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星沒有吭聲,戰意表明一切,一往無前,不得不說現在聯手是最好辦法,他們意識都很強,手段也果決,自然就能形成默契。

霎時間兩人聯袂直殺一側,齊頭並進,論起狠勁,還是不如有我無敵的純粹戰意。如今兩人都是如此,神通都在長嘯,生生衝散刀網缺口。

接而兩人一飛衝天,後面緊隨的便是無數刀影劃破夜空。

千星不再掩飾什麼,羽翼展動,一閃遠去,不然都走不掉。

之前沒有用戰槍,就是怕被人認出太多,猿空還沒有救到。

讓他詫異的是,那人背後閃動青色羽翼,在夜色中一樣難察覺,呼嘯遠去,速度一樣極快。

後方喊殺接連,兩人快逃,都有受傷。

千星看出了,少年並沒有比他強很多,都算是一個層次,他無限接近星辰榜,少年勉強進入的那種,剛剛那些人瘋狂起來,有兩個比少年也更猛。

荒山小道,兩人一閃落下。

他們都要平復氣息,處理傷勢。

千星看向旁邊少年,又一個天驕,看著比他還年輕,這就是星辰榜了?不是也差不多,馬上就能進入。

他納悶了,實力強就算,還又是個小白臉。

他來這邊才多久,碰到的一個個,真誠無影賀蘭包括師承宇塗山正浩,乃至後來的小鵬皇,先不說整體氣質,還都是很帥氣的小白臉,更不用說比女人還漂亮的蒼井了,眼前這個小子和蒼井都有一拼。

現在這年頭,行走江湖,除了比拼實力,還拼顏值?

千星摸了摸鼻子,他應該也算是挺帥吧,就是臉沒那麼白,還是覺得自己這樣更有男人味。

「再看也沒有哥哥帥,這是天生的。」少年眨了眨眼睛笑道。

「兄弟實力不錯,你叫什麼名字?」

「關你什麼事。」千星說道,「後會無期。」這麼大鬧一場,什麼都亂套,而且也沒見到朋友,千星心情很糟。

「說的我多稀罕搭理你似的。」少年說道,向相反方向行去。

千星皺眉思索,之前趁亂他也問過一些還算清醒的角鬥士,也沒問出什麼結果,他們地位等同奴隸,這都不是他們能知道的。

咻!忽然千星抬頭,然後就看到漫天刀影覆蓋過來,地下都有,凌厲殺出。

千星連續躲閃,直直翻滾出去,這是早就埋伏好的敵人。

還是瘋刀盟的,千星想起來,先前有一波人就在追殺剛剛那少年,現在這便是那一波,不是剛剛後面的又追來。

同時走向另一邊的少年也遭遇襲殺,戰場已經狂暴。

「喂,殺錯人了。」千星喊道。

「哼哼,小子還想狡辯,和那賊小子一起,身上還有我瘋刀戾氣,去死。」幾人嗤笑,刀氣兇悍,越來越強。

千星翻著的地方直接被切成篩子,千星已閃到一邊,火大的很,閃步攻殺。

這是六個人,六把刀看誰瘋狂,瘋刀殺陣凝結,威勢極強,千星硬是沖不開,破不掉,剎那又挂彩。

千星不再后閃,他本來想先走的,發現也很難,他一開始就被埋伏陷入殺陣。

呼嘯七方天,七方殺招,連殺六人,六人也被驚到,但刀影聯合生生給防住,橫刀刀氣現,再狂殺上前。

千星山河拳咆哮,山河圖滾滾,氣場凝結,然而六刀也不簡單,刀勢疊加,生生把他山河圖劈的千瘡百孔,氣場都不穩,反而形成瘋刀氣場。

千星怎麼也沒想到,區區平均實力才是九重天巔峰,竟然能給他造成危機。

不知不覺,千星專註戰場,對方瘋狂不怕死,他也早適應。

只覺體內熱血沸騰,久違的豪情,之前面對那些追兵,要麼他可以碾壓,要麼就是戰三那種,他完全不敵,現在不同。

這些人威勢夠了,他還能肆意一戰。

戰場瘋狂,六人也都不耐煩起來,他們還準備滅掉千星,去幫另一邊,竟然被拖住了,這個無名小子。

六人愈發狂暴,千星愈戰愈勇,神通盡出,風煞霧影,吐氣槍煞,十步殺招,九方絕技,千星接連施展,竟都無法佔到優勢。

不過六人慢慢也難佔優勢,各有受傷,他們受傷更瘋狂,千星受傷更淡漠。

嗤嗤!另一邊,少年劍法越來越快,竟然拉回了上風,很快連殺兩人,對手戰陣不穩,轉瞬即破,混亂中少年劍影凌絕,瘋狂的刀客接連被絕殺。

最後那個帶頭的堪比星辰榜戰力瘋狂下也露出破綻,被少年刺穿眉心,少年手臂也在那人最後的反擊中招。

「在那邊,快。」

少年抬頭,他們在這邊打鬥,雖然時間很短,後面原先的追兵還是殺來了,堪比星辰榜戰力的四人之多,還有很多僅次的。

少年轉身要走,回頭又看到千星還在圍攻中,眼神微閃幾下,沖向千星戰場。

千星遭遇圍攻,心神專註,急速瘋狂的節奏,驀然心有靈覺,手中戰槍出現。

戰槍呼嘯,夜戰八方之勢,彷彿一分為六,因為只有六個敵人。

嗤嗤!瞬時六人全部被刺中眉心,揮出的刀影還待劈過,然而千星兵器更長,他們沒有劈到,千星已經閃走。

六人緩緩倒下,至死還不明白為何。

千星心情激蕩,戰鬥中靈感,瘋狂中所得,殺戮槍道增進,他現在應該也算是步入星辰榜門檻了。

少年提劍殺來,正要出招,也是很驚訝,不用他出手了。

「小賊,納命來。」天空中傳出暴喝,千星也注意到來人,暴喝的威勢更強,從不同方向殺來。

「是瘋刀盟主,快走。」少年喊道。

不用他說千星都感應到,兩人意識一致,第一時間極速遠去,留下一路狼煙,接而沖向天際。

「謝了。」千星說道,他也沒想到少年在這個關頭竟然會回來幫他,雖然他沒需要。

****** 這件事說了複雜,千星也是很鬱悶的,沒有這個人,他悄然摸進去,可以查探很多,絕對不用這麼狼狽,還把事情全耽誤。

看得出來,少年早就惹了瘋刀盟,如今他都被誤會同夥了。

接觸不多,他也不算討厭此人,至少賣相不算討厭,戰鬥時的戰意等等,也有認同之處。

「不用客氣,哥哥從來不連累小朋友。」少年擺手,「喂,你叫什麼名字?」

「你怎麼不先介紹下自己?」千星說道。

「好吧。」少年一笑說道,「我叫……青羽。」

「星帥。」千星說道。

「你這人不地道,一看這名字就不是真名。」少年說道。

「是嗎?愛信不信。」千星淡笑。

「對了,你怎麼惹到瘋刀盟的?」少年問道。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千星道。

「這個說來話長。」青羽說道,「你剛剛臨戰突破,都算是有星辰榜實力了,我怎麼沒聽說過你?」

「還有你修鍊的什麼神通,地煞七十二變?有些像,你是地煞宮的。」青羽很好奇。

「我和你很熟嗎?」千星無語,哪有一來就問人神通的。

「我們一起經歷過生死,怎麼不熟了。」青羽笑道。

「好像我們剛剛才知道對方叫什麼。」

「這都不重要。」青羽擺手,「男兒漢大丈夫怎麼這般婆婆媽媽。」

「我是說地煞宮好像名聲不怎麼好,雖然沒有瘋刀盟惡名在外,也都不是好東西。」青羽看向千星。

「這話說的在理,地煞宮都不是好東西。」千星笑道。

「這麼說地煞宮,你是地煞宮叛徒?」

千星無語。

「呵呵,好吧,星……你的名字怎麼這麼彆扭。」青羽說道,「我是說有機會我們交流一下武學,你把你的神通教給我,我也教給你一些。」

「還有你是用槍的,之前在城主府你竟然忍住沒用,你到底什麼企圖?」

「我是你犯人嗎,怎麼那麼多問題。」千星哼道。

「我不是想多了解一下朋友嘛。」青羽笑道。

「不用了,我還有事。」千星說道,既然擺脫了敵人,他還想混回去,再打探一下猿空消息。

「你有什麼事,還是去瘋刀盟救人?」青羽問道。

千星不置可否。

「其實角鬥士很殘酷,經常死人的,你要有心理準備……」

「不應該的。」千星搖頭,他也想過,不願接受,「昨天我還在傳單上看到他的介紹,我去角斗場卻沒看到他。」

「這樣啊,能上宣傳單,你朋友也夠厲害的,還是昨天,這應該沒事。」青羽說道,「給我看看宣傳單,我說不定知道。」

千星遞過去。

「金剛王?」青羽看著,「我好像還真知道,瘋刀盟地盤內有兩三個大城,一些厲害角鬥士也會經常換地方,他們應該是送到別的城了,現在說不定還在路上。」

「在哪個方向?」千星問道。

「這樣,我幫你,你之後也幫我。」青羽笑道,「要麼你就教我一些神通作為報答。」

「剛不是說朋友嗎?」千星輕哼。

「朋友就應該有好東西一起分享,我幫你你幫我,我都沒有神通修鍊。」青羽說道。

千星不想回應什麼,他算是發現在外行走江湖的年輕人,越是單獨的,越臉皮厚。

「你到底要做什麼事,既然如此,你說清楚,只要可以,你幫我,我就幫你。」千星說道。

「好吧,相信你,反正也不是秘密。」青羽大氣道,「我是接了任務,瘋刀盟十惡不赦,我要覆滅他們全部高層。」

千星已經猜測過很多,還是目瞪口呆。

「有什麼可驚訝的,見沒見過世面?」青羽少年鄙視,「我輩修行,就應該迎難直上,這些瘋狂的傢伙,不過是磨礪對象罷了,既為民除害做了好事,又成全自身,何樂不為?」

「怎麼樣,我看你神通不錯,和我聯手也爽快,我們一起做好事。」青羽笑道,「我幫你救人。」

「說的好像沒問題,但不論後面的,還是那些押送的高手,都是你的目標,全是我在幫你。你接的任務多少懸賞,分我一半。」千星說道。

「兄弟,談錢俗不俗啊。」青羽一笑,扯開話題,「你看如何,反正現在那些瘋子也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塊,你難道不會不爽?」

「幹了。」千星說道,「不過先救人。」

「救完人你跑了怎麼辦?」

「只要救到我朋友,保證他的安全,我定幫你走到最後。」 總裁的完美甜心 千星說道。若真救到猿空,正好幫他報仇了,免得留下心結。

「好吧,信你一回,我這人總是太善良。」少年搖頭,心底嘀咕著,「也不知道能不能偷偷學到這小子的神通。」

兩人聯袂離去,瘋刀盟百萬方圓領地已經瘋狂起來,兩人還很隨意,根本不像被追殺的。

「看你什麼都不知道,給你簡單掃掃盲。」少年背著手說道,人不大還裝老成,「瘋刀盟修鍊法門很特殊,他們前期進步很快,就像是透支潛能,只要有資源,都能飛速提升上去,到最後心態都瘋狂的扭曲,四處掠奪資源,越瘋越強大。」

「所以他們勢力不算大,中高層高手卻很多,你之前都見到了,虛天九重都有一群,這在那些更強些的勢力中,往往都沒這麼多。」

「對了,你不是地煞宮叛徒嗎?地煞宮明面上應該也沒有這麼九重天吧。」

「叛徒個毛,早晚滅了地煞宮。」千星哼道。

「看這苦大仇深的樣,還說不是叛徒。」青羽取笑,「好了,說正事。」

千星納悶,這個混蛋,偏偏還總一臉溫和。

「瘋刀盟就是一群瘋子,他們戰鬥瘋狂,心訣瘋狂,九重天瘋癲起來都能威勢倍增,其實之前那些堪比星辰榜的傢伙,他們平時根本不是星辰榜戰力,只有瘋癲起來才強大。」

「包括瘋刀盟主也是,號稱道境實力,平時應該沒有道境實力,我們周旋之下,還是有可能滅掉的。」

「就算不能滅掉他,他也很難奈何我們,其他全部滅了,瘋刀盟也就完了。」青羽說道,「他們透支修鍊,前期進步快,但心境太差,後期一點進步都難,幾乎是不可能真正進入道境的,所以一直都不入流。」

「即便這樣,我們之前遇到的包括殺掉的也占瘋刀盟大半,他們的高手主要集中在三座大城內,之前那個就是其中之一,還有後來的都是另一個大城內追我的。」

「路上押送角鬥士的,應該還有高手,我們去滅了,他們就更少了。」青羽說道,「其實很簡單的,就當遊山玩水了。」

「差點都被你忽悠信了。」千星說道,之前確實很多高手,但那些高手都殺掉了嗎,說的很輕鬆似的。

千星心中其實也生出豪情,又有什麼不可。

他之前便在戰鬥中突破,他的武道神通都需要戰鬥磨礪。實力已經更進,之前那些堪比星辰榜的老傢伙也未必不能再戰。

每一個天驕都沒有僥倖,此人都敢單刀赴會,他一樣能。

之前突破,正好實戰來穩固。

「不用急,那些隊伍人太多,還有化境破鏡乃至超凡角鬥士,他們又買不起珍貴的飛舟,也不捨得,有資源都爭搶去修鍊了,所以隊伍行進速度並不快,我們能趕上。」青羽說道。

時間緩緩。

兩人低調起來,都很有手段掩飾氣息,世界這麼大,隨便裝扮,再有很高的實力,很容易潛行過去。

半日後,千星已經看到遠方在歇息的隊伍。

這是野外,草木視野籠罩下,千星第一時間看到了。

詭異森然的籠子內,一個金髮男子坐在那裡,頭髮蓬亂,身上還有污垢傷痕,手腳都帶著特殊的手銬腳鐐,和之前牢獄中強橫角鬥士一樣的待遇,他沒有像其它角鬥士那樣或麻木,或仇恨,或煞氣,或諂媚,他閉目坐著,彷彿一切都與他無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