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凌羽楓訓練的那些精英,在泥寧裏不停的打着滾。

兩天後,有幾個身強體壯之人,已經可以通過第一關,雖然跟凌羽楓通關時的情形還是沒法比較,但也有了很大進步。

他們不停的訓練着,越到後面越覺得這些訓練項目恐怖到了極點。

看來凌羽楓也是恐怖至極的人物。

光頭強更是闖關闖得上了頭,他現在整天除了吃飯睡覺,其餘的時間全部放在了訓練上,沒有絲毫雜念。

光頭強的眼睛這幾天全是通紅的,紅血絲布滿了眼球。

若不是實在是累的不行,他都不會休息一下。

“衝啊,大夥們。”

“沒關係,再來一次。”

“都給老子上。”

“誰怕,誰就是慫蛋。”

衆精英你一言我一語的鼓勵着。

掉到了泥土中,馬上怒吼一聲,又再次嘗試。

…… 若是看到有人過關,他們的鬥志也會被激起來,就跟打了雞血一樣。

不過是短短几天的時間,他們的體能跟身體素質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他們也明顯的感覺到耐力比以前更加提高了。

這簡直是恐怖如斯。

公司的負責人陳文池也經常過來觀看他們的訓練,並把吃的喝的給他們備好。

看到面前的這些如同戰士的人天天在泥土裏摸爬打滾,陳文池雖然看不懂他們訓練到何種程度,但總感覺他們不一樣了。

“大哥,他們訓練的這些項目,我能試一下嗎?”陳文池戰戰兢兢的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凌羽楓,悻悻的問道。

“你去訓練幹嘛呀?你就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就好了。”凌羽楓瞟了他一眼,說道。

“我看項目最近發展的很好,要不就給你一部分股權吧。”

此話一出,陳文池激動的大氣都不敢出。

他不過是一個打工仔罷了,能當上一個小小的文職幹部,就已經打心眼裏高興。

沒想到凌羽楓居然要給他股權,這簡直是天大的恩賜啊。

“錢要越賺越多才好。”凌羽楓淡淡的說道,“而且你看我像差錢的人嗎?人生在世,只要讓自己活得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大哥,謝謝,實在是太感謝了。”陳文池激動地說道。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拼盡全力,做好本職工作。”說完這話,陳文池立馬提起精神,整個人十分亢奮,精神抖擻的跑去工作了。

在凌羽楓眼裏,錢就跟一堆沒用的廢紙一樣。

他的實力已足夠雄厚,金錢多得花不完。

若是還把心思放在錢上,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到了這種地步,就應該做些對社會有益的事,好好扶持一下身邊的善良人,讓他們都能堂堂正正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凌羽楓擡起頭,看着訓練場上一行人揮汗如雨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心裏清楚這些人的基礎太差,想要一個月之內,完成這些標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有強大的決心和毅力,這也是凌羽楓最看重他們的品質。

凌羽楓冷冷的看着那羣人,大聲喊道,“真是一羣垃圾,當時不都看我不順眼嗎?現在連這小小障礙都過不了,我真是高估你們了。”

“這些訓練設施在我眼裏,不過是如履平地,你看看你們,都訓練這麼多天了,還是這個廢物樣子,真是太讓我失望了。要是覺得自己不行,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別在這丟人現眼。”

“我去外面拉幾個跳廣場舞的大媽,都比你們跑得快,你們現在就認慫,說我就是個慫蛋,我不行。那你們就能輕輕鬆鬆的離開了。”

凌羽楓的每一句話都擲地有聲,刺激着這些人的五臟六腑。

有些人原本已經筋疲力盡,打算稍作休息,聽到凌羽楓的話,頓時怒火中燒,猛的捶了一下地面,再次站了起來。

“雖然我自知不是大哥的對手,但我真的想給他一拳。”

光頭強咬牙切齒。

看着凌羽楓一臉悠閒的樣子,一臉不服氣。

“別說這些沒用的廢話,趕緊起來訓練。”

“我要是再過不了這一關,老子就叫大哥爺爺。”

“tmd,我他媽又失敗了,老子真成了他孫子了。”

轉眼間天色已經暗下來。

蘇河到了東海市,沒有耽誤時間,迅速來到了老爺子的別墅。

一輛輛豪車停在別墅門前,足足有十輛車之多。

後面跟了一羣保鏢,一個個滿臉橫肉。

“我說蘇河,你回趟家,爲什麼帶這麼多保鏢來?這是什麼意思?”

蘇江看了蘇河一眼,冷冷的說道。

蘇河撇了一臉蘇江,冷哼一聲,走到別墅門口。

他身後的保鏢大踏步的走上前,先把看門的幾個人打倒了。

“給老子滾開。”蘇河冷聲道。

蘇江在旁邊看着眼前的一切,沒有絲毫言語。

他現在倒是很慶幸,蘇河有如此大的能力,如果蘇河沒有囂張到這種程度,他還怕對付不了凌羽楓那個上門女婿。

剛一進門,映入眼簾的就是老爺子紅腫的臉,嘴裏哼哼唧唧,但說出的話卻沒人能聽得懂,好似半身不遂的人一樣。

蘇河眼圈微紅,“撲通”一聲,跪倒在老爺子跟前,大喊一聲:“爸。”

看着老爺子兩行熱淚流了下來,蘇河緊緊握住老爺子的手,怒吼道,“到底是誰?誰把我爸害成這樣的?我要讓他死。”

老爺子抖動着嘴脣。

他想告訴蘇河,就是他的親生兒子蘇江將他害成這個樣子,但是他現在哪裏還說得出一句話?

他看了一眼身後的蘇江,眼神悻悻的收了回去。

一股寒意從頭至腳。

“還能有誰呢?就是你那個廢物弟弟蘇海,把咱爸害成這樣的。”

說這話的時候,蘇江眼神直直的盯着老爺子,一股殺氣從他眼神中流露出來。

老爺子嚇得趕緊縮了起來。

“蘇河,你是想象不到,蘇海加上那個廢物女婿,把蘇家害的可慘了。”

蘇河握緊拳頭,殺意四起,他激動的站起身子,氣憤得如同一隻發狂的獅子。

“怎麼回事?趕緊給我說清楚。”

看到如此氣憤的蘇河,蘇江反而異常平靜。

“我告訴你吧,你這些年都在外面,不知道蘇家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家裏大大小小的事務一直是我在操辦的。”

“當時咱爸說蘇妲己也到了該嫁人的時候了,我們就合計着給她找個配得上的夫婿,找了好久,才找到最合適的人選,沒想到,這個蘇妲己卻是個活脫脫的白眼狼,不但不感謝我們,還恩將仇報。”

頓了一下,蘇江繼續添油加醋的說道:“你可知道,前些時日,蘇妲己勾結了楊大利,利用手段奪取了蘇家最重要的一個項目。咱爸這麼大年紀了,哪受得了這種打擊?直接被她氣病倒了。”

“這樣還不夠,蘇海還成立了新的蘇氏集團,而且他父女倆還放狠話說,在東海市,只有他們一個蘇氏集團。這些天,他們也明裏暗裏的針對我們,蘇家已經損失慘重。”


…… “若是再這麼放任下去,咱們家可就真的完蛋了,這東海市真的就只有蘇海那個蘇氏集團了。”

蘇江臉不紅心不跳。

栽贓嫁禍,倒是好手。


反正知道其中內情的人,就只有老爺子一個。

現在他變成這樣子,話都說不清。

不管他說什麼,蘇河也會相信他的。

蘇河氣得面色鐵青,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額頭上青筋暴起。

“蘇海想要造反嗎?他想毀了蘇家,簡直是癡心妄想,他居然把咱爸搞成這個樣子,就是該死。”

“蘇河,你知道蘇海已經囂張到什麼程度了嗎?當日他放下狠話說,也多虧你在省城發展,若是在蘇家,他定將你一鍋端了。”蘇江冷哼一聲,繼續挑撥離間。

“我看咱這個三弟啊,可從來沒把他自己當做蘇家人,現在輪到他出風頭了,就想狠狠把咱兩個踩在腳底下。”

“這麼些年,咱們真是低估他了,他一直裝軟弱,裝作什麼事也幹不了的樣子,卻沒想到是一隻披着狼皮的羊,現在他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打了咱們一個措手不及。”

蘇江裝作很糾結,擠出了幾滴眼淚,面露痛苦之色。

他來到老爺子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緊緊抓住老爺子的手。


老爺子看着蘇江,氣的渾身直髮抖。

“是我廢物啊,我沒有照顧好咱爸。”蘇江滿臉愧疚。

說道像是真的一樣。

蘇河雙拳握得咔咔作響,現在他哪還顧得上蘇江。

他面目猙獰着,彷彿要吃人一樣。

“爸,你放心,蘇海那個混蛋,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雖然我們是親兄弟,但只要敢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我也會廢了他。”蘇河怒聲喊道。

說完之後,他將目光轉向了蘇江,“大大哥,你好好照顧咱爸,現在蘇家產業有你掌管,我自然不會插手。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將咱爸照顧好,若是辦不到,我連你也廢了。”

隨即蘇河帶着手下,離開別墅。

看着蘇河離去的背影,蘇江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蘇河在他眼裏,的確算得上是一個有勇氣的戰士,匹夫之勇而已,他缺少動腦。

說道難聽點,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