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李雲心裏充滿疑惑,但看猿王這副樣子,明顯不會再說話了。

他只好忍着不問。

看着猿王這樣,李雲不禁想起變異蠻牛、變異山羊,還有小黑,不知道它們怎麼樣了。

“李雲,我們走吧。”

李小嵐說道。

“好。”

李雲點點頭,與李小嵐走出了猿王的住處。

他們正要往出口方向走,李雲忽又想起什麼來,停下來說道:“等等,我還有件事要做。”

“什麼事情?”

李小嵐說道。

“你跟我就是了。”

李雲說着,在這裏繞來繞去,最後繞到一個有圓頂的石室中。

他剛纔想起的是石室中的這個石壇。


當初石壇給他很深刻的影響。

他本來想仔細看看的,但當時一個守衛長來把他拉走了。

他就沒仔細觀察過石壇。

現在想起這裏還有個石壇,所以他就來仔細看看。

跟以前一樣,石壇暗黑色,跟一個祭壇似的。

旁邊,李小嵐看着石壇,說道:“你就是來故意看它的?”

“嗯。”


李雲點點頭。

他記得當初看着石壇時,他心裏有種怪怪地感覺。

石壇彷彿是活着,在他盯着石壇看時,石壇也在盯着他看。

當初這一度讓他感到有點驚悚。

現在站在石壇面前,看着它,當初那種怪怪地的感覺沒有出現。


難道當時真的只是我的錯覺?

李雲心想。

“你盯着它看做什麼?它就是一個石壇,沒有什麼奇怪的啊。”

見李雲一直盯着石壇看,李小嵐眼裏充滿了疑惑和不理解。

不就是一個破石壇嗎?

有什麼好看的?

李雲沒有理會小白狐,他準備走近點,仔細觀察觀察石壇。

他不太相信當初的那種感覺是錯覺。

李雲慢慢地來到石壇旁邊,然後直立起上半身,仔細觀察石壇。

石壇是圓形,約三米高,暗黑色,上面落滿了灰塵。

也不知多久沒被人打掃過了。

李雲張開嘴巴,用力一吹。

一股強烈的風吹出來,把石壇上的灰塵全部捲走了。

當灰塵被捲走之後,石壇之上露出一股很奇怪的圖案。

李雲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個圖案。

因爲它太怪了。

李雲從來沒有見過。

它既不像山川河流,也不像什麼飛鳥走獸,更不像人類。

如果硬要李雲說的話,那它就像個怪物。

“這是什麼?八條腿,八隻手,滿身都是眼睛,怎麼看起來有點邪惡?”

這時,身後傳來了李小嵐的聲音。

他一回頭纔看見,李小嵐在那裏正盯着那幅怪物圖案看。

“我也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李雲搖搖頭。

雖說變異生物中也有形狀怪的,但也沒有這麼怪的。

李雲確定,這個怪物肯定不是什麼變異生物。

它到底是什麼,還真說不上來。

“怎麼石壇上會有這種怪物圖案?”

李小嵐說道。

“我哪知道。”

李雲剛說完,忽然他發現那個怪物的一隻眼睛稍微動了動。 李雲仔細盯着怪物看,忽然看見怪物的一隻眼睛稍微動了動。

李雲心裏吃了一驚,但是等他再仔細去看時,那怪物的那隻眼睛已恢復正常,彷彿剛纔只是他的錯覺似的。

他不覺扭頭看向身邊的小白狐,說道:“剛纔你有看見什麼嗎?”

“看見什麼?”

李小嵐滿臉疑惑。

見它這樣,李雲就知道它剛纔什麼也沒有看見。


難道剛纔真是我的錯覺?

不對!

上次已經出現那種乖乖的感覺了。

現在又這樣。

一次錯覺就算了,怎麼可能都是錯覺?

李雲不信這是錯覺,他想了想,做出一個決定。

他對李小嵐說道:“我們退後一些。”

“你想做什麼?”

李小嵐疑惑不解的看着他,搞不明白他在想什麼。

李雲什麼也沒說,帶着李小嵐後退了數米。

然後,他看着那個石壇,猛地一尾巴抽了過去。

“你在幹什麼!”

李小嵐見狀,不禁驚叫出來。

李雲這麼做,是想把石壇搗毀啊。

嘭!

這時,李雲的尾巴抽在了石壇上,發出一聲大響。

石壇紋絲不動。

如一座山嶽似的穩重。

小白狐都驚呆了。

原以爲這個石壇完了,誰知在李雲的攻擊下,居然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要知道李雲現在可是超凡三階。

他的力量不說也知道。

李雲自己也是一呆。

雖說他剛纔沒有盡全力,但這一尾巴也非同小可。

那怕是一塊巨石也會被抽爆。

但,石壇竟然連一點事都沒有,甚至連動都沒動一下。

這就有點誇張了。

李雲不覺對這個石壇提起了興趣。

接着,他又是一尾巴抽過去,石壇依舊紋絲不動。

李雲逐漸加大力量,不停地用尾巴抽打石壇。

逐漸地,李雲的神色不對了。

起初,他還對石壇感到一絲興趣,但現在他對石壇有的只有驚悚。


因爲他都拼盡全力的抽打石壇了,甚至連水龍吟和炎龍咆哮都用出來了。

但,石壇還是紋絲不動,一副任爾東南西北風,我就是不動的樣子。

李雲是真的被驚到了。

這哪裏是什麼石壇,簡直就是個怪物。

也太邪門了!

旁邊,李小嵐也被嚇到了,它看着李雲,小心翼翼的說道:“要不…我們走吧?”

它看着石壇,也是一陣驚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