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果然識貨,這是我精心挑出來的稀有金屬打造的回魔長劍,你們那裏能買到的只不過是非稀有金屬打造的回魔長劍而已,那種很便宜,五十萬一套就能買到。”

“可惜啊,戰士工會的傢伙有一把長劍更厲害,估計這把劍都不夠他砍。”

阿黛兒在邊上看了老劉一眼,然後就把老劉當初在達拉特賣劍的事情說給米爾頓聽。

“什麼!那麼好的寶劍居然是你賣的!這真是太敗家啦!那把劍現在可是號稱天下第一神劍啊!”

彼得衆人都沒說話,只是像看白癡一樣盯着米爾頓,搞得米爾頓都有些懵了。

“那種天下第一寶劍,你要多少,打算多少錢一把買,我今天就成全你的心願。”

昆頓抿了一口葡萄酒後就看着米爾頓,這個侄子都六十多了,還是這麼糊塗,人家要是沒有更好的會把那個賣掉纔怪。現在不光是騙了外人,連自己家的人都相信了。

“不過叔叔說的有道理,我們現在有錢了,那些我親手煉製的東西不能再流落到外人的手裏了,萬一以後對敵,對我們還是有那麼一點威脅的,至少護衛隊的裝備就扛不住那把劍的攻擊。等我把婚禮辦完了,就找個機會把那把劍毀了吧。”

各個國家對於老劉的瞭解是從獵頭鎮開始的,所以對於老劉本人都不怎麼了解,反而是對於那支戰無不勝的矮人傭兵瞭解的更多一些,而老劉的頭銜就是這些矮人的首領,和當初的昆頓一樣,大家都以爲老劉是個大奴隸主呢。直到最後才通過深入調查,把老劉和昆頓的精品裝備連鎖店聯繫起來,至於老劉賣劍那些事,都被老劉當時的默默無聞給掩飾住了。


酒席很快就散掉了,原因就是米爾頓喝多了,老頭喝了一斤白蘭地,原本還覺得酒量不錯的米爾頓,最後很沒面子的鑽到桌子底下去了。三女閒着無事又去逛市場了,挑選在婚禮上能用的東西,剩下彼得四人商量和米爾頓的關係。

“哎!沒像到米爾頓現在混得這麼慘,我原本還以爲是找到了大靠山了呢,現在一看,我們倒是成了他的靠山了,怪不得他這麼急着想讓我們在他那建立連鎖店呢,原來是想借着我們的力量保護他的巨獸郡。”

昆頓終於明白爲什麼這個侄子急着讓自己去他的領地那邊發展了,原來中間還有這麼多的事情啊,雖然昆頓也想到米爾頓會因爲帝國分裂受到一定影響,但是任誰也想不到這影響居然這麼大。

“昆頓叔叔,他畢竟是我親二哥,現在大家都因爲我受到了牽累,我……

彼得想說請昆頓幫忙米爾頓,但是一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也就沒往下說。女婿畢竟是女婿啊,人家又不姓菲爾姆斯,當初救了自己和妻子也都是夠仁至義盡了,現在連自己的兄弟都要靠着人家,自己實在是張不開嘴了。

老劉當然明白彼得的心意,對於這個老丈人,老劉也是心存感激。自打到了異界,都是阿黛兒的家人和朋友在幫忙自己,自己雖然厲害,但是獨木不成林啊,他現在就在考慮該如何幫忙,而不是要不要幫忙的問題。

“這樣爸爸,你們好好想一下該怎麼幫忙米爾頓叔叔,有了結果告訴我就行,剩下的我來辦。我在這世界沒有親人了,你們就都是我的家人,不必分彼此的。我等下還要到地下城去一下,會晚點回來,你們和米爾頓叔叔就好好商量一下這個事吧。”

老劉交代完了就匆匆的趕往地下城了,他還真是有事情要辦,就是和加布林的約定,之前老劉答應給人家一副新身體的,這段時間一直忙着打仗結婚的事情,就把和加布林的約定給丟到腦後了。

現在的地下城和達拉特一樣,都在爲老劉的婚事忙碌着。矮人們一開始還想着要給老劉弄一個純金的房間做新房來着,後來被老劉拒絕了,反正不久就要開始建設精靈之城了,現在花費這麼多精力佈置地下城實在是有點不值得。所以老劉要的結婚禮物就是三百八十八套半身甲,別看這數量不大,但是老劉要求都要加入最好的材料,論起質量來,也算是地下城五千年來的巔峯製作了。 寫到這裏順便說一下地下城吧,自從馬爾斯迪來到這裏以後,正逐步的改變着地下城的佈局和人員分配,而且隨着陸續有矮人從人類世界回到這裏,地下城已經開始有點人滿爲患的感覺了。因爲在得知老劉將要建設地上城市之後,馬爾斯迪正在把地下城從一個採礦冶煉鍛造和居住的地方,轉變成一個以儲藏爲主的地下倉庫。

老劉這段時間帶回的戰利品都被馬爾斯迪分別存放好了,糧食都存放在接近創神殿附近的幾個大型礦道里,那裏環境乾燥,很適合儲藏糧食,而一些離地表比較近的精鐵礦道也被改建成儲藏金屬的倉庫,大量的武器裝備都在被回爐製作成鐵錠留着以後取用。

而且馬爾斯迪現在正在籌建一個大型的酒窖,位置就在離地表最近的一個天然的地下石洞裏,馬爾斯迪的設想非常巧妙,除了在洞裏留下一個用作通風的孔洞之外,其餘的出口都被封死了,當然了,裏面有一個傳送陣,用來供矮人們取送葡萄酒只用。這樣一來既不擔心有人會偷竊,又保證了存儲的空間,要知道自從森林精靈加入到葡萄酒製作之後,葡萄酒已經有點堆放不下了。


“格雷斯,你年輕了不少哦。”

格雷斯一直都陪着老劉參觀這些新修建的倉庫,直到看完最後一個酒窖之後,老劉才半開玩笑的和格雷斯說了句話,老劉也被自己這幾次戰鬥的收穫驚呆了,一直都沒和格雷斯好好的聊一下。

“神使大人,這都是託您的福,讓格雷斯能在有生之年見到這一切。不過神使大人,還有些矮人在地面上學習建築,您是不是想去看一下。”

“哦?已經開始了嗎?那我可真是要去看一下了。”

當兩人來到地表的時候,一些年輕的矮人正在砌牆,材料很簡單,就是地上的泥土和一些石塊,一個人類工匠正在指導這些矮人施工。格雷斯正要叫人,就被老劉制止了,帶着格雷斯躲在遠處偷看這些小矮人學習建築。當一個瞄準鏡出現在格雷斯的手中,他還思索這東西該怎麼用時,老劉那邊已經開始觀察了。格雷斯也學着老劉的樣子看,結果嚇得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這這這這是千里眼嗎?”

“小聲點,被人發現了就看不到真實的情況了,我想看看大家對於學習這些東西都有什麼看法,回頭好想辦法解決一下。”

格雷斯哆哆嗦嗦的撿起瞄準鏡,又開始和老劉一起觀察起情況來。

和老劉想象中完全不同,這些學習建築的小矮人絲毫沒有表現出厭煩,反而是很認真的在學習。這難道是馬爾斯迪用了什麼魔法嗎?老劉本以爲讓這些矮人學習建築,他們的心裏會有牴觸呢。

“關於這些建築工人的待遇是怎麼安排的?”

老劉想了一會就想到了癥結所在,是不是馬爾斯迪用高薪收買了這些小矮人啊。可是隨後格雷斯的話,才讓老劉徹底醒悟過來。

“待遇當然和大家一樣了,都是五十金幣一天,不過對於這些孩子來說,也是夠多了。他們都還有幾十年才成人呢,如果不是參加學習建築工作,連喝酒都要從家裏要錢的。但他們現在就開始工作賺錢的話,真就是錢途無量啦。”

聽完這話,老劉心裏美極了,這要是會分身術,老劉絕對得親自己一下,當初設計讓這些處於學習中的半大小子當建築工人真是太明智了。老劉看到這聽到這,就拉着格雷斯離開了,去了一塊心病,又得到了一批成長中的建築工人,擱誰不高興啊。

“以後對於這些學習中的小矮人實行獎勵制度,誰得到師傅的讚賞,回頭就免費喝酒一杯。就說是我給大家的鼓勵,都學的好,就都獎勵。另外派個專人負責這些人的飲食起居,我要再最短的時間內擁有最棒的建築工人。因爲現在已經有生意上門了,這次我要用我們自己的建築工人,去建設連鎖店的第一家分店。”

“如您所願神使大人,我親自來督導這些小傢伙學習,我要讓人類都知道,矮人不光會打鐵。只要有矮人的地方,人類永遠是老二!”

“嗯!”

格雷斯說錯話還不自知,直到老劉用眼睛瞪他,他纔想起來老劉也是個人類的事實,連忙向老劉告罪。

“神使大人我不是說您,您不算人,啊不,您是人,是神使大人。”

老劉越聽越來氣,恨不得給格雷斯來一個腚瓜吃,不過最後老劉還是忍下來了,這些矮人除了傻點呆點,倒是真的很信服自己,不過教訓還是要有的。

“格雷斯!你個老糊塗!要我說多少遍你才能記住我的話?我們是精靈族,我不是說過了嗎,矮人以後對外自稱地底精靈,精自稱森林精靈。你老是矮人矮人城的說,不怕傷了那些森林精靈族孤兒的心嗎!那些都是一百多歲的孩子啊,這要是誰想不開走掉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滴媽呀!拍馬屁拍到馬腿了,格雷斯被訓的一頭大汗啊。自從和那些森林精靈接觸之後,格雷斯完全沒有感受到典籍裏記載的傲慢,那些孩子都如同老劉所說的,是一些可憐的孤兒,而且他們的信仰也不比這些矮人差,光是人家爲了生命之樹搞到幾近滅族,就可以看出來這一點。

等到格雷斯想明白了,回頭再找老劉,人家都走了,至於去哪裏了,就不是格雷斯能想到的了。索性就先把身上的人都意思轉達一下吧,也讓這些小崽子樂一樂,格雷斯邊想邊走,和快就來到矮人們學習建築的地方。

“都停下先,我有事情要宣佈一下,神使大人說了,誰表現的好就……

聽到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後,這些和神使大人素未謀面的小矮人們也開始崇拜起來了來了,別看人家神使大人從來沒來過,可是人家對於自己的瞭解可是非常深啊,那美味的葡萄酒以後也可以通過努力學習得到了,再也不用伸手向家裏要錢……

一羣小矮人崇拜老劉的時候,老劉已經來到他最初的目的地,加布林的實驗室。

“哦!天啊,神使大人您終於來了,我都盼您五千年了,快把新身體的製造方法告訴我吧,要不然我的靈魂都要消散了。”

“加布林你還還恬臉說呢,都是因爲你的魔力發動機改進的太慢,不然我早就給你弄到新的身體了。這回要不是原本需要很多年的戰爭提前結束了,你最少得再等五年!我現在能來已經是很快了,不過先不說這些了,我帶你去找個新身體吧。”

老劉帶上加布林棲身的戒指,很快就來到了達拉特的王宮地下室裏,這裏就有老劉給加布林找到新身體,現在出現在他的面前的就是那幾十個從哈維斯城俘虜來的牧師,一個個都面色紅潤,看起來並沒有遭受什麼虐待。

“加布林,我問你,你是想要一個會魔法的身體還是一個會鬥氣的身體?”

老劉通過精神力和老亡靈商量這個聳人聽聞的事情,怕的就是被人知道自己將要做的事情,對於這些,聰明的加布林哪會不知道,已經做亡靈幾千年了,搶佔別人身體的念頭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要會魔法,神使大人,您不是想讓我佔了這些人的身體吧?”

老劉沒有理會加布林,開始在這些牧師裏物色一個看着比較順眼的,準備拿來給加布林做身體。俘虜們早就看到老劉來了,可是當初被海恩斯嚇得,誰也沒敢開口,現在看到老劉打量自己,還以爲有什麼好事呢。最後,老劉找到一個鷹鉤鼻吊眼角面黃肌瘦的中年牧師,擡手一道半月斬就砍斷了綁着他的繩子。

“你,跟我來,有事情要你幫忙。”

鷹鉤鼻一聽說要他幫忙,也顧不上手麻腳麻了,屁顛屁顛的跟着老劉就出了地下監獄,惹得身後的同伴們一陣唏噓,羨慕不已。老劉將鷹鉤鼻帶到地道的入口處,開始和他說幫忙的事情。

“這副長相真的是很欠揍,不過我喜歡,加布林,準備好了嗎?”

“不,神使大人,這個傢伙太醜了,簡直和我以前長得一模一樣,請您再給我找個英俊一點的啊~~~!”

老劉這輩子最討厭這種蹬鼻子上臉的傢伙,而且加布林除了這個缺點之外還喜歡裝B,如果給他找個英俊的身體,指不定怎麼得瑟呢。於是加布林的靈魂被老劉果斷的用精神力纏繞住,像丟皮球似的砸向了那個鷹鉤鼻,鷹鉤鼻的靈魂瞬間就被擊碎,接着老劉撤出自己的意識,把加布林的靈魂留在鷹鉤鼻的意識之海里。

“神…使大…人我控……”

“停!不許說話,你現在還不能控制這個身體,過一段時間就適應了,回地下城慢慢熟悉去吧。”

老劉拎着加布林的衣服,就跟拎條死狗似的拖走了,回到實驗室以後跟格雷特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就又返回到達拉特王宮。對於這種恃才傲物的傢伙,老劉的好感欠缺,讓他安心在這裏研究就好,至於交流嘛,就少少益善了。

達拉特王宮的後花園裏熱鬧非常,一大羣侍女和嬤嬤都在圍着三個新娘子轉,幫忙試穿結婚禮服。和老劉想象中不同的是,這些禮服都是紅色的,就連奧莉薇婭都穿着一條紅色的長裙,不過小美女看着不怎麼喜歡這件衣服,臉上並無欣喜的表情。

“老公,看我們的衣服好看不。”

一身火紅的阿黛兒笑的像朵花似的,拉着老劉胳膊使勁的晃,對於這種福利,老劉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拉着阿黛兒就在粉臉上好頓親。

“漂亮,太漂亮了,我都沒法說了,這就是結婚的禮服嗎?阿黛兒。”

“是啊,這是我親自挑選的布料,找人制作的,剛剛弄好我就拿來給大家試穿了。”

老劉附在阿黛兒耳邊輕聲的說到:

“老婆,三個都穿一樣的衣服,就顯不出你最漂亮了,你說呢?”

阿黛兒開始還有點納悶兒老公爲什麼會這麼說,但是心姿聰穎的阿黛兒很快就想到老劉的意思啦,是自己太主觀了,沒有考慮到奧莉薇婭和露莉的感受,就弄了三套一樣的衣服回來,畢竟大家都是嫁人啊,誰不想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呢。

“老婆,這些衣服就你穿最好看了,至於她們倆,就讓她們自己選吧,省的搶了我們惡魔公主的風頭。”

老劉說完就偷偷觀察奧莉薇婭和露莉,果然倆個小美女聽了之後都很開心,想必是都有自己中意的衣服,只是被阿黛兒的好意弄得不好開口了。現在有老公來攪渾,這種尷尬的局面自然就煙消雲散了。

“好了好了,你們都下去吧,準備開飯了,這裏有我幫忙就行。”

老劉的大嗓門派上了用場,一衆下人都退下了,只留下三個身穿紅衣的小美女和一個餓了好幾天的色狼,中間故事多多,這裏不便細講,只說午餐過後,奧莉薇婭躲開了其他兩女,偷偷來找老劉。

“老公,我想回精靈森林,我媽媽留給我一套婚禮的禮服,我想去拿來。”

小美女的眼角有些溼潤,看來是想起了自己的母親,老劉看到連忙把奧莉薇婭摟在懷裏,心疼的不行。這個老婆可以說是和自己同病相憐,在這個世界上都屬於孤苦無依的類型,這也讓老劉對他多了一份憐愛。

“奧莉薇婭不哭了,老公現在就陪你去,相信媽媽在天有靈的話,也不想看到奧莉薇婭難過的。”



奧莉薇婭聽話的抹了抹眼睛,摟着老劉一起踏上了傳送陣。白光閃過之後,兩人出現在精靈森林的深處,故地重遊讓老劉想起了,當初對於精靈森林那種魂牽夢繞的感覺,可能當時是天魂在作怪吧,至少現在那種感覺已經不再強烈了。


有了奧莉薇婭帶路,兩人在森林中的行進速度非常的快,不過老劉很好奇,爲什麼奧莉薇婭會把傳送陣丟在離生命之樹這麼遠的地方。

“老婆,爲什麼把傳送陣丟在這啊,放在生命之樹旁邊多方便啊。”

“我怕你會偷偷來這裏把生命之樹給炸掉,所以就沒敢把傳送陣放的太近,等下見到生命之樹不要說一些不好的話,它是有意識的,行嗎?”

有意識的植物,老劉在精靈森林裏也見過不少了,對於奧莉薇婭的話,老劉沒感到新奇,不過出現在他眼前的景象卻是狠狠的震撼了他,離着還有幾里路的時候,老劉就看到這棵生命之樹,其巨大的程度可見一斑。

有了生命之樹的吸引,沿途的一些景觀不再吸引老劉的目光了,他跟着奧莉薇婭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什麼之樹的方向前進着,紅在這時也從**袋裏鑽出來,展開翅膀朝着生命之樹的方向飛去,無疑小傢伙是感受到了什麼,以至於對老劉的召喚都不予理睬。

很快老劉以感覺到了生命之樹的召喚,那是一種若有若無的信息,彷彿是在歡迎老劉到來一樣,讓老劉感覺很親切,絲毫沒有身處異鄉的感覺,讓老劉對於這個精靈族守護的寶物有了一點好感,至少現在老劉不想用超級**把他給炸掉了。

離着生命之樹不到一里路的時候,老劉的天眼已經把生命之樹周圍的情況盡收眼底,在它巨大的樹冠下,所有的樹木都是扭曲變形的,一個個樹屋就融入這一小片受到什麼之樹庇護的樹木之中,雖然形態各異但是卻都有着同樣的風格,自然,簡樸。一個精靈女孩似乎是發現了老劉和奧莉薇婭,正飛速的朝樹下飛奔,很快幾十個精靈就聚集在生命之樹下面,警惕的關注着老劉來到方向。

距離一百米的時候,老劉已經看不到生命之樹的全貌了,以爲他已經在巨大樹冠的覆蓋之下,對於那些正注視着自己的精靈們,老劉根本沒有理會,因爲他已經開始和生命之樹交流了。

“你好,遠方的旅人,歡迎到精靈森林來。”

“我只知道你是有意識的,但是沒想到你的意思已經可以和我交流了,我該怎麼稱呼你,我想你應該是有名字的吧。”

老劉已經放慢了腳步,巨大的樹身已經近在咫尺,而老劉此時正漫步在生命之樹的樹根之上。

“這個元素精靈使是你的夥伴嗎,她可真是調皮,不過能再次看到元素精靈使我真的很開心,這個世界已經有五千年沒有出現過元素精靈使了,你也到我的身體裏來吧,這個樣子交流是在是太費力氣了。”

生命之樹囉囉嗦嗦的說了一堆,不過卻沒有回答老劉的問題,老劉懷疑它是故意的,警惕之心瞬間提升。 穿進幽夢之中 。 “我沒有惡意的,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可以拿着你那個威力巨大的武器,那東西夠把我炸死十次了,雖然炸死一次就夠了。然後到我的身體裏來,這裏有關於你心中一切疑問的答案。”

再次接到信息之後,那個意識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任憑老劉如何感應,也找不到它的蹤影。一個粗大的藤蔓悄然的從樹冠之上垂下來,最後在老劉的面前變成一個大籃子,看來是想讓老劉上去。

對於這個邀請,老劉沒有辦法拒絕,他有太多關於這個世界的疑問需要解答,但是年長如格雷斯和格里芬尼,都不能給出正確的答案,老劉的希望現在都寄託於這棵更加年長的生命之樹神上了。老劉邁步剛要踏上籃子,奧莉薇婭已經摟住了老劉的胳膊。

“我是接引你的,帶我去。”

老劉知道這是奧莉薇婭對自己不放心,生怕自己會做出什麼有損於生命之樹的事情來,爲了不讓自己的愛妻擔心,老劉摟緊了奧莉薇婭瘦小的身子一起踏上了籃子。

藤蔓上升的速度很慢,似乎是有點超載了的意思,等到老劉和奧莉薇婭站到巨大的樹杈上的時候,感覺已經過了有一刻鐘的時間。他倆所站的地方是生命之樹主幹上的第一個分叉,刨去凹凸不平的樹皮不算,這裏就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上千平米的面積讓人可以很放心的在上面走動,而不用擔心會掉下去。

奧莉薇婭有過一次上來的經歷,對於這個地方還是比較熟悉的,她最敬愛的長者卡尼亞先知就是在這裏犧牲的,而自己這個接引的任務,也正是從這裏開始的,奧莉薇婭帶着老劉繞過了一根幾摟粗的枝條,一個精靈樹屋就出現在二人的面前。

“小精靈,你已經是第二次到我這裏來了,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悲傷,不過既然來了就都進來吧。”

這次由於比較接近,老劉很清晰的感到了生命之樹的悲傷和無奈,而且中間還夾雜的些憎恨的意味,只是老劉不知道這些憎恨是爲何而來。精靈樹屋這時已經打開,裏面看着很空曠,但是老劉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樹屋不會是個簡單的地方,至少不會這麼小。

老劉進入到樹屋之後,最先找到的就是紅,從生命之樹和老劉的第一次神識交流開始,他就一直擔心這個小傢伙。畢竟現在這生命之樹敵友未分,萬一是貪圖自己的真氣或者是紅這一身的能量的話,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所以老劉從一上來這生命之樹後,就一直搜索着紅的下落。但是最後還是靠肉眼看見了紅,而天眼此時已經沒法感覺到很多東西的存在了。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用精神力屏蔽我的天眼?”

老劉說話時身上的真氣已經流動了有一陣了,現在真氣大多集中在手上和身上的要害部位,只要這個生命之樹敢有一點造次,老劉絕對會第一時間給他全力一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