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眼見沒事了,心裏也放鬆下來,一邊站在一旁看戲,一邊在心中感嘆不已。

不愧是張誠啊……連陰司都敢敲詐,這雁過拔毛的手段簡直是要上天了!

妮妮跑到張誠身後,低聲說道:“大哥哥,妮妮什麼都不想要,我跟媽媽以後就跟着你行嗎?”

張誠蹲下身子,伸手揉了揉妮妮枯黃的頭髮,笑着說道:“妮妮,你聽大哥哥的話,你要是留在陽間的話會遭遇天劫,到時候會有危險的,你去了陰司之後,不光能跟媽媽在一起,而且這些叔叔還會幫你找爸爸,說不定你們就可以一家團聚了。”

“可是……我捨不得大哥哥,要不然,大哥哥跟妮妮一起走吧!”妮妮興奮的說道。

“這個……”張誠臉色一僵,雖然他早就死了,但是可沒有去陰司的打算,只能說道:“大哥哥在陽間還有許多事情沒做,妮妮先去陰司,幫大哥哥偵查一下情況,過不了多久大哥哥就下來看你好不好?”

“真的?”妮妮歪着小腦袋想了想,猶豫着說道:“那大哥哥不許騙人,要早點來找妮妮,我們拉勾!”

“好好好!”張誠只得伸出手指拉了拉妮妮的小手,擡頭正好看見王大富躲在後面偷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妮妮,到時候大哥哥把那爺爺也一起帶下來好不好?”

“好!”妮妮聞言擡頭看向王大富,笑嘻嘻的說道:“爺爺答應妮妮的禮物還沒給呢!妮妮先去下面等着你,你可要早點來哦!”

“呃?啊!哦……好好好!爺爺一定早點來……”王大富在妮妮的目光下瞬間敗北,連連點頭,一張老臉滿是糾結,這種自己咒自己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做。

張誠站起身來,看向面前幾人,笑道:“幾位大人,還等什麼呢?來點實際行動吧!”

高通嘴角一抽,咬牙道:“行!只要妮妮去我們判官府,回頭我就去求崔判,一定從生死簿上查到她父親的下落,讓他們一家團聚!”

陰兵校尉也點頭道:“我也一樣!”

“一樣個屁!”高通瞪了他一眼,嘴裏叫道:“生死簿就一本,擺在我們天子殿裏,跟你有半毛錢關係?”

陰兵校尉怒哼一聲,“別以爲有生死簿就了不起了!就算是崔判願意出手,也只能查到個大概去向,最後還不是要一個個找!我們閻羅殿人手衆多,專管陰陽兩界調查審判之事,真要查起來,不比你們判官府差!”

高通臉色一僵,知道陰兵校尉所說的確屬實。

三界六道生靈數不勝數,就算是生死簿也不可能記載得太詳細,除非是人死之後魂歸陰司,憑藉獨一無二的靈魂印記才能跟生死簿上對應,如果想在陽間查找,就只能確定一個大致的投胎範圍而已,最後還是要根據靈魂印記一個個篩查,難度着實不小。

“行吧!我不跟你爭這個,我們判官府藏書甚多,如果妮妮去了我們那兒,所有的珍藏典籍任她瀏覽!”

謝必安搖搖頭,淡然道:“盡信書不如無書,如果沒有良師指引,就算是把大帝功法給她,也不過是天書而已……”

“七爺說的是!”陰兵校尉得意道:“剛纔我們七爺可是說了,如果小姑娘去我們那兒,七爺就收她爲弟子,七爺貴爲陰司四大鬼將,修爲通玄,不知道有多少鬼魂哭着喊着想拜在門下,這種待遇你們判官府能給嗎?”

“這……這……”高通一陣語塞,判官府實力蓋過白無常的,就只有與三王並肩的崔判了,但是崔判身爲陰司首判,日常事務繁忙無比,絕不可能有時間收徒弟。

“算你們狠!”高通一咬牙,大叫道:“我數百年存下了八兩三錢極陰之水,原本是我打算衝擊鬼首上品準備的,只要人跟我走,我就全部送給她!”

“我呸!八兩極陰之水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陰兵校尉吐了口唾沫,看向張誠說道:“我們閻羅殿也不是小氣的地方,先前不答應你的條件那是因爲陰律所限!只要妮妮成了我們閻羅殿的人,我保證要啥有啥!”

見到兩邊鬥雞似的爭來爭去,張誠不禁有些眼紅,八兩極陰之水啊,要是送給自己多好……

不過剛纔說得那麼義正言辭,現在想反悔都不行,看來得找個機會再刮一刮高通,這胖子身上的油水還不少呢! 一夜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蕭晨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雖然一衆村民都睡了整整十二個小時,但是渾身的疲倦並沒有得到很好的消解,其主要原因是因爲沒有一個人能睡好!幾乎所有人晚上都做了噩夢!尤其是其中幾個小孩子,半夜裏甚至都哭着醒來,這一下又將大部分人都吵醒了。

沒辦法,這些村民畢竟不能和執行者們相比,他們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什麼時候見過殭屍這種恐怖的東西!但是執行者就不同了,他們現在做的就是和鬼魂詛咒打交道,就算是蕭晨等四名新人,也對於殭屍鬼魂之類的有一定的免疫力,而不會因此而做噩夢,更不會因此而影響自己的精神狀態。

但是執行者之間還是有差距的,像黑子,張偉還有魏芳華這樣的資深執行者,大都已經能夠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睡眠狀況了,他們可以在三分鐘內入睡,而且是陷入深度睡眠,但是即使在深度睡眠之中,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也能立刻醒過來!這一點就是經過了大量詛咒任務的洗禮後,才獲得的能力!像是蕭晨他們幾個新人,不是睡着了但不能進入深度睡眠,不能休息好,就是睡得非常死,不叫都不醒!

所以說蕭晨雖然很有天賦,但是在這一點上,天賦是不能解決的,只有通過堅持不懈的訓練來彌補。對於這一點蕭晨也很無奈,雖然他也想有這樣的本領,但是他畢竟不是神,不可能將這樣的本領都速成。

蕭晨起身後走向洞外,此時大多數人都已經起來了,正在吃飯。原本這個時候守門的應該是張偉,但是既然大家都起來了,守門什麼的也就無所謂了,相信那些殭屍不可能有那份本領,可以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完成偷襲。

蕭晨來到打飯的地方,取了一塊烤肉,放在嘴裏大口的嚼了起來。這個時候什麼洗漱之類的都已經被拋到了腦後,畢竟打水也是要承受風險的,說不上就被殭屍偷襲了呢,因此連喝的水都有些捉襟見肘,更不要說什麼洗漱了。

吃飽喝足之後,蕭晨就來到了執行者們的聚集地,畢竟之前執行者和村民們是發生過矛盾的,所以一般情況下有執行者在場,村民們都會退開,這之中既是出於厭惡的心裏,也是有懼怕的成分在裏面,因爲村民們都需要執行者來保護,他們自己是不可能生存下來的。

蕭晨剛一坐下,就看見了張偉和魏芳華兩人親密的靠在一起,但是無論怎麼看都有一種貌合神離的感覺。雖然這兩個人還有一份互助條約,但是張偉和孟國慶簽訂的協議直接將兩人的利益共同體打破了。

要知道,他們兩個之所以結盟,就是因爲要聯手來對抗黑子,使黑子投鼠忌器!畢竟這兩人可都是資深執行者,在這次任務中還是可以起到很大作用的,一旦這兩個人都死了,那麼就算黑子得到了詛咒之物,也沒有足夠多的詛咒之力使用,將會使執行者的實力大減,那樣一來所有人都要死!絕對不會有人倖存!這也是當初黑子講兩人就回來而不是直接任他們自生自滅的原因,在這次詛咒任務中,唯有合作纔是生存的唯一方法!張偉這個協議一簽,直接將魏芳華完全暴露在黑子的槍口下!

要知道,雖然衆人現在是合作關係,但是合作也是有基礎的,那就是實力相當!現在是魏芳華自己一個人在對抗整個三十三號島的四名執行者,當然還要算上黃旭和張倩,但是以這兩個人的實力實在是改變不了什麼。對於這種實力不均衡的合作,魏芳華極有可能會被當做炮灰,就像他們曾經做過的一樣!

蕭晨一屁股坐在了黑子的身邊,先是跟這些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加入了公共頻道里。同時,還直接向張偉發去信息,告訴他自己已經答應孟國慶不會對付他,並且成功的勸說黑子放棄對付他的打算。

本來黑子就沒打算再對付張偉和魏芳華,只不過他們自己嚇自己,生怕黑子對付他們,還搞了一個聯盟,但是事實證明他們的這個聯盟實在是要多脆弱有多脆弱。

黑子跟他們不同,他的眼光始終在大局,就算是算計張偉兩人,也是爲了蒐集情報而已,當然,再加上他看他們不順眼。但是在將他們就回來之後,黑子就已經放棄了再一次害他們的計劃,尤其是蕭晨發現了那個令人驚恐的線索之後。這個時候再互相算計,那可是是太愚蠢了。畢竟所有執行者的死敵永遠是鬼魂和詛咒,和人鬥則大多數是出於利益。而在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再多的利益又有什麼用呢?永遠比不過活着重要!

但是蕭晨是不會將這個告訴張偉的,畢竟讓張偉以爲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勞,他自然就會感激自己,會記得自己的這一份人情,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幫自己一把。在詛咒世界裏,很多時候只是小小的一下援手,甚至會直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對於蕭晨幫自己搞定了難纏的黑子,張偉自然是高興的,對蕭晨也有一份感激,於是也決定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幫幫蕭晨。畢竟,張偉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翻臉不認人的傢伙,那種人是不可能在詛咒世界裏生存下去的。真正的聰明人都會像張偉這樣,背後裏陰人,損人利己,而且別人還找不到證據,不然陳宏早就將他除去了。

而且蕭晨是陳宏看重的人,要是有機會和蕭晨搞好關係,張偉自然不會放過。何況蕭晨本身的實力也不錯,只不過由於他還太嫩,沒有將他的本領發揮出來而已,一旦再有一兩次詛咒任務給他磨合,那麼其實力將不會弱於張偉,甚至可能相當於黑子!成爲整個三十三號島的第四強者!和這樣的人叫好是一種投資,放眼於未來的投資!一旦蕭晨成長起來,對於他的好處是相當大的。

由於蕭晨是最後一個到場的執行者,所以在蕭晨坐下之後,公共頻道里的討論已經開始了。圍繞的話題當然還是活下去!

但是這次的主題有些變化,這一次主要是由於昨天蕭晨給出的線索太過駭人,致使這些執行者分成了兩派。一派以黑子爲首的激進派,決定要派人去溫泉旅館探一下虛實!另一派則是以魏芳華爲代表的保守派,認爲不論是那種情況,都會十分危險。

激進派的支持者是孟國慶,保守派的支持者自然是張倩和黃旭,至於張偉。由於和魏芳華鬧翻了,有暫時加入了黑子這一方,但是卻選擇了明哲保身,棄權了。

在魏芳華看來,就算是蕭晨支持黑子,但是自己這邊也有三個人,三比三持平,最後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至於她爲什麼反對,除了確實危險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如果去探虛實派誰去。很顯然,蕭晨等四名新人是不可能的,他們實力太弱,到哪裏去不等探出什麼,可能就直接死掉了。所以人選只能在他們三個資深者中選。

看看現在這種局面,還用問嗎?肯定是她去了,當炮灰嗎,還有誰比她更適合!所以魏芳華才堅決的反對這個計劃的實施,要知道,僅僅是一隻源頭殭屍就差點要了她的命,要是再來一隻,那她就必死無疑!更何況溫泉旅館現在可是殭屍的老窩,就算是那裏的普通殭屍都能堆死她!

蕭晨知道魏芳華是怎麼想的,不僅他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但是這也是情有可原,蕭晨也能理解,但是這不代表蕭晨贊同她的做法,在蕭晨看來她這是拿所有人的生命開玩笑!

要是在詛咒任務中只是躲着就可以的話,那也不會有這麼多人死在任務裏了,通往任務世界的傳送陣也不會被稱爲地獄傳送陣了!魏芳華不想自己去探索,又沒有人逼她,何況張偉是她的天命者宋青青的男朋友,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去?說不好都會引發最強詛咒!

爲了自己的私利,而要這麼多人爲她陪葬,這是最自私的做法!要知道,據前人統計,要是在任務中不想着如何面對詛咒,而是以爲的逃避的話,死亡率高達九成!就是說這裏的七個執行者最多隻能有一個人活下來!

於是蕭晨沒有半分猶豫的選擇了支持黑子,雖然說這一票沒有多少用處,但是蕭晨還有殺手鐗,那就是張偉!

張偉之所以選擇棄權,就是因爲不想講魏芳華得罪死,但是這由不得他,想夾在兩邊做好人?沒門!於是,蕭晨給黑子發去一句話,黑子看了之後意外的看了蕭晨一眼,他沒有想到蕭晨竟然會讓他這麼做,但是他還是照做了,因爲此時這是最好的辦法!他也不想在和魏芳華拖下去了,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黑子向張偉發了一句話。聽了這句話,張偉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ps:求票! 高通被氣得夠嗆,崔府君剛正不阿,坐鎮天子殿,整個判官府又是在酆都大帝的眼皮子底下辦事,誰敢亂伸手,所以基本上算是一個清水衙門,自然是比不上閻羅殿財大氣粗。

看着高通憋氣的模樣,陰兵校尉哈哈大笑道:“怎麼樣?沒招了吧?既然這樣,那我們可就把人帶走了!”

“慌什麼慌!” 圈黎圈外,總裁不談愛! 高通怒道:“我們判官府還有一個四品判官的空缺,回頭我就去崔判面前保舉她!”

“放什麼狗屁!一個新鬼去做判官,崔判怎麼可能答應!”

“答不答應管你屁事!要是崔判不答應,我就把我的官位讓給她!這總行了吧!”高通也是爭紅了眼,什麼話都開始往外冒。

“你特麼真的是瘋了!”陰兵校尉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怎麼樣!沒話說了吧!”

高通瞬間得意起來,剛要看向張誠,謝必安開口了。

“小小年紀當什麼判官,真是亂彈琴,如果妮妮拜本尊爲師,本尊保舉她做陰兵都統,官拜三品。”

臥槽!

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高通剛纔所說大家都知道是氣話,也沒往心裏去。

但是謝必安可就不一樣了,作爲陰司四大鬼將之一,那是言出必行,何況白無常手下就統領數十萬陰兵,一個都統的位置說實話還真擠得出來。

而且軍銜跟官位不一樣,酆都大帝從不過問,都是由閻羅殿自己管轄,所以這事謝必安自己就能做主。

站在一旁的陰兵校尉一張嘴咧得老大,心裏就跟吃了死耗子一樣難受。

媽的!老子混了上千年才混到個校尉,這小鬼屁事沒幹就直接升上都統了!以後豈不是老子的頂頭上司,這尼瑪還讓不讓人活!

張誠看了看謝必安,又看了看高通,說道:“男神,我覺得七爺這提議不錯,你們判官府還有比都統更好的位置嗎?有的話就別藏着掖着了。”

要不是鬼身,高通估計都一口老血噴出來了。

都三品軍銜了,還能有什麼更高的空缺?上面二品就是四大鬼將,一品就是閻君和崔判,老子總不能求府君大人把位置讓出來吧!

“張誠,你聽我說!”高通想了半天,板着臉說道:“我承認我們判官府拿不出比都統更高的官銜了,但是陰兵調動都是要有將軍手諭的,否則誰也調不動,說是都統,其實就是個虛銜而已,妮妮年紀這麼小,說不定還會遭人排擠,還不如去我們判官府,跟着府君大人做事,這纔是正途!”

“七爺的弟子,誰敢排擠!真要是有不長眼的,本官第一個砍了他!”陰兵校尉雖然心裏也有些不爽,但是也不願意在判官府面前落了面子,當即叫道:“而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跟着崔判是正途,難道去我們閻羅殿就是歪路了!”

高通哼道:“既然話說到這份上,我也就直說了,我們崔府君貴爲酆都大帝的大弟子,執掌生死簿,身份何其尊崇!雖然陰司都稱三王一判,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府君大人的修爲深不可測,實力遠超三王。進了我們判官府,就相當於是入了大帝門下,近水樓臺先得月,只要有機會得到大帝指點,恐怕能勝過七爺教導百年吧!”

高通這話已經有以下犯上之嫌了,但是謝必安只是笑了笑,並不在意。

“如果能蒙大帝指點,那的確是受用無窮,但是大帝早已不問世事,也不再收弟子,你這話恐怕連你自己都不信吧。”

“世事難預料,今日大帝不就破例傳下法旨嗎?而且還專門提到了這姑娘,說明大帝也對她十分看重,說不定就收爲關門弟子了呢!”

“說不定?”陰兵校尉嗤笑道:“高通!咱們閻羅殿拿出的可是實打實的好處,你特麼就知道畫大餅!萬一到時候事情不成怎麼辦?你敢保證大帝一定會收她嗎!”

“這特麼我怎麼保證!但是隻要有一線機會,也值得嘗試!”高通硬着脖子說道。

“省省吧你!如果大帝真想收她爲徒,我們閻羅殿還敢不放人怎麼的?憑什麼就得去你們判官府!”

高通被噎得說不出話,大罵道:“丁八!你特麼的橫什麼橫!是不是剛纔沒打起來心裏欠得慌!要不要現在練練!”

“喲!來來來!怕你不成!”陰兵校尉拔出鬼刀就要衝上去。

“別打別打!我這剛買的房子!”張誠連忙上前攔在了中間:“二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一言不合就動手呢,咱們現在是公平競爭,有話好好說嘛!”

陰兵校尉哼了一聲,鬼刀“噌!”的收回刀鞘。

“小兄弟,你是個明事理的人,本官給你個面子,不跟這死胖子一般計較!”

“我呸!拉什麼關係呢!”高通罵道:“這是我兄弟!我跟他認識的時候你還在陰司玩泥巴呢!兄弟,既然你開口了,我就放這臉長在痣上的傢伙一馬!”

張誠差點沒笑出聲來,陰兵校尉青面獠牙,一張臉的確像是長在痣上。

他憋住笑,看着幾人緩緩說道:“幾位大人,其實這官位不重要,我主要是想看看你們對妮妮到底有多重視,既然你們的態度這麼端正,那我也就放心了。”

陰兵校尉急忙問道:“兄弟,可是選擇我閻羅殿?”

名門謀略 高通急聲說道:“張誠,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去我們判官府纔是最好的選擇。”

張誠一攤手,“你們對着我嚷嚷什麼,又不是我去,我剛纔就說過了,想去哪全看妮妮自己的意思。”

尼瑪!陰兵校尉跟高通同時晃了晃,感情我們剛纔爭了半天都白爭了?你這是拿我們當猴耍啊!

見張誠的目光看向自己,妮妮猶豫着說道:“大哥哥,妮妮真的要去嗎?”

張誠點點頭,認真的說道:“你放心,閻羅殿跟判官府都對你這麼重視,不管你最後選擇哪兒,以後都是前途無量。”

說完之後,張誠擡起頭看向高通和謝必安,嚴肅的說道:“七爺,高大人,妮妮年紀小、心思單純,如果硬把她推上高位,反而對她不利,所以這官位還是算了,我只有幾點要求,懇請二位能答應……” 聽了黑子的話,張偉的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他沒想到黑子竟然會這麼做!當然,他也沒想到,這一切都是蕭晨設計好的!直到現在,他還在感謝蕭晨替他在黑子面前說話呢!

黑子到底說了什麼,竟讓讓張偉立刻就慌了神?

原來,黑子的話是:“如果你不選擇贊成我的提議的話,那我就直接將你與我合作一起坑魏芳華的事告訴她。”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讓張偉如坐鍼氈!張偉不能不急啊,他現在剛剛背叛了魏芳華,損人利己,現在正想着怎麼修補關係呢,但是如果讓魏芳華知道這件事的話,那什麼修補關係就都成了泡影,甚至會與魏芳華結成死敵!

沒錯,這也正是蕭晨想要的,既然張偉自己不願意繼續破壞他和魏芳華之間那脆弱的同盟關係,那自己就幫他破壞!

當然,只是這樣還不足以讓張偉乖乖就範,畢竟假如張偉贊同黑子的提議,那和直接與魏芳華撕破臉皮也沒有什麼區別了,所以?頂?點?小說?這個時候就要給張偉一個臺階,讓他順順當當的走下來!要是真把他逼得急了來個魚死網破,那可就真是不值得了。

於是,就在黑子和張偉說完話之後,蕭晨接着對張偉說道:“張哥,黑子哥已經將計劃告訴我了,但是我實在是不忍心我們三十三號島的人自相殘殺,但是黑子哥的提議由必須執行,所以我給黑子哥提了一個建議。”蕭晨說道這裏,擡頭望了張偉一眼。正巧,張偉也望了過來。蕭晨衝着張偉一笑,繼續在意識裏說道,“我是這樣想的,你肯定不想和那個魏芳華徹底鬧翻,但是又要贊成黑子哥的提議,於是我就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什麼辦法?蕭晨你快說,將來我張偉定有厚報!”張偉焦急的問道。

“很簡單,你先贊同黑子哥的提議。然後你再建議由我們四個中級執行者去探索溫泉旅館,老孟帶着張倩和黃旭還有村民們繼續往深山裏逃,畢竟殭屍早晚會蔓延過來的!”說道這裏,蕭晨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想,魏芳華之所以不願意同意這個提議,就是怕自己被當成炮灰,但是現在我們這麼多人一起行動,黑子哥還和你們兩個簽訂了互助協議,我想這樣一來她就不會再害怕了!這樣一來你在魏芳華眼中的印象甚至還會有所提升!”

“哈哈,這個主意簡直太好了,蕭晨這次算我欠你的!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張偉豪爽的說道。他也沒想到蕭晨竟然會有這麼好的一個主意,這樣一來,他就兩邊都不得罪了!至於許諾蕭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跟他說,哼,詛咒世界裏,最不能相信的就是諾言!除非是向着界碑立誓!

公共頻道里,張偉可謂是眉飛色舞,誇誇其談,終於又讓他找回了三十三號島隊長的感覺。當然,最主要的他可沒有忘,先是同意了黑子的提議,見到魏芳華的臉色一變,又趕緊將蕭晨告訴她的提議說了出來,果然,魏芳華的臉色又變好了,而且對他很感激的樣子。張偉馬上偷偷瞥了一眼黑子,見黑子沒有什麼表示,才真正相信了蕭晨的話。

同時也決定找機會真正給蕭晨一點好處,和陳宏看重的人處好關係還是很有幫助的,起碼在他做了什麼壞事的時候,蕭晨可以在陳宏面前幫他說說好話。

終於,七名執行者的任務都定了下來,包括蕭晨在內的四名中級執行者去溫泉旅館探索一下事情的始末,孟國慶則帶着剩下的人繼續向山裏逃。至於回合,就交給黑子了。黑子取出了一滴自己的血液,放在了孟國慶的身上,這樣他就可以進行定位,撕裂空間時就可以直接來到孟國慶身邊,所以說這四個去探索溫泉旅館的執行者必須依靠黑子才能真正的回到大部隊,否則以溫泉旅館外面的那一大堆殭屍,恐怕沒有誰能突圍跑出來。

至於進去就簡單多了,衆人一起出手,直接衝進去,然後立刻找地方藏起來。相對於非源頭殭屍來說,大多數感染殭屍雖然也擁有詛咒能力,但是都太弱,而且不能感應到執行者的位置,只有源頭殭屍纔有這個能力。但是在溫泉旅館外面有一大片空地,想要用同樣的方法從裏向外跑則是癡人說夢。但是這個直接衝進去的方法也有很大的弊端,那就是會將大量的殭屍引到溫泉旅館內部,這樣一來到時候探索旅館內部的時候就會有些麻煩了,畢竟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殭屍出現的源頭一定在旅館內部,雖然不知道小溫泉那裏的那隻源頭殭屍是怎麼跑到那裏的,但是從它穿着一身溫泉旅館的工作服就可以看出來,那隻殭屍可定也是溫泉旅館的人!

至於說溫泉旅館內部爲什麼會出現殭屍,衆人也都有了猜測,那就是人性的貪婪惹來的!溫泉旅館在挖地基的時候挖到了一座古墓,這是衆所周知的。雖說那些縣城來的專家說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但是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並不是只有大墓中才能出殭屍,詛咒世界的安排誰能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所以,衆人猜測,很可能是旅館中有人對墓葬中的財富起了心思,甚至本身就是盜墓集團的人混進了旅館,然後在旅館中繼續向下挖掘,從而引出了殭屍!

這個猜測無疑十分合理,但是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敢肯定,畢竟詛咒世界的安排從來都是出乎意料的。

既然已經分配好了任務,蕭晨幾人就上路了,孟國慶他們則是要在休息一會,村民中有幾個小孩子根本跑不動了,只能慢慢用走的,晚一點出發也沒什麼問題。

蕭晨四人的路程十分驚險,雖然按照黑子的提議,繞過了有源頭殭屍的那條路,走了一個遠路,但是還是碰上了一些麻煩。

就比如現在,蕭晨他們已經被一羣殭屍包圍了,整整十三隻殭屍!將衆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張偉,這次交給你了,這裏面只有你和魏芳華的詛咒之物比較適合對付鬼潮,先一件一件用。”黑子淡淡的開口說道。

張偉聽見黑子發話了,也不遲疑,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一個卷軸!接着,張偉將其衝着殭屍羣打開,同時詛咒之力輸入!只見那副卷軸正是一副山水畫,而此時,山水畫中伸出了數十條樹枝!直接將十幾只殭屍捆了個嚴嚴實實,就連他們的空間移動都沒有用了!

然後,那些樹枝有被收回了山水畫中,連帶着那些被捆住的殭屍也都拉回了山水畫之中!張偉的這件詛咒之物竟然是少見的封印類詛咒之物!

其實說封印類詛咒之物,就是禁錮類詛咒之物的一種進階。封印類詛咒之物可以直接將鬼魂封印,而且效果比之禁錮好了太多!像是這些低級殭屍,恐怕想出去都要至少一天後!而且張偉有權決定將它們安放在哪裏!當然,必須是張偉去過的地方!就是說張偉完全可以將它們全部放在李家村!畢竟那裏所有人都不會在回去了,放在那裏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這就是封印類詛咒之物的強大之處。

蕭晨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張偉手中的畫,張偉也真不愧是資深中級執行者,竟然有這麼一件珍貴的詛咒之物,就是相比自己的詛咒之眼也不遑多讓。

就在蕭晨還在羨慕張偉時,還在突然給蕭晨發來了意識通話:“蕭晨,接下來的路纔會是困難的開始,雖然我本不想讓你過來探索溫泉旅館,但是你自己堅持要來,我就給你提個醒。你要記住,永遠不要冒險,在這樣的鬼潮中,愛冒險的人絕對是死的最快的。

還有雖然殭屍類詛咒任務比較難,但是卻也有它的好處,那就是演練!要知道,頂級難度的任務世界是不會要求執行者的等級的,也就是說,就算是低級執行者,也有可能會參加頂級難度的任務!

而頂級難度的任務裏,無疑都不會只涉及鬼魂,倒是後,那個任務世界的背景很可能會是高緯度的空間!在那些空間裏,這是鬼魂不如狗,惡靈遍地走,就好像《通靈者》一樣!小白在任務馬上要結束的時候還能碰上一隻低等惡靈。

而殭屍潮,遠遠比不上低級難度任務世界裏的鬼潮,正好可以讓你積累一些經驗。我之所以能兩次參加《通靈者》而不死,最主要的就是我在剛剛晉升中級執行者時執行了一次殭屍類任務!這對於日後參加頂級難度的詛咒任務幫助非常大!所以,接下來你要儘可能的觀察,這裏面除了你之外,我們三個都執行過頂級難度的任務,對付鬼潮也有一份自己的心德,至於能學到多少,就看你的天賦了。”

蕭晨聽了黑子的話,不由得一愣,沒想到參加殭屍類任務還有這種好處,看來自己要多多學習了。想到這裏,蕭晨的眼中不由亮起了一道光芒:“殭屍潮,我來了!” “什麼要求?”陰兵校尉跟高通同時問道,謝必安也將目光投向他。

“第一……”張誠舉起一根手指,“我知道在地府不光有陰司,好像還有一個叫幽冥鬼蜮的地方,你們不用搖頭,我不多問,我只是想說,既然我把妮妮交給你們,那你們就一定要把她保護好,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這是自然……”謝必安沉聲說道:“只要去了閻羅殿,本尊自會保她周全。”

高通也說道:“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擔心,不管她最後選哪,都一定會受到很好的保護,畢竟是有希望成爲鬼仙的苗子,誰也不希望她出問題。”

“好!”張誠點點頭,其實這一點他並不怎麼擔心,陰司畢竟是陰司,要是連個鬼魂都保護不了,也不會存在千萬年了。

“第二點……”張誠接着說道:“剛纔你們答應幫妮妮一家團聚,不管她父親是否已經轉世輪迴,最後至少要有個說法,我知道這也許有點困難,所以我希望不管妮妮最後選擇哪兒,閻羅殿和判官府都能出手幫忙,完成她這個心願。”

“這個……”高通有些猶豫,查詢生死簿畢竟不是小事,如果人去了判官府還好說,但是如果去了閻羅殿,他就有些不情願了。

還是謝必安率先點頭,“這一點本尊可以答應,就算不是本尊徒弟,這小女孩以後也可能成爲陰司的中流砥柱,修行之人最忌心結,幫她一家團聚,對她修爲也有好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