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到此時末軒面前的神域之寶散發出紅色的光芒,那光芒越來越閃亮,最終變成了一種十分具有殺傷力的形態。

此時,只看到末軒盤膝而坐,緊接著就就看到末軒前方那神域之寶慢慢的懸浮了起來,懸浮起來的神域之寶讓末軒此時整個人看起來就如同一尊殺神一樣,全身散發著血紅色的光芒。

這金象蛟讓此時神域之寶吸收夠了足夠的力量,也讓對方此時完全具備了晉級的條件。

末軒知道,對方此時本身就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殺傷了武器,因此自己每一個控制的要點都要非常的溫和,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出現前所未有的事情。

這種事情很有可能讓他的修為受到損傷,也有肯能讓對方的根基在這個時候受到影響。

整個過程整整持續了半天的時間,半天之後,此時神域之寶的形狀總算是有了一點變化。

重生之農門旺媳 或者說,對方此時的變化終於變成了一種極致的變化。

這一次,對方的形態總算是有了比較大的改變。

此時對方變成了變成了一柄劍,這一柄劍,雖然沒開鋒,看起來也是十分的笨重,但是對方本身卻有一種王者的氣息。

這一種氣息,讓看到對方的人,心中都有一種懼怕的感覺。

這便是神域之寶的第三個形態,變成一柄劍。

末軒握在手中,感覺對方此時比之前更加強大了數分。

要是這個形態的神域之寶,那一天洛蘭秋被強行帶走的那一天使用出來的話,相信自己肯定能有擋下對方的一兩道攻擊,也不至於是這麼的狼狽。

那些火族的修士,不知道這神域之寶吸收精血的功效,對對方有沒有作用。

要是能吸收一個火族境界的強者,相信他的神域之寶,肯定有更深層次的進化吧。

不知道為何,此時末軒腦中居然浮現了這麼一個大膽的想法。

攻擊火族的強者,相信在這個大陸的修士,沒有一個敢這樣做的吧。

畢竟這種等級的強者,根本與他們不是一個境界的人。

要是攻擊對方,不知道自己會遇到怎麼樣的攻擊和危險呢。

再說,對方境界高強,也不是他們這個境界的修士能進行強行進攻的。

一不小心就的有可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所以這種想法,在這個大陸的修士,是不可能出現的。

末軒此時,自原地站了起來。

隨後朝著森林的更深地區走去。這種更深的地區,是他心中暗自下得一個決定。

就是去試試自己神域之寶本身的力量究竟是怎麼樣的。

對此時自己武修的提升有多少。

對方畢竟晉級了,要是不去試試對方的威力到底怎麼樣子,好像也過不去。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只看到他走向森林的深處,三十多分鐘之後,末軒就看了一個目標。

那是一直飛行在天空中的飛行白鶴獸。

一種速度非常快,並且還是一種靈敏性比較高的妖獸。

這種妖獸,十分的敏捷。

一般的修士根本追不上對方,對方本身的力量雖然比較差,但是借著比較迅速的速度,在森林中,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天敵。

並且最主要的就是,很多人類修士對著對方進行圍殺追捕,但終究沒有多少人類能將對方抓住。

抓住這種白鶴獸做自己的坐騎,也是自己身份的一種象徵。

末軒這一次,就是選擇的一個對手。

或許很多修士會認為,末軒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居然選擇這種妖獸族自己的對手。

婚不由己:冷少寵妻成癮 這不就跟拿著一把殺牛刀去砍蚊子嗎?

雖然殺牛刀很鋒利,也很強。

但是對方畢竟是殺牛刀,對付蚊子這種東西,難道沒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嗎?

所以很多人對對方選擇這樣的對方,表示十分的費解。

但是末軒可不是這樣認為的。

末軒就是想利用此時神域之寶的特性,笨重、愚鈍,進行接下來的攻擊。

這樣才符合對方此時應該做的事情。

如何測試這神域之寶的自主性。

選擇好目標之後,末軒箭步向前,以及其快的速度,加上腳下功法的加持,直接飛到了前方。

末軒知道,那飛鶴獸必定會的受到驚嚇。

這也是他預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他可是銘文師,要是連一直飛鶴獸都控制不住,那他也沒臉繼續在碧泉宗待下去了。

只看到對方手指微微一動,緊接著手腕一道靈光,靈光閃現,他靈海之處的功訣被他迅速調了出來。

功訣結合此時他的銘文俘虜,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末軒就將那飛鶴獸困在自己的空間之中了。

隨後,他手中的神域之寶發出嗡嗡嗡的聲響,剎那,只看到如流星一般的光芒劃過,那飛鶴直接變成了兩半。

「這難道就是神域之寶晉級后的威力?」

末軒見到這一幕,微微有些驚詫。

重生之完美未來 剛剛自己攻擊那煉神境界的飛鶴,他清晰的感覺到,這神域之寶好像有自己的意識一樣,居然自主的對著對方進行攻擊。

而且挑選的地方,都是十分精準的軟肋。

沒想到,實在是沒有想到。

只看到末軒微微的搖著頭,盯著神域之寶。

居然才是這個境界,對方就有器靈在其中控制了。

若是成長道後期,那還得了。

想著,末軒就有一股熱流湧上腦勺。

「火族,一年之後,你們必定會付出代價,你們只是我末家復興的第一步而已!」

璀璨的星光自末軒眼中湧現,緊接著下一剎那,末軒直接化為一道光芒,消失在了原地。

出來了好幾日,這一段時間也應該回去了。

自己出來的時候,本來以為只需要一天的時間,可卻沒有想到,居然耗費了三天。

秦嫣這個時候,應該在丹房久等了……

(未完待續……) 148章仙雲學宮邀請函

日落,一抹橙紅灑下。

只看到碧泉宗低級弟子的禁地,一個身穿紅色長袍的弟子慢慢走出。

此時對方身上,竟然有一種藐視天下的氣息。

此人,正是末軒。

夜色將至,末軒迅速來到了丹房之中。

秦嫣的面色有些憔悴。

「怎麼了?嫣兒?」末軒看到秦嫣這樣一副神情,對著對方問道。

因為他們相處了這麼久,第一次見到對方這般煩悶的模樣。

莫非這宗門之中又有什麼事情了?

末軒看著秦嫣,等著對方言語。

「我要出去了,你會同意我出去嗎?」秦嫣看著末軒,眼中神情頗為複雜。

一方面,秦嫣非常想出去學習,因為在這個碧泉宗之中,這輩子也就這樣子安逸的過去了。

但是她知道,末軒不是池中之物,若干年之後,對方必定成為別人仰望的存在。

要是自己就這樣不思進取,怕是若干年後,自己連留在末軒身邊的資格都沒有了。

她雖然長相美艷,但她卻不願意做一個花瓶。

但是,自己若是到更高的地方進行學習,也就意味著自己將會變成第二個秋兒,從末軒的身邊離去。

已經失去了一個秋兒了。

她怕末軒心中有所不願之念。

「去哪學習?」末軒對著秦嫣問道?

而此時,末軒發現秦嫣桌上的一張邀請函。

上邊仙雲學宮四字頗為顯眼。

仙雲學宮,是整個幻靈大陸上最有名的學宮,在幻靈南陸,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

那裡的修士,很多都是高境界的強者。

每年都有無數的修士申請去學宮之中學習,但是僅僅是有少部分人能收到邀請函。

這邀請函是絕對的實力和天賦的體現。

「仙雲學宮還不錯,去吧,這碧泉宗的地方畢竟太小了。」末軒看著秦嫣,對著對方說道。

末軒知道秦嫣此時在擔心著什麼,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要是對方想去學習,自己怎麼可能會阻攔對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你答應了?」秦嫣略有些驚詫的看著末軒。

沒想到末軒會答應得這麼直接,一切好像都是為自己著想的一樣。

「嗯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追求,我們雖然是那種關係,但我也沒有資格阻攔你追求自己心中所想的機會。」末軒淡淡的說道。

「放心。」只看到一個香吻在末軒的額頭。

「不管如何,我秦嫣心只在你這裡,我也會好好的修鍊,爭取不被你超越,你這個大變態。」秦嫣看著末軒,嘴角帶著笑意。

末軒此時的嘴角,也是帶著絲絲的笑容。

夜在這一刻,更深了。

吃了個晚飯,二人便入寢了。

一個注重銘文之術,一個則是在武修上和丹道上有著獨特的天賦,兩人發現,每次他們度過一夜,本身的修為就有一定的提高。

末軒完全沒有想到,雙方結合,居然還有這種妙處。

第二天,天還未亮,末軒親自送秦嫣出發。

這邀請函對方在三天前就已經收到了,只不過當時末軒並不在場。

昨天那是最後一天讓她考慮的日子。

秦嫣的不知道要不要去。

要是沒有跟末軒道別,就這樣離開。

不用想就知道,末軒心中必定會有芥蒂。

或許對方還以為,自己拋棄了對方,那也不一定呢。

當然,這些都是對方的想的,具體對方會怎麼樣,秦嫣也是不知道。

但看到末軒今日這麼釋懷的表情,對方心中隱隱有些小幸福。

其實,秦嫣不知道,就算對方自己離去了。

末軒心中也不會說些什麼的,只要告訴對方,自己去哪裡的,那便好了。

末軒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更不是那種限制自己愛人所蹤之人。

整個碧泉宗,今年受到學宮邀請的,只有秦嫣一個人。

因此這一趟路程,是孤獨的。

「秦嫣導師。」

「秦嫣嫂子。」

……

只看到此時,伍月戈他們幾人出現在末軒的後方。

他們也收到了秦嫣要離開碧泉宗的消息,因此就在今天早早的起來送行了。

秦嫣畢竟是他們幾個的導師,今日導師要去別的地方進行修行,他們怎麼可能有不相送的道理。

「你……你們怎麼來了?」秦嫣看著幾人,又看了一眼末軒。

「這可不是我招來的,他們自己過來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