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在這兩個小時內,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這裡。

東南亞分部除了克立部長之外,一共六個理事,其中包括掌管金三角的高崎理事,也就是現在的張玄。

剩下的分別是掌管著越南和寮國的趙東南理事

掌握著柬埔寨,泰國的召恩理事。

掌握著緬甸和印度尼西亞的烏艾斯理事

掌握著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黃宗偉理事。

最後則是掌握著汶萊,菲律賓以及東帝汶阿基諾理事。

兩個小時后,除了加里曼丹理事之後,其他人都已經到齊了。

張玄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忍不住說道:「烏艾斯理事還沒有來嗎?」

克立部長淡然說道:「烏艾斯理事正在向這裡趕來,姑且忍耐一下吧。」

就在此時,黃宗偉理事懶洋洋的說道:「那個女人身份比較特殊,慢一點正常,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高崎理事。」

烏艾斯理事的全名叫做葛麗思·烏艾斯,是印度尼西亞人,同時也是六大理事之中,唯一的一個女人。

更加有趣的是,這個女人,竟然還是印度尼西亞家喻戶曉的名人。

她竟然是一位新聞主播。

不過這位主播就在一年前,已經辭職了,利用自己的人脈和美貌,召年輕世代組成「印尼進步黨」。三十二歲的她出任黨魁,讓印尼政壇再添熱門話題。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不容小噓的女人,不管是名面上,還是暗地裡,都可以呼風喚雨。

張玄本人並不著急,不過為了演戲,還是表現出了一副焦急,但不得不忍耐下來的樣子,很考驗他的演技啊。

如果不是兌換了演技精通,張玄表示這麼高級的表演,他做不到啊。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后,辦公室的大門被人大開,一個穿著大衣,帶著帽子墨鏡,打扮的嚴嚴實實的女性走了進來。

眾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轉了過去。

女人隨後脫下了大衣,摘掉了帽子,撤掉假髮,最終拿掉墨鏡,露出了一張漂亮的臉蛋。

張玄見過最漂亮的女人是高崎理事的老婆,伯納雅。

一個漂亮到精緻的女人。

其次是芭提雅舞會的查莉達,一個女人中的女人。

但眼前這個女人雖然不如伯納雅漂亮,但勝在氣質優雅,雖然沒有查莉達嫵媚,但卻更加的高貴。

克立·巴莫走了過去,張開雙手和對方擁抱了一下,「歡迎你,烏艾斯理事。」

「許久不見,克立部長,您一如既往的精神。」葛麗思笑著說道:「還有,叫我葛麗思,克立部長。」

「好吧,葛麗思,來,請坐這邊。」克立部長微微一笑,帶著對方坐了下來。

張玄說道:「既然人都來了,那麼就開始吧,理事會議。」

「可以。」克立巴莫微微點頭。

其他人紛紛坐直,丟掉臉上漫不經心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諸位,今天把你們召集過來,是想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作為會議的主持人,克立部長沒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進入正題。

環視了周圍一圈,克立部長說道:「我們的高崎理事遇到了一個大麻煩,所以他需要我們的幫助。」

眾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擊中到了張玄的臉上。

張玄陰沉著臉,微微點頭。

黃宗偉理事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怪不得你剛才坐立不安,原來遇到了大麻煩啊,是什麼事情,說出來讓大家聽一聽。」

張玄哼了一聲,沒有開口。

追來的特種兵老公 克立部長淡然說道:「還是讓我來說罷,高崎理事的心腹背叛了他。」

眾人不由一愣,難以置信的看著張玄。

心腹背叛,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在場的人身居高位,誰沒有一個兩個心腹,這些心腹基本上都是他們的死忠,不可能背叛他們,但萬一背叛了這群人,那麼他們的下場會是什麼樣子?

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在場有人的心腹背叛了,那麼他們的下場絕對好過不到什麼地方。

亡命天涯那是輕的。

比如葛麗思·烏艾斯,這個女人不但是赤血會東南亞分部的理事,還是印尼進步黨的魁首,她之所以能夠在兩個身份之間來回自由的切換,是因為她有一個心腹。

這個心腹和她有六分相似,化妝之後,更是有九分相似,了解她的一切,可以在她參加理事會議的時候,冒充她繼續在印尼展開工作。

一旦這個心腹背叛了她,把她的秘密公之於眾,那麼她就完蛋了。除非隱姓埋名,否則不管是國際刑警,還是印度尼西亞的政壇,都不會放過她。

哪怕是她隱姓埋名了,也必須放棄以前的生活,包括自己的銀行卡,住所,因為這些她的心腹統統都知道。

心腹可不是說說而已。心腹這種東西就是自己的要害部位,一旦背叛,就相當於有人在自己的要害部位捅了一刀。

就算不是當場死亡,也要元氣大傷。

「這可不是一般的麻煩啊。」葛麗思輕聲說道。

在場的眾人紛紛點頭,葛麗思這一句話說出了他們的心聲,心腹背叛無意是致命的,就算是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克立部長說道:「問題可能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嚴重,他的心腹投靠了我們赤血會的敵人,我們已經有兩個加工廠,被對方摧毀了。」

一瞬間,全體嘩然。

黃宗偉理事難以置信的看著張玄,忍不住問道:「你的心腹知道加工廠的位置?」

張玄沒好氣的說道:「說什麼蠢話,既然是心腹,知道這一點很正常吧。」

黃宗偉理事不由瞪了他一眼,正要說什麼,卻被克立部長壓了下來。

「好了諸位,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幸運的是,高崎理事的心腹並不知道前十號加工廠的位置,但不幸的是,剩餘的二十七個加工廠,他全部知道,現如今,已經有兩個加工廠,被他摧毀了。而未來,他的目標很有可能是其他的加工廠。」

克立部長說道這裡,環視了所有人一眼,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們必須阻止這件事情繼續發生。」

「確實如此。」 葛麗思第一個贊同了克立部長的說法,她已經了解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如果放任下去,赤血會的毒品產業必然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東南亞分部,難辭其咎。

「你這個蠢貨。」黃宗偉理事恨恨的說道。

其他人多多少少用不滿的目光看著張玄,彷彿在看一個傻逼。

張玄怒氣勃發,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不過似乎想到了什麼,哀嘆了一聲,抱著腦袋低沉了下來,誰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這一刻,張玄笑的十分開心。

這群人覺得他就是一個傻逼,竟然被自己的心腹捅了一刀。

他卻覺得這群人都市大傻逼,竟然被自己玩的團團轉。

「克立部長,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葛麗思作為一個女人,並不喜歡意氣之爭,反而事實都可以把握清晰的脈絡。

她知道克立巴莫召集自己前來,是來解決問題的,而不是來批評張玄的。

「我有一個提議,你們幾個可以聽一下。」克立部長早已經胸有成竹,自信滿滿的說道。

張玄抬起頭,迷茫的看了他一眼,想要聽聽這個人有什麼高見。

克立部長淡然說道:「想要守護住剩下的加工廠,其實很簡單,加派人手即可,讓更多的人進入加工廠,把加工廠保護起來,即便是敵人打過來,也可以從容反擊,甚至可以消滅敵人。」

張玄皺著眉頭說道:「可是,我沒有更多的兵力了。」

高崎理事擁有自己的私人武裝不假,但這些私人武裝全部都被分散到了各個加工廠內,保護加工廠的運轉。

醫妃難求 金三角有三十七個加工廠,他的人馬就分成了三十七波。

這些人才是他真正的底牌。

正因為這群人駐守著加工廠,所以高崎理事才會扶持了幾個軍閥作為自己的打手,比如先前的沙康,如今的糯達,就是他扶持起來的。

但是,這群人終究不是他的嫡系部隊,除了首領之外,大多數人並不認識高崎理事,高崎理事自然不可能讓這群人去駐守加工廠。

萬一這群人看到這麼多的毒品,發了瘋,企圖搶劫一把,高崎理事本人也攔不住。

說白了,這群人在高崎理事的眼睛里,就是炮灰。

這麼重要的事情,高崎理事自然不會讓他們去做。

這也是張玄說自己沒有多餘兵力的原因。

克立部長淡然說道:「我知道高崎理事你沒有了多餘的兵力,不過我們這裡有,不管是我,還是在場的諸位理事,都擁有多餘的兵力,可以幫助你守護加工廠。」

其他人一聽,頓時眉開眼笑。

張玄聽了,又驚又怒,看著這群人,大怒道:「你們想要瓜分我的毒品加工廠?」

「不是你的,高崎理事,你要明白一點。」克立部長淡然說道:「這些加工廠是組織的東西,你只不過是代為管理而已,現如今你沒有能力管理這些加工廠,我們只能夠代替你管理了,還是說,你要拒絕我們的援助,眼睜睜的看著加工廠被你的心腹一一摧毀。」

張玄本人頓時懵逼了。

他咬牙切齒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最終卻不得不屈服。

「我知道,我明白,我可以讓出一部分加工廠的管理權!」

金三角為什麼是一個肥缺,就是因為這裡的三十七個毒品加工廠。

這些加工廠每個月只要上交固定的分量,就可以過關,那麼多餘的分量呢?當然是落在了管理者的手裡,也就是原來的高崎理事。

所以高崎理事很有錢。

三十七個加工廠每一年都可以生產出數百噸的毒品,這些毒品絕大多數都會上交到赤血會的手裡,但至少有十噸左右的毒品,會落入高崎理事的手裡。

這些毒品,完完全全就是私人收入。

高崎理事隨手把這些東西一賣,哪怕是買的便宜一點,也可以賺取十幾億美金,如果心黑一點,賣出數十億不成問題,這麼一大筆錢,全部都落在了高崎理事一個人的手裡。

怎麼可能讓人不眼紅。

其他幾個理事,甚至包括克立·巴莫都十分眼紅。

所以他們無時無刻不想要把手伸入金三角,從而分一杯羹。

但問題是,高崎理事不同意啊,他憑藉自己本事賺的錢,為什麼要分給這群人,所以他就成為了眾人眼紅的對象。

比如黃宗偉理事,看著高崎理事就很不順眼,事事針對高崎理事。

如今遇到了這麼一個好消息,眾人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當然要狠狠的咬上一口。

克立部長笑眯眯的看著張玄說道:「高崎理事,二十七個,不,二十五個加工廠,你可以讓出幾個加工廠?」

張玄想了想,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剩餘的二十五個加工廠,我可以把二十號以後的加工廠兵力全部抽走,保護前二十號加工廠,剩餘的,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他如果把二十號加工廠以後的兵力全部抽調出來,可以抽取數千人,用來保護十號以後,二十號以前的加工廠,綽綽有餘。

但是,其他人不滿意了。

黃宗偉理事說道:「高崎理事,現如今你遇上了困難,我們誠心誠意的想要幫助你,你卻一點也不領情啊。」

張玄不耐煩的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黃宗偉理事淡然說道:「二十號以後的加工廠大家都知道,都是一些小型加工廠,抽不出什麼油水,所以我覺得你應該讓出二十號以前的加工廠。」

「白日做夢。」張玄斬釘截鐵的拒絕。

「那我們就沒有多餘的兵力,支援你了,你們說,是不是啊。」黃宗偉理事微微一笑,對在場的所有理事說道。

大家都不說話,帶著胸有成竹的微笑,看著黃宗偉理事,任由對方發揮。

既然好不容易把手伸入了金三角,他們可沒有打算輕易放過張玄,至少要狠狠的咬下一塊肉才行。

「你這個混蛋。」張玄並不在意這些加工廠,不過現在卻不能夠表現的不在乎,反而要展現出窮途末路,無可奈何的悲涼感。

這很考驗自己的演技啊。

張玄覺得如果這一次自己可以過關,那麼將來指不定可以前往好萊塢發展一下。 張玄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讓聲音變得沙啞,「你們到底想要怎麼辦,說出來吧,我聽著呢。」

黃宗偉理事微微一笑,說道:「很簡單,我們這群人,每一個人替你保護三個加工廠怎麼樣,我要十一號,二十一號,和三十一號加工廠。」

「什麼?」張玄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咬牙切齒道:「你這是要搶劫嗎?」

「不,我這是在保護你啊,如果任由你那個心腹破壞下去,你就完了啊,你覺得總部會放過你嗎?」

黃宗偉理事一點也不著急的說道。

張玄說道:「如果金三角的加工廠被摧毀了,你們也逃不了干係。」

「是的,但如果你拒絕了,我們完全可以上報總部,到時候,總部第一個懲罰的就是你吧。」黃宗偉理事陰冷的笑了起來。

「卑鄙小人。」

「太難看了,高崎理事。」葛麗思看到張玄破口大罵,忍不住訓斥了對方一句。

張玄瞪了她一眼,氣的渾身都在哆嗦,這簡直就是在他的身上割肉啊。

換做真正的高崎理事,別說是哆嗦了,估計現在已經抽搐了起來。

自己的演技還是不到家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