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正一命令數名陰兵鬼將守在那間洞室旁,領着剩下的陰兵鬼將繼續搜尋剩下的僵族。

他們剛離開,阿祁不知從哪兒鑽了出來。

“主人,你怎麼跑這麼快啊!”

肖遙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救人性命能不跑快點嘛,我還問你呢,怎麼這麼慢?”

“因爲我剛纔聞到了火龍的氣息。”

“火龍!?”

肖遙心頭一驚,急忙追問道:“火龍在哪兒!?”

“不知道,但恕本大聖直言,此地不宜久留。否則火龍一旦發起飆來,此地將化作一片火海。”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皺緊了眉頭,

他倒是想趕快離開,可問題是沈子琪人還沒找到呢!

在沉吟片刻之後,衝阿祁丟下一句:“跟我來!”

便大步朝着那幾位孕婦所在洞室走去,阿祁屁顛屁顛地跟在他後面。

剛一走進洞室,阿祁便脫口驚呼:“臥槽!這是待產房麼?”

幾名孕婦見說話的竟然是一隻水獺,一個個嚇得臉色煞白。

肖遙轉頭瞪了阿祁一眼,

“阿祁,你可別把她們嚇到了,她們肚子裏都懷着孩子呢!”

“知道啦!”阿祁說着,故意把眼睛瞪得溜圓,伸出舌頭,衝幾名孕婦做出一個賣萌的表情。

誰知幾名孕婦非但不吃這一套,反而愈加害怕了,驚恐地看着阿祁,摟成了一團,一個個的身體還在瑟瑟發抖。

肖遙忙上前一步,將阿祁擋在身後,乾咳道:

“咳咳!那個……,幾位大姐別害怕,阿祁是隻妖,雖然是隻妖,但它很友善,絕不會傷人。現在,它會帶着你們離開這裏……”

他話還沒有說完,幾名孕婦一齊擺手道:“我……我們不跟它走!”

阿祁臉色一沉,上前一步說道:“喂!本大聖護送你們離開,那是你們的福氣好麼,要不是主人吩咐,本大聖纔沒興趣帶你們。”

它這麼一說,幾名孕婦愈加不願意跟它走了。

瑪了個蛋!

她們幾個畢竟都是孕婦,也不能用強硬手段把她們拉出去,萬一胎兒出點什麼狀況,可就麻煩了。

肖遙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洞室外忽然傳來幾名陰兵鬼將的尖嘯,肖遙心頭一緊,立刻衝出洞室一看,原來是黃巾力士來了。

黃巾力士見有陰兵鬼將擋道,摸出了天罡八卦鏡,幾名陰兵鬼則手握鬼刀,如臨大敵。

不過萬幸的是雙方還沒有打起來。

肖遙急忙制止道:“都別動手!是自己人。”

黃巾力士有些驚訝:“上仙,這……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都是我收服的陰兵,不是什麼窮兇惡鬼。”

“原來如此。”

黃巾力士放下了捧在手裏的天罡八卦鏡,

肖遙衝他問道:“讓你追逃的僵族魔賊,已經幹掉了吧?”

“請上仙放心,魔賊已除。”

“那就好。”

黃巾力士朝着肖遙一拱手,道:“上仙若是沒有其他吩咐,小神告退。”

肖遙點了點頭,正欲揮手讓他離開,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等等!還有件事,得請你幫忙。”

“敢問上仙還有何事吩咐。”

“你跟我來。”

肖遙轉身朝着幾名孕婦所在的洞室走去,黃巾力士跟在了他後面。

見肖遙又帶來了一名身穿古衫的男子,幾名孕婦面露驚訝的神色,不過誰也不敢多問,也不敢靠近前來。

肖遙笑着對她們說道:“幾位姐姐,你們既然不願意讓阿祁帶你們出去,那就讓這位爺帶你們出去好了。”

誰知幾名孕婦聽了,卻還是紛紛搖頭。 懷裏抱着嬰兒的孕婦戰戰兢兢地說:“小帥哥,我……我們想跟着你走。”

瑪了個蛋!

跟這幾個女人扯不清楚了,簡直浪費老子時間嘛!還讓不讓老子救你們孩子他爹了!

肖遙有些惱火,沒好氣地說:“現在你們只有三種選擇,一,跟阿祁走!二,跟這位爺走!三,繼續留在這鬼地方等死!趕緊選,我TM還要救你們孩子他爹呢!”

肖遙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她們不好再多說什麼,幾名孕婦相互對望了一眼,只得選擇跟隨黃巾力士離開。

黃巾力士原本以爲肖遙是讓他幫忙降妖除魔,卻沒想到是護送幾名孕婦離開,心裏簡直一萬匹*****在奔騰。

他在心裏哀嘆:

“哎!我雖然級別低點,但再怎麼也是仙吏好麼!居然吩咐我做這種苦差事。”

黃巾力士心裏一萬個不滿,但他不敢違抗肖遙的意思,畢竟肖遙手裏有三清鈴在呢!

沒辦法,他只得領着幾名孕婦往洞外走去。

因爲擔心路上有什麼意外,黃巾力士一個人照顧不來,肖遙讓阿祁暗地裏跟着。

送走了幾名孕婦,肖遙稍稍放心了些許,他吩咐幾名陰兵鬼將趕快尋找沈子琪,而他也往洞內深處快步走去。

肖遙正在錯綜複雜的洞內四處轉悠,忽然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緊接着,他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1級純正血統殭屍,

獲得經驗值20000點,

法力值+15,

陽氣值+400。

獲得物品:殭屍血牙2顆。”

看樣子南宮正一他們發現了一名僵族,這些喪心病狂的惡魔,該殺!

一想到這幫傢伙爲了所謂的聖嬰,不知害死了多少無辜的嬰兒,肖遙心裏就一陣莫名的憤怒。

他恨不得將僵族殺個乾乾淨淨,徹徹底底。因爲到目前爲止,他所碰到的僵族,幾乎都是殺人如麻的嗜血狂魔。

過了沒一會兒,又是一陣淒厲的慘叫傳來,緊接着,耳畔再次響起系統美妙的獎勵提示。

而在此過後,他又聽到了一陣驚恐的呼救聲。

等等!

這呼救聲聽起來,貌似並不是來自於僵族,難道是沈子琪!?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循聲奔去。

他腳上穿着千里追風靴,速度飛快,很快來到了一間洞室之中,在這間洞室入口處,他看到掛着一塊木牌,上面寫着一個數字:13。

難道這裏就是第13號洞室?

他走進洞室,一眼便瞧見,洞室內一張牀上,蜷曲着一個人。那人身形消瘦,鬍鬚拉茬,已經看不出他的模樣。

他似乎是被嚇到了,腦袋埋在屈曲的膝蓋上,身體微微顫抖着。

肖遙再一看洞室內的地板上,躺着一具無頭屍,屍體的腦袋,滾到了兩米開外。

南宮正一與兩名陰兵鬼將正手持鬼刀,站在那具無頭屍旁。

瑪了個蛋!

居然當着這小子的面砍下了一名僵族的腦袋瓜子,難怪他嚇成這樣。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緩步走到蜷曲在牀上那人身旁,輕聲問道:“請問是沈子琪沈公子麼?”

誰知他話音剛落,對方猛地擡起頭來,歇斯底里地大聲叫喊着,一雙手胡亂揮舞,就像發瘋了一般。

看來是受了蠻嚴重的刺激。

肖遙迅速伸手捉住了他的雙手,並大聲說道:“沈公子你別激動!我是來救你的,是你爸沈老爺子讓我來的!”

對方一聽,停止了掙扎,瞪大眼睛看着肖遙,嘴巴微張着,似乎一下子震住了。

估計他都不敢相信,還會有人來救自己。

重生之掌家棄婦 肖遙盯着那張髒兮兮的臉仔細看了看,雖然瘦了不少,模樣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但他還是看出來了,眼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苦苦尋找的沈子琪!

在愣了半晌之後,沈子琪才怔怔地問道:“你……你真是來救我的?”

肖遙立刻取出了沈懷柏交給他的那塊運動手錶,在沈子琪面前晃了晃,

“就是憑着這塊手錶,沈老爺子相信你還活在這世上,於是託我來找你。總算找到你了,我現在帶你離開這兒。”

肖遙話音剛落,地面忽然猛地一震。

這一次的震感比之前那次要強烈得多,不但沈子琪嚇了一跳,就連肖遙也是心頭一緊。

瑪了個蛋!

嫡女,第一夫人 看來那條火龍就要現身了。

他立刻轉頭,對站在一旁的南宮正一說:“南宮,快把你的兄弟都召喚過來,我們得趕緊離開這鬼地方!”

南宮正一仰頭髮出一聲尖嘯,不一會兒工夫,四下分散的衆陰兵鬼聚攏了過來,肖遙取出九黎煉鬼壺,將衆陰兵鬼將悉數收了進去。

接着,他又一把將沈子琪抱起來,快步往洞外走去。

走了沒多遠,地面微微顫動起來,

瑪了個蛋!

再不離開這兒,只怕就來不及了。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加快步伐往前狂奔。

他腳上穿着千里追風靴,一路跑得飛快,很快便來到了矗立着女魃雕像的巨大洞廳當中,不過到了這兒,他卻傻眼了。

瑪了個蛋!

現在該往哪兒走呢?到處都是洞口,他甚至不記得是從哪個洞口進來的。

更何況來的時候是水路,現在他抱着沈子琪,就算記得來時的路,也不可能從原路回去啊!

正當肖遙不知該往那走是好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主人!這裏!”

肖遙循聲望去,只見阿祁正站在一個溶洞前,而在它身旁,還有兩隻山魈。

那個溶洞應該就是出口!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抱着沈子琪朝阿祁奔去。

地面顫動地越來越厲害,洞頂甚至有大塊的石頭砸落下來,

肖遙一顆心懸了起來,

瑪了個蛋!

要是被大塊的石頭砸中,不死也得落個殘疾。

他加快了速度,誰知就在這時,他只覺得腳底下猛地一震,前方地面進忽然裂開了一條大縫,他一下子收不住腳,一腳踏空,身體掉進了那道石縫之中。

不過就在他掉進石縫的剎那間,他將沈子琪的身體奮力往前一拋,沈子琪被拋到了石縫對面的地板上,阿祁見狀,立刻領着兩隻山魈奔了過來。 沈子琪被兩隻山魈帶到了安全的地方,肖遙可就沒這麼幸運了,他的身體沿着近乎垂直的石縫往地下深處滑去,他的身體摩擦着石縫壁,一陣生疼。

由於下滑的速度太快,他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使出乘風御氣的技能。

在穿過數十米深的石縫後,肖遙發現自己掉入了一個十分巨大的地下空間,空間頂部距離地面差不多得有二十米高。

就在他的身體即將墜落地面的剎那間,他終於念出咒語,使出了乘風御氣的技能,身體懸浮在了半空之中。

真可謂命懸一線,好在有驚無險。

肖遙擦了一把滿頭的汗珠,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他擡起頭來往頭頂上方看了看,發現這是一個半球形的空間,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半球形的地宮。而且感覺不是天然形成的,更像是人工挖鑿出來的。

如今頂部裂開了一條長長的地縫,他就是從那條地縫掉下來的。

誰這麼無聊啊,居然在地下幾十米深處挖鑿出這麼大一個空間?

肖遙又扭頭查看了一番地宮內的狀況,

發現在這座地宮正中的位置,有一座約摸三米來高,周圍呈八角形的平臺,平臺上方,還矗立着一根直徑差不多得有半米,高達八九米的圓柱。

圓柱通體烏黑,表面似乎刻滿了銘文,而且圓柱在他頭頂礦工帽上的礦燈的照射下,竟然泛着金屬般的光澤。

臥槽!

那該不會是一根玄鐵柱吧?

這麼巨大一根玄鐵柱,是誰造出來的?又是誰把鐵柱搬運到這座地下地宮來的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