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炎宗宗主在拖潘長老讓夜無悔傳赤火令給田風的時候,便是想要考驗考驗田風,田風乃是炎宗宗主的親傳弟子,他自然是有着私心的。

在解開封印的情況之下,若是田風能夠控制住自己,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相反,如果田風控制不住的話,那麼宗主只有狠心將田風滅殺,或者永遠將田風囚禁起來。

但是現在看來,田風的表現讓炎宗宗主很滿意。對於他這次任務的表現,不繼續將他的武魂封印,其實就是最大的獎勵。

“謝老師!”

聽到炎宗宗主的話,田風當即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

對於田風來說,不封印他的武魂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恩賜了。同時他也銘記,今後絕對不能夠輕易的製造殺戮。

“先下去休息吧!”

“弟子告退!”

接着田風在炎宗幾名弟子的攙扶之下離開了天炎殿。

隨即炎宗宗主的目光落到了夜無悔的身上,看向夜無悔的眼神很是和善,盯着夜無悔數秒之後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武悔,不錯,這次你能夠順利完成任務,足以證明你的天賦,而且我聽說你居然有能力對付黃泉閣的黃塵,能告訴我現在你真實的修爲到了什麼層次麼?”

炎宗宗主看着夜無悔,接着對其說道。

在炎宗宗主,這個炎宗地位第一的強者面前,夜無悔也不敢怠慢,表現出一幅恭敬的樣子。

“不瞞宗主,弟子的修爲剛剛達到武王四階!”

在場的都是炎宗高層人物或者是炎宗的核心弟子,在他們的面前夜無悔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至於李權等人,他們都已經見識過夜無悔的實力,因此對於他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剛剛達到武王四階,這句話夜無悔倒是謙虛了,實際上夜無悔的實力早就已經是武王四階巔峯,假以時日達到武王五階絕對不成問題。

“武王四階就擊敗武王六階的黃塵,真可謂是後生可謂,你這種天賦的確值得我炎宗力保,很好!”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跟着說道。

“此次玄帝之墓之行,雖然損失了萬陽一人,但是收穫還算頗豐。材青,你去處理萬陽的後事吧!”

“是,宗主!”

潘材青恭敬的應道,隨後便走出了天炎殿,此刻殿中就只剩下炎宗宗主,夜無悔,李權,羅豐,王衛四人!

“現在就只剩下你們四人了,可否告訴我萬陽是怎麼死的?”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四人問道。

萬陽乃是武王二階的實力,是炎宗的核心弟子,對於他的死,炎宗宗主很好奇。若是萬陽死了,並且夜無悔幾人都身負重傷,那還說的過去。

可是現在,萬陽屍骨無存,反觀李權,王衛,羅豐以及夜無悔四人,身上一點傷勢都沒有,這件事情看起來好奇怪了。

“稟宗主,萬陽是被玄帝之墓,被一道莫名的火焰灼燒而死!當初羅豐使用鎖鏈打開石棺,我們也看到了那紅中帶藍的火焰,跟着我們都昏厥了過去,等恢復了意識之後,那紅中帶藍的火焰就消失不見了!”

李權對一五一十的將玄帝之墓的主墓室之中發生的事情向炎宗宗主彙報了出來。

聽到李權的話,炎宗宗主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我明白了,李權,王衛,羅豐這次你們有功,每人可領二十顆元珠離開,現在你們先下去吧,武悔,你留一下!”

在聽完李權的說法之後,炎宗宗主便對四人說道。

“謝宗主!”

李權三人齊聲應道,隨後也離開了。

玄帝之墓當中所獲得的東西,都已經盡數上交,夜無悔沒有絲毫的保留。讓夜無悔納悶的是,不知道炎宗宗主這個時候留自己下來是有何事。

“武悔!”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喊道,但是聽他的口氣,和之前相比,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弟子在!”

夜無悔躬身應道。

“你可知道我留你下來爲何?”

“弟子不知!”

夜無悔怎麼可能知道炎宗宗主的想法,現在也沒有必要猜測,有什麼事情炎宗宗主待會兒便會告知,所以夜無悔只需要靜靜的等待即可。

“李權口中紅中帶藍的火焰,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就是海心焰吧?玄帝乃是數百年前的風雲人物,他擁有海心焰之事,我還是知道的!”

“海心焰既然擊殺了萬陽,又怎麼會無故消失?我想一定是有人收服了海心焰,李權幾個人有多大的本事我清楚,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收服海心焰的人應該是你,沒錯吧?”

聽到炎宗宗主說的,夜無悔正想要說些什麼,這個時候,炎宗宗主接着說道。

“先別急着否認,等我說完!”

“海心焰擁有假異火之稱,雖然不比真正的疑惑,但是想要收服他並不容易!你乃是武王四階的實力,這一點毋庸置疑,我相信你沒有騙我,但是以武王四階的實力想要收服海心焰是不可能的。”

“只有一種可能,能夠讓你辦到這一切,那就是你擁有真正的異火!”

“你憑藉着異火,修煉速度肯定不會慢到哪裏去。完全沒有必要來我炎宗修煉,你來我炎宗的目的必然是爲了收服焚天炎,是否這樣?”

炎宗宗主一連串對夜無悔說了這麼多,可以說,每一件事情都說的準確無比。看來這炎宗宗主不僅僅擁有強大的實力,還擁有超人一等的智慧。

“宗主所言,一點不假!”

夜無悔口中雖然這樣說着,但是眼神不由變得嚴肅了起來。

異火的強大人人皆知,對於異火,誰不垂涎?更何況現在就有現成了,夜無悔擔心的是炎宗宗主眼紅夜無悔手中的異火,會對夜無悔不利。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要你的異火。不是因爲我不想要,而是我沒有這個能力,如果我有的話,也不會被焚天炎弄的如此頭疼了!今日我將你留在這裏,是希望你能夠幫我,幫我收服了焚天炎,如此,對你,對炎宗都是一大好事!”

炎宗宗主如此對夜無悔說道,看其臉色,似乎不是開玩笑的樣子,很認真,但是夜無悔心中卻還有疑慮,這種好事居然會落到他的頭上? 炎宗宗主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便沒有再說什麼,靜靜的等待着夜無悔的答覆。然而此刻,夜無悔也陷入了沉思當中。

夜無悔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相信炎宗宗主,一切看起來是這麼的誘人。但是夜無悔可不覺得炎宗宗主會如此的大方。

焚天炎可以說是炎宗的鎮宗之寶,炎宗已經佔有焚天炎不知道幾千年了,現在怎麼可能會輕易的就送出焚天炎?

“宗主,不知道我收服焚天炎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或者說,你需要我做什麼?”

夜無悔思索了片刻之後,如此對炎宗宗主問道。

炎宗宗主不可能這麼直接將焚天炎送給夜無悔,若是沒有什麼條件的話,那纔是可笑之極的事情。

“代價?不需要你付出任何的代價。焚天炎深藏焚天湖底之中,也只有在焚天湖邊上有着加速修煉的效果。”

“若是焚天炎被你收服,將來焚天湖邊上將沒有任何的修煉加速效果,你只需要在收服焚天炎之後留下焚天炎的部分力量。”

“並且今後每三年便回炎宗補充一次焚天炎之力,如此焚天湖周邊依舊會有加速修煉的效果,這個條件對於你來說,應該不難吧?”

炎宗宗主緩緩的對夜無悔說道,聽他說話的口氣,倒不像是在開玩笑。

“至於我個人,根本就不需要你做什麼,只希望你記住,在你有生之年,你都是我炎宗的弟子,是我炎宗的一份子,若是今後我炎宗有難,你出手相助即可!”

炎宗宗主接着說道。

他的這些條件,很客觀,很公平。對於夜無悔來說也的確不是什麼難事。

夜無悔加入到炎宗的那一刻開始,便已經是炎宗的一員。雖然起初夜無悔的目的不純,或者說他本來就是抱着收服焚天炎的想法來的。

但是加入炎宗,他就已經是炎宗的一員,這一點毋庸置疑,叛離炎宗,需要付出的代價是驚人的。

更何況,炎宗給予夜無悔的印象還不錯,至少現在是如此,所以在夜無悔有生之年,並且是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守護炎宗,這並不是什麼難辦的事情。

“宗主放心,從我加入炎宗的那一刻開始,我便已經是炎宗的一員,將來炎宗有難,我自當鼎力相助!”

有了炎宗宗主的這一句話,夜無悔也放下了心來,炎宗宗主提出的要求並不過分,要夜無悔接受毫無問題。

“很,很好,不過你現在武宗四階的修爲還不適合去馴服焚天炎,等你達到武王五階,再去馴化不遲。有着元珠的相助,你達到武王六階應該並不困難。等你達到武王六階的時候,來這裏找我即可,我親自帶你過去!”

對於炎宗來說,焚天炎在可控的情況下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但是現在焚天炎已經逐漸不受炎宗的控制,一旦爆發,對於炎宗來說卻是一大災難。

所以炎宗宗主纔會如此大方的讓夜無悔去馴化焚天炎。

本身若是可以的話,炎宗宗主絕對會選擇自己去馴化焚天炎,或者是讓自己的親傳弟子,又或是自己絕對信任之人前去。

之前他嘗試過,可是最終均以失敗告終,甚至在幾年前,他一名得意弟子因爲馴化焚天炎失敗,而隕落於焚天湖底。

自那之後,他就不敢隨意讓人前去馴化焚天炎,還派遣燕長老守護焚天湖。

現如今,看到夜無悔擁有北冥冷火,炎宗宗主心中燃起了希望。在他看來,夜無悔能夠收服一種異火,那麼極有可能能夠收服焚天炎,所以他才讓夜無悔前去一試。


“多謝宗主,弟子明白了!”

夜無悔點了點頭,躬身對炎宗宗主行了一個大禮。

隨後夜無悔在炎宗宗主手中領取了二十顆元珠,這些本身就是炎宗宗主許諾的,不僅僅夜無悔有,李權等人也同樣有這樣的獎勵。

實力越高,能夠馴服焚天炎的可能性也就越大,現在夜無悔距離突破到武王五階只差一星半點而已,煉化焚天炎也不急於一時,至少在幾年之內,炎宗還是能夠控制的住的。

所以,現在讓夜無悔先修煉到武王五階的層次,一來也不需要等待多久的時間,二來也能夠讓這個把握多上一分。


“下去吧!”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擺了擺手說道。

“弟子告退!”

夜無悔恭敬的躬身說道,隨後便立刻退出了天炎殿。

離開天炎殿之後,夜無悔便朝內門趕去,現在夜無悔已經是核心弟子,理論上是不能夠參與內門的活動,但是夜盟畢竟是夜無悔一手創立的勢力,有些事情夜無悔還是需要交代清楚的。

……

夜盟

“盟主回來啦!”


夜無悔一出現在夜盟門口,立刻有人大喊道。

在夜無悔走進夜盟的一剎那,夜盟衆人便紛紛迎了出來。薛劍,千曉聲,譚晴,柳仙兒等人盡皆在此。

“你終於回來了,這幾日你去了哪裏?爲何音訊全無?”

見到夜無悔,柳仙兒飛身撲了上來一把就將夜無悔抱住,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卻讓夜無悔的臉上一陣尷尬。

雖然他之前就有感覺到柳仙兒似乎對自己有意思,但是僅僅只是有意思而已,從來沒有像這一次一樣明目張膽。

夜無悔尷尬了看向了薛劍等其他人,在他們的臉上皆是平靜之色,似乎見到這一切沒有任何奇怪的使得。

“你怎麼了?沒事吧?”

夜無悔尷尬的說道,但是卻又不敢去摸柳仙兒,所以也沒有將柳仙兒推開,任由他抱着自己。

“盟主,你這突然的玩失蹤,可是把我們夜盟的小魔女給急壞了,現在你回來倒是好了,大家皆大歡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