任務,尋找九位師父化做九尊黃金佛的下落。他突然間想起,那深澗之下卓一凡老前輩曾說過,這片天地已經不平靜,邪教的勢力在逐漸滲透,一旦那些邪教入侵進來,這片天地將會遭受到嚴重的破壞,不知又有多少人會在邪教入侵之時失去生命。

昨天晚上,爺爺帶回的信息,還有爺爺將十五個族老召集起來,那些族老向爺爺稟報的信息,都讓李心裡感到驚訝,一些種種跡象表明,邪教的滲透已經比卓一凡老前輩預計得還要早,提前的還要快。那牛家莊五個護衛,定是邪教所為,但李不能在廳上說出他知道那是邪教做下的事實,他敢肯定那些族老會相信他的言語,也會將他說的話四處傳播,但他說出這些話來,李族之人必定大亂,還有那王族,牛族和齊族,以及這片天地的所有人,都會被邪教的入侵嚇得恐慌進來,這是他不想看到人人自危的局面。

「是要再去那深谷一次了!」李還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那深谷里的卓老前輩似乎知道些什麼,但那天在深澗之下因為青蓮姐姐受了重傷,一顆心思都在青蓮姐姐的身上。再者卓老前輩說的那些話當初他不明白,如今回想起來,李終於明白卓老前輩當初給他的提示是有著多麼的重要。

李想不明白的地方多多,便背上那把巨刀開始了新一天的修練,以此來舒緩他心中的種種疑團。更重要的一個原因,便是他要迅速提升自己的實力,提升靈智的修為。

正在此時,李看見一個著一身紫青色服裝的女向莊上疾步行來。那女似有二十來歲,生得眉清目秀,背上負了一把寶劍。那女似乎也看見了李,見他負著一把巨刀在庄前一步一步的行走,有些好奇地瞧了他幾眼。便又匆匆地向著莊上行去。過得一會兒,李便見那女走到了自己的府上,正與管家靖伯先生說著什麼。靖先生進到廳中一會兒,緊接著,便見靖先生又走出來向那女說了幾句話,那女便跟在靖先生的身後走進了廳中。

李負著那把巨刀,正往庄後行去。想要找個地方修練刀法之時,只看見管家靖伯疾步向他跑來,口裡高聲說道:「小少爺,老爺要你速回廳里。廳上有人找少爺來了!」

李心下有些疑惑,他在這世上並沒有認識多少人。見靖先生沒有說起那個女的來歷。便也收起那把巨刀,又搖晃著一步一步向莊上一慢慢行來。過得一盞茶的功夫,李負著那把巨刀進得大廳,只見剛才在庄前見到的那個女,正坐在廳上與爺爺說話。

老爺李德江見孫回來,便站起身來向李高聲說道:「孫。快過來拜見聖水湖聖火老人弟翠蓮仙姑!」

李聽得那翠蓮女是從聖水湖來的人,心裡有些親切之感,疾步上前向那女伏身行禮道:「晚輩李拜見師叔姐姐!」那翠蓮忙從坐位上立起身來,疾步上前將李扶起身來,臉上卻是一片緋紅,又有些好奇地瞧了瞧他幾眼才說道:「小弟弟便是李么?怎麼稱呼起姐姐為師叔啦!」

李喜聲說道:「晚輩李在深谷之中和青蓮姐姐生活十年,晚輩雖稱呼青蓮為姐姐,但她實為晚輩的第一個師父!晚輩跟著青蓮姐姐修習武功十年,在晚輩的心裡。青蓮姐姐和師父沒有什麼區別啦!更是晚輩的姐姐,所以晚輩也得稱呼姐姐為師叔啦!」

那名叫翠蓮的女見李一口一個青蓮姐姐。又說青蓮姐姐是他師父,說得好不拗口,又稱起自己為師叔姐姐,哪有如此奇怪的稱謂,心裡十分好笑,臉上又有些羞澀,便驚訝著問道:「李弟弟真的和我青蓮小師妹在一個什麼深谷里生活了十年!」

李說道:「是和青蓮姐姐在一起生活了十年!」

那翠蓮又驚異著問道:「聽說李弟弟一年之前便已經回到了李家莊上,你青蓮師父姐姐怎麼沒有一起回來?」

李見那翠蓮師叔姐姐問起青蓮姐姐,心下一陣難過,便將青蓮姐姐臨去世前向他說了之前盜走他的事,自己和她一起摔下深澗之事又重頭至尾敘述了一遍。最後說道:「只因那深谷底下一個深澗里來了一個巨獸,吞食了晚輩幾個夥伴,晚輩和青蓮姐姐下得深澗尋那怪獸,想將它趕出深谷,打鬥中青蓮姐姐受那怪獸所傷,最後中毒身亡,晚輩一人才回到了李家莊來!」李說起當初青蓮姐姐去世的場景,心下悲痛,眼裡又流出了淚水。

那翠蓮女聽得李所說,也是十分驚心,再聽得小師妹已經離世,心裡更是悲傷難過。於是又向李問道:「小弟弟別再晚輩晚輩地稱呼自己啦,姐姐也只比你大了十來歲,姐姐聽你自稱晚輩好似姐姐都七老八十的樣啦!」說著,竟是「咯咯咯」地輕笑了起來。接著,翠蓮又向李問道:「李弟弟可還記得那個深谷?」李搖了搖頭,心道再稱呼自己為晚輩,翠蓮姐姐必是不喜歡,就也如在青蓮姐姐身邊自稱為弟好啦,便向翠蓮說道:「弟出那深谷十分匆忙,現在已記不得那個深谷在哪裡了!」

翠蓮又問道:「李弟弟是如何上得那深谷的?」

李說道:「弟是仙鶴大叔送上谷來的!」

那翠蓮女聽得李所說,有些驚詫著問道:「仙鶴大叔是誰?他怎麼送李弟弟上了深谷?」

李說道:「仙鶴大叔便是那深谷里一隻修行的大仙鶴,弟是從青蓮姐姐去世前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弟想想自己離開父母和爺爺奶奶十年之久,青蓮姐姐已經不在人世,再沒有人陪伴照顧弟,便懇請那仙鶴大叔送了出來!」

那翠蓮女聽得大是驚奇,就連老爺李德江也是第一次聽得孫說他是被那仙鶴大叔送出的深谷,以前還以為是孫自己走出的深谷,並沒有多問,此時也是一臉的迷茫。

翠蓮見李不象是說慌。接著又驚聲問道:「聽說李弟弟已經突破了武系武道,這可是真的?」李點了點頭說道:「弟機緣巧合,受到無數前輩對弟的點撥,弟是在前不久才突破了武系武道!」翠蓮眼見李也就十來歲光景,已然就是武系武道之人,便也十分驚詫。站在廳里沉吟了一會兒又說道:「既然李弟弟已將你青蓮姐姐視為親人和師父,李弟弟若是有了時間。便來我聖水湖走走吧,家師也很想見見你這小小的武道級別人物呢!」說完,便起身向老爺李德江告辭,向庄外行了出去。

李失蹤。聖水湖已經接到無數江湖中人的盤詢,均是去找聖水湖聖火老人詢問他那小弟青蓮的下落。雲安寺玄幻和尚和魔刀老祖的九大弟。都是番五次去聖水湖拜見聖火老人,詢問弟青蓮的蹤跡。聖水湖聖火老人見李燚森還帶去了當初弟青蓮盜得李外出的留言錦帕,自是相信是弟青蓮盜得了李出去。可是那青蓮弟也和他失去了聯繫,派出去尋訪她的弟均是沒有尋找到青蓮的蹤影。

青蓮是聖火老人最疼愛的弟,武功修為在眾弟之上,這一失蹤便是十年。讓聖火老人既心痛,又是疑惑不解。前不久,聖火老人大弟紅蓮從江湖傳言中,聽得李家莊小少爺李已經回庄一年之久,又聽得李才十來歲在族比中便已經突破武系武道。而李家莊那李的名字,更是當年魔刀老祖幾大弟所尋之人一樣的名字,想必就是當年小師妹盜出去的那個孩,便立即回去將得知的這一信息告知師父,聖火老人便派弟前來李家莊探聽實情。

又過得天。老爺李德江仍未見弟李德群從王家莊打探消息返回,正坐在廳上擔憂著。管家靖伯驚慌失措、跌跌撞撞的地跑進大廳之中,向老爺驚聲稟報道:「老爺,不好了,爺身受重傷了!」

老爺李德江聽得管家稟報,大是驚慌,站起身來驚詫著說道:「爺何時回的莊上?」管家靖伯說道:「就在一刻之前,爺所騎之馬將他馱負著回到了爺的府上。爺府上丫鬟看見后,急忙通知了小姐李玉茹,李玉茹將在庄后修練刀法的小少爺一併叫了過去,現在小少爺正為爺著真氣!」

老爺李德江一邊向弟府上疾行而去,一邊聽管家靖伯的詳細稟報。心裡卻是想到,弟德群前不久已經晉入武系武道,有誰能將他打傷!卻又不知弟為何受了重傷。

老爺一邊心中疑惑著,一邊向弟府上疾行而去。老爺李德江與弟的宅院離得不是遠,爺李德群的府上靠近李家莊庄前的右前方,老爺的府第靠近李家莊庄后,是李氏兄弟的老宅。兄弟倆的宅院也就隔了四米遠的距離。只過得數息,老爺便進得弟府上的大廳之中。

老爺進得廳中,只見弟德群一臉漆黑,光著上身,盤膝坐在廳中。李孫兒正盤膝坐在弟的身後,一邊用左手過真氣,一邊用右手在弟身後吸取那身體中流出來的漆黑色的血液。在弟的周圍,還緊張地站著六七個女孩,一個約五六十歲的婦人和一個十來歲的中年婦人。弟的長李燚庭和孫李玉溪父倆人正站在李的身後,手裡端著一個小盤接著李吸出來的黑血。廳里眾人眼裡都是十分驚慌的神色,正瞧著李在廳里施救爺李德群。那六七個女孩中便有李玉薇,李玉蘭,李玉茹和萬紫嫣四個少女,另外個女孩便是爺李德群府上的丫鬟。

那眼裡流著淚水的老年婦人抬起頭來,見老爺李德江疾步進入大廳之中,便含淚上前施禮說道:「大哥,德群他……」一句話還沒說完,竟是捂著嘴唇輕聲抽泣起來。李燚庭及那個中年婦人和李玉溪人也忙上前向老爺李德江行禮。

老爺李德江受了侄兒李燚庭夫婦和侄孫李玉溪的行禮,面對身前人說道:「燚庭侄兒夫婦不要慌亂,大伯和李在此,定有良方救治你的父親!」

李燚庭聽大伯之言,有些驚慌的心情便也得到些安慰,點了點頭說道:「父親的性命全靠大伯和李侄兒相救!」

李玉茹走到那老年婦人跟前,拉著她的手說道:「奶奶不要驚慌,李哥哥正在想法施救爺爺,爺爺的傷勢肯定會好起來!」說著,也轉身向老爺李德江施禮道:「大爺爺,玉茹向您請安!」

老爺李德江向玉茹點了點頭,便向那抽泣著的老年婦人說道:「弟妹不要著急,有大哥和孫在此,弟定然很快恢復健康!」老爺李德江說完,便抬眼瞧向盤膝坐在地上的弟,又急忙上前探視弟傷勢,只見此時弟口中的氣息似乎不穩定,時重時輕,從氣息上看傷勢有些嚴重,心裡也是十分驚異那傷了弟之人的武功好生霸道,那人的武功必然超過了弟。便走到弟的身後,向正在一邊著真氣,一邊用手掌吸取弟身體之中那黑血的李說道:「孫,你只管真氣,讓爺爺來幫你吸取這些黑血!」 ?老爺李德江正在廳里想著,弟李德群前去王家莊打探森兒的迅息,已經過了四日光景,還不見弟回來。

李見爺爺將手掌伸了過來,忙急聲對爺爺阻止道:「爺爺不可吸取黑血,更不得觸摸那黑色血液,那血液之中含有一種陰毒,爺爺就讓孫施救好了!」

老爺李德江聽了李所言,低頭瞧向那盤中已經吸出的黑色血液,見那血液之中飄浮著絲絲的腥臭的味道,剛才低頭聞到那絲味道,突然間感到有些暈厥,果然如孫所說,那盤中的血液之中怕是蘊含了十分霸道的陰毒。

老爺李德江正想上前搭手幫助孫,給弟德群輸入真氣,聽身後突然傳來幾人的驚呼。他驚詫著回過頭,卻見弟府上那個丫鬟,在他身後已經暈倒在地上。弟德群的夫人也在孫女李玉茹懷裡軟軟地倒了下去,李玉茹口裡急聲呼喊道:「奶奶,你是怎麼啦!」李玉茹正想呼喊爹爹相救,回過頭來,卻又驚奇地看見爹爹正抱著已經暈倒的母親,正在驚聲呼喊著她的名字。廳里瞬間倒下眾人,一時之間又大亂起來,所有人一時都是顯得不知所措。

老爺李德江更是十分驚詫,這數人怎麼會突然間暈倒在地,感到大是疑惑。正想上前伸手相救,只聽李高聲向那一邊的幾個少女喊道:「快將奶奶她們送入內間小院,她們是中了爺爺血液中的毒氣啦!」李燚庭,李玉溪及萬紫嫣四個姑娘聽得李的驚呼,瞬間反應過來,幾人忙將暈倒的五人抬向了裡間小院各自房中。老爺李德江也回過神來,向孫驚聲問道:「這是什麼劇毒?如此霸道!」

李搖了搖頭說道:「孫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劇毒,不知是什麼毒性。」緊接著又對爺爺說道:「爺爺所幸內傷不嚴重,只是斷了兩根肋骨。身體中受了胸前毒掌上的毒氣所浸,血液中也浸入了那巨毒,身上才會如此漆黑。孫再吸得幾個時辰,爺爺身體中的毒血或許便能徹底清除,但爺爺還受有內傷,幾個月之內怕是難已徹底見好。」

老爺李德江聽李說弟是胸前中了毒掌,便上前揭開弟胸前衣衫。果然發現一隻手掌的影印在弟胸前,那手掌的五個手指印痕十分清晰,那指印全是漆黑之色,指印上的骨節都能清晰地看見。就如一隻手掌之上沾滿了墨汁印在弟胸前一般,十分駭然。

李燚庭。李玉溪及萬紫嫣四個少女將那暈倒在地的個丫鬟,奶奶和大抬進裡間各自房裡,一時不知如何救治,李玉茹已經亂了方寸,在裡面守著奶奶和母親只是不住抽泣,李燚庭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景。正在不知如何是好。卻見萬紫嫣小姐又匆忙返回到廳里,只聽她急聲向李詢問道:「李公,裡面幾人如何救治?」

李說道:「奶奶她們只是中了爺爺血液中散發出來的有毒氣息,萬姐姐你們快去找些冰水來,給她們五人喂些進去,她們很快會蘇醒過來,那毒質一兩天也就消除了!」

老爺李德江又驚訝著對孫問道:「如何只有她們五人暈倒,我們卻是無事?」李對爺爺說道:「她們五人均無武功,經脈丹田之中沒有內息。體質較弱,經不住爺爺血液中毒氣浸襲。所以才暈倒過去。」老爺李德江初時低頭瞧那血液之時,便也感到頭腦中有些暈厥,聽了孫解釋,總算是明白過來。此時見弟德群的膚色不是象剛才那樣漆黑一片,似有些好轉,便也將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那日晚間,爺李德群按照大哥吩咐,帶著五個護衛前往王家莊打探李燚森侄兒的迅息。一行六人連夜趕,第二日傍晚便到了王家莊上。爺李德群見王家莊已非昔日那般熱鬧,莊裡顯得十分冷清,防範也沒有之前嚴密,只有兩兩的護衛在莊上來回巡邏。爺李德群來到王老莊主宅院之前,攔住一個護衛詢問道:「王老莊主可在莊上?」

那護衛眼見爺有些眼生,上下打量了爺李德群幾眼,有些戒備地對他說道:「王老莊主一個月前便已外出遊歷去了!」爺李德群驚訝著問道:「王老莊主外出了?」那護衛應聲道:「王老莊主一個月前便外出了!」

正在此時,那王老莊主的管家王國丹似乎聽得廳外有人說話,便從廳里走了出來。上前一看,原來見是李家莊爺李德群在門外與護衛說話,急忙上前見禮說道:「爺何時光臨王家莊了!怎麼不進廳中敘話?」

爺李德群見是王國丹王管家走了出來,忙上前見禮說道:「老夫也是剛剛到得王家莊,王老莊主可在府上?」

王管家一邊在前引著爺向廳內走去,一邊說道:「老莊主一個月前便已外出遊歷去了,爺你可是來晚了!」

爺李德群見王管家也如那護衛一般地回答他,心下有些著急道:「王老莊主不是有要事與李燚森侄兒相商么?燚森侄兒怎麼在你們王家莊一個多月了還不見回庄去?」

那王管家聽得爺的話,顯得一臉茫然,驚訝著問道:「燚森少莊主沒有回到李家莊?李少莊主來見了我們老莊主之後,當天便急著趕回了李家莊去啦!我們老莊主也於第二天便出去遊歷了,難道李燚森少莊主還沒回庄?」

爺李德群見那王管家如此回答,心下更是大奇,便向王管家說道:「燚森侄兒來你們王家莊后,從此便無音訊傳回李家莊上,老夫還以為燚森侄兒至今仍在你們王家莊里。老夫今天過來,便是尋找我燚森侄兒。」說著,又驚聲問道:「李家莊半月之前已經先後派出四批護衛前來王家莊打探森兒消息,王管家可曾見到我們李家莊的那些護衛?」

王管家似有些吃驚著說道:「李家莊已經來過四批護衛到我王家莊了?在下卻未能見過他們!」說著,便招呼廳外一個護衛進來,向他詢問道:「爺說李家莊之前已經來過四批護衛尋找李少莊主。你們可曾見過李家莊護衛?」

那護衛回憶了數息光景,搖了搖頭說道:「在下均沒有見過李家莊來的護衛!」說著,便行禮退出了大廳之中。

王管家見那護衛退出大廳,便立即吩咐庄下廚,整治酒席為爺一行接風洗塵。爺見那王管家甚是熱情周到,心想一行六人已經馬不停蹄地奔走了整整兩日兩夜,此時都已人困馬乏。若是這時再往回奔波,眾人也不能承受,馬匹更是需要調養休息,便將一眾護衛喚進廳里。喝茶休整。

爺李德群一行眾人在王家莊一夜無事,第二日清晨見五個護衛均已恢復精神。便向王管家辭行,急著往李家莊返回,要及時將在王家莊打探得到的消息稟報給大哥。

六人告辭出得王家莊,向前行得約有一里程左右,爺見前面有個小山坳,似乎是個過人經常在此避風的處所。便對身邊五個護衛說道:「我們便在此間休息調整一會兒再趕吧!」 嫁給極品太子 一眾護衛應聲說道:「聽從爺吩咐!」

爺一行六人剛剛下得馬來,只聽左邊一聲尖嘯,左右兩則瞬間閃出個一身著黑衣的漢。那個漢戴著斗篷,只留了一雙閃著精光的眼睛。只聽一人大笑著問道:「下面之人可是李家莊莊主李德群?」另一個黑衣人介面說道:「必然是莊主李德群過來了!」

爺李德群和那五個護衛,初見這個黑衣人閃身出來,均是嚇了一跳,此時聽那問話之人又好似認識自己,便上前說道:「老夫便是李家莊李德群,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等候老夫?」爺李德群剛才聽那二人說話之聲。顯是中氣充沛,內力深厚。暗暗心驚:「是誰在此地等候老夫?卻又不與真人面目現身,只怕其中有詐。」

旁邊一人向前走了兩步對爺李德群說道:「爺別來無恙!」爺李德群更是有些驚疑道:「不知好漢是何人,竟然認識老夫,為何不以真面目相見!」那黑衣人說道:「爺不必急在一時,在下有幾句話想對爺說,若是爺依允了,在下便和你相見又有何妨?」爺李德群說道:「好漢有何事但講無妨!」那人又向前跨了一步說道:「爺想必是來尋找你侄兒李燚森的,他已經投入我族,作了大護衛,若是爺也能投入我族,定能擔任護衛領,五年之後,便助你突破武系法道!」

爺李德群仰頭向天高聲笑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換姓,行走江湖幾十年,還從未聽說要老夫再改名換姓之理!至於那法道,老夫聞所未聞,聽所未聽,這世上哪有法道之人存在!」那黑衣人「嘿嘿」笑了兩聲說道:「爺若是不信,加入我族之後,必將在五年中助你突破法道!若是不依,莫怪在下動粗相請!」爺李德群怒聲說道:「爾等行事如此乖張,今日便是第一次所見!若要動武,但來無妨!」

那黑衣人又抬頭「嘿嘿」笑了兩聲,大聲怪叫道:「那就讓在下來請爺加入我族了!」說著,便飛身向上躍起,向爺李德群飛撲而下。爺李德群只見那黑衣人左掌護身,右拳迎頭擊下,拳風呼呼,直向他頭頂擊來。眼見那黑衣人這一撲凌厲狠辣,委實難當,拳風襲體,自己雖已突破武道,卻也不敢硬接硬架,便閃身躍到所騎那匹馬邊,抽出槍袋中那支五星寶槍,向那黑衣人的下盤瞬間刺去。

旁邊那兩個黑衣人眼見爺五星寶槍槍花朵朵,好不霸道,其中一人高叫道:「有些不妙!五師弟怎能恁地託大?只怕他要落敗!」爺李德群眼見自己這一槍刺向那黑衣人的下盤,他如何都躲開不去這威猛的一槍,卻突見那黑衣人在空中變換方向,向他身旁的一個護衛頭頂之上拍去。爺李德群也跟著迅速變招,又直取那黑衣人的襠下,那黑衣人眼見這一掌便要拍到那個護衛的頭頂,突見爺那槍尖也變換方向向他襠下刺來。又在空中一個翻身,分左右兩股掌風襲向另外兩個護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