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

雷嚴站在樹林之外,眸中閃著殺氣:「她真的進去了?」

「對!」

男子冷笑了一聲:「進了迷霧林的人,就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的!」這片迷霧林還號稱死亡林,能進去裡面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去無回。

「……」

雷嚴手中的黑色油紙傘擋住了所有的陽光,映襯的他的臉簡直宛若鬼魅一般恐怖:「這件事情暫時不要告訴大公子,等事情成功了再去稟報。」

「是!」

男子點了點頭。

雷嚴依舊站在原地,他思慮了一會兒才繼續道:「還有,去通知凰族的人。」

男子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凰族的人?」

「去吧。」

只是說了兩個字,雷嚴便轉身而行。

……

迷霧林。

顏芷月帶著兩個小傢伙,已經轉了足足一個時辰,可是卻根本沒有半點要出去的跡象,見天色已晚,她只能是找了一個山洞裡面休息。

當夜幕降臨,原本的靜溢便被打破了……

「嗷嗚!」

「嗷嗚!!!」

聲聲狼的嚎叫,響徹夜空。 顏芷月頓時警覺,她起身便要往外走。

但小雪卻先行沖了出去,它站在洞口處嚎叫了一聲,竟驚得鳥兒撲簌簌飛起……

不過,這一叫聲卻威懾住了林中的野獸,周遭再次回歸了一片平靜之中,顏芷月坐在火堆前,眸子不自覺的微眯著:「小天,你覺得這個鳳鸞鏡怎麼樣?」

「不好!」

小天連連擺手,並怨聲載道:「這裡的人一個個都沒一個好東西,哼!」

「……」

顏芷月聽到這話,不由勾了勾唇角:「我到覺得還不錯,這裡賺兌換心還是挺容易的。」想到八百枚兌換心,她心情便無比愉悅。

「對!」

小天聽到這話,倒是也很贊同。

「……」

顏芷月沒有繼續說話,眸子始終停留在面前燃燒的火焰上面,她面色清冷的宛若寒冰之水,雖然根本沒有半點動作,但是身上的氣場卻令人心驚。

這個所謂的鳳鸞鏡,簡直就如同一團濃重的迷霧,這團氣息籠罩著所有的人,讓人不由有種分外壓抑難受的感覺……

想要一點點將其解開,還需要時間才行。

如此想著的時候,面前的火焰亦是燃燒的更加厲害起來……

忽而,一道殺氣席捲而來!

下一秒,一抹紅衣的身影一閃而現:「真是好巧,我們又見面了。」

「紅衣鬼王?」

顏芷月眉頭微皺,看著面前這人的表情明顯帶著些許的不爽。

紅衣鬼王卻是緩緩而來:「怎麼我覺得,你看我的樣子好像並不歡迎呢?」說著,他熟絡的坐到了顏芷月的對面,並快速的扯下了一隻剛烤好的野兔腿。

顏芷月懶得搭理對方:「當然不歡迎。」

紅衣鬼王聞了聞那隻兔腿,才邪魅的揚了揚唇角:「我可以幫你離開這裡,難道你不願意么?」

「你?」

顏芷月臉上掛上了滿滿的嘲諷,她冷笑了一聲:「你的幫助代價太大,我承受不起,所以還是算了吧。」

紅衣鬼王絕美的臉上帶上了些許笑意,他點了點頭:「好吧。」說著,竟自顧自的吃起了手中的肉來,那般態度完全沒有半點要走的意思。

「嗷嗚!」

小雪站在紅衣鬼王後面,氣的連聲尖叫。

紅衣鬼王只是一個眼神掃過,便將小雪嚇的後退了數步,不過卻依舊齜牙咧嘴的看著對方……

紅衣鬼王掃視了一眼小雪,開口的話帶著些許嘲諷:「有一隻雪狼當靈寵,你的運氣還真是不錯。」說著,他微微伸了一下手,竟將小雪直接吸到了自己的面前:「小傢伙,你介意不介意換個主人?」

小雪連連掙扎,反口便要咬對方的手:「嗷嗚嗚!!!」

見此,紅衣鬼王皺了皺眉,竟一把將其丟到了一邊:「無趣。」說著,他拿出了一塊手帕,細細的擦了擦手上的油:「你叫顏芷月,是鳳泣國顏家的大小姐,你父母早亡,只剩下了一個哥哥名為顏子夕,對不對?」

「……」

聽到這些,顏芷月的眸子不自覺的眯了一下:「你是想表達什麼?」 「你是想表達什麼?」

紅衣鬼王唇角帶笑,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顏芷月:「你難道不想見見你的父親么?」

「……」

聽到父親這兩個字,顏芷月身子微怔。

紅衣鬼王看著顏芷月,淡淡開口道:「可能,你的父親也比較想見你的。」

「然後呢?」

顏芷月冷笑了一聲,接著反問道。

「不信?」

紅衣鬼王擺了擺手,態度似乎並不在乎:「不信的話,那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是可憐了你的父親被關押了這麼多年,竟然女兒都不想去救她么?」

「……」

眸子微眯。

顏芷月看向紅衣鬼王的神態帶著一股嘲諷:「你以為,你三句話兩句話就能讓我相信?」先不說她父親到底活著沒有,就算是真的活著,她也不可能聽信眼前這人說的話。

紅衣鬼王並不急,反倒是淡淡的看向顏芷月,眸色不帶著一絲的情緒:「如果……這樣呢?」

「……」

忽而,半空中出現了一抹虛幻的畫面。

只見,裡面站著一抹黑色的身影,他身上散發著一股暴虐的戾氣,眼神中的兇狠似乎在表達他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一般,他看著前方咬牙切齒:「我警告你,不許傷害我妹妹!更不許傷害我父親!」說著,他憤然上前,似乎想要和對方搏鬥。

但卻不知為何,他竟忽然後退連連,口中更是吐出了大口的鮮血!

血腥的血珠顆顆滾落,宛若一朵朵雪蓮花一般耀眼,他捂住自己的胸口,目光猙獰如獸:「我已經被你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了,你休想傷害他們!」

厲聲嘶吼,不斷的攻擊著……

畫面更是變得一度消失,當再次恢復的時候,銀面魔君已然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他瞪著眸,眼眶中流出了兩行血淚:「妹妹,父親……」

時間靜止。

忽然間,畫面被定格在那一刻,只有血腥和無盡的恨意……

「……」

顏芷月看著畫面中的銀面魔君,雙拳不自覺的緊緊攥在一起,就連指甲深陷入肉中都渾然不覺:「所以呢?你想表達什麼?」

妹妹。

這兩個字是她第一次從銀面魔君的口中聽到吧?

之前無論她怎麼去問,他都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卻沒想到他承認的時候,竟是在這種時候,這種感覺簡直讓顏芷月有種想要宰了對面這個紅衣鬼王的想法。

紅衣鬼王卻是覺得心情無比舒爽:「他為了保護你們兩個,可是拼盡了全力呢!你呢?真的不想救他和你的父親?」

「……」

沉默。

顏芷月冷然看著對方,眼中帶著一股駭人的冰冷之氣!

她深吸了一口氣,身上的氣場變得分外清冷如冰:「你以為隨便弄點畫面,就可以騙我信你所說的話?」說著,她下巴微微上揚了一瞬,冷冷的看著對方。

「信不信由你。」

紅衣鬼王起身,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顏芷月:「你如果想和我做交易,那就帶著鳳輕邪的人頭來見我,那我便可以讓你知道一切。」 顏芷月皺眉,反問:「你為何要殺鳳輕邪?」

「理由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現在對你來說,時間就是金錢,你每拖一日都可能會讓你所謂的親人受到傷害,甚至更有可能會死亡!」

「……」

顏芷月起身,看向紅衣鬼王:「還是那句話,你連讓我相信都沒做到,我憑什麼為了你的一句空口之話而去冒險?你是當我蠢還是你真的這麼蠢?」

「然後呢?」

紅衣鬼王有些玩味兒的看著顏芷月:「你想要怎麼樣?」

「我要見銀面魔君,只有看到他我才能信你的話。」

紅衣鬼王冷笑了一聲:「你難道沒看到,他已經死了?」

顏芷月眉梢微挑,嘲諷道:「他是你的籌碼,你這種人可能會讓自己的籌碼去死么?一個運籌帷幄了這麼多年的棋子,我可不認為你捨得放棄!」

「……」

紅衣鬼王看著顏芷月,竟不自覺的大笑了起來,那笑容簡直燦爛的如同星辰之月:「不錯不錯,我就喜歡你這種脾氣的小丫頭!」

「……」

顏芷月只是想炸一炸對方,現在看到對方的態度,才肯定了銀面魔君沒事的這件事。

那一瞬,她原本緊繃著的神經,微微放鬆了一瞬,不過,面上卻並沒表現出分毫來,反倒是異常冷靜與淡漠:「何時能見?」

「那……要看我心情。」

紅衣鬼王掃視了一眼小雪,才繼續道:「不如你把這個小狼崽子送我,我就讓你馬上見你哥哥,可好?」

「……嗷嗚!!」

小雪連連後退,感覺到了一股危險。

顏芷月輕飄飄的掃視了對方一眼,眼中帶著一股濃烈的嘲諷之氣:「既然你沒有誠意的話,我倒是也並不想和你做這場交易了。」說著,她反倒是坐了下來,悠然的吃起了火堆面前烤著的肉。

見此,紅衣鬼王不怒反笑:「你還真是……一點虧都不吃!」

「虧不好吃,肉才好吃。」

「好。」

紅衣鬼王擺了擺手,似乎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和顏芷月繼續糾纏:「晚點我會安排你們見面,不過這之前你要好好準備準備,怎麼才能宰了鳳輕邪!」

「……」

顏芷月只是挑眉,態度完全是無比傲慢。

「給你。」

一顆透明的晶石扔給了顏芷月,紅衣鬼王才開口道:「這東西能讓你出去。」說完,他身子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

小天和小雪皆是有些擔憂。

顏芷月始終看著面前的火堆,可謂是心中已經千頭萬緒了起來,她現在只能確定銀面魔君暫時活著,但是如果畫面是真實的話,怕是現在傷勢應該很嚴重才對。

她的心中自然是免不了擔憂,也有些捉摸不透現在的局勢。

所以,顏父真的沒死?

顏子夕也就是銀面魔君也知道顏父沒死,所以才一直讓自己半人半鬼的活著,就是為了保護她和顏父么?

火苗越來越旺,跳躍的模樣仿若能吞噬一切。

這一個夜晚的漣漪,似乎註定了是一個不眠之夜…… 晨曦剛臨。

晶瑩的露珠被散落的陽光眷顧,散發出微微七彩的光澤……

顏芷月手持著無色晶石,才發覺這東西真的不錯,裡面一直都有條紅色的線條指明方向,幾經輾轉之後,她已然來到了林子的出口處。

只是,她卻沒急著出去,反倒是聽了聽外面的動靜:「雷總管,真是的,進了迷霧林的人,怎麼可能出來嘛!」

「就是啊!她要是能出來,我就吞了手裡的劍!」

「哈哈,所以我們幹嘛要在這裡等呢?是不是太傻了?」說到這裡,似乎有人坐到了地上,滿是悠閑的哼起了小曲兒。

「……」

粗略算下來,按照聲音來說外面至少有二三十人才對。

顏芷月簡單計算了一下,便讓小天找機會去引開那群人,而她則是動用靈力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