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咖啡廳,三人找了個地方吃了頓飯就準備各自回家了。

“我有車,你們要我送嗎?”任雪問道。

聽到有車,胖子的眼前一亮,可是他突然看了看任雪那有意無意瞟向盧寶的眼睛,頓時心領神會。

“不了,我家就在這附近,走兩步就到了,老大,有事就打我電話,隨叫隨到。”給盧寶打了聲招呼,見他點了點頭,胖子轉身就走了。

“你呢?”任雪看着盧寶。

能做順風車回家盧寶自然不會推遲,於是立馬笑道:“好呀!正好現在這裏也不好坐車,還省了路費。”

對於他的最後一句話,任雪給了他一個白眼,然後就帶着盧寶向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去。

“我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聽到鈴聲,盧寶就知道是沫沫給自己打電話來了,於是連忙接通了電話。

“喂,老公,這個點了,你下班了沒有?”

對於這個稱呼,是盧寶要求沫沫喊的,剛開始,她還是顯得有些害羞的,但更多的是開心。

“下了,剛纔和同事吃了個飯,你不用等我了,我一會就回來了的。”

“嗯,好,老公路上小心。”

掛斷了電話,盧寶擡頭就看到任雪正看着自己,歉意地笑了笑,“讓你久等了,我女朋友問我什麼時候回去了。”

“女朋友?”任雪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不過馬上又恢復了常態,說道:“沒事,她愛你纔會這麼關心你的。”

很快,兩人就開着車上了路, 魔獸異界之血精靈王子

從後視鏡中,任雪將這一切看在眼裏,表情有些怪異。

這樣一個慵懶的男人,在做事的時候,卻給人一種非常的踏實的感覺,讓自己都不知不覺淪陷進去了。


這是她剛纔才察覺到的,因爲她在聽到盧寶有女朋友的時候,心裏竟然有些失落……

沉默了一陣,任雪突然開口道:“你來如龍的真實目的是什麼?”

“什麼?”盧寶驚訝地看着任雪,什麼意思?難道她察覺到了什麼?不應該呀!我的事從來沒跟別人說過呀!

對於這件事,就是對沫沫,盧寶都沒有說過,不是不信任,而是不想她知道這些事情爲自己擔心。

那麼,任雪現在是怎麼回事?

“什麼意思?我來如龍能有什麼目的?”盧寶尷尬地笑了笑,“我就是想好好工作,賺錢好好生活呀!”

任雪從後視鏡給了他一個白眼,“就你?還想好好工作?在公司的時候就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你還想好好工作?撒謊也要過過腦子好不好?”

被她這麼一說,盧寶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確實,自己從來就沒將那個工作放在眼裏,進如龍就是爲了對付盧天閎的三兒子的。

這件事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即使現在跟他是同一陣營的任雪。

“好吧!我說,其實我是一個富家公子,來如龍就是歷練歷練的,過不久就會接手家族的產業。”


對於這種電視劇中的老套路,盧寶說出來本想是消遣消遣任雪的,沒想到她卻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

“不會吧!你信了?”盧寶震驚地看着任雪,這種話說出去也會信?雖然他原來真是一個富家子。

“爲什麼不信?”任雪反問道:“你那一副慵懶的姿態,要不是從小養成的毛病,怎麼會一直跟着你?而且你看起來非常稚嫩的樣子,給人一種不靠譜的感覺。”

“可是真遇事的時候又有很多主意,想來這就是你的長處了,你的長輩就是想讓你脫出稚嫩,做事變得老練,纔將你下放下來的,我沒說錯吧?”

瞬間,任雪就化身柯南,分析頭頭是道,連盧寶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來複仇的還是來歷練了。

不過能這麼矇混過關,盧寶也不會傻傻地去拆自己的臺,而且看任雪那興奮的樣子,也不想做些煞風景的事情。

“是了,是了,我長輩就是這個意思,沒想到一下子就被你猜中了,真厲害。”盧寶說道。


“那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任雪,公司最年輕的總監。”一誇,任雪的尾巴就翹到天上去了,“我可不是靠運氣才坐到這個位置的。”

看她那個樣子,顯然是認定自己是下派下來的富家子了,盧寶樂得如此,自己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畢竟誰知道會出現什麼意外。

這一番話下來,氣氛就聊開了,兩人高興地聊了一會,就到了盧寶的小區,進去找了個停車位,兩人就下來了。

“你就住在這裏呀? 七零末世女 。” 誤吻宸王,吃貨萌妃要翻牆 ,越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要真是一個剛上班的年輕人,怎麼可能花那麼多錢住這種地方?都是合租屋什麼的。

“嗯,一般般。”盧寶點了點頭,然後問道:“要不要上去坐坐?”

任雪看了他一眼,“你有女朋友還讓別的女生上去坐?不怕死呀你!”

盧寶倒沒有覺得什麼,就是坐坐而已,再說自己對她也沒有什麼別的心思。

不過任雪拒絕了,盧寶也不堅持,於是告了別,就向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看着盧寶那絲毫不拖泥帶水的樣子,任雪眼神幽怨地颳了一眼他的背影,“真是個傻子,也不知道叫我回去後給個消息報平安。”

任雪憤憤不平地開車走了。 三樓,盧寶租的房子裏,正有個人影站在窗子邊。

沫沫的眼神一直在盧寶身邊的那個女人身上,白皙的皮膚,精緻的臉蛋,完美的身材,看得她有些自慚形穢。

每天,她都會在這裏等着盧寶回來,只是他一直不知道。知道看到盧寶回來了,沫沫都會無比高興,然後去做別的事,好像真的聽話去睡覺了。

這是她心底的小祕密,她不會說出來,只是在心底默默開心着。

可是她沒想到,今天等着的時候,卻看到了盧寶從一個女人的車上下來了,而且兩人聊得很開心的樣子。

頓時,沫沫有種危機來臨的感覺,女人強大的第六感讓她覺得樓下的這個女人是喜歡盧寶的。

“不會的,他說過會對我負責的,不會不要我的。”沫沫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低頭自語着。

可是那個女人的身影就像刻在了她的腦袋裏,總是揮之不去。

她那麼美,氣質也那麼好,而且……好像很有錢的樣子。而自己,好像一無是處,自己有什麼資本和她爭?

沫沫出身農村,父親又是個賭鬼,幾乎弄得傾家蕩產,她除了盧寶,還有誰可以依靠?

就是想有點底氣,她纔想開一個甜品店,自己創業,也爲了給盧寶分擔,不想他那麼累。

“咔——”

正在沫沫想着的時候,門外響起了鑰匙開門的聲音,沫沫立馬收起情緒,換上了滿臉的笑容,跑了過去。

“老公,你回來了?”看到盧寶的第一眼,沫沫就迎了上去。

將她一下子抱在懷裏,盧寶笑道:“嗯,你怎麼還沒有睡?不是讓你不要等我嗎?”

“沒你抱着我睡不着。”沫沫突然臉紅着說道。

盧寶愣了一下,沫沫從來不會說這樣的話,今天是怎麼了?不過看到沫沫一臉嬌羞的樣子,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嘿嘿一笑,手上立馬就不老實起來了,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啊!”沫沫被弄得渾身滾燙,皮膚上落上了一層好看的紅霞,更具誘惑力了。

這要是平時,沫沫還會嬌羞地抵擋一下,可是今天不知道怎的,沫沫十分配合,有幾分迎合的意味。盧寶心中一笑,暗道果然是想要了,立馬更加肆無忌憚。

兩團炙熱的身子扭打着,在狂風暴雨之後,沫沫像是一灘爛泥般躺在盧寶的胸口,臉上都是滿足之色。

“老公,明天週末,你不用上班,我們一起去給甜品店進貨怎麼樣?”沫沫有氣無力地說道。

“週末了?”盧寶愣了一下,沒想到這麼快就週末了,這幾天一直有事,他都忘記時間了。

“好,明天我陪你,這些時都沒有好好陪你。”盧寶說道。

沫沫立馬高興地將盧寶抱得更緊,她之所以想要盧寶陪自己,就是有了危機感,她怕自己不在的時候被別人乘虛而入。

一夜悄悄過去,從牀上爬起來後,任雪看了一眼手機,發現盧寶真的一夜都沒有問她是否平安什麼的。

任雪生氣地將手機甩到了牀上,然後去洗漱了,雖然今天是週末,可是過會她還要去公司一趟。

就在昨天,她就已經將那段錄音發給公司的管理層了,相信今天他們就會找自己過去談話。

果然,剛洗漱完,她的電話就響了,一看,是公司的公用電話。

任雪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接通了電話,“喂,我是任雪。”

對面響起一個輕柔的男子聲音,“你好,任雪,昨天你發到公司郵箱的錄音管理層已經知道了,所以想請你回來瞭解下情況,你看有時間嗎?”

任雪臉上的笑意更濃,“有的,我一會就到公司。”

“嗯,好,等會見。”

掛掉電話,任雪終於忍不住興奮地大叫了起來,多年來的心血,本來她以爲都完了的,誰知道峯迴路轉,又回來了。

“這次老孃不會再被人陷害了。”任雪狠狠說道。從這件事讓她知道了行內的陰暗一面,自己不參與,但是也要提防着。

高興了一會,她就駕車去了公司,週末,公司基本沒有人了,所以她徑直去了會議室。

任雪推門而入,就看到會議室裏面已經有個男人正在裏面了,任雪歉意地說道:“抱歉,讓您久等了。”

男子轉過身,是個戴着黑框眼鏡的年輕人,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但是他卻給人一種非常沉穩的感覺。

“沒有,我也剛到一會。”男子走過來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李文,是盧總的祕書,這次由我來處理你的事情。”

“李總?”任雪看着眼前的男子驚呼了起來,臉上滿是驚喜和難以置信。她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大佬來處理自己的事情,雖然這人是盧總的祕書,但他們私下裏都稱呼他爲李總。

因爲她們都知道,這家公司的老總盧成纔是盧家的三少爺,被家族分來管理這個公司,可是他平時都不管事的,而事情,都是由這位李文祕書處理的。


所以,其實李文就是一個掛着祕書名的老總,而如龍能做到這麼大,也全靠了他,所以在公司,都非常尊重他。

“竟然是您親自來了,真是麻煩您了。”任雪有些受寵若驚。

對於任雪的這個樣子,李文沒有絲毫的驕傲自滿,而是微笑着搖搖頭,“不,這件事關係到公司的決策,不是小事,所以我想親自來了解一下情況。”

任雪點了點頭,這件事很可能影響如龍和清豐的合作,李文親自來也說得過去。

“我們坐下聊吧!”

各自落座之後,李文正視着任雪說道:“那個錄音我們已經檢測過了,確認沒有作假,所以我們請你回來是想跟你道歉的,是我們的疏忽,才讓你離職了。”

“對不起。”說着,李文竟然起身給任雪微微鞠躬。

任雪被這個樣子給嚇到了,連忙起身扶起了他,“李總,您別這樣,我擔待不起。”

任雪沒想到李總竟然會這樣,驚訝的同時又覺得他平易近人,非常的討人喜歡。

本來她心裏對公司讓自己離職的決定是有怨言的,可是被這麼一弄,心中的不快全都消失了。 李文從公文包裏拿出一個本子一樣的東西,還有一個信封,放到了任雪的面前。

“這是公司對你做出的補償,你重新被任命爲公司的總監,並且這是補償給你的三個月工資。”

看着桌上那一個厚厚的信封,說不心動是假的,但是爲了自己的前途,任雪還是將信封推了回去。

“其實我離職也沒有多長時間,能讓我回到這個崗位上我就對公司非常感謝了,至於這個就不用了。”

對於任雪的做法,李文點了點頭,再次將信封推了回來,“你不用推辭了,這是你應得的,一是對公司錯誤決定的補償,另外一方面是你讓公司知道了清豐公司的狼子野心,避免了公司的損失,這些不算什麼。”

說完,李文嘆息了一聲,“沒想到和清豐合作了這麼多年,他們竟然會在背後給我們下黑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