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見他雙手不斷揮動着“死亡神斧”,浩瀚無邊的魔氣,從他的身軀之中狂涌而出,越發雄厚。

一時之間,百萬屍骸成山的畫面,再次在他的身後浮現而出,渾渾的魔威綻放千里,似與蒼天比高,與蒼茫大地比遼闊。

“死亡神斧”的威勢一出,撼動天地,似是有萬鬼齊鳴,同聲伴奏一般,橫掃八方,滅盡萬物。

WWW _Tтkǎ n _c o

滾滾聲威,盪漾而來,在天際之上,與那瓊樓玉宇分庭抗禮,不弱分毫。

在這八部鬼王留下的“神鬼圖界”當中,鬼道之術,能發揮出兩倍以上的威勢,而魔影手握“死亡神斧”這等魔兵,力量更是雄厚無比。

重重的魔威,旋繞而至,如同龍捲風一般,在整座宮殿之中,拔地而起。 恐怖的威壓,渾渾而至。

無限威能,似是澎湃萬千,如山呼海嘯一般,席捲轟鳴不止。

半空之中,金光閃耀的瓊樓玉宇,剎那之間橫壓而來。

整片虛空,寸寸崩裂,混沌之氣,浩浩蕩蕩衝涌而出。

“殺……”

魔影狂吼着,揮動“死亡神斧”劈斬而來,力拔山兮氣蓋世,一時之間,魔影黑髮倒豎,眸子之中,電光閃耀,浩瀚的魔威滾滾而出。

“轟隆”

巨大的聲響,頓時傳出。

只看見萬丈霞光一閃而來,一瞬之間,將高大的魔影,完全籠罩住。

一時之間,小老頭也驚呆了,倒吸了一口涼氣。

滾滾的威勢,重重疊疊,似大海一般遼闊,讓衆生顫慄。

……

鬼王神殿外頭,朝着這裏趕來的鬼王宗一行人,似是也感受到了這股浩瀚的神力,一時之間,也都怔在原地。

整座宮殿,不斷晃動,整個神鬼圖界,似是也要被崩裂一般。

這股力量,浩浩蕩蕩,驚顫了所有人。

“發生了什麼事?”

邙山鬼王臉色一變,連忙開口問道。

“不好……一定是那兩人,觸動了鬼王神殿之中的魔兵,此時此刻,怔在與老祖宗的魔影交戰呢!”青山鬼王震驚地說着。

通天鬼祖聽罷,冷冷一笑,說道:“就憑他們兩人,也想取走神殿之中的寶物不成?老祖宗的魔影,擁有本體的三成威力,強悍到了極致,我看這一次,不需要我們出手,這兩人便要葬身與神殿之中。”

“倘若真當如此,倒是爲我們省去了不少的事情。”一旁的夜行鬼祖沉吟片刻,也開口說道。

這神鬼圖界,乃是鬼王宗的重要之地,平日裏頭,沒有鬼祖們的允許,即便是鬼王宗的四大鬼王,也不能擅自進入此地。

如今,進來到這個地方,三大鬼王一時之間都暗暗吃驚。

“鬼祖,這鬼王神殿裏頭,只有‘死亡神斧’一件寶貝嗎?”

邙山鬼王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向一旁的兩名鬼祖。

鬼王神殿乃是這個結界當中,禁忌之地,四大鬼王雖然知曉這神殿裏頭的東西,但也從來未曾進去過,如今,既然來到了這裏,自然是想要問個清楚。

通天鬼祖冷冷一笑,說道:“當年老祖宗,將‘死亡神斧’封存在鬼王神殿當中,就是爲了掩蓋住這把魔兵的戾氣,不讓那道門祖師尹喜發現,後來……老祖宗見自己縱橫蜀川無敵手,於是便沒有再將這魔兵取出來,不過……據說這把魔兵,乃是由老祖宗親自分出一縷殘魂守護,厲害無比。”

飄雪之國 夜行鬼祖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殘魂擁有着強大的力量,再配合‘死亡神斧’這一把魔兵,足以撼動人世之間一切大成修煉者,不過……這鬼王神殿之中,卻不僅僅只有這些東西。”

“噢?”一時之間,三大鬼王都怔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通天鬼祖冷笑道:“在鬼王神殿之中,死亡神斧、魔影,這些東西,都微不足道,唯有一件寶物,纔是老祖宗最爲看重的,也是當初老祖宗會在此處,設下神鬼圖界的原因。”

“這……”

衆人聽到這裏,一個個瞠目結舌,不敢相信。

死亡神斧,已經是人世之間,最強大的魔兵之一了,竟然在老祖宗眼裏都顯得微不足道?

那……那……

這神鬼圖界裏頭,真正最重要的寶物,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任憑三大鬼王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這件寶物是什麼?

還有什麼東西,能有如此價值,讓老祖宗如此看重?

通天鬼祖和夜行鬼祖相視一眼,露出了神祕詭異的笑容,卻是沒有開口說明。

三大鬼王見到兩個鬼祖這副模樣,心中雖然好奇萬分,卻沒有開口繼續追問。

想來這件寶物,必定是人世之間,最強大的寶物之一,要不然,也不可能讓八部鬼王如此重視。

在這件寶物面前,就算是魔影和死亡神斧,也只是陪襯罷了。

就在五人還在考慮,要不要去鬼王神殿,還是等到李長生和小老頭的屍體被魔影擊殺之後再去之時,突然“轟隆”一聲巨響,身後一股凜冽的寒風,似是奔涌而來。

“怎麼回事?”

五人心中一驚,連忙回過身來。

一股強大的威壓,滾滾而來,似是與山嶽一般,與汪洋大海一般,浩瀚無邊。

只看見一個宛如石人一般的身影,御空而來,瞬間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

哦,我的王子ⅱ “九世散仙?”

看到突然到來的這個人影,鬼王宗五人同時吃了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

滾滾的威勢,不斷從至尊的身軀之上發散而出,渾厚力量,如同青絲一般,不斷在他的身軀周圍縈繞。

至尊的眸子之中,寒光閃過,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說道:“通天鬼祖、夜行鬼祖,三大鬼王,你們這是要去哪裏?”

“你……”

邙山鬼王面色如死灰,難看到了極點,慌忙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至尊聽罷,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幾位三更半夜,不辭辛苦,跑來此地,我猜想,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生怕幾位忙不過來,想要前來搭把手,故此跟在幾位身後,來了這個地方。”

說到這裏,至尊環顧了一下四周的宮殿,面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眉眼微微一眯,又說道:“如果本尊沒有猜錯的話,此地應該是當年八部鬼王留下的神鬼圖界,看來……這裏頭,必定藏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要不然,也不會驚動鬼王宗兩大鬼祖、三大鬼王。”

“混賬東西。”通天鬼祖面色大變,厲聲喝道:“此乃我鬼王宗的聖地,你如此貿然闖入,就是對我鬼王宗不敬。”

“識相的,趕緊離開這裏,我們鬼王宗與你,無怨無仇,你若是想要強行闖入,莫要怪我們不客氣。”夜行鬼祖面色一冷,也怒斥了一聲。

“噢?”至尊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意,說道:“我與你們皆有過交手,三大鬼王自是不用說,皆乃我的手下敗將,而兩位鬼祖,上一次偷偷摸摸,襲擊於我……這一個仇恨,我可是記得的。”

“你……”

通天鬼祖冷冷“哼”了一聲,一步踏出,渾厚的威勢從他的身軀之中滾滾而起。

“既然如此,那我們今日,便要再領教一下九世散仙的力量。”

夜行鬼祖的臉上,也露出了不屈的神色,大喝一聲。

三大鬼王聽罷,立時凝起巨大的能量,只等待兩名鬼祖一聲令下,便上前去與那九世散仙搏個生死。

在他們看來,鬼祖的威勢,不在散仙之下,兩名鬼祖合力,再加上他們三人,對付一個九世散仙,應該不在話下。

更何況,這九世散仙,只是個殘缺之軀罷了。 滔天的力量,瞬間從至尊的身軀之中暴漲而出。

他高大偉岸的身軀,一瞬之間,似是變得充滿了力量,一拳轟出。

“殺了他……”

三大鬼王怒喝一聲,化作神芒,朝着至尊撲去。

此時此刻,兩大鬼祖,也突然出手。

“轟!”

一聲巨響。

整座宮殿,搖搖晃晃,這一條通道口,似是要炸裂開來一般。

夜行鬼祖袖子一拂,一股鬼氣騰騰而起,似是帶有強悍的氣勢一般,只看見黑光彙集而來,化作巨大的掌勢,直衝至尊橫掃而去。

至尊整個人心中一驚,連忙向後退去。

他嘴上雖然話語狂傲,但是同時面對兩大鬼祖和三大鬼王,他也不敢託大。

如今的九世散仙,早已經不是當初的九世散仙。

一身殘缺之軀,若是想要強行硬撼鬼王宗的恐怖力量,只怕是得不償失。

通天鬼祖步步逼近,雙手不斷凝勢,滔天的魔煞之力,滾滾而來,只看見在他的身前,一扇詭異的紅光閃耀的門,驟然出現。

“末世之門?”

一時之間,至尊整個人臉色驟然一變,似是心中一驚。

末世之門,以無上鬼道之術所凝成,能夠逆轉時空之力,一旦被擊中,體內真元會大量流失。

紅光閃耀的末世之門,散發出絢爛的光彩,帶着詭異的氣勢,攔截在了通道口的正當中,直朝着至尊閃去。

奇異的力量,不斷從門中狂涌而出,似是逆轉時空一般,彷彿想要將至尊身軀裏頭蘊含的力量,吞噬掉。

“殘缺的九世散仙,也敢在我鬼王宗之地放肆?今日……我以‘末世之門’,將你修爲道行,徹底削去……”

蒼老的聲音,在宮殿之中震響,似是迴盪在樑上一般。

通天鬼祖臉上露出傲然之色,雙手一推。

渾渾的威壓,鋪天蓋地,似是山嶽一般,不斷朝着至尊逼去。

至尊冷“哼”一聲,怒道:“爾等小小神通術法,也敢班門弄斧?”

無敵天下 話音落下,舉手而起,渾渾的力量,像是凝聚在他的手心之中,不斷四射而出,神芒淒冷,一閃而來,直迎上通天鬼祖的神通。

“轟!”

巨響轟鳴不止。

通道口的石壁,紛紛被炸得粉碎。

www ●тt kan ●℃O

紅色的末世之門蕩掃而來,帶着詭異的寒光,頓時被至尊無匹的神威,完全阻擋住。

“去死……”

夜行鬼祖厲聲一聲,手中威勢騰騰而起。

剎那之間,無線黑暗之力,似是滔滔江水一般,連綿狂卷而來,整個宮殿像是完全被籠罩在這一片聲威當中。

三名鬼王殺上前去,攻伐一出,虛空被巨大的神威所貫穿。

至尊身形暴漲,整個人猶如一座小山一般,一下子堵在了通道中央,擡手舉足之間,重重的攻伐,化作無盡的殺勢,洶涌至極。

只看見他眸子當中,陰冷的寒光一閃而過,剎那之間,似是有星辰不斷崩碎一般,巨大的力量,奔涌而出。

通天鬼祖化作一個黑影,瞬間逼上前來,“末世之門”的力量,再次從半空之中鎮壓而下。

磅礴的氣勁,似是泰山一般沉重。

萬鈞之力,震顫人心。

“砰”

巨大的聲威,震盪出來,一下子撞擊在至尊的身上。

至尊整個人身形微微一顫,卻是毫髮無傷。

“什麼?”

幾人眉頭一皺,似是也驚了一下。

通天鬼祖的神威浩蕩,卻是根本傷不到至尊。

若非親眼所見,幾人根本不敢相信。

“去死……”

至尊幽邃的眸子當中,殺意閃現,整個人狂吼一聲,直衝而來。

渾厚的威勢,綻放而出,神芒似是衝破九霄而來,一時之間,巨大的威能震盪而過,橫掃而出,八荒顫慄。

幾人激戰連連,一時之間,整個宮殿之中,亂做一團。

另一頭,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小老頭,靠在牆邊,猛然之間,卻是聽見通道口處,傳來陣陣巨響。

“不好……有人來了……”

小老頭原本蒼白的臉上,憑添了幾分擔憂。

如今李長生獨自應對手握“死亡神斧”的魔影,正戰得不可開交,倘若有敵人殺到,只怕是要出大事。

況且,這神鬼圖界,乃是鬼王宗的寶藏之地,能來此處的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鬼王宗的人。

只是,巨大的聲響不斷傳來,聽上去似是有人交戰一番,小老頭一時之間,也有些疑惑。

魔影握緊“死亡神斧”,怒吼連連,滔天的戰意,渾渾而出,恐怖至極。

巨大的神斧,揮斬而過,道道黑光閃耀,似是從四面八方蕩掃而來,一時之間,殺意盡顯,越發洶涌。

李長生面色冰冷,雙手不斷掐動法訣,一個個巨大的法印打出。

金黃色的法印,璀璨耀眼,似是絢爛奪目。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