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打了一會,蜘蛛的俏臉上早就冷汗陣陣但是劉長風卻氣定神閒而且他的嘴角總是掛着一絲戲謔的冷笑,看來他只是在和蜘蛛玩罷了,看來他還是想收服蜘蛛。

“蜘蛛,你應該知道你和我之間的差距,所以你還是歸附於我吧,不然別怪我辣手摧花了,你會死得很慘,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劉長風邊打邊在說話,看來他的功夫已經練到了渾圓自如的“丹勁”境界竟然不怕泄氣、散勁,劉長風的一雙肉掌是全憑什麼勁力的灌注才擋得住蜘蛛的劍。

蜘蛛面若寒霜般陰冷凝沉,沒有說話,事實上她也說不了話除非她停手但是她卻沒有停手手裏面的劍刺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毒辣,她已經用實際行動回答了劉長風的問題,她不可能屈服。

“自尋死路!”劉長風眼見蜘蛛這樣樣子眼睛裏面寒光開始閃爍,突然他的手變成了無骨一般的柔軟然後纏上了蜘蛛的劍。

銀蛇盤柳!

接着劉長風手臂上汗毛狂扎,一根根汗毛裏面發出了強大的暗勁,勁發如針,他的手上突然“啪”的一聲向外破裂、爆炸了開來,空氣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氣爆聲。

獅子抖毛!

一聲刺耳的金屬折斷之聲響起,蜘蛛的劍已經被劉長風的炸勁炸成了數截。

劉長風用的竟然是八卦拳裏的炸勁,炸是突然破裂併產生大量的能和強大的氣體物質,可以由毛孔陡然爆發飆射,也可以由身體的其他部位比如手心爆發出來,一旦爆發比那種所謂的***還要厲害。

這種勁力來源於八卦拳的三空、四催、十二緊,久之可產生出如電擊般的感覺效應,觸者隨即飄出丈外甚至直接被炸傷。

八卦拳的發力原則是三空、四催、十二緊。三空者,身心空、手心空、腳心空,即寓上中下三盤皆成圓空之意,因空則圓滿無間而正氣從之。四催者,以腰催肩,以肩催肘,以肘催腕,以腕催指,是爲上四催。以腰催胯,以胯催膝,以膝催踝,以踝催足是爲下四催。十二緊者,舌抵上齶,懸頂裹襠,兩膝相抱,剪子腿,趟泥步,五趾抓地,沉肩垂肘,腕緊指實。達到內外相貫,上下相隨,全身擰成一個勁,形成渾厚飽滿的立體圓。圓的特性是力量集中,在實戰中方能靈活不滯,避實擊虛,虛實相兼,動靜相合,小可勝大,弱可勝強,借力還力,以柔克剛,是爲八卦拳發勁、變勁之基礎。

接着劉長風的兩隻手掌猛地一震一抖,那些斷劍竟然在劉長風的胸前盤旋飛舞了一下化爲輸刀尖銳的寒光刺破空氣飆射向了蜘蛛,速度十分地迅猛,而且蜘蛛和劉長風離得又近根本避無可避。

同時劉長風那像鬼爪一樣的爪子散發着恐怖的氣息“格拉”作響地瘋狂地抓向了蜘蛛的臉,他要捏碎蜘蛛。 對於劉長風的那些斷劍碎片攻擊蜘蛛根本沒法全部閃避過去而且就算能夠全部閃避過去那隨之到來劉長風的攻擊那也是避無可避的,只能束手待死。

所以蜘蛛不打算防禦而是打算攻擊,只見蜘蛛那十根青蔥一般的手指開始飛速地舞動着,就好像靈蛇一般充滿着靈性,然後只見數十道細小的寒光從她的指尖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滑了出去。

她十根手指都在飛速地舞動着,跳躍着彷彿一個靈魂舞者一般可是越美的東西卻越有危險,那些寒光足足有十八道並且透過了不同的角度射了出去,但是這些暗器的目標卻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劉長風。

這時候那些斷劍已經攻到了蜘蛛的面前,蜘蛛猛地提勁飛騰了起來在空中一個翻身後退然後左躲又閃幾乎全部躲過了那些斷劍的攻擊但是唯有一片斷劍沒有躲過,那片斷劍也順利地劃過了蜘蛛的臉頰,蜘蛛的臉上出現了一道血痕,蜘蛛的臉上有些疼但更多的是麻麻癢癢的感覺。

“在我面前玩暗器?你還嫩着呢?”劉長風看到那些暗器打來,有些不屑地道,他向來自負是暗器名家怎麼會把蜘蛛的暗器放在眼裏呢?

接着劉長風只感覺到有一股格外銳利霸道的勁風劃空而來,聲如破帛,用手掌疾拍,然而這些暗器卻在空中轉了一個彎直撲他的下三路和胸口,這些該死的暗器竟然會轉彎!

劉長風其實根本不怕這些暗器但是他不願意接不住這些暗器因爲他是玩暗器和毒出身的要是在這兩點上輸了他會覺得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蜘蛛的這一招叫做“殊途同歸”,可用於任何暗器,最高可用數十種暗器同時發射攻擊,其攻擊方式詭異,需要經過大量的腦內軌跡計算,可以令暗器在空中利用旋轉和暗勁的爆發轉彎,十分地詭異和陰險。

劉長風手腳並用地在那裏接着蜘蛛的暗器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已經上當了。

蜘蛛的兩隻手都在疾速地舞動着,手指就好像彈鋼琴一般非常有節奏地跳躍着,她手中射出了九根細如髮須的飛針,她這九針是前後發出的但是一針的力道比一針大,一針的角度比一針詭異。

這是暗器手法“鳳引九雛”,而蜘蛛手中的就是“無影梅花針”,而無影梅花針的攻擊位置就是劉長風的眼睛。

暗器在無聲無息地飛射了出去在慢慢接近劉長風的眼珠。

無影梅花針幾乎就是一種很高明的古代暗器,此針是運用陰氣而發,速度之快使眼睛難以看見,針擊中目標後形成一朵梅花,故稱無影梅花針。同時隨着功力日深大成後,十丈開外針可入骨。

而蜘蛛則是想用這種暗器射入劉長風的眼睛裏面把他弄瞎然後趁機把他幹掉,無影梅花針的針可是用特質的材料所做,十分的尖銳。

蜘蛛相信只要這針射入劉長風的眼珠一定能夠把劉長風射瞎,一個人的武功再厲害也不可能練到眼珠子上吧?

劉長風的功夫早已經練到了臉上,耳聽六路,眼觀八方,他能感受到一隻在數十米外盯着他的猛獸的方位,他能聽到到自己數米內所有人勁力的流動,他的感官早就超乎了常人數倍甚至數十倍,而且對於一切敏感的東西他都能預先覺察到,甚至他還有第六感去預測一些事情。

這就是劉長風的強大。

這些無影梅花針所以號稱無影但是它總歸是有形的所以當它破空的時候會發出聲音,當蜘蛛射出它的時候會釋放出殺氣所以劉長風已經感覺到了這些無影梅花針的具體位置,他不敢掉以輕心因爲假如真的被射中眼珠子的話他就會瞎掉。

劉長風一對肉掌施展了了狂風暴雨一般地抵擋,只見掌影重重,他的手掌每一次揮出都能打出一個“啪”的氣爆聲,暗勁在他的周身飛速地凝聚、四散着,他身前的那片空間就好像灼熱的天氣下炙烤一般在晃動着。

無影梅花針幾乎都被劉長風擋了下來可是因爲蜘蛛的針實在太過於詭異難測了竟然有些針被注入了暗勁空中輕輕改變了一下方向結果那幾針就刺入了劉長風的臉皮裏面當然刺得不深可是卻已經把劉長風的那一層表皮給斜着刺破了。

接着蜘蛛就看到了令人驚恐的一幕,劉長風本來慘白死灰色的臉皮竟然耷拉了下來,開始脫落,就像動物蛻皮一樣地脫落了下來。

蜘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嘴巴不自覺地張開了目不轉睛地瞪着劉長風,只見片刻之後劉長風的臉皮就完全變掉了外面的那層白色的人皮已經脫落了下來露出了劉長風真實的面容。

劉長風的臉竟然是那種淡綠色的,上面都是創傷和疤痕,有些粘連的皮肉。

其實劉長風的人皮面具之所以會壞掉其實並不是因爲蜘蛛而是因爲周圍有些過高的溫度使得他那層精緻的人皮給損壞腐爛了。

劉長風這麼多年來的臉都是如此他的那張人皮面具就真的是人皮所做因爲他喜歡那種真皮的感覺,這些皮都是他從那些七星幫的對頭身上接着“嚴刑拷打”的名義給弄過來的,他是從活人的臉上生生地、活活地剝下來的。


原本帶上人皮的他帥氣、冷冽、英武、孤傲。

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着銳利的黑眸,就像鷹的眼睛一般,棱角分明的輪廓,雖然有些刻薄卻不失另類的帥氣和魅力,男人還是邪一點的好。

但是如今這張臉呢?塌鼻子,眼睛已經被一些瘡疤所遮住了所以一隻眼睛大一隻眼睛小,嘴巴也是嘴脣向上翻着的大嘴,再加上那張已經面目全非的綠色的臉,這是一個無比醜陋的人,或許他是後天變成這個樣子的但是他終歸還是那麼醜陋。

劉長風的眼睛裏面閃着孤傲以及冷冽的寒芒,他身上釋放出了一種強大的殺意。

劉長風冷冷地看着蜘蛛:“你該死!因爲你知道了一個你不該知道的祕密,所以你必須得死。”

劉長風的話冷得讓人心寒他話一說完整個人就飛似地躥了出去,疾速掠向了蜘蛛。

劉長風的鬼爪猛地一探,一招“青龍探爪”帶着呼嘯聲十根手指凝聚着強大的暗勁抓向了蜘蛛的脊椎第三處關節,要是蜘蛛被這一下抓到那肯定是被抓碎了所有的神經,生生被折磨死。

蜘蛛嚇了一跳,她知道劉長風真的怒了一來就用殺招,她趕忙一掌拍向了劉長風另一掌則是圈了一個圈準備護住自己。

劉長風對蜘蛛的一掌也沒躲避他在空中化爪爲拳直接一拳奔向了蜘蛛的面門,他這一拳直接可以把人的腦袋給打爆。

蜘蛛身體一斜躲過了攻擊,接着直接一腳踢向了劉長風。劉長風根本沒理會蜘蛛的攻擊以力破巧直接一掌狠狠拍在了蜘蛛的身上。

“蓬”的一聲,蜘蛛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擊中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她在空中狂吐了幾口鮮血,帶着一條血箭倒飛着。

蜘蛛只覺得全身都要碎掉了,她的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她甚至感覺在空中飛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自己只是一個旁觀者在看着身體在空中倒飛着。

她已經沒有知覺了。

突然她明顯感覺到自己倒飛的身體被在空中一隻手給抱住了,那是一隻強壯、有力而又溫柔的大手。

接着她看到了一個男人,這是一個一臉冷酷目光裏面閃爍着鐵骨柔情的男人,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真誠的眼神,這麼有鋒芒的眼神,充滿對抗爭的自信以及對生死的淡然。

突然蜘蛛笑了,她笑得是那樣的美麗,純真、甜美、燦爛,這個笑容是世界上最燦爛的笑容,因爲她包含着生命最純真的一面,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其心也安。

蜘蛛的腦海裏面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人在局中有的只是身不由己,她在這個世界上活着所以她只能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去做事。

她必須如此,因爲她還得活下去,她要報仇,她要查處十年前滅她一家滿門的兇手,她要報仇。

她的敵人,還沒找到,她的仇,還沒報,可是她卻要死了。


但是至少她死之前是笑着的。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兩句寫其俊俏的臉蛋笑得很美,眉眼轉動得令人銷魂。笑容可以讓一個美麗的女人化靜爲動、化美爲媚。

蜘蛛本來缺少的就是笑容,這個時候她卻笑了,笑得動人,美得動人。

唐風抱着蜘蛛在慢慢後退着,唐風的臉色是蒼白的,蜘蛛的臉色是蒼白的,這一刻他們共着患難。

劉長風看着唐風和蜘蛛的模樣那張醜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可是看上去卻顯得無比的猙獰、可怕,甚至他的笑容有些殘忍,是毀滅美好的殘忍。


然而這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藤原美惠子的眼皮微微顫動了兩下。 “唐風!你就是唐風?”劉長風一雙黃色的眼珠就好像野獸一樣泛着冰冷狠毒的光芒死死盯着唐風。

唐風輕輕把蜘蛛的身體放到了地上,這時候的蜘蛛已經昏迷了過去,他咳嗽了兩聲,臉色一片蒼白:“我就是唐風,你們七星幫一直想殺的唐風。”

唐風本來已經在地上躺着幾乎是在虛弱不堪,然而當他看到蜘蛛的拼命反抗立馬升騰起了強大的戰意,強大的意志力克服了所有的疼痛和虛弱。

對,我不能輸,我不能死!所以他用了一種特殊的方式讓自己的力量得到了一些恢復。

“你是唐家堡的人?”

“唐家堡?那是什麼地方?”

“這麼說你不是唐門的人,你只是湊巧姓唐。”

唐風點了點頭,他實在不明白爲什麼劉長風會說這些廢話。

“很好!那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點。”劉長風嘎嘎大笑了兩聲,極度的刺耳難聽,就好像鬼叫一樣,而那張綠色的怪臉上的皮竟然因爲笑容而掉了一塊下來。

唐風咕咚一聲嚥了一口吐沫他覺得劉長風的現在的樣子甚至比鬼還要可怕。

根據唐風多年的醫藥經驗來說他覺得劉長風這種怪異的狀態要麼就是因爲中了一種奇特的毒要麼就是因爲練一種邪功練成這個模樣的。

聽了劉長風的話,唐風沒有說話只是豎形立勢,掌拳相立,兩眼圓睜若朗星,頭端審視更分明,進入了聽勁的境界,凝神對陣。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內臟已經受傷現在全靠剛剛養的那些氣和意志力支撐。

“呼”的一聲,劉長風動了,他的動就好像驚雷一般迅疾猛烈,可是卻無聲無息。

劉長風的雙腳同時提起,中面向圈外,側身而行,行步腳平起平落,平行上步,腳隨運動路線弧形裏合外擺腳尖,上體隨步左右扭轉,他的行進路線是一個“8”字。

劉長風的八卦“8字步”走得猶如行雲流水一般快捷順暢,劉長風的身影就如同鬼魅一般飄忽。

“8字步竟然練到了這種境界!”

唐風看到劉長風的步法心中震驚,劉長風不僅會八卦拳而且已經把八卦拳練到了一個極深的境界,就連用“8字步”都用得這麼神奇。

劉長風的“8字步”已經達到了“逢前必後、逢左必右、脫身換影”的境界。

唐風的眼睛死死盯着劉長風準備在劉長風接近自己的那一剎那發動最猛烈的攻擊,唐風的眼睛一眨不眨,眼睛裏面冒着極亮的精光在注意着劉長風的一舉一動。

練功講究一個手眼身法步,而對敵搏殺也是講究一個手眼身法步,比如現在的唐風,他的眼就是高度集中,敏銳捕捉中劉長風的一切動作。

他的眼睛,瞻前顧後疾如電,展動周旋似轉輪。

至於聽勁?唐風根本聽不到劉長風的勁,因爲劉長風的勁實在太過於虛無縹緲了根本聽不到。

難道他已經練到了“丹勁”的境界?

丹勁!剛柔並濟,無聲無息,殺人於無形。

劉長風的兩隻手掌現在已經舞成了一陣風帶着一團團濃厚的掌影直接籠罩向了唐風。

唐風眼中精光一閃往左邊一閃閃過了劉長風的攻擊並且趁勢腳趾下用勁想直接彈跳出來,可是下一刻劉長風的掌影又陡然從唐風的前方蓋了過來,唐風只覺得自己四面八方都是劉長風的身影和掌影。


原來劉長風的腳下在唐風周身遊動着,以唐風爲中心畫了一個“8”字,劉長風的步伐就在”8“的兩環之間,他的身影快得幾乎能在空氣中留下殘影了,所以劉長風的攻擊靠着步法的精妙能夠籠罩唐風的四面八方。

八卦拳最爲賊,纏絲手,蛇行步,八卦打人就好像一個奸賊偷襲一樣,講究一個遊擊,所以叫遊身八卦。

而劉長風用的又是“八卦風輪掌”的掌法,步行轉圈形勢,具有游龍戲海的風度,而且該步行進沒有固定模式和法則,可謂“行無蹤,去無影”。

在攻防技擊中,攻前側擊、旁敲後擊尤爲特殊,可以說是左右逢源、八面玲瓏的遊離步法。

就好像風輪一樣籠罩了人的身體一樣。

對的,旁敲側擊,四面八方全都是猛烈的攻擊,根本避無可避。

所以唐風根本沒打算再去躲避,他五趾抓地,暗勁鼓盪,脊椎崩彈,擰腰活背,扭身扣腿儲勢令身體變成人肉發條,他整個人彈射了出去,這種彈射不是遠距離的而是一種短距離的爆發,他在躲避着劉長風的攻擊。

同時唐風腳步飛掠,身形舞動,施展起了“九宮身形步”,同時掌隨身轉,以腰爲軸,手掌猛然向上一竄,一招九宮八卦拳裏的“黑熊按掌”拍向劉長風的面門,劉長風躲避順勢出掌。

兩人越打越快可是卻沒有進行正面的對抗。

唐風的身影和劉長風的身影在不斷疾速交錯着,一個走着“8字步”一個走着“s形步”,可是偏偏兩人的速度卻快得驚人,就好像一道道電光一樣,他們身形的疾速掠動帶起了周圍氣流地紊亂,掀起了一陣小暴風。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