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師未捷身先死,蘇逸腦海中滿是這句話,今天晚上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呢,張鈞紹就已經識破了他的計劃,並且成功破解了他的計劃,這一點出乎蘇逸的意料之外,也讓蘇逸有些措手不及。

就算是一會兒將李媛媛救出來,估計晚上的這場仗也不容易打下來,紅火和張鈞紹一定已經準備充分,就等着晚上和蘇逸的這一場硬仗。

幸好之前蘇逸未雨綢繆,率先想到了讓李鴻天忽悠天涯會的人,讓那些堂主都願意浴血奮戰,不然的話,今天晚上的結果,成功率恐怕不會超過一成。

深吸一口氣,蘇逸無奈的搖了搖頭,張鈞紹這個傢伙的陰險狠辣,心思詭譎已經超出蘇逸的意料之外,這個人絕對不好對付。

最主要的是,到現在爲止,張家從來沒有露面,甚至蘇逸都不知道張家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爲什麼這麼長時間,蘇逸就沒有聽說張家的消息。

謎團,這些事情全部都是謎團,盡是張鈞紹隨便弄出來的這點小動作已經往蘇逸焦頭爛額,如果張家真的出面,估計情況會更加複雜。

當然,如果張家壓根兒就不知道張鈞紹或者是黑流派的事情,那對於蘇逸來說確實是個不錯的好消息。

搖了搖頭,蘇逸也不再想這些還沒有發生的事情,伸手按下了門鈴。

蘇逸趴在門上,聽着裏面的動靜,可惜聽了半天,蘇逸還是什麼都眉頭聽見,眉頭也不由皺了起來。

怎麼說蘇逸也是先天高手,一身修爲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是別墅的隔音再好,蘇逸也應該能聽到裏面的動靜纔是。

可是現在裏面這麼安靜,蘇逸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很有可能,他來晚了。

蘇逸也不再多想,真氣運轉,猛地一踹踹在門上,整個門直接被蘇逸踹的應聲向着裏面飛去,狠狠拍在了地上。

蘇逸擡步走進去,還沒等看清裏面,就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傳出來。

“好重的血腥味!”蘇逸呢喃一聲,伸手捂住鼻子,臉色越發凝重,快步走進去。

剛走進去,蘇逸就看到沙發上坐着兩道身影,全部被蒙上眼睛,綁上手腳,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看起來像是已經昏迷。

而在裏面的地上,滿是紅色的鮮血,看樣子還沒有乾涸,應該是剛剛留下來的痕跡。

“不好!”蘇逸低喝一聲,想也不想,急忙向着裏面跑去,湊到沙發面前,仔細打量沙發上的兩道身影。

看了幾眼,蘇逸雙眼突然圓睜,坐在裏面的蘇逸倒是一眼能看出來,就是李天林的孩子李媛媛。

而在外面的身影,不就是這別墅的主人,李天林! 蘇逸倒吸一口涼氣,李天林這個人竟然還活着,張鈞紹沒有對李天林動手。

這個結果倒是出乎蘇逸的意料之外,蘇逸皺着眉頭,不由伸手摸了摸下巴。

張鈞紹沒有對李天林下手,卻把事情說的那麼邪乎,張鈞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張鈞紹玩兒的究竟是什麼貓膩。

蘇逸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來到底張鈞紹在搞什麼鬼,乾脆伸出手,奔着李天林的眼罩抓去。

“李先生,李先生!”蘇逸伸手拍了拍李天林的臉,輕聲喊道。

“恩……”李天林發出一道SHEN吟,這才緩緩睜開雙眼,用力眨巴兩下眼睛,看着面前的蘇逸,不由雙眼圓睜:“蘇逸,你來了就太好了,快點,你快點走!”

“快點走?”蘇逸眨巴兩下眼睛,伸手指着旁邊的李媛媛:“李先生,你女兒還沒有就下來呢,我就這麼走了,是不是有點不太講究啊?”

李天林身體顫抖了一下,急忙歪頭看向旁邊,看見昏迷的李媛媛,眼珠子瞬間溜圓,憤怒的捏了一下拳頭:“王八蛋,王八蛋,簡直就是王八蛋,張鈞紹這個混蛋,到底還是對我女兒下手了,我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蘇逸急忙伸手攔住李天林,沉聲說道:“李先生,現在殺了張鈞紹的事情好說,你女兒的情況可事不宜遲,剛纔張鈞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說的信誓旦旦,我懷疑他已經對你們下了手腳,若是不及時救治的話,我擔心你們會出事。”

李天林搖了搖頭,低頭看着蘇逸,深吸一口氣:“蘇逸,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這樣,我們是敵人,不是朋友,我們死了,對你沒有任何壞處。”

蘇逸咧開嘴,笑眯眯的點點頭:“哎,李先生,你這句話說的我非常認同,但是吧,我這個人就是犟,之前我對你女兒做了錯事,這一次就算是彌補吧。”

說完,蘇逸伸手將李天林身上的繩子解開。

李天林將繩子掙開,也不再猶豫,快步走到李媛媛身邊,將李媛媛身上的繩子解開,又將李媛媛的眼罩拿下來:“媛媛,沒事了,爸爸在這裏…….”

“嗖!”的一聲,李天林的話還沒有說完,眼罩裏面,突然出現兩隻青色的像是蝗蟲一般的蟲子,只是這個蟲子非常的小,最多隻有一釐米而已,像是閃電一般,直接鑽進了李媛媛和李天林的眼睛裏面。

“啊!”李媛媛嘴裏發出一道慘叫聲,接着身體開始快速的顫抖起來,一雙眼睛也開始慢慢變成了青紫色。

李天林身體也向後退了一步,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一雙眼睛慢慢變成全黑色,大手伸出來,猛地抓住了蘇逸的手腕。

“李先生!”蘇逸也伸手抓住李天林的手,驚呼一聲。

這種情況確實蘇逸都沒有想到,這張鈞紹竟然陰險到將陷阱放在了李媛媛的眼罩裏面,這種陰險狠辣,絕對超出了蘇逸的意料。

幸好剛纔蘇逸沒有伸手將李媛媛的眼罩解開,不然的話,現在出事的可就是蘇逸!

蘇逸心中咯噔一聲,瞬間明白過來,或許之前張鈞紹打電話說的什麼危險之類的,其實根本就不是說李媛媛或者是李天林有危險。

真正的危險,應該是張鈞紹給蘇逸設置的陷阱纔對。

蘇逸咬了咬牙,拳頭捏的嘎巴嘎巴直響,張鈞紹明顯是在利用蘇逸不願意傷害無辜的心理,從這方面對蘇逸下手。

“張鈞紹!”蘇逸緊要鋼牙,從牙縫裏面擠出三個字來。

“蘇逸,蘇逸!”李天林雙眼已經完全變成全黑色,脖子上的大筋都繃了起來,張開嘴大喊了一聲:“不要管我,一定要救我,救我女兒,她不能,不能有事!”

說完,李天林身體用力挺直了一下,仰面躺在地上,沒有了反應。

“李先生!”蘇逸急忙喊了一聲,可是李天林已經完全昏迷,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

蘇逸深吸一口氣,一把將李天林和李媛媛抱起來,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吱吱!”

蘇逸剛剛站起身來,一道清脆的聲音從李媛媛的背後猛地傳出來,一個像是微型小老鼠一樣的蟲子直接奔着是蘇逸的脖子上竄去。

“啪!”的一下,微型小老鼠剛剛碰到蘇逸的脖子,一道像是電火花一樣的光芒從蘇逸的脖子上閃現而出,微型小老鼠發出一道慘叫聲,直接掉在了地上,化爲了一探黑色的飛灰。

“哼,竟然還想要偷襲我,你以爲我傻呀?”蘇逸撇了撇嘴,看都不看地上的飛灰,直接跳上車,開車奔着城郊的方向趕過去。

“哎,行,不要動啊,這個姿勢非常好,我試試啊,你這樣會不會刺激疼強烈一點!”


“砰!”一下,範聰坐在椅子上,正對着半蹲在院子裏面的馬虎講解着,一道巨大的撞門聲直接穿出來,蘇逸看着兩道身影風風火火走了進來。

“我去,臭小子,你幹什麼呢?你以爲這是你家啊,說來就來,不知道敲門啊?再說了,你又帶的這是什麼人?玩兒呢,你以爲我這裏是醫院啊?這怎麼有事兒就讓我這裏送,我一天很忙的,哪有時間顧着你的事兒?”範聰眼珠子瞪得溜圓,指着蘇逸就大聲喊叫起來。

“少廢話,老傢伙,快點給我看看,這兩個人到底怎麼樣了,他們是不是中了蠱術了?”蘇逸將李天林和李媛媛放在地上,對着範聰焦急的揮揮手。


“哎呀,臭小子,我是誰呀?我是你保姆啊,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是不是?我告訴你啊,門兒都沒有,我絕對不會再幫助……咦?這兩個人中的是同一種蠱?”

範聰說了一半,低頭瞄了一眼地上的兩個人,眼睛突然一亮,急忙跑下去,蹲在地上,伸手扒着李天林和李媛媛的下眼皮,眼珠轉了轉:“臭小子,你這又是從什麼地方惹來的貨?不會又是張鈞紹乾的吧?”

蘇逸點了點頭,無奈的聳聳肩:“我看出了張鈞紹之外,也不會有人能玩兒出這麼厲害的蠱術吧?” “少廢話了,快點的吧,我和你說,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快點看看他們還有沒有救!”蘇逸坐在一旁,對着範聰揮了揮手。

範聰吧唧兩下嘴,低頭看着面前兩個人,眼珠子轉了轉:“這兩個人應該是被蟲蠱控制了,雖然不知道對方下蠱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從現在的情況看,如果再過半個小時的話,他們的大腦就會被吞掉,到時候這兩個人就會變成白癡了。”

蘇逸挑了挑眉毛,張鈞紹想要讓李天林和李媛媛變成白癡,目的是什麼?難道是想要掩飾什麼事情?

不然的話,直接殺了他們不是更好?爲什麼張鈞紹沒有下手?殺了李天林和李媛媛,蘇逸也絕對不可能找張鈞紹報仇去,張鈞紹有什麼不敢下手的?

蘇逸伸手摸着下巴,坐在搖椅上前後晃悠着,眼珠子滴溜溜的轉,過了半響才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知道了,肯定是這樣!”蘇逸笑眯眯咧開嘴,湊到範聰身邊:“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張鈞紹讓他們變成白癡,而不是殺了他們,忌憚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李天林背後的那個人!”

“李天林背後的人?你的意思是黑流派的人?”範聰轉頭看着蘇逸,也瞬間明白過來。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玩味的點點頭:“如果李天林死了的話,黑流派的人一定知道這件事情是張鈞紹做得,到時候一定會找張鈞紹報仇,看來李天林背後的那個人實力不弱,張鈞紹都忌憚幾分。”

“那也就是說,如果李天林變成了白癡,至少他不可能將事情說出去,而到時候張鈞紹就是不承認是自己乾的,大家都是黑流派的人,對方也不敢拿張鈞紹怎麼樣了。”範聰仰頭大笑一聲,點了點頭:“沒看出來,張鈞紹的腦袋很聰明嘛,一舉兩得,玩兒的漂亮!”

蘇逸嘿嘿一笑,伸手拍了一下範聰的肩膀:“老傢伙,絕對不能讓張鈞紹成功了,這件事情你必須要幫我!”

“廢話,你沒看見我現在就在幫你嘛,你給我一遍待着去!”

範聰揮手打開蘇逸的手,擡步走進屋裏面,伸手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從裏面掏出一瓶綠色的液體來。

蘇逸瞄了一眼,忍不住咧開嘴:“哎,老傢伙,你拿的是啥玩意兒?這有點太噁心了吧?有沒有副作用啊?”

“滾犢子,我研究出來的東西還能有副作用?這可是我多年精心的研究成功,絕對好使,你就放心吧,去,一邊待着去,別打擾我啊!”範聰不耐煩的揮揮手,伸手將藥水打開,放在李天林和李媛媛鼻子下面。

藥水像是氣體一樣,從瓶子裏面鑽出來,直接鑽到李天林和李媛媛的鼻子裏面。

“啊!”李天林身體猛地挺了一下,接着捂着自己的頭,在地上開始劇烈的翻滾起來,嘴裏發出陣陣慘叫聲。

李媛媛的情況倒是好很多,只是在地上不斷的顫抖,小手兒死死抓着自己的褲腿。

“看來李天林掌握的祕密應該不少,裏面的蟲子已經吞噬了他不少記憶,現在一點點吐出來,李天林的大腦有點承受不住了!”範聰站在一旁,緩緩說道。

蘇逸也不管這些事情,李天林是因爲和他合作出事兒的,只要能救活李天林,蘇逸良心上就算是過得去了,其他的事情,他完全不在乎。

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李天林才慢慢平靜下來,整身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溼,趴在地上嘴裏喘着粗氣,緩緩掙開雙眼。

“我,我這是在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兒了?”李天林掃視周圍一圈,不由皺着眉頭問道。

“放心吧,你現在安全了!”蘇逸笑眯眯站起身,湊到李天林身邊:“怎麼樣?感覺好點沒有?”

李天林眨巴兩下眼睛,騰地從地上站起身來:“我女兒,我女兒……”

“爸!”李媛媛在一旁也輕呼一聲,從地上站起身來,直接撲到李天林懷裏。

李天林緊緊抱着李媛媛,這才狠狠鬆了一口氣:“謝天謝地,你沒事兒就好,你沒事兒就好啊!”

蘇逸坐在一旁,笑眯眯咧開嘴:“李先生,放心吧,你們誰都沒事兒,不過現在我倒是想問你點事兒,到底張鈞紹爲什麼會對你下手?”

李天林歪頭看了蘇逸一眼,不由嘆息一聲,鬆開李媛媛,坐在地上:“張鈞紹這個傢伙真是老奸巨猾,我之前確實低估他了,他的能力遠遠超過我的想象,我也沒有想到,這小子的手段竟然這麼狠辣,能夠來一個還施彼身!”

“還施彼身?”蘇逸眼珠轉了轉,瞄了李天林一眼,伸手摸着下巴道:“你是說,其實張鈞紹是想要重複我們的計劃?”

“沒錯!”李天林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土:“張鈞紹似乎已經知道我們的計劃,還沒等我去找他的麻煩,他就已經率先來找我的麻煩,對我動手的目的,其實就是想要將我出事的責任嫁禍在你的身上,就算是我的上線知道是張鈞紹坐的,但是沒有證據,大家都是黑流派的人,我的上線也絕對不會先去對付他,而是會找你的麻煩!”

蘇逸吧唧兩下嘴,事情果然和他想的一模一樣,張鈞紹這個傢伙還真是足夠陰險,也足夠聰明!

“蘇逸,我絕對不會讓張鈞紹得逞,這個王八蛋,竟然這麼對我,那就不要怪我不義,這一次,我要讓他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說完,李天林伸手將手機拿出來,找到一個號碼撥打出去。

蘇逸坐在椅子上,看着李天林的背影,眼珠轉了轉,起身向外面走去。

“臭小子,你要幹什麼去?”範聰伸手拉住蘇逸,眉頭緊皺:“今天晚上你的計劃必須要停止,絕對不能再和對方硬碰硬,不然的話,你絕對沒有好下場,張鈞紹既然已經知道你的計劃,一定會做好準備等你,你不能去冒險!”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玩味的揮揮手:“一個張鈞紹就能讓我害怕,我這個蘇家大少爺豈不是白混了!”

說完,蘇逸轉過身,直接向着外面走去,跳上車直接奔着市中心趕去。

範聰看着蘇逸的背影,不由搖頭嘆息一聲,伸手將手機拿出來。

“我告訴你,你們家的這位大少爺太不聽話了啊,去找張鈞紹硬碰硬了,這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可管不了,你自己看着辦啊!”說完,範聰直接掛斷了電話。

蘇逸開着車,直接回到了天涯會總部,直接將李鴻天和李天照叫了過來。

“會長,我們的人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只要你一聲令下,現在就可以出發,肯定沒有任何問題!”李天照坐在椅子上,對着蘇逸爽快的說道。

蘇逸點了點頭,看着李鴻天說道:“李叔,今天晚上的一戰看來我們要改變點策略,很有可能對方會早有準備,所以千萬不能強攻,之前的速戰速決估計也不太現實,我們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

“打硬仗?”李鴻天皺了一下眉頭,急忙揮揮手,伸手拿出一顆煙來,抽了一口道:“蘇逸,絕對不行,先不說打硬仗咱們天涯會和紅火之間誰的力量更加的強,僅僅是這個想法就不行,這麼多人一起招搖過市,你以爲警察都是瞎子嗎?會不管我們?這樣就是自找麻煩!”

蘇逸皺了一下眉頭,低着頭仔細想了想:“李叔,警察那邊的事情你放心,我會負責搞定,只要你們不要傷害無辜,就不會有事兒,時間緊迫,我絕對不能讓張鈞紹得逞,過了今晚,恐怕張鈞紹會更加防備,到時候我們就更加來不及!”

李鴻天深深看了蘇逸一眼,不由搖頭嘆息一聲,將菸頭扔在地上,狠狠踩滅:“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聽你的,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今天晚上的事情,可能不會順利收場了!”

“會長,你不用擔心,咱們天涯會的人萬衆一心,肯定能幹掉紅火,這個王八蛋,我早就想幹掉他了!”李天照站起身來,囂張的說道。

蘇逸也沒有理會李天照,看着兩個人出去,跑去找林子薇,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警方對接下來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要保持沉默。蘇逸不希望警方介入,警方最好就當什麼都沒發生,而這需要林子薇的配合。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