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月後,準備工作終於完成了,夜淩站在半空中,看着這面前這一眼望不到頭的數百艘戰艦,微微皺了皺眉,艾娜絲站在一邊,知道夜淩的想法,便道“帝國的空間技術雖然先進,但由於這一次所攜帶的太多,特別是那兩億五千多萬的家屬,所以硬生生裝滿了一百一十六艘戰艦”

夜淩點了點頭,一揮手一個巨大的空間門出現,這些戰艦立刻進入。


“艾娜絲,我先去了,過幾天我就會回來,不要擔心,”

“嗯”艾娜絲點了點頭,雙手整理了一下夜淩的衣領,雖然她非常不捨夜淩離開,但她明白夜淩有他的事要做,身爲她的女人不應該成爲他的絆腳石。

“小心點,我會打理好天戈的一切的”

夜淩緊緊將艾娜絲擁進懷裏,來了一個深情的長吻,然後收起空間門,又回到了變形金剛宇宙。

三個月之後,夜淩在中央星建立天戈,並開始逐步向外擴張發展,同時夜淩在留下一道分身指揮擴張之後,便立刻乘坐暗隕天回到了地球。

而這個時候,地球卻早已改變了摸樣,以米國爲首的西方國家遭到了以擎天柱爲首的變形金剛的宣戰,整個美洲和歐洲戰火紛飛。

米國,德州,原本這個重工業雲集的州府,此時已成爲一片煉獄,所有的重工業園區被炸成了一片廢墟,沒有一家企業能夠倖免,這裏是擎天柱在對米國**宣戰之後,第一次攻擊的地方,直接把德州打回了原始社會。

而今天,這個原本已成爲廢墟的地方,卻有傳來了陣陣的爆炸聲。

“長官,接到命令,讓我們務必活捉大黃蜂,”一個通信兵揹着無線電從後方衝到了這個上尉面前。

“什麼,活捉,告訴那幫狗、娘養的,二十分鐘,如果二十分鐘在沒有支援的話,我會立刻下令撤退,我不能讓我的士兵去送死!”上尉揪住通信兵的衣領,大聲的喊道,但剛說完,一道激光便射了過來,將上尉和通信兵一起打成了碎肉。

“撤”也不知誰喊了一句,這些米國大兵立刻從這片廢棄的工廠跑了出來,開始撤退,而這時大黃蜂也追了出來,不過對於這些逃竄的士兵,他並沒有開火,反而將身上的武器都收了起來。

“大黃蜂,”山姆從後邊慢慢走了出來,不過他的眼神卻非常複雜,有憤怒,有愧疚,還有後悔。


大黃蜂沒有搭理他,剛想離開,夜淩卻瞬間出現在了大黃蜂的面前。

“大黃蜂,你應該長大了。”夜淩面無表情,很平靜的看着他。

大黃蜂沒有說話,回頭看了一眼山姆,直接飛走了,沒有回去那個太平洋小島,而是直接飛出了地球,離開了太陽系。

砰砰砰…三聲巨響,小靈,驚破天,擎天柱,落在了夜淩身邊。

“見過主人!”

夜淩收回目光,看着單膝跪地的三人,淡淡道“起來吧,跟我說說,計劃完成的怎麼樣了?”

“是你,這一切都是你指揮他們做的是不是!你爲什麼這麼做,你也是人類啊”山姆看到擎天柱等人對夜淩的反應,立刻憤怒的大叫起來,

“聒噪!”夜淩瞥了他一眼,念力輕輕一壓,山姆直接爆成了一堆碎肉,對於山姆這個人夜淩其實很討厭,沒有什麼能力,還愛處處出風頭,一副作死的摸樣,這估計也是爲什麼變四直接換主角的原因吧。

“主人,大部分計劃已經完成,米國所有的重工業基礎設施幾乎全部被摧毀,同時米國的核武庫已經被半空,所有的武器資料全部被銷燬,同時一部分高級科學家已經被祕密轉移到華夏,各國同樣如此,現在華夏正在以人道救援爲藉口和歐洲各國談判。”小靈輕輕說道。

夜淩點點頭:“這麼說,那個機器還沒有完成?”

“不是,準確地說是那艘飛船還沒有改造完成,機器已經完美的整合到了飛船上”小靈又道。

夜淩點了點頭,隨後帶着他們三個,回到了那個太平洋小島。

小島中央的山谷裏,一艘巨大的飛船正在被緊張的製造,周圍圍着大大小小數百個變形金剛,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不同的工具,夜淩帶着驚破天等人,在山谷谷口停了下來。

“太慢了,算了”夜淩說着讓那些變形金剛都離開了飛船,擡手一指,一道紫色的雷電射了過去。

咔咔…飛船瞬間變化,一個銀白色的巨大變形金剛戰了起來。

“擎天柱,這艘飛船就送給你了,原本它就是御天敵的,現在給你也算是物歸原主。”

得到這樣一艘飛船,擎天柱自然是有些激動,對夜淩恭恭敬敬道了一聲謝之後,夜淩又把關於天戈帝國的消息告訴了他。

“你明白了嗎,在中央星那邊有一個汽車人的星球,你所要做的就是駕駛這艘飛船,把那些散落在宇宙的汽車人找到,然後帶他們去汽車人星球,給他們一個家,具體的等你到了那裏,一個叫弒神天的變形金剛會告訴你一切,”

擎天柱走了,按照夜淩的吩咐,帶着所有的汽車人駕駛着這艘飛船離開的地球,夜淩望着漸漸離開地球的飛船,揮手將小靈和驚破天收進了內天地。

“我也該走了,不過在走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

站在太空中,夜淩看着眼前的地球,眼睛一迷,一抹危險的味道從露了出來。 宇宙大帝,即變形金剛世界裏的地球,又或者說是存在於地核裏的機械生命,沒有主體意識,只有核心程序,由五面怪的分裂體制造,它原本是用來製造另一箇中央星的,不過現在夜淩解決了五面怪,它的未來也只能由夜淩決定了。

“很可惜,若不是地球上生靈太多,也我會將你脫離原本的桎悎,但是現在,你還是老老實實留在地球上吧”

夜淩站在太空中,看着下方蔚藍色的地球,輕輕搖了搖頭,手一指,一道紫色的雷電從掌心射出,直奔地球而去,穿過大氣層,通過大西洋,直接打在了地核內部的一臺六菱形機器上,瞬間,一股強烈的震動席捲全球,最後又銷聲匿跡,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叮咚,此方宇宙本源通道構建完成,宿主獲得一百六十萬源點”

這時系統發來了提示,不過夜淩直接掠過,對於擾亂時空秩序得來的源點,夜淩早已不放在心上。

“系統,如果我現在迴歸現實世界,會不會然後宇宙本源盯上,畢竟它已經記住了內天地的氣息。”夜淩現在打算迴歸現實世界,可以一想到現實世界的宇宙本源,心中又憂慮重重。

“叮咚,如果宿主不再現實世界將內天地召出,以系統的屏蔽能力,宇宙本源不會發現你,但如果你一旦召喚出內天地,宇宙本源將會在第一時間對你出手,那時,即使是系統本身也無法對抗。”

“你無法對抗宇宙本源?那你是如何抽取那些宇宙的本源的?”夜淩一聽系統竟然說它無法對抗宇宙本源,十分疑惑,畢竟穿梭每一個世界都是爲系統抽取那方宇宙的本源,既然它能夠抽取到那些本源,又如何來的無法對抗一說呢。

面對夜淩的疑問,系統沒有立刻回答他,或許是在考慮利弊或者組織語言吧。

“系統獲得宇宙本源的方法,並不是直接抽取,而是偷,藉由那些世界之子或者說宇宙本源所關注的對象,改變他們原有的命運軌跡,那些原本加在他們身上的源力就會溢散出來,這些源力就宇宙本源力量,而系統吞噬的就是這個”

“每一個宇宙有多的無法計量的生物類別,同樣也有無數個世界之子,你每次穿梭在一個宇宙的地球,改變的僅僅只是地球上的世界之子的命運罷了,而他們身上的源力對於宇宙本源來說少地可憐,不可能會引起宇宙本源的注意,所以我們才能相安無事的擾亂時空的秩序,而不會出現一些違規的存在,出來對付我們!”

“我明白了!”聽完系統的話,夜淩點點頭,算是明白了一個大概,既然已經知道不祭出內天地就不會被宇宙本源發現,夜淩也就不再糾結於此,直接下令系統,返回了現實世界。

“還在這裏?”夜淩看着這周圍綿延幾萬光年的破碎的星體殘骸亂流,發現這裏竟然是和炎獄王最後決戰的地方,搖了搖頭夜淩直接將暗隕天飛船從內天地拿了出來。

“出發,去地球!”這裏離地球實在太遠,若是直接開啓空間門過去,恐怕會把夜淩抽成人幹,所以考慮到地球現在的形勢還不算太嚴峻的情況下,夜淩還是打算乘坐飛船趕過去,最不濟也要靠近一些,再用空間門穿過去。

在暗隕天的導航系統內設置好去地球的星圖航線之後,夜淩便進入了內天地,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變形金剛世界的也已經告一段落,也是時候將愛麗絲和安娜兩人喚醒了。

暗隕天飛船正在朝地球前進着,而夜淩也在內天地中好好地安慰着愛麗絲和按奈,殊不知此時的地球正在發生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災難。

地球,華夏,首都,一所地下核避難所裏,主席坐在辦公室內悶悶地抽着煙,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原本有些富態的身體,現在卻消瘦了許多,身上的衣服鬆鬆垮垮,整個人透露着一股深深的憂慮。

“主席,吃點東西吧”一位祕書推門走了進來,把一碗米飯和兩個小菜,放在了主席身前的桌子上,不過主席依舊低頭抽着煙,完全沒有注意桌子上的飯菜。

良久,就在這位祕書想要出聲提醒主席的時候,主席卻率先有了動作,讓他把剛纔想說的話又咽了下去。

主席將手中的菸頭在菸灰缸中碾滅,擡起頭,用佈滿血絲的雙眼看着這位祕書,道“有沒有夜淩的消息?萬磁王他們聯繫上夜淩了嗎?”

這位祕書彷彿知道主席這樣問,微微低頭,抿了抿嘴脣,有些不忍地道“還沒有,主席,不過今天前線傳來好消息,檀壇長老又獵殺了一頭SS級的變異金鷹,現在檀壇長老正在用金鷹的獸核給六位A級異能者增長實力呢,”

聽到祕書的回答,主席先是眼神一暗,隨後又恢復了過來,端起桌上的飯菜,剛吃了幾口,突然警報卻響了,主席立刻放下碗筷,從休息室走了出去,祕書看着桌子上還剩下大半的飯菜,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也急忙跟上。

“什麼情況?”主席大步走進了基地大廳的中央電腦前面,周圍幾個將軍見到主席立刻對敬禮,

“主席,是這樣的。一個小時前位於基地五百公里之外,突然出現了大批變異生物,大部分實力在A級之下,有一頭S級變異白蛇,我們依靠防禦準則,派了兩名S級異能者前去狙殺,但遇到了突發狀況,兩名S級異能者神祕失蹤,我們不得不加派人手前去尋找,結果卻遇到了一條能夠隱身的SS級金蛇,從未見過的品種和從爲出現的能力,我們損失慘重,現在那條金蛇正在帶領獸羣往基地衝過來。”一位少將悲痛地把剛纔發生的一切說了出來,並還播放了剛纔拍到的畫面。

主席看着錄像中那條突然發動襲擊一口吞下一位S級異能者的金蛇,臉色十分凝重。

“潛伏,引誘,它們的智慧竟然增長到這種地步了嗎,還進化出了異能!”

主席越想臉色越凝重,越想,越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所以立刻下令將這段影像傳到每個基地。

“立刻命令所有在人撤回地下基地,同時讓天恆道長回援,又可能的話,一定要抓住那條金蛇,它們到底爲什麼進化的那麼快”

主席一聲令下,自然無人敢不遵,地下核避難所上方的軍事基地,在接到主席命令之後,立刻開始撤離,不過數千名軍人想要撤離,即使在怎麼訓練有素,還是需要時間的,況且還有一些不能放棄的重要設備,阻擋變異獸羣,爭取時間就成了必須要做的事。

咻咻…一枚枚*****不要錢的向變異獸羣的方向射去,尾焰燃燒產生的煙霧籠罩了整個基地,空氣瀰漫着一股嗆鼻子的硝煙味,不僅有點阻礙視線,還讓人呼吸受阻,不過好在基地沒有大量的異能者,幾個風吹過去,能見度便有恢復了。

“不行,我們必須爲他們爭取時間,否則他們根本來不及轉移!”周雨看着圍牆外快速接近的變異獸羣秀眉緊皺,小腿一蹬就要衝上去,但旁邊的凌心然卻立刻拉住了她。

“不要去,太危險了,我們就在這裏,製造一個念力牆壁擋一會就可以了,萬一你要是出點什麼事,夜淩哥哥還不得心疼死啊”

凌心然直接把夜淩擡了出來,周雨眉頭微微一皺,可是看着洶涌過來的獸羣,猶豫了一會還是放棄了。

“嘿嘿,這纔對嗎”凌心然見周雨停了下來,高興地大叫一聲,隨後從空間手鐲中甩出三個哨兵。

“給老孃擋住他們!”凌心然說完,又轉過頭來對一臉詫異的周雨道“沒想到吧,萬磁王那個老頭把他的哨兵全部給了我,哈哈哈,現在我可是個富婆了!哈哈”

周雨微笑着摸了摸她的頭,三個哨兵在接到凌心然的命令之後,直接對着變異獸羣就衝了上去,在綜合實力SS級的他們的攻擊下,變異獸羣很快就死傷無數,凌心然看到這一幕更是大聲歡呼,可是下一幕他就傻眼了,一條金色的蛇尾突然在空中出現,直接將一名哨兵拍爆,連變化適應的時間都沒有。

剩下的兩名哨兵探測到了金蛇的存在,立刻啓動了適應功能,渾身迅速變成銀灰色,那是埃德曼金屬的顏色,砰砰…金色蛇尾再次出現,狠狠地抽在了哨兵身上,不過外殼早就變成埃德曼金屬的他們,可沒有和上一個倒黴蛋一樣被拍爆,只是身上多了幾道凹痕,和被抽飛了幾千米而已。

“怎麼可能?”凌心然看見哨兵被抽飛,眼睛瞪着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小心,”周雨見那天金色蛇尾突然在空中出現,並朝她們甩了過來,大驚失色,立刻轉身擋在了還沒有回過神的凌心然面前,砰,一聲悶響金色蛇尾狠狠抽在了周雨脊背上,咯吱,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一口鮮血從周雨的嘴裏噴了出來,兩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而此時,在數萬光年之外,正坐在暗隕天飛船上假寐的夜淩,突然感覺心中一疼,立刻站了起來,瞬間發動預知未來異能,看到的一切,讓他整個人似乎都要被心中的怒火淹沒。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夜淩一雙血紅的雙眼,簡直要擇人而噬,瞬間收起暗隕天,直接撕裂空間,回到了地球。 “周雨姐姐,”凌心然眼神呆呆地看着口吐鮮血的周雨,好半天才明白了發生了什麼,雙手猛地摟住周雨,淚水如潮水般涌出。

“周雨姐姐,周雨姐姐,我不要你有事啊,嗚嗚,周雨姐姐,夜淩,夜淩你在裏那啊”

凌心然抱着周雨,大聲地哭喊,但周雨卻一直緊閉着雙眼,沒有給她一點回應。

地下基地,主席通過監控看到這一幕,瞬間大驚,立刻命令龍組的人前去救援,他明白周雨的重要性,如果讓夜淩知道,周雨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殺掉,那他以後想要維持與夜淩的關係,只怕是不可能了。

“不行,我必須親自出手”主席眼看變異獸羣就要衝到周雨等人身前,立刻開了一道空間門就想穿過去,周圍幾個將軍瞬間拉住了他,主席臉色掙扎良久還是關閉了空間門。

“嘶嘶”那條金蛇突然在凌心然身前出現,冰冷的金色豎瞳冷冷地盯着周雨身下的凌心然,或是感受到了兩人身上的能量波動,滴滴腥臭的口水從嘴角流出,金蛇張開巨嘴直接對着兩人咬了過來。

“啊”凌心然看着衝過來的金蛇,緊緊抱住周雨,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企圖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金蛇的攻擊。


金蛇看到凌心然的動作,眼睛裏閃過一絲人性化的不屑,瞬間咬了下去,就在它想象着眼前的食物的美味時,一道黑色的背影瞬間擋在了它的身上。

砰…一聲悶響,金蛇瞬間被一道無形的屏障彈開,向後倒飛了數百米。

“嘶嘶”金蛇甩了甩有些發暈的腦袋,睜開金色的豎瞳,看着那道背影,瞬間就怒了,可是下一刻感受到那道背影傳出來的能量波動,立刻就被嚇了一跳,然後就如同見到了什麼天敵一般,拼命開始後退,可是還沒有退出多遠,就撞在了一個透明色的屏障上。

“夜淩哥哥,周雨姐姐她…,周雨姐姐她,是我沒用,都是我,嗚嗚,”凌心然直接撲進了夜淩的懷裏,大聲地哭着。

夜淩沒有說話,眼神平靜,但在這股平靜之下卻蘊藏着一場暴風雨,伸出手摟住她的腰,緊緊把她擁在了懷裏,另一隻手噴吐着巨量地生命能量,蜂涌進周雨的身體裏,在生命能量的修復下,周雨的身體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着。

“嗯”周雨眼皮動了動,終於慢慢睜開了眼睛,看到夜淩,臉上帶上了一抹甜蜜的笑容。

夜淩輕輕將她扶起來,凌心然上前緊緊抱住她,大聲地哭喊道“周雨姐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太逞強了,嗚嗚嗚,對不起,嗚嗚,我太沒用了,嗚嗚”

凌心然將她抱住,微笑着摸着她的頭,輕輕道“怎麼可能是你的錯呢,傻瓜,是我的不對,”

夜淩看着她們兩個,揮手支起了一個防禦罩護住兩人,然後轉身向金蛇走去,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冷,兩顆森寒的眼睛泠泠地盯着金蛇,一股凜冽的殺意肆虐在周圍整片空間裏,金蛇被這股殺意刺激的全身顫抖,更加瘋狂地撞擊起屏障,連身上的鱗片都被撞碎了不少。

“敢動我的女人!”夜淩臉色猙獰,直接將金蛇的長尾攝在手裏,然後狠狠的朝着變異獸羣甩了過去。

砰砰…,無數變異獸被蛇尾抽中,直接爆成了一堆肉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瞬間就瀰漫出來,這些變異獸智慧低下,再加上金蛇的命令,因此面對夜淩的瘋狂攻擊,不僅沒有逃跑,反而更加悍不畏死的衝向了夜淩,對於衝過來的變異獸,夜淩自然毫不手軟,揮手金蛇,一下一下的抽過去,海量的變異獸一頭接着一頭被蛇尾所攜帶的巨力抽爆,一時間在夜淩的周圍堆起了一座肉山。

“嘶嘶”在金蛇痛苦的嘶鳴者,身上粘連着破碎的鱗片混合着不知道是它還是其他的變異獸的血液,金蛇的一隻眼睛更是被一頭S級變異獸的骨頭插了進去,現在成了一個瞎子。

砰…夜淩將眼前最後一頭S級變異野豬抽爆,手一扯,將奄奄一息的金蛇的蛇頭扯到了身前,雙手抓住金蛇的嘴,直接從中間撕了下來。

地下基地內,除了主席之外,其他人看着金蛇被撕了兩節,無不神情驚駭,之前無人能敵的金蛇,如今在夜淩手裏,落得如此下場,讓衆人既驚訝有疑惑,夜淩的實力到底到了哪一步。


與其他人不同,主席看着眼神冷漠的夜淩,心中很是憂慮,周雨的在他的面前被重傷,他們竟無一人前去救援的,想要和夜淩搞好關係,恐怕是不可能了,這種事發生在誰的身上,恐怕都會這樣。

“希望夜淩不會因此記恨我們吧,”主席嘆了口氣,雖然努力往好的哪一方面去想,但還是無法忍不住想起夜淩那有些偏激的一面。

夜淩撕下金蛇的嘴,金蛇也嚥下了最後一口氣,看了看金蛇的屍體,夜淩沒有將之毀掉,而是收了起來,地球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或許可以從這條金蛇上找出答案。

“萬磁王呢?還有其他怎麼沒有在你們身邊?”夜淩看着周雨問道,從他那略顯低沉的語氣上可以看出,夜淩現在心情很不好。

周雨知道夜淩是爲了什麼,因此走到夜淩身邊,緊緊拉住他的手,道“南極神祕病毒的擴散,使全球所有生物都發生了變異,而且他們的進化異常迅速,實力也提升非常快,特別是一些體型巨大的海洋生物,現在萬磁王正在渤海一帶構建防線,保護後邊那些成千上萬的普通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