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二,佛門和其他道門修行人代表正派,而無德代表邪派。此後結果不必贅述。

但無論是哪兩種情況都於自己無關,他現在只想進入鎮中,一來是滿足自己的獵奇心理,二來是尋找出去的辦法,儘快出去完成心中之事。

「堅強執拗,心思縝密,分析鞭辟,天性坦然。夠傻!夠真!」

就在風一戈第十五次欲要進入小鎮中,忽然響起一道年輕的男子之音,這道聲音比起先前雖有些快意,但依舊不帶絲毫感情。就像是機器人一般的冰冷。

嗡!風一戈尚未反映過來之前,一道轟鳴響起,直接將他浮於半空中,隨即那雙無形大手猛地一推,將其送至小鎮中。

「想好了?只是個尚滿青氣靈仙。」在風一戈飛起同時,一道老者聲音響起。

「好了,拖拖媽媽不像話!」那道年輕男子聲音再次響起。

話罷,風一戈便感覺被一雙無形大手拖進最東邊的那間房屋中,進去之前他細心的注意到,那這間房屋上旗幟的標誌乃是黑底白標,而那標誌則是一個像長柄鉤,鉤頭扁如貝葉的事物。尚未反應過來,便被吸進房屋中。

進入房間的風一戈第一反應就是舒爽無比,體內靈氣頓時匯聚完畢。且這屋中有一種渾然天成的香氣,這味道有點像是檀香卻又不全是,總之這香氣沒有絲毫的造作,似是那天地間最為純凈一般。

屋中陳列也極為簡單,收拾的十分乾淨,一床一桌一椅,古香古色,四面牆壁有三面被書架佔滿,只剩一面便是房門這邊。屋中並無廚房,簡單卻不是幹練。

「坐吧。」就在風一戈心中欲要推斷出這裡居住何人時,那道年輕聲音再次響起。

「嗯?」風一戈有些遲疑。

「不用推測我,我對你無惡意。」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這人竟能看透我的心思?風一戈大驚,不過驚訝過後便緩緩坐在了椅子上,椅上並無塵土,很是乾淨。而後他又開口:「可否現身一見?」

「呵呵,有意思。」那年輕聲音落定,緊接著一道清風閃現,繼而風一戈今生第一次見到過的英氣男子,不能說是簡單的英氣,此人身上無形的正氣。

那男子約莫三十歲,生的俊朗無比,麵皮白凈,海下無須,雙眼射光,劍眉橫起,尤其眉攢處閃動的金光異常聖潔,身著一件深藍色道袍,其上也有一種類似於他家屋頂旗上的那種是一個像長柄鉤,鉤頭扁如貝葉的標誌,足下流雲靴,腰間深紅色水火絲絛,手持一柄翠竹桿拂塵,背後四柄古劍。全身上下散發出無形的聖潔之力。

「道長好。」風一戈趕緊起身行禮。無論是不是道門中人,因為師傅的緣故他的心中早已將自己歸為道門中人。

「道長?呵呵,有意思。多少年無人這般叫過我了。」那深藍道袍道士自顧自說道。

風一戈有些摸不著頭腦,於是又開口:「敢問道長貴名號上下?」

「名號?就叫玉火好了。」道人笑了笑道。

玉火? 總裁萌妻要造反-沁沁 ?風一戈心中想到卻未說出。

「名號只是形式,不作數。」而這時玉火道人的聲音再度響起。顯然他是通過觀心術讀出風一戈的心思。

「道長,這是什麼地方?我能出去嗎?」風一戈開口問道,這是他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

玉火頗為深意的一笑:「不能…」 「為何不能?」風一戈聽聞此言心中有些焦急。雖然這地方看似仙境,但他深知這裡絕對不屬自己,他對這而言只是一個過客。

玉火笑意更濃:「你不知五行鎮?」風一戈搖搖頭。

玉火臉上有些失望道:「算了,果真是一笑話。這樣,本…我傳授你修行法門如何?」

風一戈再度搖頭:「謝謝,我有師傅了。」此言一出,也就代表拒絕玉火的傳授之意。修行界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每個弟子一生只能拜一個師傅,無論何事棄師擇師都會被人所不齒。再者,風一戈性格自負,不想依靠任何人的幫助,接受陸道人的修行法門是為了幫他完成大業,兩者扯平互不相欠。

「修行中的凡人有甚作為?」玉火臉上有了怒意。風一戈斷然拒絕他,令玉火的心情大變。

風一戈牛勁兒也上來,與之辯解道:「我師父不是凡人,是神仙!」他想起那日自己走火入魔之際,是師傅幫他進入存思,完成白氣巔峰境界。

「哦?姓甚名誰?」玉火一挑眉來了興趣。

「只知他姓陸,身著大紅道袍。」風一戈如實相告。

「陸?紅道袍?」玉火一直在嘴中默念,終於他臉上露出一絲喜悅,並且風一戈注意到,玉火看自己的眼神中多了一絲憐愛。那是長輩對晚輩的疼愛之意。

風一戈疑惑更加嚴重了,不知這玉火道人和陸道人有沒有關係,不過看他的樣子關係應該不會太壞。

「接著!」就在風一戈沉思之際玉火身形連連閃動,頃刻間來至他身背後,右手呈指決,左手呈立掌,對著他的背部連連轟擊,雖說力道不重,但那滋味還是令風一戈滿臉痛苦。

「你體內至陰屬性過重,這源於你的屬根,現在本座傳你純陽練氣法門《玄黃太元真氣決》。」玉火將一道純陽靈氣注入風一戈體內之中,雖開始有些不適,但最終體內陰陽真氣調和平衡。而風一戈此時滿身大汗,喘著粗氣。體內過於翻騰的靈氣令他有些還不太適應。

可玉火不管那一套,緊接著來到他的面前,離開三步,手指不斷捏決變化,頃刻之間竟舞動指法多達四十九種,令風一戈目不暇接,根本無法記住,就在玉火捏好最後一決后對著風一戈的天靈蓋輕輕一點。

頓時他感覺一道清流湧進體內,進入體內后,這道清流好似奔騰江河般衝擊出去,呈四面八方散射之狀!

待到這些感覺全部退去,風一戈已然攤坐在地上,滿臉並非慘白,相反的則是面色紅潤,大有晉陞之勢。此時玉火已經坐在椅子上,面帶微笑的注視他。良久方才開口道:「感覺如何?」

「感覺很好,但無功不受祿,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辦?」風一戈欲要咬牙起身,可最終攤坐在地上無法動身。這樣的事情讓他覺得自己拖欠人家,很不爽!

玉火擺擺手:「這個日後說,對於修行還有何疑問?」

「如果不注入這道純陽靈氣,日後我會如何?」風一戈想了想繼續說道,「戰鬥技法如何獲得?難道屍仙白氣只有一個技法嗎?」事後多年,每當它回想起這件事情時,他都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而玉火則是面帶嚴肅十分耐心道:「不注入純陽靈氣也無妨,只有兩個結果,一則你將冰性屬根修到巔峰,或是體內靈氣陰陽不調而死。」他說的很平靜,這種平靜不像是凡人所說,而是一個天上的神仙對已經看透生死的感悟。


「這麼說你救了我一命。」風一戈苦笑道。

玉火擺手:「至於你說的第二個問題,每宗每派所承道法不同,戰鬥技法也不同,符篆、外功、內功盡有。而你修《乾坤無極決》乃是冰性行氣法門,方才教你的捏決指法乃是戰鬥技法,喚作《尚冰化凝術》。」

風一戈點頭也理清玉火的意思,《玄黃太元真氣決》主攻練氣,且練乃是純陽靈氣,雖說自己現在用不上但留著日後也有好處。《乾坤無極決》乃是冰承練氣。而《尚冰化凝術》則是實用戰鬥技法,顧名思義是和自己體內冰性靈氣一宗。

「隨著等級升高靈氣增加才能捏不同的決,使用不同戰鬥技法?」風一戈悟性很好。

玉火點點頭:「然也。」

風一戈再次道謝,隨即便盤腿坐下,腦海中將剛才玉火所捏四十九種指決細心『回放』。雖然記不住全部但大致也差不多,況且玉火方才說過只演示一遍,學會多少乃是他的塵緣。

盤坐一天一夜,風一戈起身找玉火要了紙筆,將《玄黃太元真氣決》的經文請玉火代寫,而四十餘種指法則是盡數畫了下來。做好這一切后風一戈再度開口:「道長,您有什麼事情開口,我斷然不會白承受您的好處。」

玉火無奈一笑:「世間塵緣已了,本座再無牽挂,靈氣所歸,實體不存!」話罷,玉火淡然笑道,隨即他的肉身以一種眼睛難以企及的速度漸漸透明,最終消失不見。

「道長!何時再見?」風一戈追出房門,面對空無一人的街道高聲喝道。

「山倒攻火,玉石封頂。」空中淡淡傳來玉火聲音。

風一戈心中雖疑惑,但卻沒有開口。玉火的去意十分明確,他便不在強留,可心中卻暗定主意,玉火是道門中人,既然他無事要求自己,那日後便多行好事,宣揚道門之名,也算是對得起玉火傳道。

壞了!忘記問他如何離開之法了!風一戈心中猛地被針刺中。方才一心想著修行之事,卻忘記如何離開之法。

「豎子!」就在他懊悔之際,身背後猛地響起一女子之音。

風一戈轉頭看去,只見空無一人的街道上站定一女子。此女子約莫三十歲年紀,皮膚黝黑,美麗英氣,雙眼無限光芒。而此女衣著暴露,下身鹿皮短褲,上身只一赤炎披風,將完美飽滿的身材勾勒出來。而足下生出的兩道火焰又令人不容侵犯褻瀆。

「叫我?」風一戈自然聽出這女子語氣中不善,隨即挑眉問道。

那女子一臉輕蔑:「讓我看看他都傳授了你什麼!」話罷,猛地化作一團赤炎金光,飛速朝風一戈而來。這女子此時都被赤炎包圍,且行進速度之快,外人看來,實在像是一個飛速而來的火球!

風一戈滿臉沉著,雙手捏決,霎時數道冰箭舞動而出。可那數道冰箭在接觸那團火焰后瞬間被融化,且無半點蹤影。好似在預示著,高溫赤炎終究是低溫極冰的天生剋星。

一擊未成,風一戈並未放棄,身形舞動,再次離開原地,縱身一躍跳上一旗子上帶有太極陰陽雙魚的房子,再度飛快捏決。這指法和先前不同,食指中指相疊,無名指和拇指相扣,一道至陰冰氣由小拇指狂泄而出。

那道冰封靈氣並未射向那火焰女子,而是筆直的向著地表而去。冰氣盡數進入地下。風一戈全身青色靈氣大起,繼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低喝一聲:「現!」

嘭嘭嘭!

數道地表裂開聲音響起,隨即只見地下鑽出數道滿是細刺的冰凌椎體,那些冰凌長一尺,好似竹筍一般,但他們沒有竹筍的美味,倒有肅殺的寒氣。

那火焰女子顯然一驚,但饒是她戰鬥經驗豐富且見多識廣,短短時間內便做出戰鬥判斷。捨棄防禦繼續發動攻擊。雙腳依舊猛踩那地表上的冰凌椎體,豪氣無比,而雙手迸發出的火焰欲要將風一戈吞噬。

風一戈縱身躲開那迸發火焰的同時,見到那女子所踩在自己的冰凌椎體上,但是絲毫沒有流血,雖然被冰錐穿透腳掌,但仔細注意到,那女子腳掌破損處則依舊是火焰充盈。

她不是人!這是風一戈心頭的第一個想法,這樣的情況下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此女子已然不是常人,而是火焰化成,或是化成火焰。

女子心中急躁:「若有神兵在手,怎會攻打如此狼狽。」語氣之中明顯帶著不甘心的意味。

「無量天尊。」就在兩人慾要大戰之際,風一戈腳下這幢房中傳來一陣悠長的道號。緊接著風一戈便見到自己面前站定一老者,老者背對自己,卻給人一種無法言說的壓力,風一戈將體內靈氣全部聚齊才勉強將這一種壓迫感抵抗下去萬分之一。

「青大,你也要管此事?」那女子怒火大起,身上的赤炎更加濃烈,雙眸之中閃出的金光愈發灼熱,到後來雙眼中完全是火焰代替。

那身著道袍老者語氣冰冷:「真帝切勿動怒,此子乃是…」說道此處這老者便沉默不語了。而那火焰女子也最終選擇息事寧人。狠狠地瞪了一眼風一戈後轉身離去,化作一道赤炎消失不見。


待那女子走後,老者單手一揮,憑空劃出一道光圈:「這裡塵緣已了,你且離去,日後道路自行斟酌。」

風一戈稽首后,跳進光圈離開這個神奇而又詭異的地方。 離開之際的風一戈沒有絲毫留戀與停留,他心中深知這地方再好也和自己無關,他的所有牽挂都在外面。

一道五彩斑斕自他的身邊升起,緊接著身體好似被無形的旋渦牽引,繼而順著那道流轉的旋渦回到現實中,周圍還那依舊黑暗。風一戈注視周圍場景,和自己離開時候並無差別,只不過少了剛才的喧囂多了一分難得的寧靜。

而那五行鎮符也隨著五行鎮的消失而四散不見。想必自己有生之年不會再回到五行鎮了吧。

「大叔!」風一戈自顧自思考時,身後一道甜蜜而又熟悉的聲音響起。轉身看去,不是云然一又會是誰呢。


風一戈微微一笑朝她點點頭:「沒事吧?」

「沒事,大叔你呢?」云然一雙眸帶淚, 我們彼此勢均力敵

「好著呢。」風一戈擺手道,看著緩緩走來的葉示繼續開口,「謝了。」後者微笑點頭。兩人都不是忸怩造作之人,有時真漢子間的情感不須過多言語。

雖然五行鎮符中的秘密被開啟,但葉示也算是能對師傅凈明交差了。與風一戈道別後,化作一道金光離開這裡。

「大叔,我們去哪裡?」云然一看著老妖重新躍上風一戈肩頭后問道。

風一戈將老妖擺正道:「先殺了無德兩人!」雙眸中閃過的怒火無比堅定。在他的眼中,無德多次欲要殺自己,這種人留著始終是危機,必須斬草而除根。

云然一點頭沒有說什麼,她心性善良,不想無端造殺孽,可是知道風一戈主意已定,也知道自己無法勸阻,只得默默跟隨他。

先前五行鎮符開啟后,無德兩人便消失了蹤影。要找到他們可以說絲毫沒有線索,但從五行鎮出來后的風一戈不怕這樣的危機,《尚冰化凝術》中有一指法,就是能夠將全身靈氣聚集在頭上幾個大穴,而後大穴便會放出向八方延伸的靈氣,感知同是修行人體內的靈氣。

風一戈和小丫頭解釋后,便盤膝而坐,體內靈氣匯聚,向著四面八方探去。他的修為等級有限,延伸出去的靈氣只有八方的十里。不過這十里已然足夠,風一戈感知到了。

一陣風動,急速向東北方向奔襲掠行九里后停下了腳步,繼而沉著道:「妖道出來。道門的臉面都讓你們丟盡了!」

嗡!就在他話音剛落,周圍草叢中猛地竄出一道赤炎,那赤炎好似移動的火蛇般快速奔行,頃刻間穿過周邊荒草叢,將風一戈所在周圍形成一道巨大火牆,那火牆足有三尺高,別說凡人就連等級低的修行中人也無法拔高掠行出去。

「賤民!多次壞道爺好事,今日定要取你狗命!」熊熊大火騰起,與之而來的便是無德的身影。依舊面沉似水,只是雙眸閃動著激動,想必是欲要殺死風一戈的快感,而那陰臉在熊熊大火中也愈發妖異。

嗡的一聲風一戈周身圍繞冰氣瞬間沖了出去,報仇就是報仇,沒有那麼多廢話。

而小丫頭在她身後,數道銀色靈氣流轉,一但風一戈有事便會舉全身之氣相助。風一戈和她有約定,這次復仇自己一力承當。而云然一再次保護了他那男人的面子。

「不知死活!」無德無良兩兄弟平舉雙手憑空而起,飛速聚集著邪靈藍氣,那藍氣先是遊絲,后便呈現圓球狀。不斷流轉,直至將周遭碎石吸收,巨石崩裂。

但風一戈見其場景,不懼反喜,右手始終捏決聚氣,左手飛快閃動,嘴中念念有詞。

轟隆隆!一道烈響,只見風一戈全身被聖潔冰氣充盈,就在欲要撞上那藍氣靈球時,猛地翻動左手,霎時數道冰氣奔向地下。無德兩人見此景象,哈哈狂笑起來,在他們眼中這樣的結果定是風一戈靈氣不足導致的攻擊不順。

下一刻他們再也笑不出來了,自無德周圍一尺距離的地下轟然而動,繼而耳邊嘭嘭嘭數聲爆炸,只見數道冰凌椎體霎時破土而出,道道刺骨,招招索命!

「什麼?」無德一邊拔高躲避冰冷椎體,一邊驚愕注視腳下。

「在你上邊!」風一戈那如同鬼魅的聲音響起。繼而雙手高舉過頭,力劈華山般的將手中數道冰氣大放。

無德怒火終被激起,大罵一聲:「破!」繼而將手中邪靈藍球向上托頂,打出全力一擊。

「凝冰華山!」

攻勢隨風一戈怒喝落下,只見他的手中似將巨大冰山舉起,那冰山雖並非實物,是由靈氣凝聚,但高三丈,寬五丈的冰山著實威力巨大。與之無德攻擊相撞,一開始冰山還無法向下推進,而風一戈右手聚氣,左手注氣,頃刻間冰山轟鳴作響,似猛獸般咆哮,終將無德攻勢碾壓下去,亦將無德無良二人絞殺無疑。

嗡!

冰山落地,帶下一陣轟鳴,而那落下的巨風也將周遭草木捲起,巨石崩碎。一時間塵土飛揚,飛沙走石滿天飛舞,冰山落地而反震出的巨大氣柱直衝雲霄,直至將天空那片陰暗衝散后才緩緩消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