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九層以下的弟子,只是被禁錮了,沒有損傷。

無論是人仙,還是地仙長老,那些仙級妖獸,也沒有活口,此刻都化成了血霧。

濃郁的血光,染紅了這方天穹。

片刻之後,整個御獸宗安靜下來,江道明目光冷冽,視線透過房屋,看見一個個丹爐。

一些房屋之內,還有一些人。

房屋炸裂,這些人全都被鎖鏈鎖住,一身修爲被禁錮。

他們全都驚恐地看着江道明,震驚地看着廢墟般的御獸宗。

“你們是何人?”江道明目光漠然:“爲何被關押在此?”

“大人,我們是御獸宗弟子抓來的,他們要以我們煉藥,求大人饒命。”一位中年女子連忙叩首。

“你們不到人仙境界,也能煉藥?”江道明皺眉。

“那些不到人仙的弟子,拿我們練手,煉藥提升。”

中年女子恐懼地道:“我本是大乾皇朝子民,被御獸宗長老之子李軒抓來。”

“李軒?”江道明目光冰冷:“吃着大乾的,作威作福,還禍害大乾百姓,真是該殺!”

衆人瑟瑟發抖,跪地叩首,不敢多言。

“御獸宗已滅,李軒已死,你們隨本殿主回大乾。”江道明淡漠道。

“大人,也是大乾的?”中年女子擡頭,驚喜地看着他。

江道明微微頷首:“大乾除魔殿殿主,江道明,以後若有人作惡,可尋本殿主。”

“多謝殿主大人。”衆人再次叩首。

江道明屈指一彈,除去他們身上鎖鏈,幫他們恢復修爲。

目光看向天空,卻是空蕩蕩的,皺眉道:“玄青兄,你這做什麼?”

他感應到,李玄青正在山林之中穿梭,尋覓着東西。

李玄青御空而來,喘着粗氣:“我說江殿主啊,你下手能不能輕點?這可是天仙大妖啊,你直接打成碎塊,我找起來好麻煩。”

江道明:“……”

所以,你一直在下面撿肉塊?

“該走了。”江道明淡淡道。

“別啊,御獸宗寶庫還沒找呢。”李玄青道:“你這也太乾淨利落了,滅門都不要寶物的麼?”

“那你去吧。”江道明淡淡道。

李玄青也不和他客氣,去找御獸宗寶庫了。

江道明查看命元,56.3!

這次御獸宗收穫還算不錯,當然,和禁地大軍是完全不能比的。

禁地大軍,那是無窮無盡的人仙和地仙,殺都殺不完。



沒多久,天際流光閃耀,兩道光芒一同到來,御空而下。

“江殿主。”

流光落下,陸玄神情一喜,道:“見到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讓陸供奉費心了。”江道明淡淡道。

“御獸宗,這是?”另一人震驚地看着四周,血流成河,溝壑縱橫,妖物和御獸宗仙人的屍體碎塊,如同一方煉獄一般。

“御獸宗不存在了。”江道明淡淡道,打量着眼前人:“閣下是?”

眼前人滿頭白髮,氣色卻是十分紅潤,一身修爲,已是天仙中期。

“殿主,這位是我們大乾的天仙老祖,聽聞殿主來了御獸宗,第一時間出關趕來。”陸玄連忙道。

“讓閣下費心了。”江道明拱手道:“當時李軒太讓本殿主震怒,一時怒火上頭,忘記了向夏皇稟報,直接來了。”

“殿主,不知李軒做了什麼,讓你如此憤怒?”陸玄小心翼翼地問道。

“李軒想以人仙大藥,拉攏本殿主。”江道明漠然道。

陸玄:“……” 陸玄明白了,李軒就是腦子有問題。

自己都出聲警告,讓他別去招惹江道明,別撞到他手上。

結果倒好,自己帶上人仙大藥,去拉攏心裏只想清理罪孽的江道明。

這不是主動送死嗎?

禁地大軍,江道明都敢衝上去幹,還怕你一個御獸宗?

然後,震怒之下的江道明,連帶着御獸宗一塊給滅了。

“這些人都是大乾百姓,被李軒抓來,交給陸供奉了。”江道明道。

“是。”陸玄拱手應道。

天仙老祖拱手道:“江殿主,不知李家仙長何在?”

“他去找御獸宗寶庫去了。”江道明淡淡道:“打擾了道友閉關,倒是本殿主的不是。”

“殿主爲大乾,怎麼能算是打擾?”天仙老祖笑道,接着卻是皺起眉頭:“只是如此一來,附近的一些宗門,怕是不安分了。”

“罪孽者,清除便是。”江道明漠然道。

“有江殿主在,本仙也放心了。”天仙老祖道:“本仙夏括,願與殿主道友相稱。”

“也好,見過夏道友。”江道明拱手道。

他也不客氣,以他現在的實力,天仙中期的御獸宗宗主都鎮殺了,有實力與天仙道友相稱。

很快,李玄青心滿意足地出來了,笑道:“我們走吧。”

“走。”江道明微微點頭,御空而起。

陸玄帶上被抓的百姓,一起離開。

回到大乾,夏括回去閉關,陸玄則是安排百姓們迴歸。

李玄青和他一同回江府,道:“有殿主這等朋友,真是好。”

“收穫很大?”江道明淡淡道。

“天仙初期的妖丹,煉製成丹藥,足以讓我快速踏入地仙后期,甚至頂峯了。”

李玄青道:“在御獸宗寶庫,也找到不少仙丹仙藥,當然,仙人大藥,我全部毀掉了。”

江道明微微點頭:“以仙人煉丹,罪不容赦!”

“殿主,還有一件寶物,差點就錯過了。”李玄青一擡手,取出一張地圖。

“這是?”江道明皺眉。

“元石礦的地圖!”李玄青沉聲道:“這上面標註的區域,有天仙大妖在那裏盤踞,極有可能,是仙礦,說不定有天仙級元石。”

“天仙元石,倒也不錯。”江道明道。

若是品階高的元石,他也心動,只是相比起命元,元石還差了一些。

元石乃是精純的天地元氣凝聚而成,任何修士,都會心動。

“只是不知道,那尊天仙大妖,有沒有發現這條元石礦。”

李玄青道:“如果沒有發現,還未開採,我們纔是真正的發達,短時間內,不缺修煉資源。”

“殿主,陸玄供奉求見。”

一位丫鬟進來,恭敬地道。

“請他進來。”江道明淡淡道。

“殿主。”陸玄走了進來,道:“有消息了,三百多年前的華夏仙人,都被各大宗門收走,只有少部分獨自離開,闖蕩九天。”

“可有張天林的消息?”江道明問道。

“沒有。”陸玄搖頭道:“想必那些華夏仙人知道,其中最近的,乃是三萬裏外的一位仙人,號天山道人,天資極強,如今已成了人仙頂峯。”

“天山道人?”江道明目光開合,道:“天山一脈,天賦都不差,能夠在三百多年,修煉到人仙頂峯,也是不凡。”

“比起殿主,那就差遠了。”陸玄拱手道:“殿主比他們晚來,卻已經踏入地仙境界了。”

修爲地仙,鎮殺天仙中期!

這實力和天資,那些華夏仙人,根本就比不了。

哪怕那些聖地的聖子聖女也不行!

“天山道人,如今過的如何?所在宗門,實力如何?”江道明問道。

“回殿主,天山道人如今地位不低,等他成就地仙,就能成爲宗門長老。

所在的羽化宗,有天仙后期坐鎮,還有幾位天仙元老。”

陸玄道。

“過的好就行。”江道明淡淡道:“其餘仙人呢?”

“其餘仙人,也都加入宗門,我所打聽到的華夏仙人,基本上過的都不錯,他們天資都不俗。”陸玄道。

“可有作惡?”江道明問道。

陸玄一愣,道:“這個不知。”

如果作惡,江殿主,這是連自己故鄉仙人,都不打算放過了?

“本殿主這段時間要與玄青道友出去辦件事,若是大乾有事,可等我回來。”江道明沉吟道:“特別是一些罪孽,不容姑息!”

“殿主放心,陛下也不想他們亂來,之前御獸宗,也是奈何不得。”

陸玄沉聲道:“如今殿主願意助陛下,陛下自然不會像以前一樣,容忍罪孽。”

“好,有勞陸供奉了。”江道明點頭道。

陸玄拱了拱手,告辭離開。

“我們何時出發?”江道明問道。

“還是現在出發吧,我擔心又有什麼事耽擱了。”李玄青道。

天仙大妖洞府,不容有失,別待會又跑來一個什麼宗門的長老之子,前來送死。

江道明這暴脾氣,顯然忍不了罪孽。

更忍不了,罪孽跑到自己面前,還以仙人大藥拉攏,這種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兩人離開江府,御空而去。

這次的大妖洞府,距離大乾皇朝有十萬裏之遙,在一條河流之中。

江道明駕馭龍象祥雲,帶着李玄青御空而來,望不到邊際的河流,浩浩蕩蕩,無邊無際。

河流之中,充斥着濃郁妖氣,河中藏着不知道多少妖物。

“妖邪之地。”江道明漠然道。

李玄青眉頭一跳:“殿主,你可別說,你想將這條河流清理了。”

“華夏河流,我都清理了。”江道明淡漠道:“但這九天界,還是算了,妖已經誕生了靈智,已有善惡之分。”

之前在華夏的時候,妖物沒有靈智,只知道殺戮和食人。

這裏的妖物,基本都能誕生靈智,更能修成人形,亦是有一心苦修的妖,也有爲善的妖。

不能像之前一樣,一掌全部打死。

聽到江道明這麼說,李玄青松了口氣。

江殿主什麼都好,就是這殺心重了點,現在他都懷疑,江殿主是不是逮誰殺誰。

經歷過大軍一事之後,李玄青一點也不懷疑江殿主的膽子,估計就算是聖地的人,他也敢殺。 電話響了幾次,不見來丑接電話,看看牆上的表,已經凌晨一點了。來賓無奈,就回到病房。

第二天早上,來丑知道二蛋被打了,這個環節,來丑當初沒有考慮到,不知道怎樣處理,就來到大富豪酒店,直接去董事長辦公室里找黃俊,這一段時間,東街很熱鬧,黃俊就躲在酒店裡看熱鬧,看到郝蔓的工地停建了,心裡無比高興。不斷有來丑的電話打過來,詢問下一步該怎麼辦,黃俊就能這般這般的指點,要狠一點,要持久一點,來丑配合很好。

見來丑不約而至,黃俊有點不高興,說:「不是說過嗎,最近少往大富豪這裡跑。」

「是這樣,黃總,有一個新情況,我怕在電話里說不清楚,就過來給你商量。」

「啥情況,你說。」

「受傷的那老頭來賓有一個兒子,叫二蛋,這幾天都是二蛋給來賓陪護,昨天晚上,二蛋出去喝了點酒,回來的時都過了十二點了,他在上廁所解手時遭到了兩個不明身份人的襲擊,被打了一頓。」

「打的重不重?」黃俊問。

「打的不重,二蛋年輕,受了皮外傷。」來丑說。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