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成為核心學生,才能堵著所有人的嘴。

葉陽現在把飛天殭屍取出來,就是要把裡面屍鬼老祖留下的印記煉化,把十具飛天殭屍徹底變成自己的東西,不然的話就這樣直接交給司徒沖三人,三人只能幹看著,連屍鬼老祖的印記都不能抹掉,根本不能進行煉化。

而葉陽把飛天殭屍上面屍鬼老祖的印記抹掉就不一樣了,到時候隨便一個蛻凡境都能輕鬆煉化。

轟隆隆!

鋪天蓋地的元力從葉陽的體內席捲而出,把身前的十具飛天殭屍全部包裹在了其中,開始進行煉化。

普通人就算得到了這十具傀儡,要煉化也是一具具進行煉化,但葉陽一次性就要煉化十具,雄渾的元力簡直要把人活活嚇死。

「嘎嘎嘎…」

就在葉陽的元力剛剛把十具飛天殭屍籠罩,想要抹去體內屍鬼老祖留下的印記時,十具飛天殭屍頓時被驚動了,嘴裡紛紛發出怪叫,帶著凜冽的陰風向葉陽撲殺而來,體內甚至傳出了屍鬼老祖的聲音,「該死的人類,你竟然破壞了我天魔屍度準備了萬年之久的計劃,現在還想煉化本老祖煉製的飛天殭屍傀儡,哪有那麼容易,給我去死!」

「一丁點殘念也想把我殺死,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葉陽懶洋洋的揮了揮手,九轉龍神訣一鎮壓,十頭飛天殭屍的嘴裡頓時傳出了凄厲又怨毒的慘叫,「啊,該死,又是該死的遠古巨龍力量,卑鄙的小子,你給本老祖等著,我們天魔屍度不會就這麼算了的,等再次找到機會,到時候通道徹底打開,你小子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要第一個被我們殺死。」

「你們沒有這個機會了,因為你們天魔屍度里的邪魔註定要被我奴役,註定要死在我的手裡。」

葉陽淡淡的開口,元力一震,殘存在飛天殭屍身上的屍鬼老祖的意念終於被徹底抹掉,十具飛天殭屍也順利被葉陽煉化。

嘎嘎嘎…

在葉陽的控制下,十頭飛天殭屍飛到了半空,背後那對金屬似的翅膀咯吱咯吱的扇動,看似遲鈍,實則快到極致。

「原以為煉化屍鬼老祖的這些傀儡需要大半天,沒想到一盞茶的功夫就被我煉化了。」

葉陽滿意的將十具飛天殭屍傀儡收進了龍王塔,而後手一揮,把龍王塔里的紅桃和阿彩取了出來。

五彩斑斕的天誅蜘蛛阿彩一出現,便瞪著那綠豆似的眼睛盯著葉陽,在葉陽手裡嘎嘎嘎爬來爬去,最後長矛似的爪子一抬,對著葉陽就是一矛。

並沒有真的刺在葉陽身上,而是在即將接觸到葉陽皮膚的時候被紅桃拎螃蟹似的拎在手裡,氣呼呼的道:「阿彩,給你說了多少次了,見面用不著用你們天誅蜘蛛一族的禮儀,你想對老大表示親切,親他一口就可以啦,一矛刺下去你要把他毒翻在地?」

「嘎嘎嘎…」

阿彩咔吧咔吧的眨著綠豆眼睛,似乎認同了紅桃的話,沒有再去蜇葉陽,而是對著葉陽親了一口。

「親也用不著。」葉陽黑著臉道:「阿彩,為了得到你我可是足足耗費了一萬枚元石,你以後可要好好對我進行補償啊。」

阿彩眨巴下眼睛,懵懵懂懂。

時間一晃,轉眼到了第二天。

咚咚咚…咚咚咚……

大地發出了顫動,好似有龐然大物正在走路,並不是龐然大物,而是一群獸人組成的軍隊。

這群獸人個個凶神惡煞,身披鎧甲,手持兵器,騎著一頭頭猙獰的凶獸,來到了精靈族的族地外。

「精靈女王,給老子出來!」

為首一名騎在一頭凶虎背後的矮小獸人對著精靈族族地的方向發出了一聲大喝,氣勢兇猛,一看就來者不善。

這名騎在凶虎背後的矮小獸人,正是不老神林里存活的獸人族的族長。

嘩嘩嘩。

就在獸人族族長的大喝傳出去片刻功夫后,前方山脈間突然泛起了一陣漣漪,一群精靈從其中唰唰唰湧現出來,離開了陣法,要看看外面的獸人族到底在大吼大叫什麼。

當看見獸人族的陣仗時,一群精靈頓時臉色大變,「巴立族長,你帶著你們獸人族的人來這裡想幹什麼,難道想和我們精靈族開戰不成?」

「沒錯,今天你們如果不給我獸人族一個說法,不把私藏的五彩水晶交出來,我獸人族就要跟你精靈族開戰。」

獸人族的族長巴立大喝道:「這裡沒有你們這些小蝦米說話的資格,你們的精靈女王呢,你們族裡那幾個老傢伙呢?讓他們出來,竟然派出一個人類來和我們談判,不知道你們精靈族的人腦子是不是出了問題。」

「葉陽,那個人類葉陽昨天去迷失森林裡和你們的獸人巴薩進行談判,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他人呢,你們把他怎麼樣了?」

「巴薩,那個人類呢?」

一群精靈對站在獸人族族長巴立身旁的虎頭獸人巴薩喝道。

穿書后我活成了戲精女配 人類,你們還想著那個人類?」獸人巴薩面無表情的道:「你們派出來的那個代表,也就是那個人類,根本沒有任何想談判的心思,一現身就擊殺了我們好幾人,如果不是我反應迅速,甚至我都死在了那個卑鄙的人類手裡。那個人類已經被我殺死了,我們今天就是為此事而來,今天你們不僅要把偷盜的五彩水晶交出來,還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說法,你們想要什麼說法?」

一個空靈的聲音突然響起,是精靈女王現身了。

「精靈女王,你終於出來了,你派出來的那個人類殺死了我們獸人族好幾名獸人,前前後後足足八人,事情總不可能就這麼算了吧?」獸人巴薩一臉冷笑的道。

「那個人類已經被你殺死了,你還想怎麼樣?」一群精靈喝道:「難道你們殺了那個人類還沒有出氣,想把怒火發泄到我們頭上不成?」

「當然不會,我們都是文明人,怎麼可能做出那種野蠻的事情?」

獸人巴薩把玩著手裡的靈光巨斧,淡淡的道:「只要你們把私藏的五彩水晶交出來,我們自然不會再追究那個人類的事情,但你們如果還不肯把私藏的五彩水晶交出來,那就別怪我們下狠手了。」

「下狠手?巴薩,我們精靈族難道會怕你們獸人不成?」

一名精靈男子站了出來,是布魯金,此時的他滿臉怒氣的看著巴薩等人,「明明是你們獸人族私藏了五彩水晶,反而倒打一耙誣陷我們,想對我們下狠手那就動手吧,你以為我們精靈族會怕你們這些獸人?」

「布魯金,這是你精靈族的意思?」獸人巴薩臉色一沉,兇狠的道:「巴立族長,我看沒有和這些精靈再談下去的必要了,不如直接出手,把這群精靈鎮壓了,到時候讓他們交出私藏的五彩水晶還不輕輕鬆鬆?」

「找打!」

啪!一根藤蔓突然抽打而出,破空鞭打在了獸人巴薩的身上,頓時把獸人巴薩抽得哇哇直叫,「誰,是誰敢抽我,有本事站出來?」

「是我。」打神樹從陣法里走了出來,冷冷看著獸人巴薩道:「你剛才說什麼,你殺了葉陽?」

「我道是誰,原來不過是一棵樹,早就聽說有一顆樹幫了精靈族的大忙,想必那棵樹就是你吧?」

獸人巴薩滿臉冷笑的看著打神樹,「葉陽?難道你說的是那個人類?沒有錯,那個人類的確被我殺死了,他竟敢大肆屠殺我獸人族的兄弟,不殺他殺誰?」(今天五更以上,這是第一更,求推薦求月票求評論求各種支持啦) 精靈族的族地外,氣氛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時候。~⑨

「精靈女王,今天你們精靈族如果不把五彩水晶交出來,別怪我們真的不客氣了。」

獸人族族長巴立騎在凶虎上,發出冷冷的聲音。


「巴立,我看五彩水晶其實是你們獸人族私藏了,現在想先發制人倒打一耙吧?」

一名脾氣暴躁的精靈族老冷笑道:「不客氣?有本事動手看看,我看你會怎麼不客氣?」

「族長,你看到了吧,這些精靈完全沒有任何想要談判的意思,我看不如直接出手,將這些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人完全鎮壓了。」

站在獸人族族長身旁的獸人巴薩咬牙切齒的道:「這些精靈明明私藏了五彩水晶,反而賴在我們頭上,跟這些人還有什麼好說的?」

「巴薩,有本事你就動手,我看你們今天這些獸人能把我們怎麼樣?」

布魯金面無表情的大喝,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看來精靈族果然沒有想談判的意思。」

聽見布魯金的大喝,獸人族族長巴立冷冷的道:「既然如此,那就戰吧,誰能贏得勝利,誰就是五彩水晶的得主!」

「族長下令了,都給我上啊!」獸人巴薩滿臉欣喜, 我成了半精靈公主的實驗品

「上,把這些精靈全部擒拿了,看他們還想怎麼狡辯?」

「有本事來吧,我們精靈族會怕你們這些獸人?」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即將展開一場廝殺的時候,突然就在這時,一聲大喝突然響了起來。

「都給我住手!」

唰!隨著這聲大喝,一個身穿赤紅長袍的身影突然從天而降,降落到了精靈大軍與獸人大軍的中間,這個身影正是葉陽。

葉陽一直隱匿在暗中觀察,看見雙方就要打起來,終於忍不住站了出來,要把獸人巴薩和精靈布魯金兩人之間的鬼把戲揭穿。

「葉陽!」打神樹看見葉陽的出現,頓時神色一喜,「果然,我就知道你沒有死,巴薩那個廢物又怎麼可能殺得了你?」

「人類,居然是那個人類!」

「他不是死了么,怎麼現在好端端的出現了?」

「巴薩,這個人類就是殘殺了我獸人族好幾名獸人的人類?你不是說把他殺死了么,怎麼他毫髮無損?」

看著葉陽的出現,無論是精靈一方還是獸人一方,都是大驚失色,尤其是布魯金和巴薩見到葉陽的出現,更是如同見了鬼一樣。

「不可能,我明明親眼看見這個小子死在了布魯金的暗黑毀滅風暴之下,為什麼他還活著?」

巴薩幾乎要大吼出聲,布魯金同樣難以置信,他和巴薩親眼看見葉陽被暗黑毀滅風暴吞沒,怎麼可能葉陽還活著,就算葉陽的肉身堅硬到毀滅風暴也不能絞碎,也不可能在眼皮底下消失無蹤吧?為什麼此人還活著,而當時的樹林里卻沒有了此人的身影,到底這個人類是怎麼躲過毀滅風暴還神不知鬼不覺的逃之夭夭的?

布魯金和巴薩想破頭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就在兩軍因為葉陽的出現而一片嘩然的時候,巴薩突然站出來吼道:「各位,就是這個人類殘殺了我們的人,我明明親眼看著他死了,沒想到他還活著,現在隨我一起出手,把這個殘殺我們族人的人類殺死吧!」

「殺啊!」


「殺死這個卑鄙的人類!」

在巴薩的大吼下,一群獸人咚咚咚如巨象般踐踏大地衝殺而出,沉悶的聲音如戰鼓敲打人的心臟,壓得人不能喘氣。

「真是可悲,被蒙在鼓裡還不知道。」

看著向自己衝殺而來的一群獸人,葉陽一聲暴喝,聲音如雷,震得衝來的獸人雙耳發懵,大手一甩,海狼似的元力席捲而出,當場將衝來的十餘頭獸人掀翻在地,「都給我住手,你們難道不想知道五彩水晶到底在哪裡,難道不想知道五彩水晶被誰偷走了?」


「誰,是誰偷盜了五彩水晶?」

精靈族的人和獸人族的人異口同聲的道,都十分迫切想要知道到底不翼而飛的五彩水晶去哪裡了。

「是布魯金和巴薩,是這兩人暗中勾結,騙過了所有人,悄悄把五彩水晶私藏起來,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

在眾人的注視下,葉陽淡淡的道:「暗中的偷盜者,就是這兩人,剛才這兩人看起來針鋒相對,實際上是在進行挑撥離間,想要讓你們精靈族和獸人族進行大戰呢,你們剛才如果真的打起來,那一切的努力就都白白便宜了這兩人,讓這兩人坐收漁翁之利。」

「什麼?你說什麼?是布魯金勾結巴薩?」

精靈族的人大驚失色,「不可能,布魯金不可能做出這種卑劣的事情,他怎麼可能勾結獸人族的人?」

「大膽人類,你不僅殘殺了我獸人族的人,現在還在這胡言亂語,想要誣陷我獸人族的人,我看你是在找死。」

幾名獸人族的族老滿臉暴怒,認為葉陽是在誣陷他們,他們最受不了的就是同門的背叛,哪裡願意輕信一個人類的話語。

「慢著,幾位獸人族的族老,你們這是想幹什麼?難道想當著所有人的面把我這個證人殺死不成?」

葉陽把玩著趴在手裡的八爪蜘蛛阿彩,淡淡的看著獸人族的人道:「你們這麼激動,是不是暗中和巴薩也有勾結,現在被我識破所以想要在事情還沒完全暴露之前把我殺死?」

「放屁,我們獸人族的人不可能私藏五彩水晶。」一名暴怒的獸人族族老喝道:「人類小子,今天你不把話說清楚,我要你嘗嘗欺騙我獸人族的代價。」

背靠總裁好乘涼 ,何不親自問問,看看這兩人有什麼要說的?」

葉陽把阿彩放在肩上,環抱雙手淡然而立,要看看布魯金和巴薩這兩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做出什麼樣的辯解。

「巴薩,這個人類說的是不是真的,難道你真的和精靈族的布魯金勾結在了一起?」

「巴薩,你不是說你已經殺死了這個人類嗎,為什麼他還活著?難道你真的私藏了五彩水晶?」

「沒有,我沒有勾結精靈族的人,我也沒有私藏五彩水晶。」

面對眾多族人的質問,獸人巴薩咬牙切齒的道:「一切都是這個人類,是這個人類的奸計,他是在挑撥離間,想要我們自亂陣腳。」

「布魯金,對於這個人類的指控,你又有什麼樣的解釋?難道和巴薩一樣,都是被這個人類誣陷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