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雨萱的目光遊移,從頭到腳盯着秦陸仔細的看。

“秦陸,莫非你又有突破?”

同爲天玄境界的宗師,劉雨萱感應到秦陸的氣息與以往相比又有不同。

秦陸體內有一股浩瀚博大的氣息,他整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裏,就像山嶽般凝重。

秦陸不置可否,他將自身的氣息掩藏起來,平淡的說:“若無事,我先行告辭。”


“秦陸,你錯過了學院的武道大會,太可惜了。”

武者煉心,無論是柳東陽還是義父所傳授的都是絕世功法,秦陸對學院那點過家家的玩意兒毫不在意。

說話間,前方一羣權貴少年簇擁着一名華服高貴的青年走了過來。

青年不過二十出頭,器宇軒昂,龍行虎步,他就是此次今年武道大會的魁首明若晨。

明家世代鎮守西南,明若晨是家族嫡子,自幼勤修武道,被譽爲社稷學員少年天才,據傳其已經有突破武尊的跡象。

秦陸目光平靜,他緩步走了過去。

劉雨萱卻跟了上來,親暱的在秦陸耳邊說話。

誰都知道明若晨仰慕皇家三公主,劉雨萱如此做作,明若晨立刻動怒。

無形的殺氣如銅錘貫頂,青石地面陡然下沉,左右的學員害怕受到波及,紛紛躲避。

對方確實強橫,不過還無法撼動秦陸。

強悍的刀意沖天,將明若晨的殺氣衝擊得潰散,秦陸昂首前行。

“站住!”明若晨突然暴吼一聲,如同怒雷炸響。

秦陸停住腳,雙目精芒爆閃:“有何見教?”

“你就是秦陸?”

“正是。”

明若晨看了一眼劉雨萱,面對意中人他不敢放肆,只能將怒火撒到秦陸的頭上。

“秦陸,公主和你說話,你怎能如此無禮?”

秦陸的心境遠遠超過常人,明若晨那點小心思一眼洞穿。雙臂環抱,秦陸悠閒的望着對方:“那我應該怎樣說話?”

“應該跪下!”話音剛落,銀光閃耀,明若晨手中多了一對銀錘。

“明公子威武,這等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就該教訓。”

“就是,明公子一出手秦陸這小子只有變成肉餅的份兒!”

文俊和李天明鼓譟起來,他們巴不得明若晨出手。

秦陸掃了兩人一眼,目光中只有鄙視:“文俊,李天明一個強者不會躲在別人背後,爾等只有這點出息!”


文俊和李天明臉漲得通紅,羞愧感油然而生。

不過復仇的渴望很快戰勝了羞愧,兩人恬不知恥的慫恿道:“秦陸你有種就過來,沒事兒耍什麼嘴皮子。”

秦陸望了明若晨一眼道:“我不是那種動不動就找人打架的莽夫。”

一步跨出,身形玄妙無比,直接從明若晨的身側跨了過去。

“不比也罷,柳東陽這樣的腐儒能夠教出什麼好學生。”

秦陸霍然站住,他可以容忍對方侮辱自己,但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侮辱自己的老師。

身在京城,作爲柳東陽的弟子就代表着東陽書院。東陽書院的弟子文武雙修,絕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

立威,必須徹底的立威,用強力震懾對手。

秦陸停住腳步,望着劉雨萱。

這一眼大有深意,暗含請示的意思。

劉雨萱嫣然一笑,猶如春風化雪:“秦陸,東陽先生的弟子可不是這麼好當的。”

一語雙關,強者就是要敢於面對挑戰。

秦陸再度望着明若晨,冷傲的氣息壓迫得對方難受。

一個男人最難忍受的就是對手當着心上人的面挑釁自己,明若晨已經動了真怒。

“一錘破天!”明若晨雙手旋風急舞,狂暴的銀錘從九天砸落。

強悍的罡氣將周圍的空間急速的壓縮,秦陸負手向天,不爲所動。

劉雨萱大爲吃驚,對方的錘轉瞬就要砸下來,秦陸這是發哪門子呆。

“小心!”眼見銀錘落下,劉雨萱忍不住出語驚呼。

“轟隆!”一錘砸下,塵土飛揚,這一錘將地面硬生生的轟出一個十丈方圓的大坑。

塵土散盡,土坑中並沒有秦陸的身影。

人哪裏去了?明若晨擡起頭,身後傳來一陣笑聲:“好大的力氣,比煉器坊打鐵匠強多了!”

秦陸雙手抱頭,正好端端的躺在書院東邊的柳樹上,悠閒到了極致,也瀟灑到了極致。

將武道高手比喻成打鐵匠,是一種莫大的諷刺和侮辱。

劉雨萱禁不住“撲哧”一笑,明若晨的臉漲得通紅。

“給我去死!”明若晨整個人化作流光,銀錘揮舞,狂暴的罡氣凝聚成一尊巨大的神靈虛影。

這尊神靈身高九尺,帶着悍然的氣勢當頭砸落,聲勢駭人。

秦陸依然躺在柳樹上,經過仙靈之氣的鍛造,神念和身體都強悍到了極致。秦陸一眼就看出對方的破綻所在。

“砰!”秦陸出腳,這一腳正好踢在神靈虛影的腹部,狂暴的勁道將神靈虛影擊碎。

銀光閃耀,明若晨的銀錘先後砸落,這一次錘頭火光爆閃,是明家絕學“天火神錘!”

這一路錘法大開大合,風雷霍霍,若是普通武者只怕一錘就會被雷電之力穿透身體,神魂俱滅。

明若晨催動真元,空中三道火球從天而降,帶着滅殺萬物的狂暴。

身在百丈之外的衆人感受到狂暴的雷霆意志,個別修爲弱小的直接被震暈過去。

“快退,快退!”爲避免受到波及,一干學員又退了數十丈。

“轟隆”巨響,明若晨雙錘砸落,一道水柱粗的雷電光柱出現在秦陸的腳底。

緊接着,兩根、三根- –足足有六根光柱出現。

“天雷六陽陣?”劉雨萱不由得驚訝,這明若晨是動了斬殺秦陸的念頭,不惜耗費渾身真元發動奪命的天雷六陽陣。

“秦陸,快逃!”劉雨萱傳音提醒,她不願意見到秦陸被雷電炸成飛灰。

“逃,爲什麼要逃?”秦陸嘴角揚起一抹冷酷的笑容,對方動了殺機,秦陸不再手下留情。

“轟、轟、轟!”明若晨的銀錘脫手,幻化走兩條銀色的巨龍。

大陣中浮現出十二個斗大的雷電光球,朝着秦陸瘋狂的砸落。

秦陸身影如電,在雷電光球中穿梭,很快就被狂暴的雷電湮沒了。

“哈哈- – -”明若晨滿頭黑髮飛揚,他已經感受不到秦陸的氣息,對方已經被雷電炸成飛灰。

“啊,怎麼會這樣?”

“可惜,東陽先生的親傳弟子啊。”

與貴族子弟不同,這些平民子弟對秦陸素有好感,紛紛替他惋惜。

“不對,看那裏!”

狂亂的氣流散盡,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刀橫在了大陣中央。 就在雷電光球閃爍的剎那,秦陸閃身進入破魂刀中。

降服了器靈,秦陸能夠隨意的御使破魂刀。雷電光球轟擊的瞬間,刀皇殿上空出現恐怖的雷電雲團。明若晨的雷霆之力,完全被雷電雲團吸收掉。

“刷!”青光閃耀,秦陸將破魂刀握在手中。

一刀在手,風雲之聲大作,秦陸彷彿頂天立地的絕世霸主。

“這- -”明若晨的臉蒼白如紙,急忙收回銀錘,護在胸前。

“明若晨,你挑釁在先,怪不得我!”

“喀喇!”九天之上,刀光從天而降,帶着雷霆萬鈞的氣勢。


奔雷斬,這一刀比起明若晨的雷電光球威力大了數百倍。

刀光落在明若晨的銀錘上,立刻迸發出碗口粗的銀色雷電,巨大的力量將明若晨震得倒飛。

“砰!”明若晨從空中跌多,手中的銀錘鏗然墜地,碎成四塊。

這銀錘是明若晨耗費大量精血祭煉的武器,銀錘被毀,明若晨心神受到重創。

“哇!”明若晨吐出大口的鮮血,頹然的倒在地上。

“快,保護少主!”一羣明家子弟自動的聚集在明若晨身邊,生怕秦陸斬盡殺絕。

秦陸不屑的掃了對方一眼,冷笑道:“我若是要他的命,就不會攻擊銀錘,把你們的少主擡走吧。”


秦陸懶得理會這些人,直接回到自己的住所。

“明若晨敗了?”

“明家不世出的武道天才,學院武道大會的高手就這麼敗了?”

“秦陸太強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 – ?”

衆人議論紛紛,劉雨萱望着秦陸飄然而去的背影,悄悄的跟了上去。

秦陸的住所設置在半山腰,非常的清幽,劉雨萱剛走到門前,秦陸的聲音響了起來:“公主,在下要修煉了!”

皇家金枝玉葉,居然會被人拒絕,劉雨萱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秦陸,本宮只是想詢問一些問題而已,用不着拒人千里吧?”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於禮法不合,有問題等我出關再說。”

“你- – -”劉雨萱咬了咬嘴脣,氣得扭頭就走。

走到洞府門口,看見那塊石碑實在是礙眼,劉雨萱猛地抽出長劍,將石碑腰斬兩段。

“公主,損壞公物造價賠償啊。”秦陸的聲音透了過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