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以爲林楓是個普通的百姓,這些條件對普通百姓來說都算是很不錯了。

林楓自然是不樂意的,他有空間泉水在手,種出來的東西不愁沒有銷路,而且現在他也不缺**出的那點資金,所以不是很感興趣。

但還是那句話,他不好拒絕歐陽謹。通過剛纔的聊天他也知道了,這是歐陽謹想通過這個項目來增加自己的政績。

但是林楓種的那些藥材,要是歐陽謹知道了,那就不像是他大舅吳齊國那麼好糊弄了。國外最新科研成果?騙鬼呢!

所以林楓得想個辦法,讓歐陽謹打消這個想法。該怎麼辦呢?林楓不由得有些頭疼。

“林楓,林楓……”


見林楓在發呆,歐陽謹不由得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思考。

“啊!歐陽姐,怎麼了?”

“我剛剛說的,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噢,歐陽姐,不是我不知道,你是想幫我。但是,這件事情我還有些顧慮。”

“什麼顧慮?說來聽聽,看我能不能幫你解決。”

林楓想了想,就用**工作效率慢爲藉口,搪塞一下好了。

“歐陽姐,我這個也是經不起折騰的東西。我也知道你們有時候人手不夠,抽不出人來。我這個又等不起,不如算了吧!”

“什麼叫人手不夠,抽不出人來,你直接說是行政效率低下好了。”

“額,我不是這意思……”

不待林楓說完,歐陽謹就直接說道:“你放心吧!我親自盯着,你的事不會有問題的。”

聽到歐陽謹的話,林楓一陣頭大,還真不好說什麼。

其實林楓心中也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只是有些東西還需要驗證,不好給歐陽謹回答。

所以,他只得給歐陽謹說道:“歐陽姐,這事情也比較重大,我先考慮兩天再給你答覆。”

歐陽謹無奈,也不再多說。

“那好吧,你就考慮好了再給我答覆吧!到時候你直接到我辦公室找我就行。”

“好的,歐陽姐,那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林楓急於驗證自己的想法,不意在此多耽擱,便打算回家了。

歐陽謹看着林楓走了,有些失望。又失敗了麼?看來這邊的百姓都不喜歡冒險,還有**的公信力也實在欠缺。

只能再想想辦法了,歐陽謹也起身去結賬,卻被告知前面哪位先生已經結過了。

林楓開着皮卡就準備回家了,這次總算沒再遇到碰瓷老漢。

林楓回到家已經是下午四五點左右,林父林母都沒在,只有林欣在家帶着陳毅德在玩耍。

“爸媽去哪兒了?”林楓問着小妹,一邊用手抄了點水來抹了把臉。最近還沒下雨,這從鎮上回來又是土路,林楓也沾了不少的灰塵。

“爸媽去吳家村給一位遠房的的舅爺爺做壽去了。”

吳家村也就是林楓大舅之前的哪個村,全村基本都沾親帶故。

“那你怎麼不去?”

“我纔不去呢!又不好玩,再說了,我要照顧毅德呀!”

“你說是不是呀!毅德?”說着林欣還揉了揉陳毅德的小臉。

陳毅德連連縮頭躲開林欣的蹂躪。

“好吧,那你們先在這裏玩,我去水庫那裏看看情況再回來給你們做飯。”

“叔叔,我也要去,帶上我好不好?”陳毅德連忙出聲道,實在是不想再被林欣蹂躪了。

“好吧,那我們走吧!”林楓想了想,帶陳毅德去也沒關係,便答應了他。


“哥,我也去吧!今天清完底沙了,我也想去看看。”

“好吧,那就都走吧!”


“走咯,玩去咯”陳毅德邁着小短腿飛快地向門口跑去。

小孩子忘得快,在林楓家待了幾天,他已經差不多要忘了,讓爸爸媽媽接他這回事了。

“毅德,你慢點,別摔了。”

說着,林楓跑過去抱起陳毅德,就向着水庫走去。

很快林楓就到了水庫邊,王程鵬正在指揮着工人們把水庫底最後的那幾鏟沙往外清理。

林楓沒停留多久,就帶着林欣和陳毅德向着水庫變邊的山上走去。

吳齊國今天也去做壽去了,李六爺也沒在,林楓帶着林欣和陳毅德緩緩地走上山去。

林欣也是第一次過來,看着哥哥努力那麼久的成果。顯得很高興,陳毅德就更不用說了,這小子正滿山亂竄呢!

林楓他們花了接近一個小時走上了山頂,山頂上面蓄水池已經挖好了,管道也基本鋪設完畢。只等水庫清理完之後,蓄了水就可以抽上來進行滴灌了。

看了一下,山上的果樹都沒什麼問題,林楓就帶着林欣和陳毅德下山了。

到了水庫邊王程鵬剛好指揮着工人們準備收工,現在差不多是下午六點了。

王程鵬看到林楓過來,快遞地指揮着工人們收拾東西,讓挖掘機駕駛員把挖掘機也開了上來。

“二哥,這個水庫底的泥沙基本上是清理完了。但是,我們發現這水庫地下似乎有條暗河。”

“那山上本來都有活泉,只不過都流到暗河裏去了,那暗河的流經渠道離水庫不遠。”

“噢,有暗河?那你們打算怎麼辦?”

“這種情況,還是找個設計師過來看看,需不需要加固一下。”

“那好,你們安排吧!價錢方面都好說。”

“好的,二哥,那我儘快給您安排。”

聽完王程鵬的話,林楓很無奈,暗河這東西必須處理好,要是暗河流量太大的話,那這水庫就危險了。

只不過這水庫這麼多年都完好無損,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林楓又想到一件事,敖龜不會是從暗河那裏過來的吧!這也不是沒有可能,這水庫怎麼看也不像是能養出敖龜這種生物的地方。

暗河的話就說不定了,沒人清楚的情況下,誰也不知道,這暗河流經那些地方。

這些都等王程鵬找個水庫設計師過來之後再說吧!多想無益。

只不過暫時不能蓄水的話,山上的果樹就需要自己去用空間泉水進行澆灌了。

林楓和林欣還有陳毅德很快回到家,由於林欣不怎麼會做飯,林楓只得無奈的做了一頓飯吃了。


接着林楓就讓陳毅德去找林欣玩去了,這小子,只要林楓在就會喜歡纏着林楓。

林楓看着陳毅德去找林欣去了,他自己則回到屋裏,找了一些各種各樣的作物種子,農村是不會缺少這些東西的。

接着就用那些種子做起了實現,這都是今天歐陽謹說的話,讓林楓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只是還需要做許多實驗,他想用空間泉水浸泡一下種子,看它們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再看這些經過空間泉水浸泡過的種子在播種之後的成果和普通種子有什麼不同?

不過林楓也沒有把握,畢竟山上的棗樹種子是本來就長在玉牌空間所化的山谷裏面的棗樹結的,和普通種子肯定有區別。

再者那泉水一澆下去,棗樹種子很快就生根發芽了。要是這些種子也是一泡到泉水就生根發芽,那林楓就只能抓瞎了。

林楓很快就把種子都放進了一個裝滿空間泉水的盆裏,看着在泉水裏沉浮的種子。

還好,種子沒有直接就發芽,只見那些經過浸泡的種子很快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飽滿了起來。 看着漸漸變得飽滿起來的種子,林楓很是興奮,這些種子果然在空間泉水的浸泡之下有了一個顯著的改變。

只是不知道,這些種子和直接用空間泉水澆灌之下成長起來的作物有什麼區別。

這些都得等以後這些作物都成熟之後才知道結果,林楓雖然心急。但也知道,這事急不來。

只能先找塊地把這些東西都種下之後,慢慢等待結果。

林楓也想過了,自己玉牌空間泉水澆灌出來的東西。不適合用來作爲試點種植的產品,只得另想辦法。

如果用空間泉水浸泡過的種子來進行種植試點的作物的話就沒什麼問題了,到時候只要解釋一下這是自己新研發的生物種植技術,應該就能避人耳目了。


而自己用空間泉水進行澆灌的東西,就可以專門走高端銷售路線了。

這樣如果試點成功,那自己完全可以專門提供種子,供農戶種植。

這也是一條致富之道不是,別小看這不起眼的種子。

雖然國內目前工業發展迅速,各種工業型城市如雨後春筍林立。但國內城鎮人口比例依舊只有百分之四十左右,農業人口比例還是高達近百分之六十。

這樣大的一個蛋糕,如果林楓能夠吃得下,那完全可以做到富可敵國。

更不用說,這即解決了歐陽謹的困難,還幫助農戶提高了收入。

這樣各方共贏的局面,也是林楓樂意看到的。

林楓雖然不是什麼聖人,但是有這樣的一個機會,林楓也不介意做這樣一件舉手之勞的事情。

林楓看到院子後面之前被周豔玲等人強行挖開的那塊地,那天在陳剛的幫助下趕走了周豔玲等人之後也一直沒有平整。

現在正好拿來試試種植這些作物,只不過這件事還需要和林父林母說一下才行。

林父林母晚上也沒回來,林楓也不覺得奇怪。像這種去給別人祝壽這種事,在那邊多待一晚在農村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林楓也就沒想那麼多,草草地洗漱一番就休息了。

本來還想看看空間裏白墨的傳承記憶整理得如何了。不過林楓看玉牌空間中,白墨還沒什麼動靜,林楓也就作罷了。

而此時,林父林母所在的吳家村卻是另一番景象。

做壽的是林母的舅舅,這天林母舅舅家很是熱鬧。農村嘛,辦點大事小事的村裏的只要不是有什麼太大恩怨的都會來。

畢竟是鄉里鄉親的,大家也就乘着這樣的機會忙裏偷閒一下。再說也還沒開始春耕,現在也不是很忙。

酒宴上觥籌交錯,其樂融融。

林父林母和吳齊國還有幾個吳家村的鄉里坐到一桌,還沒開始上菜。桌上的衆人也開始聊些家長裏短,林父林母不時地插上一句,氣氛也還算融洽。

就在這時,和林父林母同桌的一位中年婦女把話題扯到了林楓身上。

“吳家妹子,聽說你家小楓從帝都輟學回來了。這好好的大學怎麼說不上就不上了呢?”

“不過看上回他幫珊珊解了圍,那江家還真就服了軟。看來你家小楓面子還是挺大的嘛,不知道是在那裏發了財這纔不去念書了?”

“也讓你們家小楓提攜一下我們家那不成器的孩子,你也知道像我們這種菜也掙不了幾個錢。”

林父林母聞言心中一冽,暗道留言就是傳得快,這纔多久時間。吳家村的人都知道林楓的事了,而且還對林楓現在的表現有了好奇。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