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昊望了一眼剛剛燒到一半的香,輕呼一聲好險,衝那位呆立發愣地檢審團人員和善一笑道:“對不起,我沒遲到吧!!呵呵……”

那位檢審團人員稀奇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乾咳幾聲道:“唔…..剛好….剛好…..開始比賽吧!”

元昊聳聳肩,輕鬆地朝臺上一邊走去,扭過頭看着大大地呼出一口氣的連洪等人笑了笑,對着激動地粉臉通紅地連黛霏揮舞了一下手臂,惹得她霎時間嬌羞無限,令整個貴賓席都明媚了起來! “這小子!”連洪笑罵一聲,無奈地搖搖頭。心中卻是翻起滔天巨浪,他已經看出元昊淨世般若掌掌修煉到了第三層帝敘之境!而且那種氣勢,似乎比自己還要強上三分!

樑一刀石霸海皆是滿臉遺憾之色,心中的算盤再次落空。

另外一名臉上神色變幻的卻是齊嶽齊公子,他望着連黛霏嬌美臉龐上發自內心的笑容,如同針刺一般疼痛不止!

情之一字,只能讓他黯然神傷…..

熊輝扛着巨型狼牙棒圍着元昊走了一圈,居然還將自己的胳膊對着元昊的腰比劃了一下,裂開血盆大口露出裏面東倒西歪的大黃牙,嘿嘿笑道:“你就是那個叫元昊的小子?!!”

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氣從“灰熊獸人”的大嘴中噴出,幸虧元昊反應得快,急忙屏住呼吸,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是啊!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大漢熊輝“哐啷”一聲,將巨型狼牙棒“輕”放在地上,對着元昊笑道:“你小子原來這麼瘦小,我還以爲你有多厲害呢!”

元昊無奈,又是一個將實力和體型相提並論的無知傢伙。

懶得同他廢話,元昊沉聲道:“你快些出手吧,我趕時間!”

熊輝瞪着一雙燈籠大小的眼睛,突然昂起頭狂笑一聲,怒吼道:“你敢看不起老子!!!”

強勁地風浪吹得元昊白色錦袍呼呼作響,更可惡的是元昊臉上感到點點潮溼之意……

艱難地擡起衣袖擦了擦,元昊捏緊拳頭,雙目之中滿是怒火,一想到剛纔的如同雨星般散落在臉上的東西,他就感到渾身惡寒,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這憨貨,要打便打,少他孃的唧唧歪歪!!!”

元昊仰着脖子,一隻手緊握成拳,另一隻手單指指在熊輝的大蒜鼻頭上,憤怒地咆哮聲響遍全場!

“呃……”連天豪吃驚地看了看連洪,卻發現連洪也是不解地望過來,他們不明白是什麼能讓那個萬事不驚的小子生氣成這樣!

“那就是連家堡女婿元公子啊!長得很一般嘛!!”

“簡直太有氣場了!你看他一聲怒吼就將那怪獸嚇住了!”

……

熊輝震驚地望着他,沒想到這麼個小小人兒竟然朝他怒吼!!!這個在他眼中一隻胳膊就能夾死的瘦皮猴子居然朝他怒吼!!

“你找死!!!”熊輝氣得全身一塊一塊高高隆起的肌肉都在顫動,“哇呀呀”嚎叫着舉起狼牙棒朝元昊砸去!

“呀!”連黛霏緊張地手掩着小嘴一聲驚呼,連天豪笑着安慰道:“霏兒你不用擔心,那頭蠻牛看着恐怖,其實根本不是元昊的對手!你看着吧,用不了十招,他就得趴下去!”

元昊看着那在他眼中異常緩慢地狼牙棒慢慢落下,搖搖頭身子往前一探,右拳閃電般和熊輝的肚皮相碰一下就馬上縮回。

觀戰之人都驚訝了,演武場下方的人羣一下子安靜了,隨即他們都是迷惑不解地紛紛問道:“怎麼了?剛纔怎麼了?”

得到的卻都是身旁所有人同樣的疑問!就連貴賓席上都鮮有人看清元昊剛纔的動作!

巫碌眼中精光一閃,暗道一聲好快!

其實整個動作只有一下,狼牙棒砸向元昊的瞬間,元昊身體向前一傾,右拳只是那麼稍微用了點力和熊輝的小肚子來了個親密接觸!

熊輝怒吼的聲音一下子停住了,舞動狼牙棒的身子也僵硬住了,劇烈地疼痛感從他腰間傳到頭頂,只感覺身子完全不聽指揮了!

“撲通”一聲巨響,那巨型狼牙棒從熊輝手中滑落,重重地砸在地上,直接把演武場的青石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哎呦呦!哎呦呦!疼死我了!”

熊輝抱着肚子蜷縮在一塊,躺倒在地上不住地**慘嚎!想不到元昊的肉體強硬至此,一擊之下居然能將一名靈照圓滿之境的高手打得叫疼!

元昊冷哼一聲,跨步走到一邊,等着那名檢審團人員小跑着來到熊輝跟前問道:“熊輝,你還能繼續比鬥嗎?”

熊輝呲牙咧嘴了一陣,瞪了元昊一眼,強作鎮定地悶聲道:“能….當然能!”

那名檢審團人員點點頭,小心翼翼地看了元昊一眼,逃也似地跑了。

劇烈疼痛過後,熊輝喘着粗氣爬了起來,這一次他顯得小心多了,一雙燈籠眼珠怒視着元昊,卻又充滿了戒備之色。

元昊望了一眼天邊快要落下的夕陽,時間不早了!

對着熊輝招招手,完全就是**裸地藐視!

怒了!!熊輝怒了!!

不過他也學聰明瞭,知道元昊的速度奇快,自己跟不上,身體缺點完全暴露,所以這次他不準本近身搏鬥,反而改用了他一直以來不怎麼喜歡的靈脈攻擊!

“哦?!附魂之力!?”元昊驚訝地望着熊輝全身涌起的黑色氣息,那是罕見的附魂之脈所具備的的特殊力量!

有一點像是魂師所具備的的魂力,不過兩者之間還是有差別的!

“有點意思…..”元昊淡笑一聲,正好可以試試自己的魂識力量究竟有多強。

“臭小子,我要撕碎你的魂魄!”熊輝爆喝一聲,他那具看起來笨拙的龐大身軀在這一刻變得迅捷無比!只見他身前凝聚起一個黑色的漩渦,漩渦之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在吸引着元昊!

元昊收攏魂識,緊縮心神,避免被他所影響。熊輝邪邪一笑,手臂抖動間,從漩渦之中忽地冒出一團黑流,粘稠墨黑地射向元昊!

元昊吃了一驚,魂識之中沒有絲毫反應!

“不對!假的!他影響了我的魂識!!”元昊心中暗罵一聲,這不知什麼法決,居然將附魂之脈的力量運用得如此詭異多變!


元昊凝望着眼前從數個方向上來的黑流,緩緩閉上眼睛!他知道這些都只是幻覺而已,只要他張開眼睛,看到的都是幻覺!唯有在黑暗中用魂識感受,才能覺察出熊輝的照門所在!

“有了!”元昊心中一亮,抓住一個空隙,凝聚起魂識猛地朝那個方向而去!

魂識力量猶如鑽頭一般穿透了附魂之力,直接激射在熊輝的腦袋上!

強橫的魂識猶如一把尖刀將熊輝的腦海攪得一片模糊,一陣撕裂般的痛楚從熊輝喉嚨間發出!如惡鬼怒吼,如猛獸吼叫!

“啊啊啊!!!!”

附魂力量也是靈脈力量的一種,雖然神奇,但攻擊之力並不明顯。元昊魂識的強大根本不是這個境界所能擁有的,那種魂識攻擊也不是熊輝所能抵擋的!

如同瘋魔了一般,熊輝上躥下跳在演武場上到處撒潑,流着口水往飛鷹閣弟子羣中撞去,激起一片驚呼之聲!

石霸海惱怒地站起來,衝巫碌一揮手,示意巫碌去將熊輝止住,別讓他丟人現眼!

檢審團之人交頭接耳一番,大聲宣佈道:“連家堡元昊獲勝!!”

“耶!”

連家堡衆弟子高興地跳了起來,簇擁着元昊朝連洪走去。

“好好好!!!”連洪大笑着一揮手道:“回堡!擺酒慶賀!”

武會第一天圓滿結束第一輪的比鬥,各大勢力暫且打道回府,等待明日的第二輪爭鬥。 此時的連家堡早就成了歡樂的海洋,雖然只是結束第一輪的比鬥,但真心高興的燦爛笑容盪漾在每一個連家堡弟子的臉上!


現在他們最崇拜的人已經從原本的少堡主連天豪逐漸轉移到了“姑爺”元昊的身上!他今天以絕強姿態的出現,緊接着不到一刻鐘時間就將一名靈照圓滿之境高手解決,這般強悍的實力,這般霸氣的表現,已經完全征服了連家堡上下!!!

就連以前一些對元昊能夠迎娶雲雷鎮第一美人連黛霏頗有微詞的弟子,今日過後都會心悅誠服地讚歎一聲:“果真是英雄配美人!!!”

金雷武會每兩年一屆,今年第一輪結束後連家堡出戰的五人之中有四人都進入了第二輪,此等成績就算和飛鷹閣的六名弟子進入第二輪比起來也不遜色多少!

而海鯊幫和驚刀門都有五名弟子進入第二輪之中!

也就是說,第二輪總共有二十名弟子參戰,淘汰掉十名,那麼剩餘的十名就是前十強,也就是能夠進入玉闕玄雷崖的名額!!

而這十個人將進行第三輪比試,直到爭奪出最後的勝者!

大廳之中充滿了歡聲笑語,元昊坐在左側第二處,和前來敬酒的衆弟子暢飲!連天豪沒有一點義氣地站在一旁幫腔,自己喝得俊臉通紅。

元昊肉體強橫,這些酒水根本不能讓他有絲毫反應。隨意地和連洪冷傲霜說了些話,連洪眼看時間差不多了揮揮手示意衆人早些散去休息。

元昊搓着端酒杯端得有些發酸的手腕正想會龍軒居休息,沒想到路上被一名秀麗侍女叫住,有些羞怯地告訴元昊,連黛霏小姐在繡閣擺酒恭賀元昊首場大勝!

元昊捎捎頭有些糾結,說實話他對連黛霏最初的感覺只不過是純粹地欣賞她的美麗罷了!沒想到經過連天豪這麼一鬧,搖身一變成爲了連家堡女婿!!

這本就是大大地出乎元昊意料,以他看來,沒有感情的婚約絕對不是長久的,再說他心裏念着的是高泠秀呀!

不過麼要說一點感覺都沒有,元昊捫心自問也說不清楚!既然沒有想好,還是儘量少接觸的好!元昊是這麼打算的,可是有些時候越怕什麼越來什麼,真是一點也不假!

秀麗侍女鼓足勇氣擋在元昊身前,根本容不得他溜走!無奈元昊只得道:“請帶路吧!”

秀麗侍女恭敬地笑道:“姑爺這邊請!”


低着頭元昊呡着嘴脣,思索着怎麼跟連黛霏說清楚。他不想因爲這樣不明不白的事情誤己誤人!

秀麗侍女偷偷瞄了一眼姑爺,看到他眉頭緊鎖好似有什麼煩心事一般,心中好奇卻又不敢多話,兩人沉默着走到連黛霏的繡閣。

“來了來了,妹妹你倆好好聊聊,哥哥我先走了啊…..”連天豪瞅見遠遠地元昊亦步亦趨地走來,趕緊回身對着連黛霏調笑一番,撅着屁股從另一個門逃走了。

連黛霏卻是滿臉羞紅地啐了一口心中焦急道:“哥哥太胡鬧了,竟然指使人去叫他,還說是我邀請人家,怎麼辦呢!??總不能叫人家再走吧!!”

第一次和別的男子單獨相處,連黛霏心中沒有了注意,在屋裏一陣亂轉。

元昊感應到連天豪的氣息,擡起頭朝他逃走的方向望去,奇怪地想着這傢伙怎麼在這!!

哦哦!!元昊恍然,原來是這廝搞得鬼!!

不過來都來到這了,找機會把話說清楚也好。

元昊打定主意,輕輕敲敲門道:“連…..小姐,是我…..”

連黛霏不好意思地緩緩將門打開,蚊子般微弱的聲音道:“….請進…”

元昊微微一笑,推門走了進去,望了一眼有些緊張的連黛霏,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想了想道:“今晚的月色不錯,要不我們拿些酒水到院中坐會吧!”

連黛霏羞急,輕點了一下頭,坐在房中總感覺怪怪的!也許坐到院中會好些吧,她這樣想到。

元昊點點頭,走出房門,來到庭院中。連家堡所住地方正好是在星空璀璨之下,尤其是在這高山上,寂靜地夜裏望着頭頂懸掛的一輪明月,那感覺真是好極了!!

兩人坐在瀰漫着花香的院中,侍女擺好東西之後就退下了,把空間都留給了這在他們看來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連黛霏看着沉默不語地元昊,鼓起勇氣拿着一杯果酒對元昊道:“恭…..恭喜你打敗了那個….那個怪人….”

元昊望着她白瓷般的臉頰在月光下披上一層清冷,大概是因爲有些害羞,臉上迅速泛起柔紅。

輕笑一聲,元昊輕聲道:“謝謝!”

和她兩隻手端着的杯子輕碰一下,元昊仰頭一口喝下一整杯果酒。

連黛霏矜持地淺淺一呡紅脣,嬌羞無限地望着地面。

元昊看看她,乾咳一聲道:“連….小姐….”

話還沒說完,連黛霏擡起頭眨眨眼睛小聲道:“叫我霏兒就可以了…..”

不過馬上覺得自己這般說好像很沒有淑女風範,連黛霏羞惱地低下頭,不敢再望元昊。

元昊無聲苦笑,只得道:“霏..兒,你今後有什麼打算嗎?”

連黛霏好像對這個問題完全沒有想過,她有些迷糊地道:“打算?沒有啊!是要去哪裏嗎?呆在連家堡難道不好嗎?”

元昊啞然,這根本是一個被父母寵慣了的丫頭,還在象牙塔中沒有走出。

元昊耐心解釋道:“唔…..我的意思是說,金雷武會後我會進入玉闕玄雷崖,那裏面有對我很重要的東西…..並且我很快就會離開這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