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兩個精英也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一個正是逃而復返的精靈典獄官哈德拉斯,另一個則是渾身散發着聖力氣息的神聖騎士。

力量是最爲直接,同時也最難被感應到的能量波動。一般來說,判斷一個戰士的力量等級,往往是根據他外在的破壞力才能推斷出個大概,即便是成爲精英級的強者以後,也只有同一個檔次的才能夠有所感應。

但是八六卻在這個大公爵身上,感受到了比起那個聖騎士還要強大得多的能量波動,這完全就是無法用常理解釋的,難不成這精英,還分個三六九等?

“我知道了,肯定是伊瑟拉那個賤人告訴你的,她一直都和我的父王過不去,現在又開始算計我了!”沉思片刻的奧克妮西亞,突然間恍然大悟地說道。

大公爵明顯地一怔,連忙辯解道:“偉大的夢幻之王,她是對我們人類恩惠最大的神靈之一,請不要玷污她老人家的名聲!”

奧克妮西亞那水汪汪的眼珠子一轉,立馬就想通了其中的奧妙,看來自己猜得沒錯,自從父王死後,四色龍族仍舊沒有放鬆對於黑龍一族的警惕。雖然他們沒有再次發起對於黑龍族羣的戰爭,可是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陰謀詭計,着實讓她有些防不勝防……

然後,她纔看到了緩緩向這邊移動着的一堵人牆,那是一排排身穿銀亮鎖甲的矯健士兵!奧克妮西亞不由得再次色變,大聲問着已經來到了跟前的大公爵:“你,你竟然,你把皇家衛隊帶出城來,你,你想造反嗎?”

獨闖天涯 。”大公爵面色沉重地回答說,即便是特別批准,也還是違背了安度因王朝千年來的祖制。

可他又能有什麼辦法呢?要想在城外對付巨龍,也只有這一千名力量等級俱在五十以上的專業弓箭手,齊心合力纔有可能辦到!

當然,如果對方立馬變成巨龍形態飛走的話,也是能夠得保性命的。不過大公爵的目的,也僅僅是將這兩條巨龍逼退罷了。

雖然黑龍族已經遭到了四色龍族的遺棄,可是對於人類世界的一個國家而言,仍舊是太過強大了,萬一結下了什麼深仇大恨,他可就成了暴風王國的萬古罪人!

所以,大公爵單掌上舉,示意身後遠處的弓箭手衛隊,停了下來,停在了他們的攻擊距離以外。接下來的,也只是談判而已……

“放了那個小傢伙,然後我會讓你們安然離去的!”其實大公爵壓根就不在乎某個小白臉侯爵的生死,他這樣說,也不過是場面話而已。

大局爲重,如果就這麼把他們放走,對於聯盟總部還是不好交代的。畢竟這身邊,還跟着一個總部派下來的典獄官呢!

“你是說,陛下也知道,知道我是黑龍族的公主嗎?”一反常態地,奧克妮西亞反而問起了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大公爵不由得一陣猶疑,最終還是決定實話直說:“是的,否則他也不會任由我把皇家衛隊帶出城來了。”

“呵呵,呵呵呵呵,看來這早就不是什麼祕密了,那麼我呆在暴風城還有什麼意思呢!我就如你們所願,離開了這個鬼地方吧,哼哼,其實我早就呆膩了。”奧克妮西亞真假難辨地說道,沒有誰能夠看得出她的真實想法。

“只是。”突然間她的話鋒一轉:“人家實在是很討厭這個壞傢伙呢!”

奧克妮西亞說着說着,猛地一腳朝着躺在地上的白衣侯爵踢了過去,然後只聽得“嘭”的一聲爆響,侯爵化作一道白影飛速地飛向了大公爵。

“嗤~”到底是唯一後人的丈夫,大公爵只能輕輕地將侯爵接在手中,任由那強大的衝力將自己摜出好幾十米遠,在地上拖出兩道長長的腳痕……

看向手中時,侯爵早就已經死去,看來她是真的生氣了,要知道她以前從來都是將殺人的粗活,交由手下來乾的……

不過,卻也在大公爵的預料之中。別看奧克妮西亞表面是一個高貴嫺雅的淑女模樣,實則卻是一個相當要強的傢伙,否則也就不會和她的哥哥——黑龍王子奈法利安分道揚鑣了。

這下子,已經沒有了緩和的餘地,必須得戰了。私心作祟的大公爵,並沒有打算依靠皇家衛隊的團體力量,除非是萬不得已,爲了了卻心中的那一份愛戀,他是狠不下心的……

想到這裏的大公爵揚了揚手,示意手下將他的重型兵器給擡了上來。那是一柄將近五米長的誇張巨劍,一力降十會,達到了精英極限的大公爵,也只有這把巨型黃金劍才能夠將他的實力全部發揮出來,儘管遠了看去非常具備嬰孩耍大刀的滑稽感覺……

“我知道弓箭手也困不住你,那麼,就讓我領一下巨龍的厲害吧!”大公爵豪氣沖天地扛着巨劍,越衆而出後發出了決鬥申請。

“雖然你已經達到了精英強者的極限,卻也不可能是巨龍的對手,人類的先天體質實在是弱得可憐呢……這樣吧,你們三個一起上,無論輸贏,我們都會離開暴風城!”奧克妮西亞,看似非常公平地,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可是,任誰都知道,能夠飛到空中的巨龍,早就已經立於了不敗之地。

“如你所願!”年輕氣盛的聖騎士連忙走了出來,負責保護大公爵的他,可不能眼睜睜地看着被保護者孤軍奮戰呢!然後是頂級力量祝福的施展,雖然不能將大公爵提升到半神的程度,卻也相差不遠了……

隨後是提着雙手巨劍的哈德拉斯,如果能夠幹掉一條巨龍的話,就有機會把那幾個失去庇護的越獄者抓回監獄了。

“小胖,看你的了。”奧克妮西亞滿不在乎地對着特雷姆斯說道,完全就沒有絲毫親自上陣的覺悟。害得一旁強烈地想要看看黑龍公主,變回本體後沒穿衣服的巨龍模樣的八六,只感到無比的失望……

特雷姆斯撇了撇龍嘴,對於“小胖”這個稱呼感到極其地不滿,不過也只有認了,到底比起“小斯斯”要好聽那麼一點點……

翅膀揮動之間,他已經朝着三個聯盟精英衝了過去,壓根就用不着消耗極大的龍息,純粹的肉體比拼,就能夠把這堆廢物給碾成肉醬。

“別隻顧着看熱鬧呀, 陪伴你,是我的使命 !”因爲雙腿麻木,坐在地上而無法移動的八六,百無聊賴地呵斥着女人。

能有什麼好看的?那邊的戰局已經沒有了任何懸念,特雷姆斯肯定是有勝無敗的,實在打不贏,只要他飛起來就算是立於了不敗之地,更何況還有魔化技能……

女人這才注意到八六腿下那一灘快要乾涸的血跡,連忙將他的皮褲扒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往傷口上塗抹着金創藥。

穿在最裏層的棉布底褲就這樣暴露在了大庭廣衆之下,倒是讓女人很有些頭疼。扒下來吧,感覺有一些不太文明,不扒呢,被血跡浸透了的棉褲,誰知道里面還有沒有傷口……

倒是八六自己有些着急,雙手在地上撐着換了個方向,取了一個背對着所有人的角度。然後,賊眉鼠眼地四周打量了一番,發現所有人都專注於特雷姆斯與三大精英之戰,這才放下心來!

緊接着,飛快地將底褲扒開一條縫,總算是確定了寶貝玩意兒的安然無恙,心頭的大石終於落下,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來。否則,真是很難想象在失去它的那些日子裏……

“牛頭人的規格,也不怎麼樣嘛!”一個聲音乍然在耳邊想起,嚇得八六一個哆嗦,剛剛包紮好的一處傷口再次爆裂開來,流的可是血呀……

斜着腦袋,竟然看見了奧克妮西亞那張壞笑着的美人臉……八六的腦袋轟然地一聲炸開,實在是,羞到家了……隱祕之處被異性看見,而且還是自己主動將褲頭撩了起來,羞得八六滿臉通紅,恨不得將奧克妮西亞立時撲倒在地抽打她三天三夜!

而且,她竟然敢鄙視自己寶貝玩意兒的規格,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勃然大怒的八六於是奮而反擊道:“再不怎麼樣,也比你沒有的強!”

直接就說得奧克妮西亞面色微紅,這個粗人,嗯,粗魯的牛頭人,實在是太直接太噁心了……她也不想想,自己偷窺人家撩褲頭的行爲,卻也高尚不到哪裏去……

“轟!”便在此刻,身後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震響。等到八六和奧克妮西亞轉過頭去,看到的只是仰天摔倒,腹部一小塊龍鱗都翻了出來的特雷姆斯,以及單膝跪地,任由聖騎士給他使用聖光治療術的大公爵。

這些只知道使用蠻力的笨蛋,竟然在第一擊就拼盡了全力,落得個兩敗俱傷的下場。不過,雙方受到的傷害都不算大,還可以大戰上三四十個回合……

稍稍緩了口氣,兩邊都再次做好了準備活動,武器彈飛在地上的撿回武器,力量無法壓倒敵人的準備龍息……但是就在即將爆發的那一刻,特雷姆斯強忍着身體的不適,將一口蓄積得滿滿的龍息,再次吞了回去……

下一刻,哪怕是離得甚遠的皇家衛隊,也感受到了這股相當凝重的能量波動。那是凍徹骨髓的滔天寒意,更是不惜代價,也要毀掉一切生靈,然後控制一切的,鋪天蓋地的死亡氣息!

一團藍光從天而降,有那視力強勁的,才能夠勉強看見其中那條異常醜陋的骨龍:與黑色巨龍相當的高度,卻只剩下了一副攝人的骨頭架子;其中又以三個部位的藍光最盛,翅膀、腹部和腦袋,特別是翅膀處,那看起來近若實質的藍光,彷彿就是一對純由能量構成的翅膀……

任何一個有點學識的,都能夠認出,這就是亡靈天災堪稱能與五色龍族相抗衡的空中究級兵器——冰霜巨龍。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都聚集在了冰霜巨龍那,骨頭脊背上的兩個亡靈法師身上。特別是站在前面那個,僅僅剩下了一具純粹的骷髏軀體、外面穿着華麗的巫師裝、眼眶透着血芒、渾身纏繞着一條長長鎖鏈的亡靈法師。

任何一個經歷了千年前世界大戰的精英,甚或是得到了知識傳承的後人,都能夠從這副獨一無二的亡靈法師的模樣推斷出,這傢伙,赫然就是天災軍團的第二把手、巫妖王最爲忠實的走狗、詛咒神教的創立者、傳說中的雙系極限亡靈大法師——克爾蘇加德!

就是他,天災瘟疫纔會散播在洛丹倫的土地上;就是他,讓人類瀕臨滅族的危險;就是他,阿爾薩斯纔會墮落……一個曾經被五彩龍王中的藍龍王瑪利苟斯,追殺了半年也還是存活了下來的恐怖存在……

秉承着巫妖王儘量避免和其它種族衝突的原則,乘着冰霜巨龍飛上了萬米高空的克爾蘇加德,原本還不至於對於遙遠處的打鬥有所感應。

可是方纔,三大精英與黑色巨龍的全力一擊,讓兩位亡靈大法師感應到了其中的聖力氣息,那種靈力者永恆天敵的討厭味道。

然後在三號的慫恿下,降下了冰霜巨龍。即便以克爾蘇加德對於巫妖王的忠誠,也決定要幹掉這個聖力者,他可以忍受與任何種族和平相處,唯獨這些身具聖力的天敵,應該儘快除掉以絕後患。

但是,着陸後的克爾蘇加德卻改變了想法。天生對於魔法研究顯得無比執著的他,自從創造了冰霜巨龍這一究級兵器之後,一直就想捉條存活着的飛龍嘗試進行活體亡靈轉換,如果是巨龍的話,也就更完美了……

在諾森德大陸隱居的藍龍王瑪利苟斯,那可是絕對惹不起的……奈何龍類實在是太過稀少,直到此刻,克爾蘇加德才算是遇到了第一條看起來較爲容易對付的黑龍,而且還是條巨龍!

克爾蘇加德兩眼放光地盯着黑龍特雷姆斯,渾然沒有注意到大公爵朝着身後的皇家衛隊,偷偷地做出的一個進攻手勢…… “看來是到你們了,請不要介意,將我們當作不存在好了,繼續呀,你們繼續。”在確定了目標以後,克爾蘇加德這才發覺兩個方面都比較難對付,於是他作出了坐山觀虎鬥的幼稚決定……

“南面的亡靈瘟疫,是你散播的吧?”大公爵謹慎地問道。他也不是傻子,天災的危險程度可是比起黑龍高得太多了,特別是那些該死的瘟疫。

不過,作爲天災軍團上千年以來的最高指揮官,一旦克爾蘇加德發起飆,其破壞性很可能比起瘟疫還要嚴重得多呢……


“雖然不是我的本意,卻也因我而起。”克爾蘇加德如實回答說。只是他那通過靈力發出來的聲音,總讓人感覺不怎麼舒服。


事實也確實如此,如果當初不是他慫恿三號跑出來研究黑暗之門的話,亡靈瘟疫是不會散播到南方大陸的……

“爲什麼要這麼做?”大公爵試圖打探着對方的口風。

“不是故意的。”克爾蘇加德無奈地說道。對於三號沒有太多瞭解的他,壓根就不知道這廝竟然是一個,碰到人類就想把他們變成亡靈的戰爭狂……

“不是故意的嗎?哼哼,可你這非故意之罪,放在人類世界也足夠死上幾萬次了,整整一個郡的人類因此而喪生呀!”大公爵不顧風度地咆哮了起來,天知道下達嚴禁暮色森林和西部郡居民北上命令時,他到底揹負着何等沉重的壓力!

“很可惜我不是人類,你們的法律對我不管用!”克爾蘇加德的語氣漸漸地強硬了起來。雖然秉承了巫妖王關於和平發展的思想,可是以他的身份之尊貴,卻又如何能夠容忍一個小角色的步步緊逼?

看起來,還得首先解決了這些對於亡靈天災,恨之入骨的愚蠢人類才行呀!這下即便是巫妖王也不至於數落自己的不是了,畢竟,可是這羣傢伙先動手的呀……

“法律無法審判你們,但是,戰爭可以,因爲所有的亡靈天災,都是我們人類最大的敵人!”感覺到身後的皇家衛隊進入了攻擊範圍,大公爵毫不猶豫地發表了戰鬥宣言。

“如果你早一點這麼說,或許我會很被動呢,但是現在嘛,桀桀桀桀,你們會爲自己的虛僞付出代價的!”克爾蘇加德發出了難聽的笑聲,以他的實力之恐怖,又怎麼可能沒有感應到那支皇家衛隊的動向?

和千年前的那些老對手比起來,這些個不知好歹的人類士兵,實在是太過弱小了……

就在大公爵發表了戰鬥宣言,和身邊兩個精英飛速後退的時候,克爾蘇加德也發動了他那蓄勢待發的亡靈法術。依靠說廢話來拖延時間的戰術,並不是只有人類纔會的……

“啪~咔咔~咔嚓~啪啪……”刺耳的摩擦撞響聲此起彼伏,其中尤以奧克妮西亞身旁的動靜最大,因爲,他和手下八大金甲衛士殺死的聯盟冒險者的屍身,較爲完整!

一具具骷髏從那些,死掉纔不久的冒險者屍身中鑽了出來,甚至在這些骷髏的骨頭上,還殘留着一些新鮮的血肉,模樣可怖到了極點。

只一瞬間,這個勉強還算得上是風光秀麗的暴風城郊,儼然已經是人間煉獄。那些鮮活的骷髏兵模樣,即便是心理素質超人一等的八六,看了後也難免生出了一股嘔吐的慾望……

但是對於遠處的大公爵來說,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克爾蘇加德,這個傢伙的名號實在是太嚇人了,還以爲他得用上什麼驚天動地的絕招呢……原來卻只是和普通亡靈法師一般無二的召喚骷髏術,嚇人倒是挺嚇人的,可惜手下的皇家衛隊都是由北方的精銳挑選而來,從小就是嚇大的!

這些令行禁止,與殺戮機器無異的皇家衛士們,此刻,在他們的心裏,琢磨的只能是需要通過幾箭,在射碎骷髏的關節處以後,才能夠讓其徹底地失去戰鬥力……

但是那些骷髏,並沒有直接衝殺向皇家衛隊,而是一反常態地朝着克爾蘇加德跑去。作爲天災軍團中的領軍人物,這傢伙的絕招終究不是什麼普通貨色嗎?大公爵的心再一次被吊在了嗓子眼兒裏……

作爲兩任巫妖王最得力的手下,克爾蘇加德又怎麼可能使用普通亡靈法師的爛招?實力高強到他這地步,是不可能在戰鬥中犯什麼低級錯誤的,作爲亡靈法師,最基本的戰鬥準則,是防守!

隨着一陣噼裏啪啦的爆響聲,剛纔還遍地飛奔的鮮活骷髏只剩下了一小半,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具龐然大物。

爲了趕時間,這具龐然大物的外形顯得相當之粗糙,勉強算得上是,一具大型骷髏的模樣。


將近十米的高度,已經遠遠超過了站在一旁看熱鬧的巨龍特雷姆斯,當然,純粹以力量而言,估計這巨型骷髏還是得差上一些,因爲它實在是太瘦了……

更大的軀體,意味着能夠容納更多的靈力,以這個巨型骷髏表現出來的能量波動,八六感覺它的力量等級,也只是普通的人類精英戰士程度。如果和大公爵單打獨鬥的話,不出十分鐘就得被拆成一地的排骨吧!

天災軍團名義上效忠的對象,是巫妖王,但是這支軍隊的指揮權,向來都被牢牢地握在了克爾蘇加德手中。手底下有着數十亡靈精英的他,會不惜靈力製造出這麼一具徒有身高的廢物骷髏嗎?

“進攻!”直到大公爵三人空出射擊路線,退到了皇家衛隊後邊,負責指揮衛隊弓箭手的上校軍官,這才下達了攻擊命令。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所有弓箭手都無視於那個造型誇張的巨型骷髏,齊齊地朝着後方的克爾蘇加德射去,一根根強勁的箭支,多少能夠對這傢伙造成一些傷害吧!

幾乎沒有人會天真地以爲,單單靠一千弓箭手的齊射,就能夠幹掉這個遺臭千年的天災軍團指揮官……可他們,仍是低估了克爾蘇加德的恐怖程度!

一道白影晃過,卻是巨型骷髏三兩步走到它的主人跟前,輕輕鬆鬆地擋下了所有的箭支。

這是克爾蘇加德第一次遇到別人用弓箭手陣形來對付他,因此,也是他第一次使用巨型骷髏,更是第一次,讓世人知道了這種巨型骷髏的最大用處是,一面可以移動的骨盾……

皇家衛隊的上校指揮官,壓根就想不到這個舉世聞名的亡靈法師,竟然會把具備如此威勢的骷髏巨人,拿來當作盾牌用……蹲下的巨型骷髏,完全就將渺小的兩個亡靈法師,嚴嚴實實地擋在了身後,針都插不進去,別說是箭了。

上校軍官也只好無奈地望着伯瓦爾大公爵,等待着對方的有效指示,這弓箭,看來是派不上用場了!

“棄弓,拔劍,準備肉搏!”大公爵當仁不讓地發號施令起來,作爲專業的弓箭手,對於單手佩劍的使用,決不會顯得有任何的生疏之處。

破解巨型骷髏的最佳辦法,莫過於四面八方的圍攻了……

“衝啊!”上校軍官當先扔掉弓箭,身先士卒地朝着那些不共戴天的敵人衝了過去。一千士兵緊隨其後,對付個位數的敵人,壓根就沒有保持陣形的必要!

那個精英聖騎士,趕緊對着大公爵、精靈典獄官和自己補充了一個快要失效的力量祝福,然後也趕緊衝了過去,對付亡靈天災,身具聖力的他可是再合適不過了……

“公爵大人,你怎麼不派個人回去叫援兵呢,城牆那麼近?”精靈典獄官哈德拉斯,邊跑邊問道。

“我也無法肯定憑藉我們現下的實力,能否戰勝這個僅次於神靈的亡靈法師。可我們別無選擇,一旦讓他發現我們增加了軍隊,而無法抵擋的話,恐怕會逃走吧!”大公爵還沒有狂妄到以爲必勝的地步,有着太多自信滿滿的前輩英雄倒在了此人的手下,甚至於被轉換成亡靈!

哈德拉斯頓時生出了無限的敬仰……不愧是有着戰神稱號的大公爵呀,他這是賭上了自己性命,也要博得一個消滅天災指揮官的渺茫機會!

不過,大公爵神色複雜地望了望站在遠處看熱鬧的奧克妮西亞,如果她肯幫忙的話……

隨着皇家衛隊的靠近,剩下的一百多個骷髏兵也走到了前排,先前那陣箭雨針對的僅僅是克爾蘇加德,並沒有對它們造成多大傷害。

這些只需要一劍就可以劈得散架的廢物骷髏,從頭到尾,就沒有被強大的皇家衛隊看在眼裏。他們所需要做的,僅僅是拆了前面的那個巨型骷髏,然後用手中的佩劍,將萬惡的天災指揮官給剁成碎片……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