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以他如今的實力,卻是無法繼續深入了。

一陣短暫的眩暈之後,衛易被傳送出了這條詭異的通道,出現在那眼靈泉附近。

「大人!」

已經在此等候足足七天的杜家兄弟,原本正百無聊賴的在這裡守著。在衛易出現的剎那,兩人感知到衛易的時候,頓時喜出望外。

「你們這幾日,一直在這裡等著?」

衛易見到滿臉喜色的杜家兄弟之後,原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唐渭讓他們一直在此等待,相當於是在給衛易護法。

見到衛易沒有任何問題之後,杜家兄弟也算徹底送了一口氣。兩人倒是對衛易的去處十分好奇,不過,衛易卻並不打算將真正的實情告訴兩人,只是告訴他們,這裡確實有一處隱秘空間。不過,這空間內倒也不是什麼遺迹,只不過是一處天然形成的極小的秘境而已。內里靈氣充沛。但當他在裡面修行過幾日之後,也就徹底坍塌了。

杜家兄弟自然對此十分惋惜。畢竟,再小的秘境,那也是秘境不是?若是能夠請人加固一下,可以長時間存在的話,完全可以作為杜家的傳承之地了。可惜秘境這東西,很多時候都非常脆弱。只要輕輕一碰,往往也就破掉了。

聞訊趕來的唐渭,見到衛易沒有任何異樣后,這才徹底放下心來。唐渭倒也沒有多說什麼,在確認衛易沒有問題之後,便繼續去主持杜家的一眾事宜。

至於衛易,簡單的探查了一下靈泉附近之後,終於發現,先前那種神秘的感應,已經徹底消失了。顯然,那條通道,似乎是有使用次數限制的。或許杜家當年的那位老祖宗,並沒有參悟成功便被傳送了出來。天玄宗歷史上的那兩位前輩,也是類似情況。只要破開那塊石碑,再出來的時候,通道便會徹底消失。

不過,那位曾在通道內有所收穫的前輩,離開通道的時候,卻沒有得到那塊透明晶體。

看來,也只能等到自己突破到七階之後,再次進入,去一探究竟了。

……

接下來的幾日,衛易開始靜靜閉關,整理自己先前在通道內的感悟。

雖然沒有抵達通道的盡頭,但光是這些感悟,已經算是一次不小的機緣了。若是尋常化靈巔峰的修者,能夠遇到這種順利入道的機緣,只怕是要樂瘋了。可是對於最近這些年,機緣一直十分逆天的衛易來說,似乎也就是那麼一回事了。

轉眼,臨近年關。

在大離直轄的十界之內,年祭都是一年當中,最為盛大的節日,這一點是整個修真界都通行的,杜家所在的湯加府,自然也不例外。不過,今年杜家的這場年祭,卻和往年有些不同。

之所以說不同,主要來自於兩點。

首先,杜威杜伏兄弟,在衛易出來之後,爭得衛易的同意后,便開始閉關,準備突破周天境二重天。這對於杜家來說,自然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如果杜家的兩位老祖,都能夠成功破境的話,那杜家的實力,自然可以再上一層樓。

而除了這件事,還有一個變化,讓杜家上上下下,都感覺到這個年祭的不同。

這種變化,來自於那位新主持杜家的唐先生。

作為一個外人,想要執掌杜家,自然會引起整個杜家的排斥。這一點,就算是杜威杜伏兄弟,都已經明言,仍是無法改變。不過,唐渭自然有自己的手腕,短短几天之後,就讓杜家人徹底信服。在此之後,唐渭讓杜家人去市面上全力收購幾種低品階的水域靈獸。在唐渭的主持下,整個杜家全力發動,短短几天之內,市面上這幾種靈獸,便被搜刮一空。

起初,杜家人還很困惑,不知道唐渭到底是要做什麼。因為這幾種水域靈獸,府內絕大多數本就是由杜家生產,賣都賣不出去,為何還要買?但很快,等到杜家將市面上的這些水域靈獸,收購的差不多之後,風向陡然一變。

起初,府內開始傳言,杜家剛剛發現了一種怪病。這幾種水域靈獸極易感染,而且染之必死。這個消息剛剛傳出來的時候,大家還只是嗤之以鼻。因為大家都知道,杜家如今內部,可並沒有什麼太厲害的豢養師。但是很快,隨著杜家瘋狂收購這幾種水域靈獸,這種謠言開始在府內越傳越廣,大家也就開始將信將疑了。

然後,沒過幾天,大家驟然發現,市面上已經很難再買到這幾種水域靈獸了。此時大家才發現,這幾種水域靈獸,雖然平時看著不怎麼起眼,卻都是很常用的靈獸。如今市面上忽然缺貨,大家一下子就感到棘手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幾天里,這幾種水域靈獸的價格,幾乎是一天一個價,到後來,甚至是一個時辰一個價!短短几天之內,這些低階水域靈獸的價格,就翻了近十倍!

這時大家驟然發現,不光是湯加府內,這幾種水域靈獸極度缺貨。就連周圍幾個府,似乎也都嚴重缺貨。再加上此時已臨近年關,很多商隊都已經休息,想要大批量運送此種靈獸,更是絕無可能。

在這種局面下,杜家開始悄無聲息的出貨了。

所有知曉內情的杜家人,都已經賺錢開始賺到害怕了。

老天,這靈晶還能這麼賺?

在杜家人的印象里,像這種最低階的靈獸,本該是最不賺錢的生意才對。可是看看眼下?那些由他們自己豢養的靈獸,幾乎都做到的了十倍利潤起步!而且在那位唐先生的指點下,杜家的出貨手段非常高明。其中一部分,是杜家以其他隱秘渠道出貨,一般人根本就查不到杜家身上。另一部分,相對較小,則是以杜家的名義出售。

然而以杜家名義出售的這部分,那位唐先生卻出乎意料的要求以低於市價的價格出售,美其名曰『扶持府內修士』。如此一來,府內修士在購買高價靈獸的時候,還要感念杜家的好!誇杜家厚道!畢竟在明面上,杜家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除此之外,極少數杜家高層更知道,在那位唐先生的授意下,杜家主動聯繫府內其他幾個大勢力,主動為他們提供此類靈獸,價格同樣是按照相對市價較低,但卻依然高於正常價格兩倍的水平出售。那些大勢力雖然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但在這種情況下,卻依然只能認下杜家這個人情!因為若是他們從外地運輸,或者一直不用這幾種靈獸的話,損失只會更大。

杜家這次的生意,可以說是既賺了面子和人情,又賺了海量的靈晶。

「這個手段,其實也沒什麼高明的。府內幾家大勢力,基本上應該也都能看穿我們的計劃。但就算知道了,他們仍是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們賺錢。」

「這就是個陽謀。」

唐渭在給衛易解釋整個局的時候,並沒有任何得意。衛易能感覺到,這對於唐渭來說,似乎真的只是一個隨手為之的事情。可就是這樣一個局,若是換做衛易的話,那絕對是打死他也做不到的。

有些事情,確實和修為無關。

「這個局的關鍵,其實只有三個點。」唐渭開始給衛易緩緩解釋道:「首先,杜家自身實力需要夠強。這樣的賺錢法子,肯定會讓人眼紅。所以,杜家自身的實力,需要能夠鎮得住場子。如果實力不夠,賺這麼多錢非但不是好事,反而是禍事!會引來其他勢力的聯手針對。若是杜家稍弱一些,說不定就要被滅了。」

「我之所以要求杜家少賺一些,還要拿出一部分去賣給那些大勢力,目的就是為了堵住他們的嘴。」

「第二,人心要貪。實際上,在這個局裡面,杜家只是做了一個推手的作用。當那幾種的靈獸價格,漲了超過三倍之後,我就已經下令,讓杜家停了下來。後來靈獸價格之所以會繼續上漲,其實不過是外面那些人自己推起來的而已。歸根到底,不過是他們為了多賺些靈錢罷了。」

「第三,杜家的體量需要夠大,需要有足夠的本錢。所謂本錢,未必指的是現晶,也可以指杜家手上的那些靈獸。如果杜家自身不行,自然也做不到在短短半個月內,將整個湯加府乃至周圍數府之內,所有靈獸都囤積過來。」

衛易連連點頭之後,思忖半晌,忽然微微皺眉道:「可是,這些靈獸,始終是不值那麼多的錢。等到大家回過神來,發現一階靈獸的價格,竟然比很多二階靈獸還要誇張,這些靈獸的價格,勢必要瞬間暴跌!到時候,誰手上的靈獸更多,豈不是要虧慘了?」

「想到關鍵了?」

唐渭點了點頭,承認道:「的確,這種賺錢的法子,確實有傷天和。最後手裡拿著這些靈獸,還做夢想要大賺一筆的人,多半是要虧得血本無歸。但真正要怨的話,卻不能怨我們,只能怨他們太過貪心。而且,只有這個法子,才能讓杜家短時間內賺到如此多的靈錢,並且營造出一種勢,支撐起我下一計劃。」

「哦?先生還有其他打算?」

衛易這會兒算是深刻領教了唐渭的手段,同時也感受到了唐渭的毒辣。而且,從唐渭的話來看,似乎唐渭還有下一步後手。

「若只是單純賺些靈晶,有何困難?」唐渭忽然笑了起來,顯得頗為自負道:「讓我費心布下這個局,若只是賺來一些靈晶,實在無趣。我想通過這個局,讓杜家徹底執掌整個湯加府的靈獸豢養業。只有這樣,才算是合格的手段。」

可怕。

在聽完唐渭的整個計劃之後,衛易只覺得背後一陣寒意。像唐渭這樣的經營類人才,可怕之處就在於此了。對陣那些高手,打輸了好歹你還知道輸在哪裡。可要是和這種人交手,死的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衛易雖然對那些眼下還沾沾自喜,接下來卻註定血虧的修士心存憐憫。但他既然已經答應了唐渭,讓唐渭隨意施為,自然不好阻止。而且,在這個局當中,最後虧得最慘的,一定是那些最貪婪的。賺這些人的錢,衛易覺得倒也沒那麼大的心理負擔了。

在衛易離開之後,唐渭忽然沉默不語,盯著堂前的池塘久久發獃。

許久之後,唐渭終於嘆了口氣。

「若是我很多年以前,就能明白這個道理,唐家何至走到被滅族的一步?」

「這樣的錯誤,我不會再犯第二次了。」

。 「滴,恭喜宿主成功兌換不死不滅卡,消耗聲望點三十萬,當前剩餘聲望點九十萬。」

「小賤,馬上使用不死不滅卡!」

系統頁面中不死不滅卡消失,楚帝環顧四周看去,發現楚軍眾將士身上縈繞着一層肉眼難辨的罡氣薄膜,看上去和原來並沒有任何區別,但楚帝知道他們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抬首注視面前衝殺而來的魔兵,提起戰戟,縱馬狂奔而去,如雷霆般巨聲響起。

「斬敵兵,入關隘!」

一聲令下,萬軍皆動,轟隆前行,北魏敵將皆大驚不已,本以為停止前行的楚軍會趁機逃走,沒想到他們毫不畏懼,脫韁拍馬,再次襲殺而至。

許褚,張遼,袁崇煥,灌嬰,蘇三娘,馮異提韁回馬,快速向關隘內衝去。

此時。

賈詡已經從關隘上下來,見諸將撤回,道:「眼下正是和楚軍決一死戰之時,爾等為何撤回?」

「雕龍關朝不保夕,現在撤軍尚可保存實力,要是再和楚軍激斗下去,怕是會全軍覆沒!」

許褚堅定之聲響起,賈詡長嘆一聲,道:「今日一戰,諸將已經領教楚軍兵峰,雕龍關若失去,將危及神都洛陽。」

「皇上諭旨,不能讓楚軍越過雕龍關!」

許褚,張遼二將聞聲,回馬提搶,再次向關外衝去,決絕的聲音響起。

「誓死守衛雕龍關,和楚軍決一死戰!」

見狀。

戰爭學院諸將紛紛回馬,緊隨許褚,張遼衝殺出去,雕龍關下戰火吞天而起,兩軍再次拼殺再一起。

有了不死不滅卡的力量,楚軍諸將更加神勇,無所畏懼,提兵戈一路狂殺而去。

…………..

雕龍關下,戰火紛飛,同時南闕城下白起,冉閔,岳飛三將率領大軍兵臨城下。

江都帝國失地盡收,楚軍軍威名震江都,江都百姓都信奉白起,冉閔,岳飛三將為無敵軍神,同時他們更加渴望能成為楚國一員。

江都帝國皇宮中,上官婉兒將軍報送入御書房中,李賢得知失地收回,本應高興才是,可他卻癱坐在木案前。

「楚軍恐怖如斯,半月不到收復失地,追擊北魏悍卒千里之距,如此強兵,何愁不能一統天下。」

「皇上,此戰楚帝怕是要徹底將北魏吞併,兵分三路而行,微臣收到消息,楚帝親率大軍已經抵達雕龍關,殺神白起三將抵達南闕城,東吳方向更是一舉奪下北魏近十座城池。」

「五品天下要變天了,我們江都帝國很快就會歷史齒輪遺忘,朕無能守住祖宗基業,實乃不孝也。」

「皇上不必如此,楚帝善待天下,定會善待江都百姓,皇上此舉實乃為百姓考慮,相信天下人會理解皇上一片苦心。」

上官婉兒出言安慰,李賢悔不當初,猛地騰起身影,從高台上走下,整個人有點癲狂,放聲大笑道。

「哈哈~」

「如此臣服,和亡國有何不同,朕無能力挽狂瀾,何必讓百姓一起葬身戰火之中。」

「臣服於楚國,可讓百信免遭戰火洗禮,大善也!」

李賢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朝着御書房外走去,上官婉兒欲上前攙扶,只見他輕輕揮了揮手,落寞孤獨的沿着宮廷長廊離開。

上官婉兒見李賢身影消失,一切好像都歸入了黃昏的寂靜中。

…………

夕陽下落,霞光赤紅,遠處寒山籠罩在霧氣中,衝天而起的五座巨峰,好似五根手指同時向天穹上抓去。

雕龍關下。

楚軍和北魏敵兵的鏖戰已經接近尾聲,一個時辰已過,四千魔兵轟然倒塌,化為塵埃隨風消散在天地之間。

楚軍大獲全勝,斬強敵數萬,俘虜一萬有餘,其中石達開,蘇三娘皆落入楚軍手中。

呂布,趙雲,李元霸諸將縱馬沖入雕龍關內,此時他們胸中萬丈豪情瞬間噴薄,勒馬而立,仰天狂嘯,聲如怒海颶風,方圓百里內眾士兵都被震得變色大驚,紛紛高呼起來。

就連許褚,張遼,馮異,袁崇煥,灌嬰,賈詡帶領殘部逃走,都聽聞關隘內傳來巨吼聲,大驚四色,惶恐不已,快馬加鞭向洛陽城方向城池逃去。

諸將心知肚明,此戰過後,北魏全軍震恐,士氣大跌,要想敗楚軍,必須合全國之力以敵之,否則將無法和楚軍爭鋒。

日落西山,倦鳥歸巢,楚帝並未下令追擊北魏殘部,而是下令大軍在雕龍關駐紮休整,擇日再揮軍南進,直逼神都洛陽。

雕龍關的勝利奠定了楚國伐魏的基礎,而此時南闕城下,白起,岳飛,冉閔三將所部,在距離南闕城十裏外安營紮寨。

南闕城上。

曹洪,陳慶之,韓擒虎,鄧艾四將負手而立,甲胄在夜風下搖晃,不時發出聲響,旌旗獵獵隨風而動獵獵作響,四人神情凝重,眺望城外密密匝匝的星火。

「楚軍於十裏外安營紮寨,並未發起進攻,應該是他們追擊於此糧草不及,本將提議今晚出城夜襲楚營,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不可!」

「曹將軍注意城外星火,顯然楚軍早已精密部署,選擇夜襲,只能落入他們的圈套。」

陳慶之出言阻止,眸子中精芒掠動,在他看來只有設陣才可將楚軍擊潰。

「曹將軍,本將下山前,我師父曾傳授一套陣法,此陣可助我等打破楚軍。」

「唔!」

曹洪,韓擒虎,鄧艾神情皆是一驚,他們都知道有些奇特的陣法,在兩軍交戰時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是何陣法,陳將軍都是直言!」

「九耀星宮陣!」

「此陣法神秘詭異,此陣非同小可,乃閉生門,開死戶,中藏天地戾氣,九九歸一,殺機暗藏,入陣者將遭九路攻擊,分身乏術,必死無疑。」

陳慶之出言解釋,三人臉上騰起興奮之色,曹洪急不可耐道:「有此強陣,何懼楚軍。」

「三位將軍請隨我一起返回,今夜我們四人一起推演此陣法,明日拂曉設陣於城下,斬殺楚國大軍。」

「事不宜遲,馬上離開!」

曹洪一聽可以斬殺楚軍,心中波濤洶湧,轉身疾步向城池下走去,陳慶之下令一旁士兵,密切關注城外楚軍動向,回身見三人已經離開,這才闊步向前追去。

陳慶之提出用九耀星宮陣對抗楚軍,而白起,冉閔,岳飛三人卻商量著夜襲南闕城。

三人定計在大營中留下少許士兵,他們高舉火把而行,火焰瀰漫,四處移動,此舉只是為了迷惑北魏敵兵,而他們三人卻將楚軍兵分四路,同時向四座城門發起攻擊。

白起帶兵正面攻擊,冉閔,岳飛分別帶兵向東西兩座城門發起猛攻,楊再興,高寵,張憲三將帶領士兵前往北門,負責攔截敵兵退路,此戰白起三人慾一舉將南闕城中北魏敵兵全部斬殺。 阿爾法:「吾神,若是巴比汗帝國的光明教廷再度出手……」

阿爾法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相信吾神自己在說什麼,畢竟一旦光明教廷插手,自己這邊顯然討不了好處。

葉雲自然也明白:「災禍,災難,災厄三軍不可輕動,我需要將他們再度賜福,你也是,身為一教大教主,實力確實差些。」

阿爾法聽聞之後,越發激動,但最後又快速的將激動的心情壓了下來:「我阿爾法在這裏謝過吾神的賜福。」

神之賜予!

葉雲說着,一手點在了阿爾法的額頭之上,只見一道瘋狂的血氣不停的流入阿爾法的體內,將其不停的改造著。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