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了良久,兩隻精靈終於確定這就是木宇已死的真身,方才紛紛跪倒在地痛哭起來。

雖然與自己的壽命來講,兩隻精靈與木宇相處的時間只能用驚鴻一瞥來形容,但兩隻精靈卻在木宇的幫助下,僅用了短短數年時間,便完成了其他精靈就算窮盡一生也無法達到的九級大乘之境。

而這份恩情卻是無法用任何東西來換的!

聽雨二人痛哭了良久,突然發現在木宇身側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一個光團,而且這個光團還在不斷的瘋長著,很快便拉伸開來。

就在聽雨和達索疑惑之際,就見整個光團光線突然一收,一具完整的木宇身體竟然再度出現在兩隻精靈面前!

「小木宇?」聽雨見狀很快便反映了過來。因為在以前的戰鬥中,小木宇曾數次被敵人打的粉碎,卻很快便能化為光團重新凝聚成小木宇的身體,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一般。

但這次,小木宇卻在凝聚成型后並沒有醒來。而是如同睡著了一般,靜靜地躺在木宇破碎的身體旁邊。

〖 聽雨和達索二人不禁相視一楞,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在此時,從光明之神神像手中的權杖頂端突然射下一束巨大的光柱將木宇和小木宇完全籠罩其中。

「神光?」聽雨見狀忙拉著達索退出去多遠,恭敬地站在一旁註視著神光中的變化。

只見隨著神光的照射,木宇破碎的身體和小木宇竟然同時飄浮而起,懸停在半空之中。

緊跟著,木宇破碎的身體突然光芒一閃,頓時化為了點點靈光彼此簇擁著融入了小木宇的體內,轉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根頭髮都沒有留下。

巨大的光柱中,只留下了小木宇一人依然靜靜地平躺在半空之中。

「醒來吧!我的傳人…」一道縹緲的聲音突然在木宇的腦海中響起,頓時在木宇的意識之海中盪起一道波瀾。

隨著聲音的響起,只見光柱中的小木宇眼睛動了動,卻終究沒有睜開。

「木宇,我的傳人,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腦海中再渡傳來那道縹緲的聲音,但這次卻要清晰了許多。

木宇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但眼前除了滿是柔和的光外,卻什麼也看不到。

木宇不禁獃獃地問道:「是誰在說話,我,是在天堂嗎?」在木宇的印象中,地獄里應該都是厲鬼和凄慘的景象,像這種聖潔的光也唯有天堂里才會有吧。


「唉,難道這是復活綜合症的表現嗎?」那道聲音顯然很無語,似乎又想起了什麼過往,轉而問道:「木宇,你認為你已經死了嗎?」

木宇不禁凄慘一笑,輕輕地扭動了一下頭,說道:「我甚至感覺不到我身體的真實性,在我的記憶中,我與昊焱已經同歸於盡了,不死還能怎樣?」

「嗯,你的確是死了。」那道聲音略一沉默,便繼續說道:「不過,你已經繼承了我的神抵,所以,你必須活著。」

「神抵?」隨著意識不斷的回歸,木宇終於清醒了許多,不禁恍然道:「原來你是光明之神,只可惜,我的身體已碎,想活也活不成了,你還是另找別人吧!」

「哼哼!」光明之神不禁發出一聲輕笑道:「凡身盡去,這是成神必經之途,你以為我之前讓你尋得的光明之蛋是隨意而為的嗎?那個由能量所匯聚的身體才是你成神之後所擁有的不滅之軀呀!」

「什麼?」木宇聞言不禁沉吟道:「如此說,就算我不與那個昊焱同歸於盡,我這具肉身也註定要死掉才可以成神嗎?」

光明之神頓時點頭道:「正是如此。經天下最痛之痛,立天下宏圖之志,煉天下最強之軀,得天下最真之性!木宇,如今你的肉身雖去,卻以能量之體轉生,已成萬古不滅之軀,這些都是成神所必須經歷的過程。只要再完成我給你的最後一項任務,你便能真正繼承我的衣缽了。」

「轉生?不死之軀?」隨著意識的回歸,木宇不禁用靈力內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果然發現身體已完好如初。同時,木宇還發現有一股充沛的能量佔滿了整個身體,甚至連五臟六府都被這種能量所佔!

木宇不禁嘗試著控制身體在光柱中站了起來,環顧四周,木宇透過光柱隱約看到自己正站在光明神殿之中,而在自己不遠處,聽雨和達索二人正欣喜在看著自己。

「我真的復活了?」木宇又試著放開神識,隨著神識的開啟,木宇頓時被嚇了一跳!只見在神識的映像之中,整個紫靈大陸所在的巨大星球竟然完整的呈現了出來。

木宇甚至還看到在紫靈大陸之外,穿過廣闊的海洋竟然還存在著另一片略小的大陸,那裡的一草一木,在木宇的神識之中都看的非常清楚。

木宇還在那片大陸之上發現了許多動物生活的跡象,比如新織的蛛網,剛剛搭好的鳥巢等等,但卻並沒有找到人類及魔族的生活痕迹,整片大陸都被密密的原始森林所覆蓋。


因為這裡是鏡之世界,除了景物,紫靈大陸上一切可動的生物在這裡都不會出現。所以,木宇只能通過事物的線索找到生命的痕迹。

等等,那是什麼?通過神識的不斷掃視,木宇突然在叢林深處發現了一片很大的建築群,不禁將神識的焦點凝聚到那裡。

只見這片建築是依山勢而建的,雖然規模很大,但每一棟建築卻都非常矮小,通常都只有一米左右高。建築的格局非常講究,別看小,卻處處都做工精細,精美的花紋與圖飾裝滿了每一棟建築。

「是精靈!」木宇頓時驚呼出聲。

從建築的風格及種種跡像都表明,這是一座很大的精靈城,而且從建築的整潔度來看,這座城市中應該還生活著眾多的精靈族人。

「嗯,看來,你總算是清醒過來了!」光明之神的聲音突然又傳了過來!

木宇不禁疑惑道:「光明神,為何我的神識突然變的這麼寬廣了?」

光明之神頓時笑道:「怎麼,這樣不好嗎?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還僅是個開始而已。隨著你的修為不斷提升,你的神識甚至可以洞查整個宇宙!」

光明之神的話再次令木宇大吃了一驚!雖然書念的不多,但木宇卻清楚的知道宇宙的寬廣,那是一種遠遠超出自己想像範圍的無限之域!

從這一點來看,或許,成神還真是一件不錯的事。不但可以在無限的宇宙中遨遊,想去哪就去哪,最關鍵的還是自己變的強大之後,可以主宰一切的能力,對世間各種醜陋事物的討伐等等。


想至此,木宇不禁問道:「光明神,你說成神之前,我還有一項任務,不知是什麼?」

光明之神聞言頓時點頭道:「木宇,你的想法便足以證明你的心性不錯,看來聽雨族長並沒有找錯人選。不過,接下來你要完成的任務卻並不輕鬆,那也是因為我年輕之時考慮不周所至。」

說至此,光明之神不禁陷入短暫的回憶之中。片刻後方才問道:「木宇,你知道暗之大帝嗎?」

木宇聞言不禁一楞,隨即點頭道:「聽聞過一些,而且此時我族的慕容前輩正帶人加固著封印的能量,以免暗之大帝衝破封印,為害人間。」

光明之神點點頭,隨後卻輕嘆道:「唉,只可惜,暗之大帝的另一處封印之地已破,暗帝的一絲元神已逃。你的任務便是將這絲元神重新封印起來!」

「什麼?」木宇聞言頓時一驚,不禁疑惑道:「光明神,憑我目前的能力恐怕辦不到吧?而且,宇宙之大,你讓我到哪裡去找暗帝的蹤影呢?」

光明之神則輕嘆一聲道:「你不必找他,不久之後,暗帝自會出現。嘆,看來,又將是一場生靈塗炭了。」

木宇聞言頓時大驚道:「你是說,暗帝會在紫靈大陸上出現?」

光明之神不禁點頭道:「沒錯。此時,暗帝正不斷傳送而來,不久之後便能到達紫靈大陸。不過,正如你所言,憑你目前的修為恐怕連暗帝的毛髮都傷不到一根!所以,你要在這裡儘快修鍊功法,以挽救紫靈大陸上的這場浩劫!」

木宇聽罷不禁眉頭深索,隨即點頭道:「嗯,就算是為了我的朋友和親人,我也會阻止暗帝的!只是,用什麼功法去對付暗帝,還請光明神給予指示。」

光明之神頓時點頭道:「好,功法我已印入你的腦海之中,木宇須謹記,在功法完成之前,切不可離開此地,否則,即便你有不死之軀,也會被暗帝所滅!時間緊迫,木宇便快快修鍊吧!」

說罷,光明神像突然一暗,光柱頓時失去了蹤影。而木宇卻同時真實地出現在聽雨和達索二人身前。

「主人!」

「神使大人,您復活了,真是太好了!」

聽雨和達索頓時歡呼著上前抱住木宇。

木宇不禁深情地點點頭,對二人說道:「我回來了,讓你們擔心了!」

略一沉默,木宇頓時對聽雨說道:「聽雨,吩咐下去,我要在此修鍊一段時間,讓人不要來打擾我。」

「是,主人,我已得到神喻,希望主人早日修得神技。」說罷,聽雨帶著達索,閃身消失在神殿之中。

木宇不禁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頓時深吸了幾口氣,盤膝在神殿正中坐下。腦海中,光明之神所留下的功法隨即清晰的映了出來。

大陸南方,精靈神域。隨著一陣青煙的凝聚,一道身形頓時出現在一處山頂的平台之上。華貴的服飾,偉岸的身型加上英俊的相貌,正是沒有魔化之前若楓的模樣。

暗帝,終於來了!

此時,在暗帝的不斷修鍊之下,原本因靈力過份凝結而突出在額頭上的兩個大包竟然消失不見了,暗帝又恢復成了以前那個英俊的若楓的樣子。

看著眼前生機勃勃的一片大好河山,暗帝卻輕嘆一聲道:「可惡,想不到人類的那種武器還真是厲害,修鍊了這麼久,傷勢竟然還不能痊癒。看來,若想拿回這處元神,還須再好好修鍊一番才成!」

說罷,暗帝環顧了一下四周,認準一處方向後,頓時化為一道青煙散去!

紫禁城,皇宮之中。

龍威皇帝正在批閱奏章,突然有下人稟報道:「萬歲,步文勒老師說有急事求見。」

「哦?」龍威皇帝不禁一楞,頓時起身道:「快請!」

時間不大,只見步文勒一路小跑來到玉書房中,見到龍威皇帝頓時跪倒說道:「草民步文勒叩見皇上!」

龍威見狀,不禁皺眉道:「步文勒老師不必多禮,看樣子,你似有急事,不妨快快道來!」

步文勒謝過禮后,這才站起身形急切地說道:「皇上,大事不好!魔族現已集結數百萬大軍,由龍魔皇親自帶隊,龍魔一族清剿而出,此時,已快殺到玄冰城了!」

「什麼?」龍威皇帝聞言猛然站起身形,正在這時,龍書案上突然靈光大放,一股異能量瞬間從書案上的紫金錢幣中大放開來!

龍威皇帝頓時倒退出數步,人影一晃,龍天馳迅速出現在龍威皇帝身前護住龍威皇帝的身體。

這次紫金錢幣的光芒閃爍了很久,眾人都非常真切的感受到了這股異能量的存在!

時間不大,玉書房中先後湧來了數十名高級靈師,其中便包括水晶宮總殿殿主龍蕃蕃以及大將軍張士龍等人。就連很少露面的紫禁學院第一長老陶婆婆也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 陶婆婆也是世人皆知的駐守於紫禁城的兩大靈仙之一。另一位靈仙則是已死的原水晶宮總殿殿主若天雲。

約有半柱香的功夫,紫金錢幣才逐漸收回了異彩,恢復到原本平靜的狀態。步文勒定睛查看之下,不禁感覺這些紫金錢幣怎麼如此眼熟,但一時間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此時,龍蕃蕃緩步上前說道:「皇兄,紫金戰甲這次示警的信號如此強烈,莫非說,人類將要發生一場浩劫不成?」

龍威皇帝擰著眉沉吟了良久,方才走回到書案前,拿起一枚紫金錢幣喃喃道:「龍魔亂,蒼生難!看來,這場浩劫確是在所難免了!」

說罷,抬頭對步文勒問道:「步文勒老師,將你知道的詳細道來!」

「是!」步文勒答應一聲,頓時將連日來魔族大軍的動向以及玄冰城為此做出的準備等等對龍威皇帝以及在場眾人詳細述說了一遍。

最後,步文勒還特意將與亞德大長老達成一至的在非常時期開放所有傳送法陣,以幫助人類對抗魔族大軍的喜訊與在場眾人述說了一遍。

龍威皇帝與在場眾人壓根就不知道有這條傳送法陣的存在,聞言,在吃驚之餘不禁紛紛大喜!

要知道,有了這條生命線,人類大軍就可以在短短半日之中進行南北兩地的大調動,這種機動性是拿任何東西也換不來的,也是決定戰爭最終勝利的最有利條件!

於是,龍威皇帝馬上召集所有文臣武將,面對魔族大舉來襲,馬上調動起大陸各地的所有靈師軍團,利用傳送法陣盡一切力量支援玄冰城,堅決要將魔族釘死在人類的北大門外!

為了方便大軍調動,龍威皇帝還特意開放皇家藏珍樓,將皇室收藏的四枚碩大的極品空間之石拿了出來,分別配予分佈在大陸各地,負責大軍調配的四位將軍用於大軍傳送之用。

有了這四枚極品空間之石,就算是百萬大軍也能通過傳送法陣進行一次性傳送。這也大大增強了大軍的機動性,為大軍迅速集結創造了非常有利的先決條件。

話說簡短,自從命令傳達之後,短短兩日時間,玄冰城內便集結了兩百萬大軍之多!而此時,魔族近五百萬大軍也同時將玄冰城圍了個水泄不通!

別看人類與魔族大軍從數量上相差一倍有餘,但這兩百萬大軍可是從各地軍團中精挑細選而來,全部都是修為在五級以上的靈師。

而在距離玄冰城數百公裡外的另一處法陣傳送點,同樣有兩百萬靈師大軍隨時待命。只要一聲令下,利用傳送法陣,這兩百萬大軍轉眼便能到達玄冰城中!

為了增強人類大軍的氣勢,龍威皇帝這次更是御駕親征,別看龍威皇帝平日里公事繁忙,但在各種靈藥的幫助下,此時的修為卻是已達到了八級中期的水平,在人類靈師之中決對排在高手之列!

而位於玄冰學院中心處的鳳凰山更是成了龍威皇帝的臨時指揮中心,此時的鳳凰山周圍瞬間便成為了人類最堅固的堡壘。

為了確保龍威皇帝的安全,不但皇帝的太叔公龍天馳不離皇帝左右,長期閉關於紫禁學院的第一長老陶婆婆也隨同前來。而玄冰城這邊,除了剛剛傷愈的老菜頭外,另三名九級靈仙沈華冰、穆少凌夫婦和兄弟沈青也都住進了鳳凰山。

另外,為了增強人類靈師的力量,龍威皇帝還特意將遠在南鳳城駐守的譚青和弦天兩位靈仙請了過來。

神木學院方面,因為唯一的九級靈仙慕容輝帶領數十名光系靈師增援了天狼谷,所以這次並沒有出現在玄冰城。而一直在八級後期徘徊的冥冬長老則帶領數百名七級以上靈師前來增援總院。

同時,神木學院數萬高級靈師學員,紛紛在第一時間便各自趕回了所屬的靈師兵團,聽候軍方統一調配。

誰也沒有想到,在龍威皇帝御駕親征來到玄冰學院的第一時間,首先召見的不是城主紫辰,也不是玄冰城駐軍的將領,卻是步文勒師徒。

龍威皇帝尤其點名讓步文勒將胖子豐子榆帶來召見。這不禁令步文勒心生疑惑,不知道這龍威皇帝何故竟然會在這關鍵時刻召見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

但當胖子豐子榆被步文勒領到龍威皇帝近前的時候,胖子也傻眼了。只見龍威皇帝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錦袋遞給胖子,同時問道:「豐子榆,這東西你可認得?」

胖子接過錦袋打開一看便傻了,只見錦袋中正是自己賣給匯雲閣李掌柜的那360枚紫金錢幣,但怎麼又會落到皇帝手中了?難道會是另一份紫金錢幣嗎?

但胖子馬上便否定掉這種猜測了,若是另一份紫金錢幣,皇帝為何會找到自己頭上?而且從錦袋中紫金錢幣的大概數量來看,正是自己賣掉的那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