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防,對付這羣孽障。”

九層武者們沖天而起,離開聖雲宮廢墟。

“莫修平。”

江道明化光而去,趕往天池。





卻見,妖魔咆哮,兇禽鳴叫,灰濛妖邪之氣遮天蔽日,無數妖物鋪天蓋地而來。

地面無數毒蟲肆虐,妖魔奔行,踐踏大地,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邊際。

“江殿主,今日,你哪也去不了!”

無數妖物之中,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響徹虛空。

“滾!”

江道明暴喝一聲,真氣浩蕩,一隻只妖物爆體而亡,化作漫天血霧。

龍象真氣以江道明爲中心擴散出去,天魔場域籠罩方圓千米,所過之處,妖物化爲灰燼。

“殿主神威,但又能奈何?這天山,你守不住的!” 四周武者看著李逸晨一個個皆覺得陌生無比,使得他們心中原本準備好的套近乎的說辭一時竟然無用武之地。

「那個……那個……」哪怕是陸源此時說話也有些結巴,看著李逸晨也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萬萬沒想到李逸晨僅憑著一顆丹藥就能令羅修平這般態度,而他更沒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與這樣的煉丹大師一起生活了幾天而不知道。

「胡鬧,明知是大師的作品,還來讓我品鑒,這不是想害我嗎?」看著陸源,羅修平此時自然沒什麼好臉色,畢竟若非李逸晨大量,他這次可就被陸源坑苦了。

「說得是,說得是,還請羅大師勿怪……」陸源雖然不懼羅修平,但還是不願意輕意得罪於他。

「因為我初入此地,我這兄弟也是擔心我從外邊帶丹藥進來所以,還請羅大師見諒!」雖然羅修平此舉是為討好自己,但李逸晨自然也不願意看到陸源被人如此喝斥。

「啊……」羅修平突然覺得自己今天肯定出門沒有看皇曆,之前已經無意得罪了李逸晨一次,如今剛好拍馬屁來緩和一下,誰知又一下子拍以馬腿上了,一時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既然羅大師已經品鑒了這丹藥,那我的丹藥應該可以出售了吧?」李逸晨微微一笑,話鋒下轉,化解了羅修平的尷尬。

「當然可以,只是不知道大師這丹藥打算以什麼價格出售?」羅修平感激地看了李逸晨一眼問道。

「煉丹我還湊合,這做生意之事,還是讓他來安排吧!」李逸晨指了指連攤位都能轉手賺錢的陸源,他相信這傢伙絕對能比自己賣出更高的價格。

「那是……那是……」看著李逸晨這般模樣,羅修平更覺得在這才是一個煉丹師應有的驕傲。

接下來李逸晨將自己煉製的丹藥一起丟給陸源之後,便被羅修平請到丹道品鑒處去品茶,而陸源則開始張羅起丹藥生意來。

「這不是陸源嗎?我們以前見過一面,五年前,在青嶺山,來……賣這麼好的丹藥怎麼能沒有攤位呢,到我這裡來吧!」

「五年前見一面算什麼?我三年前還見過陸源呢,對……上次我們在懸空城城門擦肩而過,還是到我攤位來吧……」

李逸晨初入初尊界扯不上關係,但大家也看出陸源似乎與李逸晨關係不錯,丹藥還沒開始出售便已經開始扯起關係來。

不過對於這樣的場面陸源顯然如魚得水,根本不用讓人擔心。

李逸晨一共煉製出三十顆丹藥,最終陸源以五百極品靈石一顆的價格全部賣出,也就是說說李逸晨三天不到的時間賺了一萬五千極品極石!

應付完那些套近乎的傢伙走向丹道品鑒處時,陸源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片刻之前自己還在李逸晨面前吹噓自己不費力氣,兩天的時間就賺了四百極品靈石,可是人家轉眼之間一萬五進賬,如此一比,陸源耳畔不由響起臨行時父親的那句話。

你那點小聰明在真正的實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外邊的世界很複雜,你自己謹慎些。

想到父親的身體,陸源不由又緊了緊拳頭,「希望陳兄能的丹道能緩解一下吧!」

隨著陸源走到丹道品鑒處,李逸晨與羅修平的交談也只得告一個段落,雖然羅修平希望與李逸晨多交談一下,但也看出李逸晨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只得將他們兩人送出交易集會。

「陳哥,陳爺,我錯了,我不應該在你面前吹牛的,您老才是賺靈石的大行家!」將裝著一萬五千極品靈石的儲物袋遞給李逸晨的時候,陸源滿臉崇拜地說道。

「得了,不要給我來這套!」李逸晨說著拿出一千極品靈石給陸源道,「這是之前你那些藥材的靈石!」

婚然天成:景少的祕製愛妻 「就那點靈石你看得上,那是我的福份還談什麼還不還的!」陸源說道,眼珠一轉,又拿出兩千靈石道,「對了,當初在酒樓,你可花了在兩千靈石,我仔細一想,初到這裡,怎麼能讓你破費呢,應該當我請你才對,這靈石你得收下!」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這段時間陸源了解李逸晨的同時,李逸晨自然也對這傢伙多出一些了解。

「那個……那個真的可以說嗎?」陸源還是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不說那就算了吧!」李逸晨聳了聳肩,明顯一副你有坑,我不跳的模樣。

「陳爺……你別這樣啊……」陸源趕緊拉住李逸晨說道,「我就想知道若是有丹方,你煉製尊階中品藥材有幾分把握?」

「尊階中品?你想幹什麼?」李逸晨不由一愣。

修為到了尊階,幾乎每一步都非同小可,可以說在尊階之後,哪怕只是一個小境界的跨越也遠勝之前一個大境界突破之間的距離。

所以哪怕是像青雲閣這樣的勢力,尊階初期武者也只能算是弟子,而要突破到了中期才能成為長老,而不是像九大門派那般弟子和長老之間差著一個大境界的距離。

但事實上,尊階初期與中期之間的差距卻比那更要大得多,所以哪怕到了尊階初期的武者也不敢隨意服下專門給尊階中期服用的尊階中品丹。

「那個……其實只是一種療傷丹藥,屬於准尊中丹,家父在一次歷險中為了保護我而受傷,如今……」說到此處,陸源的臉上不再有之前的狡黠,頓時黯然了許多。

「傷到哪裡了?」李逸晨當即關切地問道。

「損及神魂的經脈!」陸源帶著幾分嘆息地說道,「其實我這麼拚命的想賺靈石是希望如果真的遇到煉丹師,我能出得起價錢,而且去獲取魂獸的獸核,其實我也不是為了青雲閣的安晴,而是為了幫助父親鞏固神魂!」

雖然陸源也不覺得李逸晨能煉製出准尊階中品丹藥,但至少有一絲希望,而這絲希望也使得陸源將平時的偽裝一起拋開,流露出真實的一面、

「神魂、經脈受損,准尊階中品丹藥?你是想要煉製奇玉天丹?」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你知道奇玉天丹?你一定能煉製對不對?」陸源頓時整個人一下子精神直接,雙手緊緊抓著李逸晨的手臂問道。



「那個……那個……」在陸源的搖晃之下,李逸晨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只要你答應幫我煉製奇玉天丹,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包括你要我的身體!」看著李逸晨那個……那個的不停,陸源以為李逸晨要開出什麼條件,而父親的情況他知道如果沒有奇玉天丹,根本撐不了幾個月了,眼前的李逸晨則成為他最後的希望。

如果說之前對李逸晨的煉丹造詣還有一些擔心的話,在李逸晨僅憑自己幾句話就能判斷出奇玉天丹來看,陸源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找到比李逸晨更好的煉丹師了,或者就算能找到,自己也請之不動。

「什麼?你的身體?」看著陸源的模樣,李逸晨心中頓時泛起一陣惡寒。

看著李逸晨的神色,陸源似乎也明白了什麼,當即道,「你站在這裡等我半炷香的時間,不許離開!」

不待李逸晨回應,陸源已經向著街頭飛奔而去。

但事實上半炷香不到的時間,李逸晨便遠遠看到一個青衫女子向著自己走了過來,原本李逸晨也沒有太過在意,但隨意的掃過一眼之後,李逸晨卻發現那少女與陸源居然長得有著幾分相似。

而且此時那女子盯著自己的目光,羞澀中又帶著幾分複雜。

難道是他?李逸晨此時似乎已經隱隱有些明白陸源說要把身體給自己的那句話的含意。

論相貌,此時的陸源的確不輸安晴,沈紫煙等人,而哪怕此時神情有些複雜,但眉宇間的那份狡黠依然無法隱藏,讓人一看之下就有一種輕鬆不少的感覺。

「現在……現在你可以答應我了嗎?」雖然在來的路上早已經歷了心理鬥爭,也做好了思想準備,但一個女孩子要說出這樣的話來,陸源的聲音還是小得連她自己都有些聽不太清楚。

「你是陸源?」李逸晨雖然已經可以肯定,但還是忍不住問道,顯然對於陸源女扮男裝與自己同行數日,自己居然毫無所覺,也是有些意外。

「因為我帶著一件僑裝項鏈,所以你才看不出破綻!」陸源解釋道,「我的真名叫陸圓圓!」

僑裝項鏈?頓時李逸晨的目光落在陸源……不對,現在應該是叫陸圓圓的項鏈之上,發現其中的確有著一些玄奧無比的陣紋。

不過也不知道陸圓圓是不是有意如此,此刻她的衣衫有些微微低胸,而此時李逸晨的目光透過項鏈也就正好落在那若隱若現的飽滿之處。

作為女子,自然會有所敏感,陸圓圓本能的身體微微一縮,不過想到自己有求於李逸晨,接著又故意向上一挺說道,「你若答應幫我煉丹,你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無邊無際的妖邪之氣,籠罩天空,密密麻麻的妖物,鋪天蓋地。

一位黑袍人揹負雙手,立於妖物羣中,冷視着江道明:

“縱使你實力通天又如何,在這無盡妖邪大軍之前,你又能殺多少?”

江道明目光開合,天魔場域擴張,方圓千米,皆入場域。

萬千飛劍縱橫而出,他沒有搭理黑袍人,對方距離自己很遠,殺他有些浪費時間。

莫修平還在天池閉關,自己得趕緊回去才行。

龍象劍掌拍出,無數柄劍芒飛出天魔場域,絞殺萬千妖邪。

天魔場域籠罩,如絲真氣蔓延,四季輪轉,所過之處妖邪盡滅。

江道明速度極快,妖邪雖多,卻也無法阻擋他的腳步。

“殿主如此匆忙,是想去做什麼?”

黑袍人繼續開口,淡笑道:“以殿主能爲,若能投靠我南荒,我皇定有重用,絕不虧待殿主。”

“閉上你的嘴,本殿主現在不想殺你。”

江道明冷喝一聲,速度爆體,九龍九象咆哮而出。

“這普天之下,十層不出,殿主難逢敵手,若想殺我,我確實抵擋不住。”

黑袍人輕笑道:“但殿主就不想知道,天山弟子的下落?”

“玩火終會自焚!”江道明目光一寒:“天山弟子何在?”

“殿主若是願意,在下可帶殿主前往。”黑袍人平靜地道。

“嗯?”江道明目光冷冽:“早已準備好了陷阱?”

“殿主何必明知故問?”黑袍人淡笑道:“對付殿主這等人物,吾等要慎重啊。”

“你先滾蛋,本殿主辦完事,與你同去便是。”江道明冷聲道。

“殿主這是要去做什麼事?不妨說出來,在下幫殿主解決了。”黑袍人笑道:“一點小忙,在下很樂意爲殿主效勞。”

“再敢拖延本殿主腳步,本殿主必殺你!”

江道明冷哼一聲,一步踏出,天魔場域浩蕩,吞噬妖魔。

想拿聖雲宮的弟子爲誘餌,引自己前去?

“那在下,就恭候殿主佳音了。”黑袍人冷笑一聲,身形隱匿起來,不再開口。

江道明神情冷漠,盡滅妖魔,快速趕往天池。

沒有了黑袍人言語干擾,江道明全力趕路,天魔場域如同一塊天幕,飛速而過。

天池之地。

駱藏鋒,硃紅顏,駝背老者三人,真氣浩蕩,化作屏障,籠罩天池。

盤坐的莫修平,第二朵花盛開,已經半隻腳踏入九層境界。

漫天妖邪到來,瘋狂撞擊在真氣屏障上,好在這些妖邪都不強,一時無法突破真氣屏障。

“該死,這些御妖師,還真是陰險狡詐。”

駱藏鋒寒聲道:“竟然調虎離山,趁機偷襲,這一下,天山真的要損失慘重了。”

“希望殿主沒事。”硃紅顏沉聲道:“天山這一次,不只是損失慘重這般簡單,一些門派,怕是要徹底斷絕。”

御妖師們太狠了,這無數妖魔,就算是一般八層武者,怕也要被耗死。

這些妖邪都有劇毒,就算是駱藏鋒都不敢接近。

“這些邪祟到來,我也無法去聖雲宮了。” 天刑紀 駱藏鋒嘆道。

本來他想去聖雲宮,通知江道明的,可邪物來的太快,讓他走不脫,只能回來,守護莫修平。



突然,漆黑的天魔場域籠罩而來,如絲真氣洞穿妖物。

江道明踏空而來,所過之處,妖物化爲灰燼。

“殿主。”駱藏鋒三人大喜,連忙迎了上來。

江道明神情漠然,看着下方的莫修平,鬆了口氣:“沒事便好。”

“殿主,聖雲宮之行如何了?”硃紅顏問道:“其餘前輩們,現在可趕回自己門派?”

“他們已經回去了,慕容鳳,好像和月華在一起,本殿主走的匆忙,沒太注意。”江道明淡淡道:“聖雲風和聖雲宮的弟子不知所蹤,現在看來,應該是落入南荒手中了。”

“殿主,現在怎麼辦?”

硃紅顏神色微沉,道:“聖雲宮弟子,落入御妖師手中,怕是沒有好下場。”

“本殿主先趕回來,看看你們是否安全。”江道明皺眉道:“御妖師想以聖雲宮弟子爲誘餌,引本殿主前去。”

“殿主,此事還是等各派掌教消息吧。”硃紅顏沉聲道:“這必定是陷阱,殿主孤身前去,還不知道他們有什麼陰謀。”

“這是自然,本殿主也需要清理天山的妖邪。”

江道明微微點頭,天魔場域擴張,籠罩整個天山山頂,隔絕所有妖邪。

山頂頓時安靜下來,駱藏鋒沉聲道:“殿主,老朽想回去一趟。”

“應該的,本殿主與你同去吧。”江道明沉吟道:“此地,本殿主留下護體龍象,應該不會有問題。”

“多謝殿主。”駱藏鋒連忙道謝。

江道明的實力,幾乎堪稱無敵,若是能有他跟着一起回去,就算是有麻煩,也能輕易解決。

九龍九象盤旋,籠罩天池上空,封鎖山頂。

硃紅顏二人留在此地,兩人離開天池,前往駱藏鋒的勢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