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父,我龍族沒有怕死之人,若是我父知道我做了逃兵,他也不會原諒侄兒,叔父就讓侄兒跟隨叔父一戰吧!”熬坤戰意盎然道,“殺!殺!殺!”

“好,不愧我龍族子孫,不愧祖龍之子!那今日你我叔侄兩人就殺他個天昏地暗,殺他個膽戰心驚吧!”應龍彷彿也被激起了豪情。

“真龍狂暴,以戰養戰!殺!”

那一戰兩人擋住千軍萬馬,那一戰大地都被染成鮮血的顏色……

……

“你是熬坤?”張三風用詢問的口氣道。

“真得是你嗎,統帥?”沙域聖龍龍魂道,“你怎麼現在這麼弱小?”

“我不是他,在萬年前他己經死了!”張三風平靜道。


“我明白了。”沙域聖龍龍魂略有所思道,“既然如此,我便送你走吧。”

“你願意和我一起離開嗎,不過……”張三風問道。

“我願意,我願意!”

這個時候無盡的黃沙瞬間在半空疑出形體,黃沙漫舞。

很快一隻由黃沙構成的巨龍,就漂浮在張三風上方,只見他背後雙翼大張,在一層黃色光芒的籠罩下,靜靜的懸浮在那裏。一聲嘹亮的龍吟從沙之巨龍口中發出,龍鬚無風自動。

幾個妖族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險些嚇了一跳,龍威。對其它的生物有很強的震懾作用。

巨大的龍威瞬間在通道空間迴盪,星辰移位,滾滾沙塵在龍吟聲響起後頓時四散分飛,地面輕微的震動了一下,恐怖氣息從巨龍的身上瀰漫而出。

除了張三風以外,包括白素貞在內都被這聲龍吟等的無法動彈。而對於前世爲應龍的張三風來講只覺得親切。

“只是若是這樣恐怕你肉身所化的沙河恐怕無法被帶走。”不過正在這時張三風靈光一閃,自己似乎並不是只有閻王令一件寶物,“等等,讓我看一下。”

“小珠,我可以將沙河收入龍珠之中嗎?”張三風心神一動對丹田中的龍珠問道。

“可以的,主人。不過……”

“不過,什麼?”張三風連忙問道。

“不過,現在的沙之河上被沒置了結界封印以主人現在的實力想要破開,恐怕極爲不易。”小珠停頓了一下才道。

“不易而不是不能,既然這樣就讓我嘗試一下好了。”張三風心底堅定的默默說道。

“那我該如何做?”

“方法有很多種,不過對於現在的主人講,能夠實現的還真不多。”

“那就告訴我最爲簡單可行的辦法吧。”張三風道。

“破解陣法之道,無外乎幾點,其一,暴力破解,一力降百慧,這種方法最是簡單,沒有任何技術可言,很顯然這點主人是做不到的。另一種方法便是找到陣眼,直接破壞了陣眼,這法陣便會被破開。這種辦法對陣道的悟性天賦需要很高。不過依靠主人那很奇物的天眼,有很高可能堪破陣法。”

“小珠,我怎麼感覺你所說的這麼不靠譜,這大能設下的法陣即便真被我找到陣眼,恐怕我也破不掉。”張三風無奈道。

“沙亮前輩,不知你可否將熬坤的結界封印打開?”張三風對沙亮問道。

“若是我還活着的時候,我還有這個能力,不過現在單憑我的力量己經無法做到了,除非你們可以取出沙之城的城主印。”

“城主印?”

“不錯,沙之城的城主印擁有掌控整個沙之城的能力。”

“那城主印又在何方?”張三風開口問道。

“在內城的城主府之內。”


“這樣熬坤,先將我們送入內城,等我尋找到城主印將封印打開。”張三風開口道,絲毫沒有一絲不自然。

“好的,叔……”似乎想到張三風的特殊,熬坤有些不知該如何稱呼他。

“你就叫我張三風就行了,我們平輩論交。”張三風也知道熬坤的尷尬直接開口道。

“那好吧,剛纔我聽那個小傢伙叫你張先生,那我也叫你張先生好了。”張三風一聽就明白,熬坤所指的小傢伙是張老。

只見此時張老也是滿臉尷尬神色。

“我這就送你們走。”

“天地乾坤一氣,斗轉星移,諸星移位,起!”熬坤口唸法訣,只是數息之間,星辰再次移位,一時之間變幻莫測。

在衆人眼中出現了一道光亮的通道。

在張三風等人剛剛走入通道的時候,他們聽到熬坤的聲音:“在前一段時日,來了十幾個黑衣人,還有那個己死的沙脈傳人,他們說想要去內城尋找些什麼東西,他們以還我自由的條件讓我放他們進去,雖然我並不認爲他們可以做到,不過我還是放他們進去了,所以你們進入內城要多多小心,那些人的身上有一股讓我不喜的味道。現在想來他們的目標很可能就是這城主印了。”

熬坤剛一說完,張三風心中頓時升起一絲奇異的感覺,眼中閃爍似乎想到了什麼。

“隱龍!”

“對了,熬坤若是等我們尋得了城主印,該如何才能回來?”張三風突然回頭問道。

“張先生,在沙之城內,只要捏碎它就可以被傳到我這裏。”說着一枚黃色晶石飛入張三風的手中。

出了通道之後,衆人的靈力也開始可以自主的恢復起來,雖然那些靈力恢復的十分緩慢,不算渾厚,不過好在不必每時每刻都消耗自身的靈力了。 內城,外城果然有着天差地別,只見內域整個城牆通體都是一種黃色的晶體爲山石,好像寶石水晶一般。

遠遠看去就好像是一座童話中才會出現似的存在,給人一種並不該在世間出現一般。

但是張三風面對這沙之城還是羨慕不已,他一想想,自己要是有這一座同樣的城市該多好。

所謂特異之地必有異像,內城城牆外好似荒漠一般,不過一入內城便是換了一副天地,綠水紅瘦,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張三風甚至不看到不少的奇珍異寶。江山如畫,美妙壯闊。

氣候溫暖如,按理來講,在地下,本應該死氣沉沉,毫無生機纔對,但是內城之內,好似一個特殊生態循環,氣流似乎永遠處於一個相對平靜的狀態,連張三風也弄不明白這內城究競如何創造的,他心裏對沙之城的建造者更加佩服,這造物者真是神奇。

內城之內綠草茵茵,鮮花芬芳,簡直可以稱之爲花園也不爲過。城牆之上是高大的雲沙樹,傳聞是沙之域才特有的存在,相傳爲已逝沙脈修士所化。雲沙樹碧綠的枝葉隨着微風輕輕搖擺着,彷彿在追憶那沙之城昔日的風采。

這一行幾人都不是普通人,此刻都是駕着法寶而行,速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微風吹來,己經分不清白天還是黑夜,似乎在沙之城內,一切光亮都是沙之晶石給予的。

衆人心中都是一喜,精神爲之一振,離那沙之內城的城主府卻是不遠了。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黃色微光處無聲地射出一道黑色箭疾,速度之快,讓人心驚,只見那箭疾向張三風飛馳而來。

幸虧張三風眼疾手快,瞬間將斬邪劍祭了出來,擋在身前,雖是如此,巨大的衝擊力還是讓張三風發出一聲悶哼,身子一晃,險些跌倒在地。

張老等人心中大驚,一個個持劍戒備,白素貞甚至轉眼間已來到前頭,站在張三風,李幽冥等人的身前。

衆人中李幽函與張三風站的最近,只見李幽函滿臉關心之色道:“你沒事吧。”

張三風此時硬生生停住後退的步子,目光向四周掃去,想要尋找到那攻擊自己的人所在之地,道∶“我沒事,你不必擔心。”

就在衆人嚴陣以待之時,一道箭疾卻是再一次飛射而出,不過這次的目標卻不再是張三風,反而是李幽函。

“一劍封神!”

張三風向前一個跨步擋在李幽函的身前,雖然這次也是擊中了箭疾,不過他卻沒有料到,這一次的力量,比起上一次要強大太多,箭疾還是擦傷了他的臉龐,刻之間張三風的額頭上已經是冷汗遍佈,嘶啞著聲音道∶“小心點,這傢伙好生利害,絕對不是簡單角色。”

張三風這一句話剛說完,突然只見在另一邊的黑暗之中也是射出一道箭疾。

白素貞眉頭一皺,手中仙劍飛射而出,橫在那道箭疾之前,其它人見此情形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紛紛祭出法寶,一時之間靈力亂舞。

就在衆人以爲敵人在這邊時,卻不想再另一邊又射出一支箭疾。

張三風手中法訣變換轉動,秋水劍立刻飛了出來,迎上了那道箭疾。

張三風輕“咦”了一聲,頗有奇怪之意,因爲這次的箭疾似乎又弱了不少。

剎那間,秋水劍與箭疾撞在一起,引起不少的反震之力,張三風心神一震,只覺一股透體的寒意傳來。

那箭疾撞在自己的秋水劍之上時候,就感覺一道濃重的邪氣,讓張三風心中感覺不喜。

不是死氣,不是煞氣,更不是魔氣,只是單純的邪氣,邪得讓張三風心驚,卻異常熟悉,似乎這力量自己一早就認識一般。

這邪氣卻是極有穿透之力,打在秋水之上

,隱隱有攻向張三風的趨勢。

張三風大吃一驚,這等力量,如同附着之蛆,他以前從未見過。這究竟是什麼力量,爲何如何熟悉。龍之力?怎麼可能有這麼邪氣的龍之力?不這一定不是龍之力,所有的龍之力自己應該都熟悉纔對。

張三風看着四周,眉頭一皺,爲什麼找不到對方呢,而且只覺得這力量有幾分熟悉。

“小心,他們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張三風想到了什麼,臉色突變道。

“原來如此。”此時衆人心中的疑惑也逐漸解開。

“大家使用範圍攻擊將他們逼出來。”張三風建議道。

“劍鷹翎羽!”劍心首先使出自身絕技,一時之間黑色羽在空中穿梭開來。


這劍鷹一族羽毛硬如金剛,每一位劍鷹的族人都會收集自身落下的羽毛,等達到一定數量,便會將之煉成法寶,這種法寶因爲是自身產物,所以控制起來也是非常容易,如同自身手足一般。

“祝融神火一一焚天滅地!”祝火自然不想被一妖族比下去,也是神火全開,燃燒而去。

果然,隨着兩人的範圍攻擊之後,那藏在暗處之人也無數可逃,幾人長笑兒聲,從那兩個位置,較爲黑暗處走出了二個人,張三風打眼一看,這一身黑衣,詭異的面具不是“隱龍”之人,又是何人?

兩人相貌詭異,一個只有一隻左眼,一個只有一隻在眼,不過這兩隻眼晴卻不像人類的眼睛,那眼是碧綠色大眼,綠油油,很是恐怖。

шωш_тTk án_¢ ○

“想不道,那沙之龍魂,居然會讓你們進入內城,而且那沙之域出來的小子,也太廢物了,連人都看不住。”那個左眼怪人開口道。

張三風與“隱龍”的人打過交道,甚至是見過多次,知道這“隱龍”之人生性淡薄。

“大哥,跟他們說什麼廢話,我們趕緊殺了這些人,不要耽誤了,首領的大事!”那個只有右眼的怪人道。

就是這兩個人讓自己吃了不少苦頭呀,張三風臉色難看。

其實,在“隱龍”之中也不是所謂的鐵板一塊,這兩個人就是因爲缺少後臺,被邊緣化,這個小團集如今勢微力弱,在“隱龍”之中並不被看好,有些核心任務,他們可以參加,不過這兩人也被分派到這兒,算是看門的,守在內城的邊緣上來,只等着看有無漏網之魚到來,明擺他們的首領是看不起他們兩人的。

人在矮沿下,這兩人也是敢怒不敢言,本來兩人還在報怨,但不料真的有人通過了通道,跑到這裏,這可是個大好的立功機會。只要將這些人斬殺,拿回去見首領,日後在“隱龍”之中,兩人的地位自然也會稍有提升。

左目和右目一直覺得自己不得志,總是安排做一些無足輕重的事,今天兩人本來還是相當鬱悶,沒想到上天開眼,送上來幾人。不過怎麼覺得有幾個人相當眼熟呢?

“你是張三風?”左目突然開口道,此刻轉眼看去,突然發現那個總是破壞“隱龍”計劃的傢伙也在其中,他忍不住開口道。

“你也認識我?”張三風心中戒備之心更強,看兩人此時正看著自己,臉上表情似笑非笑。

張三風隱隱有種感覺,似乎這“隱龍”的人,對自己總是網開一面。

左目右目的實力非同小可,而且性格兇殘,只見兩人手中都拿着一黑色弓弩,弓駑之上刻畫着黑色骷髏,卻是顯得異常詭異。

媽的,不知道上面怎麼想的,不讓對這小子下殺手,左目右目惡狠狠地想。

這就是給左目右目十個膽子也不敢下狠手了,難道這是上面哪個大人的私生子?就是這樣,也不能讓這小子子好過。

當下又舉起手中弓弩,向張三風射了過去。

“這是破神弩?”張三風心中一動道。

“你居然知道破神弩?”左目臉色微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