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神境!同階修為他要以一敵三?這怎麼可能?

但此刻原本拼著搶著想要應戰李逸晨的三人卻一個個愣在那裡,對於自己的眼力他們自然有著極大的自信,李逸晨如今肯定力量不要說獨戰三人,哪怕就是以一對一,他也穩敗不勝,可是此刻他卻要求一打三!

難道他是準備同歸於盡了?突然之間這個念頭在三人腦海之中閃過,便再也揮之不去!

畢竟除此之外,他們實在找不出李逸晨提出這樣的要求的理由,畢竟不要說此刻受傷的李逸晨,哪怕就是完好無缺,李逸晨這般以一敵三,那也絕對是自找死路的行為!

「怎麼?剛才不是爭著搶著的嗎?怎麼我師弟發話你們又不敢了?你們這是打算戲弄我們天崖海閣樓弟子嗎?」看著發愣的三人,肖寒不由帶著幾分威脅地說道。

他自然也想到李逸晨可能生出同歸於盡的想法,可是那又如何呢?

不要說眼前三人,哪怕在場各方勢力的那些半步神境強者的生命能換來李逸晨的死亡,在肖寒看來都是值得的,反正那些勢力的強者說到底,與他還真沒太大的關係。

「既然李公子有些雅興,那我們便看看你是不真的這麼厲害!」面對肖寒的威脅,三人自然不敢再沉默下去。

畢竟對於李逸晨的手段他們還只是猜測,而且就算李逸晨想要同歸於盡,那前提也得是他有實現的能力,可若是此刻拒絕了肖寒,那他們死定了就是必然事實了…… 「那就請吧!」李逸晨微微一笑不再廢話,身影一閃之間再次進入陣法空間之內。

雖然剛才與紫霄老祖一戰氣勁縱橫欲破天,但是既然是用於半步神境戰鬥之用的陣法空間,其防禦力自然也是非同一般,所以此刻李逸晨進入陣法,投影再度浮現之際,一切彷彿又回復正常,令人根本看不出之前曾經發生這驚天動地的變化。

這便是陣法的戰鬥空間的好處,可很快的重複利用,這顯然是在戰實中戰鬥無法比擬的,當然李逸晨也知道,要把陣法維持到這個程度,其實在這兩戰了,陣法所消耗掉的資源也絕對不是一筆小數。

畢竟那麼多的力量不能衝出陣法而被分解掉,自然也需要消耗大量的陣法之力!

當然這樣的消耗對於如今丹道谷要面對困難來講,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所以李逸晨不會去計較,丹道谷自然也不會去計較。

「一會進去就壓制住節奏,不要給他同歸於盡的機會!」雖然心中有所擔憂,但三人也知道他們無法後退,所以要行動之間,千費教蒼奇長老小聲嘀咕道。

對於這樣的建議,其他兩人自然也默默點起頭來!

畢竟如果不是李逸晨覺得自己已經窮途末路了,他斷然沒有要以一敵三的理由,既然如此,他們三人自然誰也不想成為李逸晨的陪葬品!

隨即三人同樣身影一閃已經踏入陣法之內,頓進佔據著三個不向的方位將李逸晨圍在中央!

「都來了,那就大家一起上路吧!」三人剛一現身,李逸晨不再廢話,全身當即綻放出一股浩瀚無比的氣勢出來。

這一次李逸晨不再掩飾混沌之氣的氣息,因為他知道對方身上也有混沌之氣,同時面對著三個同級對手,他也不敢再有半點保留,當然更重要的是,與自己有仇的如今也已經一起進來了,所以自己再裝下去也沒多大的意義!

「混沌之氣?」感受到李逸晨身上的氣息,三人不由臉色一變,先入為主的思想頓時令他們意識到,李逸晨是真的要拚命了!

此刻三人哪裡還敢多想,幾乎同一時間也本能的催動著體內的混沌之氣!

畢竟如今他們以三對一,哪怕是沒有混沌之氣也有贏無輸,所以此刻他們想的只是先抵抗住李逸晨的混沌之氣的力量,然後再慢慢對付李逸晨。

「蠢貨!就憑你們一人一道混沌之氣,能敵得過我?」李逸晨冷笑之間,右手一翻,五指之上已經多出五道混沌之氣!

雖然那些傢伙為了讓他們辦事更保險給了他們混沌之氣,但李逸晨相信每人給他們一道已經是極限,所以李逸晨根本沒有半點擔心。

「你……怎麼……」看著李逸晨五指尖上的五道混沌之氣,三人頓時有種傻眼的感覺,對於天崖海閣樓的規矩他們活了這麼久自然也是知道一些,可以說李逸晨入門不到一年,有一道混沌之氣已經不易了,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

「難道你們沒聽說,我剛入門就賭贏了兩百道混沌之氣嗎?區區五道,又算什麼?」李逸晨說著左手一番,又是多出五道混沌之氣!

「你……你要幹什麼?」不過看著李逸晨這般動作,三人臉色卻是一變再變,因為他們知道李逸晨這樣做肯定不是在炫富。

可如果不是炫富,那就是要拚命了!

「你們覺得呢?」李逸晨冷笑之間十指翻滾,十道混沌之氣瞬間彈射而出,形成一個更加的圓圈將四人圍在中央。

混沌之氣落地,如同風中燭光一般不斷的搖曳著身軀,但此刻這種看似優美的舞姿在蒼奇老祖三人眼裡卻如同地獄的催命之符!

「李逸晨,你要幹什麼?不要忘了,你也在這裡,你若真的引爆那十道混沌之氣,我們死了,你也別想活!」蒼奇老祖不由有些發慌地說道。

「不錯,我們死了也就算了,你可是天崖海閣樓的天才,而且這麼快就突破到了半步神境,你的未來可以說是一片光明,你這樣值得嗎?」天王塔嘯風老祖也趕緊勸說道。

「有什麼必要給他廢話,我們三把老骨頭,換他這個崛起天才,值了!」虛會堂百戰老祖卻是眼中流露出濃濃的剛毅之色說道。

不過李逸晨自然知道他們如今只不過是一個紅臉一個白臉的換著法向自己求饒!

他們是想自己死,但他們更怕自己死!

「怕了嗎?」李逸晨卻是不由所動的眼中閃過殘酷之色,「既然今天你們準備充足的來了,那就要考慮到失敗后的結果,無論是誰,無論他的背後有什麼,只要敢打我李逸晨或者我親近之人的主意,那就要有承受一些結果的思想準備!」

李逸晨說著手中十指緊扣的結印突然如同蓮花一般綻放開來,那十道混沌之氣亦在這一刻發出了陣啵響中碎裂開來,一股浩瀚如山的氣勢瞬間瀰漫著整個空間。

「瘋子,李逸晨,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你這樣與我們同歸於盡,你真的就不後悔嗎?」

感受到如山般的的壓力,三人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遲了,除了本能的怒罵著李逸晨,他們幾乎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同歸於盡?你們還真敢往自己臉上貼金,就憑你們還沒這個資格呢!」李逸晨卻是一聲冷笑,「你們知道如何衝出陣法空間嗎?不巧的是我知道!」

李逸晨話音落下,身影瞬間在微微的空間波動中消失不見,轉而整個人已經站在陣法空間以外,與眾人一起欣賞著陣法空間中的三人的情況!

「李逸晨,你卑鄙,無恥……」

「李逸晨,你不得好死……」

當然隨著李逸晨一起出來的,還有三人的叫罵之聲,顯然雖然他們修為達到半步神境,但是他們專修武道,並未研究過陣法,此刻自然做不到像李逸晨這般進出自入。

進去的時候,因為陣法空間就是用於戰鬥,所以只要站在入口就能直接進去,但出來那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當然以三人的實力,若是有足夠的時間,他們聯起手來,縱然不能像李逸晨這般直接衝出陣法,至少也可以以力破之,可是現在那十道不需要經過身體的混沌之氣被李逸晨一同激發的混沌之氣顯然不可能給他們那麼多的時間!

轟……轟……十道混沌之氣的爆炸,絕對是一個無比恐怖的存在,隨著轟響乍起,陣法投影已經充斥在一片灰白之中,而此刻三人的叫罵之聲也被那轟響之聲所掩蓋下來!

而李逸晨腳下的陣紋光芒此刻也是閃爍不已,顯然此刻陣法也在承受著極其強大的衝擊力!

咔……咔……不到十息,陣紋之上已經出現一道道裂痕出來,此刻所有人不由心中一緊!

陣法投影中再怎麼激烈,那也不可能傷到他們,可若是陣法在這股衝擊力下崩潰,那估計此間一切都會被遺為平地,半步神境的能不能活下來不好說,但半步神境以下修為者,估計沒有誰能存活!

玩大了點?從來沒有如此激發過混沌之氣的李逸晨也是為了保險才一次揮霍了十道混沌之氣,但如今感受到混沌之氣的恐怖,他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好像是牛刀殺雞了!

頓時身影一縱,左手陣魂閃爍之際,一道道陣紋蔓延而出,瞬間將下方陣芒的斷裂不斷補上!

畢竟在場還有著不少丹道谷的人,同時也有不少無辜之人,李逸晨自然也不願意因為自己而傷及無辜!

不過好在混沌之氣在陣法空間中的衝擊並沒有持續太久,僅片刻的功夫就已經平息下來,而此刻雖然地面上的陣紋看上去已經千瘡百孔,但總算沒有直接崩潰!

看著陣法投影緩緩消失,所有人懸著的心也終於落了下來!

陣法投影消失說明陣法已經徹底歸於平靜,當然也說明陣法中再無活人,也就是說之前還揚言要滅殺李逸晨的三位半步神境老祖此刻也已經死去!

這才多久?前後已經有五個半步神境死於李逸晨之手!雖然李逸晨最後這一戰太過取巧,甚至根本不是因為他的武力,但能被他施展出來的手段,何嘗又不能算是他的一種實力?

不要說其他人,此刻哪怕是肖寒也充滿著震驚的看著李逸晨!

雖然看到李逸晨激活十道混沌之氣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三人必死,但他卻震驚著李逸晨的這般大手筆,那可是十道混沌之氣啊,哪怕他肖寒在天崖海閣樓有些地位,那至少也人積攢七、八年吧?

可是李逸晨眼都不眨一下就這麼揮霍掉,這等手筆,哪怕是劍鋒師兄只怕也沒這豪情嗎?

而且如果說一次性揮霍十道混沌之氣是豪氣的話,或者說敗家的話,那麼李逸晨這一次的戰鬥方式更說明他是一個不按套路出牌,卻又詭計多端的主!

在這一刻肖寒知道,李逸晨在邀戰三人之時,其實心裡便已經有了如此坑殺他們的主意,可憐他們三人還渾然不知,可憐自己還是覺得這次李逸晨必死無疑!

突然在肖寒心裡泛起一個念頭,自己這樣主動招惹李逸晨真的好嗎? 當然那個念頭也僅僅只是一閃而過,因為肖寒知道,從自己成為吳系弟子那天起,自己前進的方向便已經註定不能再回頭!

既然不能回頭,那麼李逸晨表現的越是優秀在肖寒的眼裡便越有取死之道!

空間農女種田忙 「李師弟,你這……你這哪是報仇啊,你這是在結新仇啊!」肖寒又一次走了出來,其實他也知道,自己連續的這些話語就算傻子也聽得出自己在針對李逸晨,所以這一次,他索性不再去掩飾,「你用這樣的手段,雖然報了仇,但不等於是把自己一下子推到他們三方勢力的對立面嗎?」

「滾!」顯然肖寒一次又一次如同小丑一般的跳出來,也終於徹底擊穿了李逸晨的底線。

之前為了引誘那幾個傢伙上當,李逸晨還可以勉強忍耐一下,但如今那些當初在妖域與自己結仇之人一個個已經伏誅,李逸晨自然沒必要再忍受於他!

「李師弟,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是你師兄,難道你以為你實力有所提升就能如此的目無尊長嗎?」肖寒也沒想到李逸晨居然已經膨脹到敢如此對自己叫板的地步,這顯然已經完全超出他的計劃之外。

「師兄,那又如何?你敢再像小丑一般跳出來教唆別人對付於我,今日我第一個滅了你!」李逸晨挾著斬五位半神老祖之威,眼神中充滿著殺意地說道。

凜冽的殺意如有實質般直襲心防,肖寒感覺自己居然不自覺的後退一步,隨即想到自己被李逸晨嚇得後退,臉上不由一陣發燙。

「放肆,本師兄處處維護於你,你居然不識好歹,此事我回去之後必稟明長輩,以求公道!」不過這一刻,雖然又向前邁出一步,但肖寒發現自己居然沒有敢於接戰李逸晨的勇氣。

雖然內心依舊自信十足,雖然肖寒依然覺得李逸晨不可能打得過自己,可是仔細想來,從李逸晨與司徒宏的戰鬥開始,哪一次大家不是都以為李逸晨必死無疑,但事實卻是李逸晨如今依然活著,但那五人卻已經死得連渣都不剩!

所以肖寒彷彿失去了賭一把的勇氣,因為他怕看似勝券在握的自己又會步上那五人的後塵!

「肖師兄去告狀的時候別忘了叫上我,剛才我怕肖師兄證明不足,所以特意把整個過程都用留影珠記錄了下來,到時我好拿出來作為肖師兄指責於我的證據!」李逸晨卻是輕聲冷笑。

從肖寒出來,李逸晨便已經在逍遙聖戒中悄悄催動了留影珠,防的就是這傢伙顛倒黑白,畢竟肖寒之前那番話表面上的確挑不出什麼毛病,但若是在留影珠中記錄下來,只要不是傻子,那都能看出他的目的!

「好,那到時我們一起去見長輩,不過那也得你有命回去,畢竟你剛才可是用卑鄙的手段殺了千佛教、虛會堂還有天王塔的半神老祖,只怕如今他們也不會輕意讓你離開此地哦!」被李逸晨這麼一威脅,肖寒更是心底發虛!

畢竟這次的事情說到底也是劍鋒主動在策劃,而大家只是看到劍鋒的潛力,欲與之交好而幫助於他!

殺了李逸晨固然一切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但若是真的讓李逸晨把留影珠送回天崖海閣樓,估計別說劍鋒,哪怕是吳系神尊也未必保得下自己!

畢竟如今的天崖海閣樓雖然吳系略微強勢,但還沒有強到可以完全無視其他四系的地步,況且肖寒也不覺得自己的身份值得神尊去那般維護自己。

畢竟自己之前的行為的確是有坑殺同門之嫌,而這也是天崖海閣樓的大忌之一!

天崖海閣樓雖然沒有廣收門徒,但每一名弟子那可都是花了大量的資源去培養的,所以對於這種內部的自相殘殺,你若是能做到與自己無關,那是你的本事,但若是一旦被察覺,那就必死無疑,這是鐵規!

所以肖寒知道,如今不能讓李逸晨帶著這顆留影珠回到天崖海閣樓!

此言一出,那三方勢力其他半神老祖不由目光一凝,顯然他們也意識到,李逸晨與肖寒之間的衝突已經在開始白熱化起來。

此刻他們若是加入必然會引來肖寒的好感,當然這其中也有著極大的風險!

億萬暖婚 但大家雖然同行而出,其實死去的那幾個才是他們的領頭之人,這也說明大家就算是同為半神老祖,但是在各自的勢力中地位也有所區別,如今面對著這樣的機會,他們似乎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因為肖寒已經幫他們把基調定下,那就是李逸晨這樣用手段坑殺了他們同門,那麼他們現在出手就是為同門報仇,如此一來,自然不必再去考慮其他因素,大可所有人一起上!

李逸晨就算手段強到可以以一敵三,但如今他們三方一共還有十二位半步神境老祖,李逸晨還能以一當十不成?就算李逸晨能以一當十,那不是還多出兩人嗎?

相互對視中,他們似乎都看出對方的心意,眼神交流之際,十二人瞬間飛出令李逸晨圍在中央,不過這一次他們可沒有再進入陣法空間之內!

「李逸晨,原本你若是公平決鬥,那麼你殺了人,也只能怪我等同門技不如人,但是你用這等卑鄙手段勝出而殺人,現在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當即有人開口道。

「卑鄙?你們腦子真的壞掉了嗎?」李逸晨不由冷笑,「我與他們的乃是生死搏鬥,又不是比武切磋,在這種情況下什麼叫公平?什麼又叫卑鄙?他們車輪戰我不卑鄙?以三敵一也不卑鄙?我用點手段就叫卑鄙了?」

顯然眾人沒想到李逸晨不僅手段多端,言辭也是如此的犀利,但一時卻也無法反駁!

畢竟李逸晨與他們的確是生死搏殺,既然是生死搏殺,那麼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死對手,在這個過程,無論用上什麼樣的手段那就是正常的,因為這不是比武決鬥,要講什麼公平。

而且事實上,他們從車輪戰到人海戰對付李逸晨,何時又講過公平?

「休逞口舌之利,今日既然無論如何你總是殺了我們的人,今日之事既然你說是生死搏殺不講規矩,那也就別怪我們也不講規則,人多欺負你了!」頓時立刻又有人說道。

既然他們站出來,那就已經表明了他們的立場,此刻退縮的話,那結果只是把李逸晨得罪了,肖寒那邊也不討好,與其如此,那還不如給李逸晨死磕到底,如此一來,至少還能在肖寒那邊落個好字!

而且如今的局面,李逸晨就算有天大的本領,那也是必死無疑,殺了李逸晨,那麼與李逸晨的仇自然也無所謂了!

當然若是能在這個過程把丹道谷一起引入這個漩渦,雖然與他們最初的計劃有所不同,但同樣也能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同樣能得到那幾位公子許諾的好處,此刻他們自然想不出後退的理由來。

「你們肯定你們真的要比人多嗎?」不過此刻李逸晨還沒說話,戚天卻已經帶著其他四個同行的星辰盟的半步神境老祖身影一閃站到了李逸晨的身邊!

「星辰盟也想來趟這灘渾水?」看著戚天等人的出現,三方勢力之人不由臉色一變!

「我星辰盟與李逸晨的關係整個天域都知道,若是此刻我們還不站出來,只怕其他人會笑我們星辰盟膽小怕事了!」戚天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話,但他這一番話卻也足以說明他們的立場。

「說起來,當初在妖域李逸晨也還救過我們陣神殿,今日我們自然也不便袖手旁觀!」說著陣神殿以柳天老祖為首的五人也同樣出現在了李逸晨的身邊!

一時之間,對方十二人,但李逸晨這邊卻也有十一人,雖然人數上少了一個,但李逸晨之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與殺傷人,可誰也不會覺得李逸晨他們這邊是處於弱勢一方。

當然此刻真正令人震驚的卻是陣神殿的加入!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星辰盟站出來正如戚天所言,他們與李逸晨的關係那是人盡皆知,他們要不站出來才會讓人覺得奇怪!

可是陣神殿好像和李逸晨那是向來不太對路的關係吧?

可是如今居然在這樣的壓力下站出來支撐於李逸晨,這樣的結果顯然令人看不懂陣神殿,同時也看不透李逸晨!

陣神殿站出來那自然是有原因的,大家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原因,但是他們卻知道這一切肯定與李逸晨有關,而李逸晨能悄然無聲的做到這步,此刻給眾人帶來的心理上的衝擊,其實絲毫不亞於以一己之力斬殺五位老祖!

哪怕是任空眼中也滿是疑惑之色,在李逸晨被圍的時候,他便準備有所動作,畢竟李逸晨乃是為了丹道谷才站出來的,之前任空是知道李逸晨有自己的手段,但此刻李逸晨獨自面對十二位半神老祖,任空自然不覺得李逸晨還有什麼優勢,當然也就不可能讓李逸晨獨自去面對。

可是就在任空準備動手的時候耳中卻傳來李逸晨的傳音,叫他先不要亂動,如今丹道谷的情況特殊,不到必要之時不宜有過多的動作,而自己則另有安排! 原本任空以為李逸晨所謂的另有安排是還有什麼手段,畢竟任空知道就算星辰盟會幫助李逸晨,但就算是有星辰盟的加入,在這樣的實力懸殊面前,李逸晨也依然處於弱勢!

直到此刻任空才知道不僅是星辰盟,就連陣神殿也被李逸晨一起拉攏過來,看著這一幕,哪怕是活了數千年的任空此刻也微微有些動容!

丹道谷察覺到不對,李逸晨便一直沒有出現,任空萬萬沒有想到,李逸晨卻是一直在暗中去拉救兵,而且居然還連陣神殿都拉來了!

陣神殿與丹道谷是什麼關係任空自然最清楚,能讓陣神殿在這個時候站在丹道谷的這邊,任空知道李逸晨一定付出了極其可觀的代價!

突然任空發現雖然曾經自己一直在暗中幫助著李逸晨,但如今李逸晨不知何時卻已經強大到不僅不用自己幫助,甚至還能反過來幫助自己了,同時相比之下,如今反而是自己欠下了李逸晨的人情!

畢竟自己曾經做得再多,李逸晨送給丹道谷的那部完整的丹道篇便已經足以抵償一切,而如今李逸晨對丹道谷的這份守護,其意義其實已經絲毫不弱於他贈送的丹道篇!

所以哪怕擔心著李逸晨的安危,但此刻任空仍然遵從著李逸晨的安排,他知道此刻的李逸晨猶如行走在鋼絲上,容不得半點差錯,如今自己暫時幫不上忙,那就盡量不要去打亂李逸晨的部署,同時任空相信李逸晨的手段,也相信若是有需要,李逸晨也會叫自己出手!

這是對李逸晨負責,也是對丹道谷負責!

就在任空決定暫時按兵不動之際,那邊三方勢力的十二位半步神境強者此刻卻陷入兩難之中!

動手?他們沒有必勝的把握,不動手?剛才已經誇下要報仇的海口,此刻真要就此放棄,肖寒那邊沒法交待,同時他們自己也感覺有些下不來台!

「想不到李師弟居然準備這麼充分,難怪敢於一人斬殺五大勢力的半神老祖啊!」見狀肖寒忍不住又開口道。

此言一出,凌霄閣和炎雷宗之人亦不由臉色微微一變!

肖寒沒有說三方勢力而是說五方勢力,這顯然是在暗示他們也應該出來報仇了!

只不過隨著時局的發展,雙方之人似乎也意識到,這種神仙打架之事,他們捲入進來,真的十分為難!

可是無論如何為難,他們都知道現在他們必須做出抉擇,或者說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從他們加入這個團體,從他們的行動開始,對於他們來說,這就已經是一條不歸路了!

「李逸晨,還我司徒師兄命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