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路窄,秦銘心中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諸葛無為會是青雲宗的人。但是他並沒有後悔殺了對方七個人和砍下諸葛無為一條手臂,因為當時的情況十分緊急,你不殺人的話,人家就會殺了你。對於自己的敵人,就算是對方失去了戰鬥的實力,秦銘也會上去補上一刀以絕後患,免得到時候春風吹又生。

索性的是自己當初用面巾遮住了相貌,如此想來真是明智的選擇。秦銘呼出一口氣,若是被諸葛無為認出來的話,恐怕對方現在就會動手,畢竟自己殺了他們那麼多人。而城主和季雲兩家百分之百的會幫助青雲宗的人。尤其是季雲兩家,他們和秦家積怨很深,有這種機會自然不會放過。那麼秦家就完蛋了。

尤其是讓秦銘害怕的是,周雲嫣現在還在秦家呢,自己回去之後要叮囑她一下,不要隨便出去。

為首的諸葛長老是諸葛無為的大哥諸葛有為,他笑著拱了拱手,「厲城主說笑了,這幾位是?」他看著秦仁等人問了厲青林一聲。

厲青林給眾人介紹了一番,諸葛有為點了點頭,隨即眼神掃向三個家主身後的那些少年。心中暗自點了點頭,這些人資質都不錯,而且他們的基礎打的都很好。他的目光移到秦銘的身上,在他的身上停頓了一下,這些人之中資質最好的莫過於這個小子了,竟然達到了煉魂八重天的修為。不錯,很是不錯。

迎著諸葛有為他們幾個人進了城,住進了城主府。三個家族的人也各自回到了家族,眾人心中想的都不一樣。

諸葛有為和厲青林簡單的聊了一句,話就扯到正題上面了,對著厲青林問道:「我在青雲宗的時候就聽說,你們天墉城有個叫秦銘的,資質不錯,三年前曾經達到過煉魂巔峰,不過從百族戰場上面回來之後修為盡失,現在的實力又恢復了,這個小子的韌性很不一般。他如今在天墉城么?「

「嗯,那個煉魂八重天的少年就是。」厲青林沒有隱瞞諸葛有為。

「哦?」諸葛有為想了一下,他自己先前也注意過那個少年,他的資質確實很出眾。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年輕的修士急忙走了進來,語氣驚慌的說道:「長老,二爺的傷勢又惡化了!您快去看看吧。」

諸葛有為聽到自己的弟弟有事情,急忙走了進去,諸葛無為此時臉色蒼白,斷臂處正在泊泊的留著鮮血。

諸葛有為看到這個情況皺了皺眉頭,自己弟弟的傷勢很是奇怪,他雖然少了條手臂,但是自己已經給他敷上了宗門裡面的療傷聖葯,按照常理來說,他的斷臂處就算是沒有癒合,也斷斷不會再有鮮血流出來的啊。

諸葛無為臉色蒼白,一來是因為身受重傷,二來是因為失血過多,一個人的血液有多少,再這麼留下去的話,恐怕過不了幾天諸葛無為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的。

這個時候諸葛有為才感覺到自己弟弟的傷口有蹊蹺,他先前幫著弟弟療傷,對於傷口的檢查不是很大,只是簡單的看了一下,如今自己宗門的丹藥都不管用,這就引起了他的重視。

他仔細的查看了一下諸葛無為的傷口,骨骼和皮肉的切口很平,是被人用利器切斷的,這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種程度的傷口自己宗門的丹藥完全能夠治癒的,宗門之中有人受的傷勢比他還嚴重,都被這丹藥救活了。自己的弟弟怎麼就沒有用呢。

那些門人的傷口今天清晨來的時候他也查看過,他們雖然身負重傷,但是致命的一擊都在脖子上面,而且傷口很細,說實話他行走大陸這麼多年了,還真是沒有見過那麼細長的兵器呢。

聽諸葛無為說過,那一聲長鳴好像是某種妖獸的叫聲,有撕裂靈魂的力量。而且諸葛無為說過那個東西的動作極快,憑他的眼力只能夠看到一道黑影。

諸葛有為眯了眯眼睛,再次聽到諸葛無為的描述,他口中一字一頓的說道,「血翅揚天雕!」恐怕也就只有以速度見長的血翅揚天雕有這個本事,而且那些門人的傷口倒是像是被血翅揚天雕的翅膀弄死的,對,一定是這樣。

而且聽自己的弟弟說,那個人雖然用面巾遮住了相貌,但是聽到說話的語氣與聲調,並不像是大人,對方應該年紀不大,而且修為和秦銘一樣也是煉魂八重天的修為。

煉魂八重天不僅有一個地煞之境的高手,而且還有一隻血翅揚天雕,這是怎麼樣的實力呢?諸葛有為嘆了一聲,自己的弟弟當時做事實在是有些過分,當初若是不為難那個人的話,恐怕也不會生出這麼多事端。甚至那個周雲嫣也已經落到了自己手中。可惜的是當晚諸葛有為沒有在場,不然的話,恐怕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他用元氣查看了一下諸葛無為的傷勢,暗中皺了皺沒有,「傷你那個人的元氣十分奇怪,並不像是普通的元氣,但是我又感覺不到有絲毫的地煞之氣。或者那個人修鍊的元氣十分特殊,所以才會抑制傷口的癒合。」

諸葛有為說道這裡,諸葛無為回想了一下說道:「那個人十分奇怪,他的身法十分快,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他的身形,他就出現了場中,而且他的氣勢十分特殊,渾身都瀰漫著死亡之氣,讓人感覺十分害怕。」 「死亡之氣?」諸葛有為搜尋了一下記憶,自己博覽群書,可以說是知道大陸上不少的元氣,但是元氣的類型只有七種,死亡之氣應該是屬於暗系的,不過暗系也就是進攻的時候,殺招不容易被人發現,對傷口卻是沒有抑制的作用。「二弟,看來這天墉城,你是不能再呆了,我立刻讓人送你回宗門。」

諸葛無為嘆了口氣,神情有些落寞,「大哥,我們這一次一下子損失了這麼多的精英子弟,我真是沒有臉面回去了。」自己兩兄弟帶了八個弟子來到這裡,如今卻是只回去一個,他真是不好意思。

「勝敗乃兵家常事么,再說了周雲嫣從我們宗門宗門盜走寶物的時候,也是守著宗主,他都沒有攔得住,我們攔不住也在情理之中。」諸葛有為說道,按下諸葛無為的頭,不讓他再說下去,「好了,不要再說了,等下我就讓人送你回去,不管怎麼樣,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諸葛無為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話,現在這個時候他只有聽從大哥的安排了。

厲青林看到諸葛無為在人的攙扶下走了,心中雖然有些奇怪,但是他並沒有說,也沒有問。

青雲宗來到天墉城的是個人,如今就只剩下了一個諸葛有為,這讓厲青林有些奇怪,他也能夠猜到其中必定是發生了一些事情,那個諸葛無為來的時候身上就帶著傷,或許是與人打鬥過。

青雲宗雖然只剩下了諸葛無為一個人,但是所謂的招收弟子這件事情也不能夠拉下。

秦銘回到秦家之後,沒有歇著立刻就去了周雲嫣的房中,看著秦銘面露驚慌的來找自己,周雲嫣問道:「有什麼事情么?」

秦銘咽了口唾沫,把今天去城外迎接青雲宗的事情說了出來,而且還把諸葛無為的事情說了一遍,「真是冤家路窄,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是青雲宗的人,你的傷勢還沒有康復,這段時間就不要出門了,等到他們走了之後,我再通知你。」

周雲嫣點了點頭,聽到秦銘的消息之後,臉色依舊如常根本就沒有半點變化,「你說完了?」而是面色不改的問了秦銘一句。

看到周雲嫣的樣子,秦銘眯了眯眼睛,這個人處變不驚,不是有絕對的實力,那就是對這件事情胸有成竹,「你,你難道早就知道諸葛無為是青雲宗的人?」他猜測的說道。

「不錯,這個我確實知道。」周雲嫣直言不諱,根本就沒有隱瞞。

「那你怎麼不早說了,你要是早說了的話···,你要是早說了的話,我也好早作準備么。」秦銘生氣的說道,本來他是想說,你要是早說的話,我就不讓你來秦家了。這倒是好,周雲嫣就只有一個人,孤家寡人一個,什麼時候想走拍拍屁股就走了,但是秦家不行,這麼大的家業也不是說丟就能夠丟下的,況且府內還有這麼多的男女老幼。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不讓周雲嫣暴露身份,不然的話一切可就全完了。

秦銘這個時候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當初自己是發了什麼癲,竟然會把這個女人領回家來,當初他是想讓周雲嫣在青雲宗的這件事情上面,或明或暗的幫幫自己,她的實力那麼高強,對付季家和雲家還不很容易么。但是現在不行了,他的這個計劃被青雲宗打破了,這個時候他怎麼敢讓周雲嫣出門啊。

若是她被青雲宗的人認出來的話,那自己和秦家也就完蛋了。青雲宗的實力怎麼樣,秦銘不怎麼清楚,但是恐怕三五個秦家八成不是對手。

周雲嫣翻了翻眼睛,說出了個理直氣壯的理由,「你又沒有問。「

秦銘呼出一口氣,他當初是沒有問,他點了點頭,「姑奶奶,你就留在秦家,什麼地方都別去,若是被青雲宗的人發現的話,那我就完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秦銘就回到了屋子裡面,這件事情打破了秦銘的計劃,恐怕自己還要重新謀劃了。他嘆了口氣,把自己關在了屋子裡面,右手抓撓著頭髮,「怎麼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以秦銘的資質,被青雲宗選中的機會很大,但是被選中了之後就要跟他們回到青雲宗,但是自己殺了對方的七個弟子,而且還把諸葛無為的一隻手砍了下來。雖然這件事情只要是秦銘和周雲嫣不說,別人根本就不會知道那是秦銘做的。

不過還是那句老話,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事實是遮蔽不了的,除非是秦銘在青雲宗不用骷髏和血翅揚天雕。這個做到卻是不難。但是秦銘怕的是萬一,萬一他們若是發現自己的身份,那自己在青雲宗可就一點活命的機會都沒有啊,他們不把秦銘剁成肉餡才怪。

但是自己若不進入青雲宗,讓季家和雲家兩家進去的話,對於秦家絕對是個巨大的威脅,如今秦銘陷入了兩難之地,他真想狠狠地抽自己兩個大嘴巴,自己當初怎麼就沒有聽秦仁的話呢,大晚上的非要去看什麼星星。好了,這下子看出事情來了吧。

秦仁則是十分高興的進入了房間,諸葛有為的眼光在秦銘身上停留,他自然是看到了,自己這邊的機會是比較大的。

不過這個諸葛有為來到這裡已經兩天了,都沒有說選拔的情況,讓三個已經做好成分準備的家族急的團團轉。

其實諸葛有為是在等宗門的消息,宗門一下子死去了七個精英弟子,他已經寫信給宗主,看看能不能多招上幾個人。為自己的宗門充入新血。

第三天的時候青雲宗那邊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諸葛有為這裡,宗主同意了,絕對在那個一個名額上面再增加六個。一共是七個。

諸葛有為找到了厲青林,「青林城主,宗門的計劃有變,原來的一個名額已經變成了七個,呵呵。我們的計劃也要改一改了。「

「什麼?七個?「厲青林有些驚訝,不過隨即心中又有點高興,若是增加六個的話,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也很有可能進入青雲宗。不過若是只有一個的話,那絕對會在秦家季家雲家,在這三大家族中出現的,自己的兒子雖說是煉魂四重天的修為,但是對上季峰和雲霆根本就不是對手,更不用說實力更為恐怖的秦銘了。七個好,七個好啊。呵呵。厲青林極力掩飾內心的激動。調節了一下呼吸說道:」我們該怎麼改變?「

諸葛有為思索了一下,「說實話,我們來這裡不過是個幌子,若是還是原來那個名額的話,我們就已經預定了。到時候不管是誰獲勝,宗主都已經表明要讓秦銘加入。「

聽到諸葛有為的話,厲青林點了點頭,他早就猜到了,秦銘的資質在天墉城確實是無人能夠與之匹敵。 「現在名額變了么,我們的計劃也要跟著變,我看不要只在三大家族裡面招人了,而是應該面向整個天墉城,讓那些人才有得以施展的機會,這樣我們青雲宗才能夠招攬更多的人才。「諸葛有為完全就不是商量的語氣么,他自己都已經定好了。不然的話,他在說出這些話之後,一定會在後面加上句話,」青林城主你看這樣如何?「但是他並沒有加。

厲青林在官場混了半輩子了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已經到家,「只要是天墉城的人都可以報名是么?我今天就讓人貼出告示。「厲青林對於諸葛有為做出的決定可是沒有絲毫異議,別看諸葛有為只有一個人,但是他的背後可是整個青雲宗,就連皓風國的帝王都對青雲宗敬畏三分,更別說他這個小小的城主了,若是他嘴裡敢蹦出半個不字,估計他這個城主就干到頭了。

諸葛有為點了點頭,對於這個厲青林的辦事速度還是很認可的,不過他還是禮貌的說了一句,「如此就有勞青林城主了。「

「呵呵,哪裡哪裡,諸葛長老客氣了。「厲青林說道,緊接著剛剛的笑臉一轉,喊道:」來人,把師爺叫過來!「

不得不說這個厲青林的辦事效果還真挺快的,下午的時間告示就已經弄好了,三千張,貼滿了天墉城的大街小巷,就連一些邊遠的鄉鎮都能夠看到。

一時間之間整個天墉城沸騰了!那些沒有家族勢力的人都看到了這個魚躍龍門的機會,只要是被青雲宗選中,那自己可就飛黃騰達了。

秦仁看著手中的告示,眯了眯眼睛,秦滅說道:「父親你不用擔心,憑我們秦家的實力拿下;兩個名額絕對沒有問題。「他說的可是自信滿滿,自從他吃了秦銘給的聚元丹之後,實力從煉魂五重天增長到了煉魂六重天,現在在天墉城的小輩之中,除了秦銘秦滅可是誰都不怕,什麼季峰啊,雲霆了,都讓他們去吃屎吧。

秦仁對這次名額更改的事情有些不高興,在他看到若是只有一個名額,那秦銘獲得的機會在八成,這麼無端端的多了六個名額,中間多出來的事情也就不少。因為秦家根本就沒有六個驚才絕艷的後輩。

就算是真如秦滅說的,自己這邊能夠得到兩個名額,那麼剩下的五個名額呢,季峰和雲霆的修為也不弱,除了秦滅和秦銘兩個人,家族小輩之中根本就沒有人能夠跟人家抗衡。季家和雲家在青雲宗的一個名額基本已成定局。

這個時候秦家唯一感覺高興的恐怕就只有秦銘了,看到告示的時候,他首先呼出一口氣,只要不是一個名額就好。

秦銘早就計劃過了,就算是只有一個名額,秦銘一不會要的,他嚮往的是自由,無拘無束,這一點在一定程度上面和司徒青雲有些像。他這次回來並不是為了爭奪名額的,他回來是想把秦滅或者是秦冰月送進青雲宗。現在發生了周雲嫣這檔子事情,青雲宗,秦銘是更加不敢進去了。


這下子無端的多了六個名額也好,憑著秦滅的實力,他奪得一個是肯定的了。

季家和雲家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若是當時他們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的話,恐怕就不會那麼挖空心思的對付秦銘了,死了不少的高手不說,而且還沒有辦成事情。他們當時之所以那麼做,是因為怕秦銘入了青雲宗,自己兩家再無翻身之日。


現在有了七個名額,季峰和雲霆拿一個是十拿九穩了,青雲宗中也有自己的人,他們對秦家就不會這麼忌憚了。

這個消息在天墉城廣為流傳,一時間招募處門口都被擠爆了,短短一天的時間,來報名的青年才俊就有一千多人。秦銘看到這個人數的時候都有些驚訝,看來這個世間上想要改變自己命運的人還真是不少。

告示上面說讓各位選手準備三天的時間,一時之間天墉城的各大客棧都爆滿了,就這樣還生生有人往裡面擠呢。

諸葛有為也沒有想到報名的人竟然會這麼多,整整一千五百人哪。這些人良莠不齊,有的或者是想憑藉著運氣進入青雲宗。

秦仁幫著秦銘秦滅和秦冰月把名字報了上去,秦家這邊出了三個人,季家和雲家出的人數也一樣,他們好像是說事先商量好了似的。

其實不是他們商量的好,而是他們計劃的好,秦銘,季峰,雲霆這三個人已經拿了三個名額,自己這邊的三個人若是能夠拿到三個名額的話,那就在青雲宗那裡佔大頭了呀。

這天清晨,橘黃色的陽光透出重重雲障照射在大地上之上,第一道陽光進入天墉城的時候,整個天墉城就早就已經沸騰了。

這一千五百人聚集到天墉城的大廣場上,只看到人頭涌涌,有不少的人再竊竊私語,這些人中有想憑運氣的,當然也自然有會真才實學的。他們都在等一個機會,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諸葛有為在厲青林的陪同下走了上來,看到這一群身著各色服飾的人,點了點頭,這些人的年紀差不多都在二十歲之下,正是練武的好階段。不過他們的人數實在是多了一點,一千五百人,只有七個名額,根本就不夠分的。

諸葛有為伸手往前壓了壓制止了這些人的竊竊私語,運集元氣整個場中都聽到了諸葛有為的聲音,他的聲音就好像是在自己的耳邊說的似的,他緩緩的說道:「大家靜一靜,我知道大家都很想進入青雲宗,你們之中有資質出眾的,他們確實有真才實學,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是來湊熱鬧的,想要憑藉著語氣進入青雲宗。你們以為進入青雲宗就是魚躍龍門了么?日後就能夠飛黃騰達了么?「他問了一句。

緊接著他搖了搖頭說道:「你們錯了,你們大錯特錯了,進入青雲宗並不是把你們當作少爺養起來,而是讓你們接受更加殘酷的修鍊,這條路會很漫長,你們之中可能會有人支撐不住,也有些人會因此而丟上性命。「

諸葛有為嘆了一口氣說道:「實不相瞞,就在前幾天,我們青雲宗的幾個地煞之境的修士就在天墉城外被人殺死了,活生生的被人家都抹了脖子,你們怕不怕?「

眾人之中一陣喧嘩,地煞之境的人都被殺死了,自己才不過是個小小的淬體之境的低到不能再低的修士,哪裡會是那些高手的對手,不由得一些湊熱鬧的人已經萌生退意。

「不過,不過你們只要熬過去了,就會在青雲宗有一席之地。「諸葛有為說道。他說的這個一席之地可是了不得。這一席之地代表的是一種身份,那種不管是走在皓風國那個地方,只要是說自己是青雲宗的弟子,看著聽者的驚恐與敬畏,那就是一種身份。

諸葛有為說了這麼多,最重要的是最後這句,「這次的選拔由我全權負責。第一次的比試就在城外舉行,我只需要一半的人站著,但是我們有言在先,不能夠殺人,若是殺了人立刻取消比賽資格,並且立刻交由朝廷按法律辦理。「

這也就說說要讓對方沒有再次戰鬥下去的力量。秦銘在台下聽得翻了翻眼睛,這個諸葛有為還真夠狠得,先讓這一千五百人來個大混戰,只要站著的七百五十人。不過這確實是一個辦法,這些人良莠不齊,先把最差的人挑出來,之後再慢慢捋。

一群人走到了天墉城外,隨著諸葛有為喊了一聲開始,混戰就開始了,因為諸葛有為有言在先,不能夠傷及性命,所以他們這些人並沒有運用武技,而是用上了元氣,單憑元氣修為取勝。

一個人不知好歹向著秦銘就打了過來,秦銘自然是不用說了,對方都沒有看清楚秦銘怎麼出拳頭的,就被打倒直接昏倒了,這可是嚇壞了另外幾個打算對秦銘動手的人。這個人實在是有些厲害,自己還是找些好弄的吧。

老太太買柿子揀軟的捏,經過一個時辰的時間,那七百五十個實力不怎麼樣的人已經倒在了地上。

諸葛有為讓這些人先去修養。站著的那些人並沒有因為獲勝而感覺高興,因為他們知道這只是個開始,更加殘酷的歷練還在後面呢。

不過這其中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秦銘,一來秦銘的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這些人,二來他對於青雲宗的興趣已經沒有先前那麼大了。尤其是那天晚上聽到諸葛無為的話后,讓他對青雲宗的印象差到了一種地步。若不是因為秦仁和秦家的話,他恐怕就不會參加這次打鬥了。

這些人猜的確實不錯,這僅僅是個開始,接下來的三天他們都在不停地混戰,混戰著。七百五十到了第四天的時候就只剩下了一百人。

大浪淘沙,留下來的都是精銳,這些人的實力已經有些看頭了,但是和秦銘相比還是低了一些,秦銘的修為在他們之中實在是有些太過於出類拔萃了。

但是秦銘也有難言之隱,若是真的動手的話,運用武技還行,自己那引以為傲的劍勢卻是不敢用了,因為他怕青雲宗的人看出來。

看著如今站在場中的一百個人,諸葛有為的話語也變得比之先前和藹了不少,口中說道:「你們距離成功正剩下一步了,我在開始的時候已經在天墉山脈的一個範圍放上了七個玉牌,只要是拿到七個玉牌,就能夠成為我青雲宗的門人弟子。「

聽到這個消息,下面的這一百個人臉上露出欣喜的神情,自己的努力就快要得到回報了。

諸葛有為把秦銘在內的一百個人放進了天墉山脈,任由他們自己動手。在這天墉山脈之中危險程度可是比外面明道明搶的打鬥可是慘烈多了,這裡山高林密,會有不少的人選擇襲擊,那種殺人奪寶的事情也會發生,更加重要的是,這裡不僅僅有人,還有神出鬼沒的妖獸。一個不留神就會有人會被妖獸吃掉。

所以在他們進去的時候,諸葛有為就已經讓他們這些人簽了生死狀。他們在裡面的精神都是緊緊繃著,甚至剛剛開始就已經有人開始互相殘殺了。因為玉牌的數量有限,只要是自己殺了一個人,自己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玉牌那個東西是死的,自己可以慢慢的找嘛。 厲澤天看到倒在自己劍下的一個人冷冷的笑了笑,這已經是第三個了,他正在尋找著另外一個目標。

他們這一百個人分的太散了,沒有三五成群的,有些人一不留神就被兇惡的妖獸吃了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在外面的諸葛有為和厲青林一直觀看著裡面的情況,偶爾裡面就傳來一聲慘叫,厲青林看到諸葛有為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但是他的心中有些不忍,這些人再怎麼說都是天墉城的人,都是自己的子民。「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了?「先前的那些打鬥厲青林並沒有說什麼,因為那個除銹,把不怎麼樣的先弄出去。本來厲青林以為剩下的這一百人諸葛有為會讓他們採取一對一的比試,決出勝負呢。

沒有想到諸葛有為竟然這麼省事,把這一百個人扔進天墉山脈,他不管你們在裡面怎麼搞事,只要是那到玉牌就行了,不過這樣做,他們之中大部分人不會死在妖獸的手中,而是會死在那些競爭對手的手中。那些妖獸恐怕要謝謝諸葛有為了。

「這難道還算是殘酷么?「諸葛有為笑了一下,」在青雲宗受到的訓練遠遠比這個要嚴格的多,他們若是連這關都逃不過的話,那也就不用去青雲宗了。「他們這些人都只是知道青雲宗是個大宗門,卻是不知道這個大宗門的嚴酷,他們經常為了爭奪內門弟子的名額大打出手,死傷也是經常的事情。

厲青林聽到諸葛有為的話皺了皺眉頭,心中暗想自己讓兒子去青雲宗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

「哈哈,我找到了!「一個欣喜若狂的聲音傳來,他手中拿著一塊玉牌,這可是通向青雲宗的鑰匙。

「多謝兄弟幫我找到了,如今就交給在下吧。呵呵。「季峰的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

「憑什麼這是我找到的,你想要的話自己去找!「那個人把玉牌放在了懷裡面,不屑的看了季峰一眼,轉身向著外面走去,根本就沒有鳥季峰。


在季家哪個人看到季峰不是畢恭畢敬的,這個人竟然敢這麼輕視自己,讓季峰十分的生氣,他一字一頓的說道:「現在後悔還不算晚,把玉石留下來,我可以破例放你一天生路。「

那個人哼了一聲,並沒有答話,但是步伐卻是一點也沒有慢向著外面走去。季峰長劍一揮,殺了過去。


沒有幾息的時間,戰鬥就已經結束了,季峰在那個人的衣衫上面擦拭了一下長劍,揮劍入鞘,從那個人的懷裡面把那塊玉石拿了出來。在手中掂了掂,放在了懷裡,又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他想要集齊三塊玉石,交給與自己同行的兩人,這樣的話,自己季家就能夠在青雲宗佔住三個名額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