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之前的準備工作都有傭人做好了,我只不過是負責把這些食材做好而已。

在我和凱瑟琳進廚房不久,威廉像做賊一樣從樓上摸索下來,見父母正在和顧勛一起鬨希澤,威廉默默從他們身邊路過,跑到廚房來找我和凱瑟琳。

「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忙的嗎?」威廉來到廚房之後興緻勃勃的問道,一邊說著,還一邊挽起了袖子,擺出了要大幹一場的模樣。

「這裡面能有你什麼事?我看你是不放心凱瑟琳吧!」我笑著調侃道,自從威廉來到廚房之後,凱瑟琳的目光就一直粘在他身上。兩個已經快要訂婚了的人,感情正是濃烈之時,只不過在新年的時候,我卻並不想收到這份狗糧。

威廉倒是沒有反駁我的話,反而笑著問我:「凱瑟琳的手藝還不如我呢!中餐的話,我還可以幫幫你,凱瑟琳可是一點兒都不懂!」

被威廉毫不客氣的揭了底,凱瑟琳的神情有些害羞。最近她有些埋怨的看了威廉一眼,撅起小嘴,頗為委屈的說道:「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嘛!怎麼讓你說的好像一點用處也沒有!」

雖然是抱怨,但卻透露出一股濃濃的撒嬌的味道。而在聽到凱瑟琳這樣說后,威廉也立刻湊到她跟前,摸摸凱瑟琳的額頭輕聲說道:「怎麼可能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只不過擔心你在廚房裡有什麼危險,過來照顧你一下,總是不會錯的。」

此話一出,凱瑟琳的表情更為糾結,頗為沮喪的說:「你果然是在嫌棄我上次差點把廚房炸了的事!」

作為一個吃瓜群眾,我在聽到凱瑟琳的話之後,瞬間瞪大了眼睛!把廚房炸了是什麼意思?看來他們兩個人之間,發生了許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呢!

威廉並不是一個善於說謊的人,面對凱瑟琳的話,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才好,當下訕笑著想了想,這才開口說道:「我相信上次只是一次意外罷了,不過我要做的就是杜絕這種意外再次發生,因為在我這裡,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

雖然沒有華麗的詞藻,但威廉那真摯的神情看得我都有些感動。

身為外人的我都有這種感覺,更別提直面威廉的凱瑟琳了。「威廉!」凱瑟琳深情的呼喚著威廉的名字,諾大的廚房裡,彷彿只有他們兩個一般,俊男美女深情對視,畫面唯美的讓人心動。

不過在心動之餘,我又覺得這兩個人在我面前明目張胆的秀恩愛,實在是有些礙眼!

「你們兩個!」我手裡拿著勺子敲了敲裝著食材的盆,佯裝憤怒的說道:「廚房重地,禁止談戀愛!而且你們兩個都幫不上什麼忙,還是趕快出去吧!」

不想看到他們兩個秀恩愛是一方面原因,而另一方面,他們兩個確實也幫不上我什麼忙,還不如讓顧勛過來呢!

正當我有這樣的想法時,顧勛施施然的走進了廚房。「親愛的,有要我幫忙的地方嗎?」顧勛自然而然的問道,倒是沒有對威廉和凱瑟琳的樣子表現意外。

「不用了!你還是去陪阿姨他們吧,今天希澤興奮的有些停不下來,想來他們照顧起希澤有些吃力。」雖然有那樣的想法,但真的讓顧勛過來,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

未料到我會拒絕,顧勛四下看了看,指著威廉說道:「你和凱瑟琳出去吧,這裡有我就足夠了。現在廚房正忙,沒空看你們在這裡談戀愛!」 威廉對於顧勛的話也有些吃驚,可隨後他便恢復了平時的樣子,笑著說道:「我和凱瑟琳多少還是能夠幫到一些忙吧,要不要這麼絕情?」

顧勛走到我身前,牽起我的手,狀似不在意的說道:「我只不過是給你們找了一個合理的工作而已,安若本來就很忙,你們兩個還要在這裡秀恩愛,真以為安若沒有人陪么?」

「……我和凱瑟琳只不過是像平常那樣相處罷了,如果你們覺得這是在刻意秀恩愛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嘴上說的很有些無奈,可看威廉的表情,卻隱隱帶著一絲自得。

現在,面對顧勛的挑釁,威廉不再像以前那樣躲避鋒芒,偶爾幾次,他也會回敬顧勛,讓後者沒那麼舒服自在。

就像此刻一樣,顧勛在威廉那裡討了個沒趣,當下也不再廢話,轉過身抱著我,一副十分寵溺的樣子,「你們如果想留在這裡的話,也隨意,反正有我在,安若也不會去在意你們。」說著,顧勛還在我臉頰上印下一個吻,炫耀的意味溢於言表。

「……」這算什麼,這像幼兒園小孩一樣幼稚的爭吵方式,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顧勛現在的表現,明顯是把我當作他炫耀的籌碼了嘛!

我有些不開心的看著顧勛,輕輕掙脫他的懷抱,根本不想和他再說什麼廢話。

顧勛還在那邊有些不明所以,低下頭,小聲追問我:「怎麼了?」

「你也和他們一樣!不要在這裡給我添麻煩了!」現在又不秀恩愛的時候,我瞪了顧勛一眼,他和威廉同時出現時總是忍不住像人家挑釁,這其中我時不時還要慘遭池魚,還不如讓他們一起出去呢!

可我的話一點威懾力都沒有,最終所有人都擠在廚房,七手八腳的開始做飯。

因為國度不同,飲食上也有不少的差異,我本打算做些符合威廉家人的口味的飯菜,不過這個想法一說出來便被威廉母親否定了。用她的理論來說,他們是來中國體驗中國文化的,一切按照傳統就好。

雖然威廉母親這樣說,但我還是小小準備了一下。萬一他們真的吃不慣今天的飯菜,總不能讓他們餓著肚子吧?

等到我把所有的菜肴完成時,已經能聽到屋外傳來的鞭炮聲。

讓我很有成就感的是,威廉的父母很給我面子,對於這頓飯菜給予了高度認可。而且他們也並非口頭上說說而已,雖然不會使用筷子,但叉子和勺子從來沒有停下來過。

同樣很給我面子的還有希澤。小傢伙除了要吃的也不多說其他的話,兩眼放光的盯著他喜歡的菜,時不時讓我或者顧勛夾給他。

新春佳節,每個人都把煩惱拋到了腦後,飯桌上推杯換盞不斷,很快所有人都喝了不少。顧勛和威廉更是莫名其妙的開始拼酒,因為是放鬆的時候,因此我也沒有勸說他們兩個。

而且到最後就連我和凱瑟琳都莫名其妙的捲入了拼酒的紛爭里,等到大家都喝得差不多時,狀態最好的居然是威廉的父親!

平時也不見他如何喝酒,沒想到卻是隱藏最深的一個!

吃完飯後每個人都暫時跑回自己的房間去醒酒了,畢竟今天的活動可不止一頓飯這樣簡單,新年最重要的還是守歲!

春節聯歡晚會再無聊,但如果電視里沒有播放的話總會顯得少了些什麼。

小時候父母健在,每當春節聯歡晚會播出時,我們一家人都會圍在電視機旁玩撲克。雖說是父母陪著我玩讓我贏了很多次,但那時候還是十分開心的。

只可惜長大以後就再也沒有小時候過年時的那種韻味了。今天雖然找回了不少以往新年時的美好時光,但並不代表著所有事情都能回到過去。

雖然威廉父母聽不懂電視里究竟演的什麼,但有威廉在一旁時不時的翻譯一下,兩位長輩看得還算津津有味。

年夜飯的餃子里包了不少錢幣,在吃餃子的時候難免又有不少樂趣。當新年的鐘聲敲響之後,看著窗外的盛世煙花,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安逸與滿足。

如果未來的每個新年都能像現在這樣就好了!靠在顧勛懷裡,我看著歡笑的一家人,心中有暖流四溢。

新的一年開始,威廉父母在威廉的科普下,興緻勃勃的掏出了紅包。雖然我們沒有行大禮,但他們也不在乎這個形式。

也不知道威廉是如何與他父母說的,兩位長輩的神情十分認真,彷彿肩負著什麼重大的使命一般,在送上新年的祝福之後,兩位長輩極其莊重的把他們準備好的紅包給了所有的小輩,當然也包括我和顧勛。

拿著厚厚的錢包,雖然我們不差這些錢,但來自長輩的厚愛還是讓我開心的接下了紅包。這種小時候過年最受歡迎的活動果然到現在也無法抗拒!

和我狀態差不多的還有希澤。為了怕他堅持不了守歲,咸小傢伙可是睡了一下午!因此在新年的鐘聲敲響時他還能保持著精神抖擻的狀態。

第一次收到壓歲錢讓希澤感到十分新奇。因為出生在一個不需要計算著花錢的家庭,小傢伙這麼大了對於金錢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概念。

在打開紅包看到裡面紅彤彤的票子,希澤還有些失望,他本以為能收到玩具之類的禮物,錢對於孩子的吸引力還不如一本畫冊。

對此我表示深深地無語。真是時代不同了,我小的時候哪有這種待遇,收到的每一份壓歲錢都會好好攢起來,雖然最終都會被父母以幫我保管為由收走,但還是會很開心收到了那麼多祝福。

而現在小傢伙居然還有些嫌棄收到的壓歲錢,除了無語我找不出其他表達我心情的人形容了。

就在我們一家其樂融融的時候,窗外燃起了絢爛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的絢爛煙火溫暖了寒冬的夜。一家人像是從未看到過煙花一般,穿戴整齊跑出了屋子,指點著天空中的煙火嘰嘰喳喳的討論著。

看著每個人臉上洋溢的笑容,我湊在顧勛耳邊輕聲說道:「顧勛,謝謝你,我現在很幸福!」

顧勛低下頭看著我,臉上露出極盡溫柔的笑容:「安若,有你在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新年的鐘聲敲響不久后,我們便各自回去休息了。威廉父母的作息時間還是十分規律的,只不過在新年裡,他們為了體驗這種氣氛而延遲了休息的時間,但接下來沒有什麼活動了,兩位長輩便率先回房了。

小傢伙雖然下午睡了一覺,可是興奮過頭的他在午夜之後,也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蔫噠噠的打不起精神。最終我把希澤抱回他自己的小卧室,還沒講睡前故事,小傢伙便已經睡的香甜了。

之前忙忙碌碌的倒是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等到我也回到卧室之後,才發現自己也累得不行。雖然沒有什麼重的工作,可是里裡外外忙碌了一天,還是讓人有些吃不消。

顧勛看我這個樣子,揉著我的肩膀有些心疼的說道:「早就說了出去吃或者讓傭人廚師去做就好,你偏偏不聽,現在知道累了吧?」

「我開心嘛!」我撇撇嘴有些不服氣的說道:「你也知道我這些年都沒有像現在一樣能過得這樣開心,總要自己動手才能有些年味在裡面啊!再加點力度!」

「你啊!」顧勛無奈的笑笑,卻很聽話的加大了手裡的力度。

在顧勛舒適的按摩中,我的倦意涌了上來,沒過多久眼皮開始打架,趴在那裡不想再動。「媽媽,我現在很幸福哦!」呢喃了一聲后,我便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了。

迷濛間,我聽到顧勛斷斷續續的聲音,「……會幸福的……睡著了?我的新年計劃……」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靠在顧勛懷裡我還有些回不過神來。這一夜雖說睡得也算香甜,但因為白天思緒太多,結果導致我做了不少光怪陸離的夢。

雖然大部分已經記不清了,但我還清晰的記得夢中父母的笑臉,沒有那些可怕或痛苦的回憶,我在他們的守護下快樂的生活著,那是我曾經擁有卻再也回不去的時光。

顧勛早已經醒來,守著我一直沒有離開,見我醒來之後,他笑著親吻著我的額頭:「早安親愛的!新年快樂!」

我仍舊有些回不過神來,最終,顧勛無奈的捏住我的臉,笑著對我說道:「回神啦!在我懷裡可不許發獃想其他男人哦!」

我笑著拍開顧勛的手:「除了你我還能想誰?」我已經被顧勛吃的死死的,估計這輩子除了他,不會再對別的男人動心了。

「這樣最好!」顧勛點了點頭,一副十分滿意的樣子:「那我就不追究你昨天晚上率先睡著了,把我一個人丟下的事了!不過我覺得你還是應該要補償我一下!」說著,顧勛的手便開始不規矩起來。

我趕忙抓住他的手,晚上就算了,我可不想新年第一天便被他壓在床上起不來,再說家裡可不是我們兩個人,還有威廉一家在呢!

「我昨天已經很累了嘛!」眼見顧勛像小孩子一樣,撅起嘴巴表示不開心,我趕忙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今天還有別的事情要做呢,而且威廉一家人也都在,乖,以後有的是時間陪你!」

說著我便要起床,可還沒等坐起來便又被顧勛拉回了懷裡:「時間還早,你要去哪?」

「今天不是要去廟會么?再晚一點人更多!」我掙扎著想要坐起來,顧勛卻表示很不開心:「去了也到處都是人,還不如在家好好休息!」

「……又不是只有我們去,還有威廉他們呢!而且希澤第一次在國內過春節,我們總不能怕麻煩便讓孩子失去這些體驗吧?」我柔聲勸慰著顧勛,而且這都是說好了的,總不能放威廉一家人鴿子吧?

顧勛也就是嘴上說說,到了關鍵時刻,對於對我們和善的人,他也不會做出失禮的事情。當下放開了我,只是嘴上還在不住的嘀咕著:「還是二人世界比較好!」

我笑著沒有說話,二人世界雖好,但我們不能一直保持著那種狀態,雖然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生活確實沒有享受幾天。

來到客廳以後,發現威廉已經起床了,除他之外,客廳里再沒有其他人。見我下來他也感到十分意外,顯然沒想到我居然會起得這麼早。

「我還以為這個時間只有我會起來呢!」威廉頗為感慨的說道:「新年第一天,說好了要去廟會,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起來。」

「看來昨天都有些玩累了。」我笑著接過他的話:「顧勛已經去叫希澤了,雖然時間有些早,但希澤昨天下午就睡了很久,這個時間差不多也應該起床了。」

「為了這樣一個廟會,你們也真是夠拼的!」威廉笑著搖了搖頭,起身向樓上走去:「我去看看爸媽和凱瑟琳起床沒有。」

我笑著點了點頭,目送他離開,進而到廚房裡吩咐早餐。

除了小希澤,大部分人都對廟會充滿了期待。凱瑟琳拉著威廉率先跑到了前面,嘰嘰喳喳的對廟會期盼不已,小女孩的青春活力盡顯無疑。

看著這樣的凱瑟琳,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些老了。只可惜我在生命中最燦爛的年華里,卻沒能收穫到幸福,好在老天總算給我留了一線希望,讓我能夠遇見顧勛,過往失去的那些幸福,我會一一找回來。

一行人興緻勃勃的去了廟會,然而在到達目的地之後,望著眼前的人山人海,眾人的表情逐漸石化。

「這都是新年裡來逛廟會的人嗎?」就算威廉在中國待的時間很久,但他也沒有見識過這種陣仗,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也忍不住有些目瞪口呆,更別提旁邊的威廉父母與凱瑟琳了!

不得不承認,人潮的擁擠卻是出乎了我的預料。一旁的顧勛倒是毫不意外的樣子,從我手中接過了希澤,將他牢牢抱緊:「就猜到會是這個樣子,不過新年嘛,大家都是為了一個好彩頭,既然已經來了,那就到處轉轉吧。不過我們一定要看牢對方,在這裡走散了可不容易找到彼此。」

在叮囑了一聲之後,我們也迅速的融入到了人海人海之中,體味著濃濃的節日氣氛。 凱瑟琳說出了我們所有人的心聲,哪怕我和顧勛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面對人民的浪潮也有些無法適應。

於是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和顧勛除了有些應酬必須要出現,幾乎都是在家裡好好休息。就算一行人出去玩,我們也沒有選擇人多的地方。

每天待在家裡總要找些事情來做。見大家都過的十分安逸,顧勛提出來了一個提議:「打麻將吧!怎麼樣?」

顧勛的提議讓我目瞪口呆,這又是什麼讓人驚訝的提議?麻將作為國粹之一,確實是人人都會接觸到的東西,但是這些對於英國人來說並不熟悉啊!沒看到威廉都是一臉茫然的神色嗎?

凱瑟琳好奇寶寶的本質又出現了,她十分感興趣的看著顧勛,饒有興趣地問:「那是什麼東西?很好玩嗎?」

威廉父母雖然也十分好奇,但作為長輩總要保持著自己的矜持,在凱瑟琳問出口的時候,他們也不著痕迹的看向顧勛,顯然也想知道答案。

顧勛神秘一笑,頗為自得的說道:「放心吧!等你學會之後,保證愛不釋手!等我一下!」說著,顧勛便轉身去樓上,沒過多久居然拿了一副麻將下來!

我震驚的看著顧勛,從來不知道這棟別墅里居然還有這種東西!

「這樣好嗎?」我驚訝的問著顧勛,哪怕看不見,我也能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十分糾結。

「當然很好!」顧勛笑呵呵的說道:「他們來中國除了看希澤,不就是想要體會一下中國的傳統文化嗎?這個正好合適!你也過來幫我一下,這麼多人,那我一個人可教不過來!」

說著,這個人居然還讓我和他一起教別人怎麼玩!「這也算是宣傳中華文化了!」顧勛還在那裡振振有詞。

而在聽說我也會玩之後,威廉一家人興沖沖地圍了過來,向我討教遊戲的規則。

見每個人都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我最終只能嘆息一聲向他們妥協。只要適度玩一下,應該也沒有什麼大礙。

從未想過,有一天我也會教別人玩這種東西,而讓我不得不感慨的是,麻將不愧是風靡全國的一項活動,在初步了解規則之後,威廉和凱瑟琳便直接上手了!而威廉的父母則還在一旁觀望。

經歷了最初的教學之後,威廉和凱瑟琳兩人很快玩得有模有樣。威廉更是展現出了驚人的學習天賦,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居然把自己學到的心理學知識運用其中!

很快便能發現,威廉的勝率開始上升,他的細心在這場遊戲里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再加上運氣也不錯,很多時候讓我和顧勛都甘拜下風。

威廉這邊旗開得勝,反觀凱瑟琳那裡卻沒有那麼順利。不過因為只是自家娛樂性質,所以我們也沒有什麼值得爭吵的,當下幾個人在一旁玩的也算融洽。

我們這邊的歡笑自然吸引了威廉的父母,看著阿姨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我笑著讓出了位置:「阿姨,你要不要過來試一下?」

「那你怎麼辦?」

「我本來就不是那麼喜歡玩。」我笑著說道:「現在威廉基本上已經學會,我的任務也完成了。相比較而言,我還是更願意陪著希澤。」

在我的勸說下,威廉母親終於坐上了我之前的位置,而我則把希澤抱在了懷裡。小孩子對於麻將果然沒有多少興趣,見過太多因為沉迷麻將而忽略孩子的新聞,我是絕對不會犯這種錯誤的。

好在現在也只是因為新年才想起來這項活動,平日里顧勛也沒有什麼不良嗜好,對於希澤的影響應該不大。

孩子雖然沒有什麼興趣,但威廉一家人顯然沉迷其中,沒過多久,威廉的父親也跑到妻子身後,在觀看了幾局之後,居然可以指點江山,告訴威廉母親該怎麼玩兒了!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有些感慨,原來智商真的和遺傳有關係!威廉三兄弟之所以如此聰明,顯然是繼承了父親的優良基因!

因為麻將的「橫空出世」,威廉一家人突然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現在已經不需要我和顧勛參與戰局,他們四個便能玩得不亦樂乎了。

看著他們彷彿要玩到地老天荒一般的勁頭,我不禁埋怨顧勛為什麼要提出這樣一個餿主意!而顧勛倒是十分開心,給出的理由也很強大。

「這樣你就不會每天都圍著威廉一家轉了嘛!讓他們自得其樂去,我的假期可是要結束了,你自己數一數,這些天除了晚上休息,你有多久是留給我的?」顧勛說這話的時候醋味十足,他吃醋的對象已經由威廉一人擴展到了威廉一家!

「威廉他們都是我的親人嘛!」我笑著抱住顧勛的胳膊,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卻不由自主的想要和他撒嬌:「你是我唯一的愛人,我的餘生都是你的!所以就不要在意這一點點時間啦!」

每次顧勛這樣說的時候,我都感到既無奈又甜蜜。看到他開玩笑般和我鬧彆扭的樣子,我的心便痒痒的,忍不住想要和他靠的更近。

我的撒嬌顧勛也很受用,其實他想要的無非就是這樣一個結果,兩個人在膩在一起,彼此知道對方的小心思,而後故意按照對方想象的樣子去做,這種心知肚明的調情已經成了我和顧勛之間的默契,而我們在這種默契里如魚得水。

不過,威廉一家人在掌握了技術之後,便不再沉迷麻將,轉而把注意力放回了希澤身上。因為春節已過,他們留在中國的時間沒有那麼多了。

春節假期過完后,我和顧勛又恢復了上班的日子。因為sam的缺席,我不得不接手了服裝部的工作,不過好在現在公司運作都自成一體,因此我面臨的工作也沒有那麼困難。雖然新年新氣象,但我還是決定,除非必要,公司的業務暫時維持現狀,大的項目等sam回來以後再進行擴展。

畢竟比起管理公司,我現在更關心的是希澤的成長。如果讓我在事業和孩子之間做出選擇,那麼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我和顧勛開始工作,希澤又拜託給了威廉一家。在徵得我們同意之後,一家人領著希澤去了大熊貓基地。

能夠吸引中外友人的可愛傢伙非熊貓莫屬,雖然凱瑟琳曾和威廉去看過能讓人心萌化的糰子們,但只要有機會,她是不會錯過和這群可愛生物的再次會面。

本來我還為自己作為東道主,卻沒能好好招待我視為親人的一群人而產生愧疚,可威廉一家人卻表示並不用在意,有希澤陪著他們已經足夠。

最終由威廉作為嚮導,四個人領著希澤開始了在國內的「南征北戰」。每到一個地方總能收到他們發過來的照片,照片上每個人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在愉快的旅行之餘,他們還和我吐槽了每到一個旅遊景點他們都要緊緊抓住同伴的手,否則不一會變會被人潮衝散。

哪怕錯過了春節假期高峰,在熱門景點的人仍舊不少。

威廉一行人開始了自給自足的旅行,我和顧勛的工作也在按部就班的進行。

回到蒂迦羅上班后,不可避免的是又要和王墨朝夕相處。

我覺得這個人真的很矛盾。既然對我和顧勛有這麼大的敵意,為什麼還要繼續在我的公司工作呢?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想要打敗你的敵人,就必須先了解你的敵人?

在假期的時候,我和顧勛也曾到王叔家中去拜訪,偌大的王家只有王叔一個人,並沒有看到王墨的身影。看來王叔雖然想要修復父子之間的感情,可是實行起來似乎沒有那樣順利。

儘管王墨對我們還有敵意,可他在工作上卻仍舊認真負責。如果一點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可能只有更加出色來形容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