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站在一起,區別明顯。

一個是大家閨秀,一個是鄉野婦人。

「您……您可是華青前輩?」

「前輩?」

官天唏噓,與蕭春兩女對視,皆無言。

關葉心此時正發動蓮花玉步訣到卓冰身後不遠,一聽此話,瞬間呆住。

前輩,娘的前輩?!

「你是卓冰?」

華青抬眉眯起眼睛,從眼睛縫裡看面前的卓冰。 ?卓冰忙點頭,正欲說話,華青卻道:「關家的事情,我知道了個大概。卓錦去無極之地前,曾來見了我一面。」

「這位是?」

卓冰將目光落在楊羽身上,好奇問道。

「我夫君,楊羽。」

華青雲淡風輕的答道。

卓冰無語。

嬌小的人,找這麼彪悍的男人做夫君,那豈不是要被欺負?

無視卓冰的複雜神色,華青指了指卓冰下來的房間,輕道:「此處說話不便,上去再說。」

「是。」

卓冰忙讓開,態度恭敬。

此時關葉心正到了官天身旁,官天將兩人的事情說給關葉心聽。

關葉心一聽,瞬間「撲哧」笑出聲,道:「楊羽,洋芋,土豆……叔叔?」

楊羽不好意思的撓頭,模樣憨厚。

卓冰回眸,白關葉心一眼,關葉心吐吐舌頭垂下頭去,不敢多言。

幾人隨在華青身後,往樓上行去。

「這人什麼來頭,連娘都這麼恭敬?」

關葉心小聲問官天,官天指著自己搖頭,慢吞吞答道:「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關義表哥……」

面對官天的回答,關葉心無語攤手。

幾人隨後上了樓來,蕭春寒夏兩人見他們是家事,施禮之後便回到了自己房間。

關葉心被卓冰遣散出去,說是讓她為華青前輩準備午膳。

關葉心不傻,知道他們是有事情需要私聊,她卻不敢偷聽。

華青將楊羽也支出來了,兩人往客棧外去,站在客棧外看風景。

一個大叔,一個小姑娘,聊得倒是很投機。

不出一盞茶時間,楊羽光輝的形象便消失殆盡了,成了關葉心口中的「土豆叔叔」,楊羽也不介意。

彪悍的他,實則有一顆柔弱的心腸,無法拒絕關葉心那單純的小眼神。

到得最後,關葉心成了騎在楊羽肩上的第二個女子。

當然,第一個是華青。

這一次愉快的相處,關葉心頭腦發熱,愉快的決定,要讓楊羽當她義父,教她「青羽鏢」。

這一下,楊羽便由「土豆叔叔」變成了「土豆爹爹」,兩人有說不完的話,好像兩個久別重逢的朋友一般。

一個才十二歲,一個二十四歲,整整大了一輪。

楊羽將關葉心扛在肩上,在關葉心的指導下走來走去,四處瀏覽。

他倆倒是過得愉快,屋內三人氣氛就緊張了。

卓冰以為華青死了。

見前輩還活著,怎能不激動?

華青,可是關家祖輩傳說之中的人物!

慢慢知其又輪迴了,現在是華南豐的女兒。

取名華青。

一切始末,原原本本弄了個清楚。

華青原名叫花青,是一個自由的散仙,本與世無爭,奈何不知為何別人知道了她身上的秘密。

轉世之前,若能得飲她血液,即便是去了奈何橋飲下孟婆湯,也能將前世的重要事情記住。

尤其是前世的法訣和一些武功秘訣之類的重要東西!

十二歲到。

那人就會覺醒,尋回記憶,尋回死亡之前的一切所有,開始修鍊。

這人修鍊的速度是別人的數倍,伴隨著記憶的尋回,功法心訣的熟練度也會漸漸找回。

那一次,華青與人相搏,為了不讓那人計謀得逞,她選擇自殺。

本以為自己死了,那魔頭便不會得到機會,不知道那人是從哪裡得到的秘法,她死亡后的血液,依然有用。

那人,轉世了。

華青也再一次轉世。

轉世之後的花青成了華青,修為沒能守住不說,容貌還大減。

只因她掉下懸崖之時,臉先著的地!

現在的她,勉強能應對一般的修仙者。

一次閒遊之中,被人盯上,她的修為又沒見漲,眼看不敵。

正巧遇到楊羽路過,楊羽為救下她,臉上被人划傷,毀了容貌。

女兒性子奇怪,華南豐根本管不住,一見女兒帶陌生男人帶回來,便起了讓楊羽管住女兒的心思。

當晚,他便用感謝楊羽救下女兒這個爛借口,請楊羽吃飯。

他在飯菜里下藥,弄點「銷魂散」在酒里,裝著肚子痛,離開了家。

兩人不敵葯勁,最終交合在了一起。

事後。

華南豐用此事為由,加上楊羽是女兒救命恩人,他便要兩人成親。

可憐花青守了這麼多年的貞潔就毀在這麼一個死老頭身上!

楊羽身形高大卻沒啥男子漢氣概,這是華南豐在兩人成婚之後才發現的。

原本彪悍的女婿,成了妻管嚴,這讓華南豐氣得腸子都青了。

妻子為生下華青而死,他本就沒有再動情緣的心思,管不住女兒不說,還讓女兒管,女婿還不站在自己這邊。

好在華青說,也許能尋找到母親轉世,這才讓那死老頭子消停了些。

華南豐老來得女,現在都六十歲了,怎麼可能再成婚,哪個女子又能看上他這個老頭子?

華青一面要尋找那個前世飲用了她血液之人,一面要尋找轉世之後的母親。

楊羽與華青同年同月同日又同時出生,這是莫大的緣分。

故此,楊羽對華青特別的好。

原因就如此簡單,這是華青沒想到的。

在楊羽心中,什麼都不重要,唯有華青重要!

他是可以為了她背叛全世界的。

華青將一切和盤托出,在結界之下,只有卓冰與官天能聽到。

「你怎麼確定那人成功轉世了?」

官天自顧自的喝茶,問道。

他可沒在心裡認華青是前輩,看樣子和自己前世年齡差不多,憑什麼?

華青不在乎官天的無禮,亦坐下,就在官天身旁。

卓冰忙沏茶,奉給華青,華青擺手,未接。

而是轉頭對官天笑道:「經歷了生死輪迴之人,能勘破些天機,你身上有我看不明白的東西,可否為我解惑?」

官天搖頭,聳肩,將茶杯放下,語氣並不客氣。

「抱歉,無可奉告。」

這少年,對華青也過於傲慢無禮,卓冰心急,正欲說話,卻被華青攔下。

卓冰以為官天還是關天,卻不知道真正的關天已經被孟婆月老帶走,現在他看到的,是原原本本的官天!

「無妨,少年總是有些傲氣,這才為少年。」

華青輕道,雲淡風輕。

「不是傲氣,而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難道你就沒有嗎?」

官天反駁。

他非常不喜歡被人刨根問底,方才在山上,已經被這女人盤問了一次,現在還來,怎能忍受。 ?「我沒有秘密…..除了這血液之秘,天生的,我亦奈何不得。」

華青蹙眉,示意卓冰坐下,卓冰小心翼翼坐下,低聲道:「天命難為,前輩就莫要自責了。」

「姨娘,華青跟你年紀相仿,怎麼就是前輩了?」

面對待自己極好的卓冰,官天總是很客氣。

可是他卻不喜歡卓冰對華青恭敬,確切的說是不習慣。

前世他沒有家,沒有親人,朋友也基本沒有。

除了師傅,基本上所有人都對他不好,所以他很在乎卓冰關葉心等人。

「前輩,是修仙界對比自己能力高的人之稱呼,並無年齡界限,一切由實力說話。」

卓冰仔細解釋,官天聽完便笑了,摸著下顎轉頭看華青,笑道:「你現在的能力也並不是很強,我可不願意叫你前輩。」

「無所謂。」

華青聳肩,壓根就不在乎。

官天撇嘴,不想多說。

「待我尋回前世之能,我想,你會跪在我面前哭的。」

華青輕笑,官天亦笑,慢慢接話道:「我很期待!」

官天也不知為何,總與這叫華青的人不合。

「好,那先幫我找回那個依靠我血液轉世之人吧。」

華青大笑,笑得舒心。

官天瞪眼,無語望天。

「靠,都是套路!」

「呵呵。」

華青不再多說,繼續喝茶。

半響,官天才垂頭苦笑問道:「既然你這樣說,應該是知道點眉目了吧?」

「嗯,我的血液自然與我有感應,也是因為此,我才與楊羽尋到這裡來的。」

華青將茶杯放下,心中滿意,果然少年沒有讓自己失望。

「就在銅錢鎮?」

卓冰為華青斟茶,好奇問道。

「嗯,銅錢鎮的能人並不多,就那麼幾個,楊悲風我已經探尋過了,不是。」

華青笑道,官天卻不說話,卓冰好奇望他,見他不說話,華青也不說。

過了半響,官天終於將一切事情想透徹,抬眉,反問道:「那楊悲風走火入魔,導致修為大跌,也是你害的?」

「關義,休要胡說!」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