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旋轉式的抽屜裏面是兩個像指甲蓋大小的東西,滿體漆黑。

“這是晶狀螺旋HCC監控定位器?”

“呦!毒蠍是行家啊!”



負責人滿臉驚訝,因爲他手上的這兩個東西確實是姚飛口中所說的監控定位器,而且開發時間不足半年,姚飛居然識得它,怎能不讓他驚訝?

“以前見過。”

看姚飛不願意在提這茬兒,負責人也就識趣的閉上了嘴。

“你的意思是?”

“對,我們準備對你們進行二十四小時的監控定位,所以還請你們配合一下。”

“可是我有一個問題,這東西雖然小,放在身上很不起眼,但是我們是要打入敵人內部的,這東西往哪兒藏都藏不住吧。”

“哼!”沒想到負責人還沒開口呢,天龍卻是神經兮兮的冷哼了一下:“小鬼,你還是太嫩了,按照他們的慣例,一定是讓咱們吞到肚子裏!”

’啊!?”

負責人點了點頭:“天龍老爺子不愧是老江湖,沒錯,我們確實是這樣想的,讓你們把這個監控定位器吞到腹中!”


“這……真的是這樣?”

看着兩人都不說話,姚飛也知道這恐怕是最保險的方法了吧。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總覺得心裏堵堵的,反正很不舒服。

“好吧,我沒意見!”

負責人給兩人比了個放心的手勢:“放心二位,你們任務順利執行完後,會有專門的人替你們取出來這小玩意兒的!”

無奈,兩人只好點頭答應。

天龍老頭子吧還好,畢竟在國安局呆了有個幾十年了,對國安局這些東西都門清門清的,心裏並沒有什麼大的起伏。


可姚飛卻不同了,本來他就是爲這特權加入的,並不是非常心甘情願,現在卻又要這樣做,讓他心裏着實難受。

等到經過一系列的消毒、檢驗、叮囑,兩人順利的將定位器吞入了腹中。

“OK,兩位,可以了,任務馬上開始,今天晚上十點左右,你們在這裏準備一下,一會兒會有專人送你們到目的地。”

兩人點點頭,沒在說話。

今天對於心口會來說絕對是一個大日子,這對百合來說也是個大日子。

因爲今天也是心口會老會長退位讓權的日子,就在今天,將要宣佈山口百合成爲心口會新一任的會長!

東景,島國首都,也是世界經濟繁榮地帶,擁有全球最複雜、最密集的城市交通線,而就在這溝壑縱橫的城市裏面,卻有一處不能受到染指的地方,那就是如今心口會位於東景的總部。

總部熱鬧非凡,人頭攢動。

每一個角落裏都閃現着忙碌的人頭,大家七七八八的聚在一起,手舞足蹈的比劃着什麼,顯是有大事情發生。

居於總部最中間的一處大廳內,正上首擺着的幾張大照片,都是歷屆心口會的元老級人物,而在下首的就是一個鬍子花白,頭髮稀疏,腦袋卻很大,跟一個大西瓜一樣,離遠看頭頂還反光,着實搞笑。

雖說搞笑,可是在場的人卻沒有人敢笑,在老者面前,他們保持着絕對的尊重。

心口會第六任會長:小島裕田!

小島笑眯眯的看着來人,心情很是大好,因爲一會兒自己就要交出自己屁股下坐着的這個位置了。坐在這個位置上,其實小島並不開心,天天的爾虞我詐、擔心被殺,就連睡覺都穿着防彈衣,枕邊放着槍。

其實小島也不大忍心把這個位置交給百合,因爲他是非常喜歡百合這個女孩兒的,一直把她當做親生女兒一樣看待,這個位置兇險萬分,他實在不願意百合以身試險。

但是山口百合這幾年的表現簡直無懈可擊,交代的事情每一次乾的都漂漂亮亮的。而且性格也很好,由於長相太過於出衆,非常能夠討人喜歡,性格還好,能知進退,該硬硬,該軟軟,很好!

“百合呢?”

小島眯着眼睛微笑的問着下首的心口會一干領導。

“在會場們跟兄弟聊天呢。”

“哈哈,這丫頭,把她叫過來吧,我這一把骨頭的來給她捧場嘍。”

“爺爺,你這話說的我好慚愧呢。”

說話間,一個絕代佳人緩緩的走了進來。

照例是一襲樸素的白衣,雖然沒有什麼過分的裝飾、也不是什麼趕潮流的款式,但是就是這麼一件簡簡單單的衣服,穿在山口百合的身上卻是那麼的搭調、那麼的美麗!就好像每一件衣服都是爲她量身定製一樣。

笑顏如花,女子溫婉的身影款款而來,笑嘻嘻的站在了小島身邊。

在場的所有男人心裏都爲之一顫,覺得天地都爲之失去了顏色。

“哈哈,你這個鬼丫頭啊,怎麼樣?今天開心嗎?”

百合點了點頭:“能幫爺爺分擔一些東西,百合自然求之不得。”

“哎,我就是敗在你這張嘴上了,那邊都準備好了嗎?”

“恩,全都準備好了!”

“行了,開始吧!百合,坐那邊吧。”

“是!”

你的薄情我的深情 ,緊靠着小島。

看大家都各自落座了,馬上就有主持出來,放開嗓門喊道:

“心口會選舉大會正式開始!”

先是照例的心口會成員的表演,然後就是一衆高層彙報業績,反正神州官場那一套都被島國照搬過來了。

“第三節,選取會長!”

說完,小島站了起來,做了一個向下壓的手勢,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大家安靜,我今天要在這裏宣佈一件事情,就是關於咱們心口會會長的事情,我在這裏宣佈,辭去會長這一職,任命山口百合爲心口會下一任會長!”

“我不同意!”

大家正準備一起鼓掌通過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場下傳來!

說話的是一個長相俊朗,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雖然顏值很高,但是臉上透露出的高冷氣質卻讓人心生畏懼。

小島盯着男子看了半天都沒有說話,只是那樣直勾勾的盯着。

沒想到男子的定力也不是蓋的,也學着小島這樣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睛一動不動。

在場的人都不禁捏了一把冷汗,誰都知道小島向來跟山木不合,一直都在明爭暗鬥,今天小島宣佈新的繼位人的時候,兩人終於爆發了衝突。

小島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眼睛看着山木,不帶一絲感**彩:“怎麼?你是在質疑我嗎?”

“不敢!”山木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微笑,如春風一般,惹人喜歡。

“那就不要質疑我的決定!”

“可是我有一些想說的話想跟在座的各位說上一說,好讓大家有一個辨別是非的能力。”

“哦?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能等大會開完後再說嗎?”

“恐怕不行吧,因爲這件事情可能會影響你接下來的選擇哦。”

“哦?我倒想看看究竟什麼東西有這麼大的魔力?”

語氣中無不透出嘲諷之意。

“好,會長既然都發話了,我就只好先讓會長您看看嘍。”

山木說着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大信封,走了上來。

小島目光一直都在注視着山木,他希望從他的面部表情上來判斷信封裏到底是什麼。

終於走到了小島身邊,山木雙手把信封呈上,讓會長自己打開信封。

“哼!”冷哼了一下,小島從山木手上抽走了信封。

當着一干衆人的面拆開信封看了起來。

本來衆人還都不以爲然呢,小島能在這個會長的位置上一坐坐這麼多年,本身就證明了他的能力和手段,這麼多年了,什麼威脅沒見過,但是僅憑一個信封就能讓會長改變選舉計劃,在這些高層的眼中無疑是癡人說夢!

可是馬上讓他們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小島先是毫不在乎的看着信封,慢慢他的眼睛都快瞪成了鴨蛋,一副不可思議大白天見鬼的表情,下巴都快捱到桌子上了。

衆人都在猜測,信封上究竟寫了什麼。

山口百合心裏也是暗暗驚訝,因爲她跟隨小島這麼多年了,小島一直都是一副勝券在握,指點方遒的樣子,好像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處處透着自信,像今天一樣這麼失態的時候在百合的印象裏從來沒有發生過。

信封上究竟寫了什麼!?

到最後,小島的臉上居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雖在極力掩飾,卻還是暴露了不安。

過了許久,小島終於把信封放了下來,看着底下的一干衆人,喉頭動了動,沒有說話。

山木卻並沒打算就這樣放過他,而是步步緊逼:“怎麼樣?會長, 唐朝好舅子 ?”


小島看向了百合,眼神裏面有心酸、有無奈、還有一絲的恐慌, 埋葬活死人

微微的嘆了口氣,小島終於做出了決定:“我決定放棄這次的讓位!” 此話一出,衆人皆驚!!

大家本來對剛纔山木的話都抱有懷疑輕視的態度,以爲他在說大話呢。

廢話,你以爲你是誰啊?就弄這樣一個破信封就想讓會長改變主意?

可是事情往往都是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去發展,這不,馬上就靈驗了!

“多謝會長,我就先告辭了。”山木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再也沒看衆人,擡腿走了出去。

大家都朝小島的臉上望去,潛意識裏他們覺得肯定會長臉色極其難看。

沒想到的是,小島卻並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依舊是面無表情的端坐在那裏,看着衆人。

“散了吧,百合留下。”

許久,會長才張口說話。

衆人散去後,小島站起來看着百合。

“不想說些什麼?”

山口百合搖了搖頭。

“百合,我一直都想讓你接替我的位置,你能力出衆,性格也好,能服衆,最關鍵的是你不是爲了一己私利才加入心口會的,把會長的位置交給你我再是放心不下了,但是……”

“師父,別說了,百合都懂。”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