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就是再氣,也拿張凝雪沒辦法。

一想到這,他就更氣了!

「等老子突破玄陽第三層,一定要讓你跪在地上唱征服。」

陳墨暗自咬牙,但嘴上卻是含糊地應了一聲,以免再受皮肉之苦。

「跟我來。」張凝雪也沒再對他繼續施加暴力,而是領頭在前邊走著。

陳墨跟在她身後。

張凝雪帶著陳墨來到了廚房。

廚房還挺大,就像酒店后廚一樣,不僅看起來乾淨衛生,而且設備也很齊全。

「冰櫃里有食材,你看著做吧!」

張凝雪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做兩人份。」

陳墨挑了挑眉頭,「你還想讓我做飯給你吃?」

張凝雪身上散發出屬於崩勁武者的威壓,冷冷道:「我是老闆,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輪得到你這個下屬多嘴?是不是皮痒痒了?」

陳墨氣憤道:「我今天差點被你給整死,有你這樣當老闆的嗎!」

「你怕是忘記訓練的目的是什麼了。」

張凝雪的目光落在陳墨臉上,語氣淡然的道:「訓練完畢,不好好確認一下自己是否有所提升,反而跟個小孩一樣埋怨發牢騷,幼稚!」

「你說誰幼稚!」陳墨黑著一張臉。

「我說你幼稚!」張凝雪面無表情的道。

「你……」

陳墨氣得不行,可這時候肚子又是咕咕咕的叫了起來,讓他感覺渾身乏力,只能道:「我先做飯,等吃飽了飯再說。」

說罷,陳墨就滿肚子怨氣的打開了冰櫃。

別說,裡頭的食材剩下挺多的,蔬菜肉類都有。

陳墨看著冰櫃里的食材,稍微思慮了一下,就決定好了要做什麼菜了。

二十分鐘后,四個大菜便上了桌。

陳墨沒有煮飯,而是在冰櫃里拿了冷凍的大饅頭,蒸了幾個,當做主食。

「開飯了。」陳墨朝張凝雪招呼了一句,然後也不管她,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他都快餓死了。

張凝雪的吃相顯然要優雅許久,那細嚼慢咽不慌不忙的模樣,跟陳墨餓死鬼投胎似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過飯桌上,兩人相處得還是很和諧的。

各自各的,誰也不搭理誰。

等到一頓飯吃完,張凝雪便起身道:「我要回去繼續修鍊了,你把碗筷收拾一下。」

陳墨道:「我做飯,你好歹洗一下碗吧?」

張凝雪瞥了他一眼,一邊往外走一邊道:「下屬能幹的事,幹嘛要老闆出手。把碗筷洗了,然後到院子找我,我有事跟你談。」

陳墨還想抗議。

可張凝雪已經離開了廚房。

「媽蛋!」陳墨罵了一句,最後也只能把碗筷給洗了。

等到將廚房清理完畢,陳墨就回到了院子,找張凝雪了。

「上來說話!」張凝雪盤坐在房頂,淡淡的道。

陳墨只是輕輕一躍,就跳上了房頂,「你想跟我說什麼?」

「陳墨,我警告你,你要是再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那我不僅會狠狠揍你一頓,還會把你從安全部門辭退。」張凝雪平靜地說道:「到那個時候,武芸和武冰冰還會回到這裡來!」

「你真卑鄙。」陳墨生氣地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初你和我在超級跑步機上比試,我說你要是輸了,就乖乖叫我老闆,老老實實在安全部門工作。」張凝雪看著陳墨道:「現在是你言而無信耍無賴,有什麼資格說我卑鄙?」

陳墨憋了一陣,還是悻悻的沒有話講。

張凝雪接著道:「從冰庫出來,你應該能感覺到自己有所提升了吧?」

陳墨悶悶的點了點頭。

雖然他很不服張凝雪這個比師父和師叔還要狠辣的魔鬼訓練,但事實就擺在眼前,從冰庫出來之後,他的修為確實得到了不少的提升。

「既然有效果,你還有什麼好生氣的?」張凝雪道。

陳墨聽到張凝雪的話,額頭頓時青筋暴起,「我被你扒了衣服,一腳踹進冰庫,差點凍死在裡面,你說我有什麼好生氣的!」

張凝雪聞言,不以為然的道:「當時你磨磨蹭蹭的,我可不想浪費時間。」

陳墨氣得不行,「那明天我把你給扒了,一腳把你踹進冰庫,看看你是什麼感覺……」

話音剛落,張凝雪就動了。

砰!

張凝雪一拳打在陳墨的鼻子上,直接把他打得鼻血飆飛,摔下房頂。

好在陳墨半空中調整了姿態,這才穩穩落地,沒有摔傷。

他捂著鼻子,憤怒道:「我又哪裡得罪你了!」

張凝雪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道:「調戲老闆,該打!你要再這樣說下去,我還打!」

陳墨捂著流血的鼻子,想要跟她理論,卻又有些顧忌。

這個張凝雪,實力直逼師傅和師叔,現在的他,完全不是她的對手啊!

沉吟了一會兒,陳墨覺得,還是不要再口嗨下去了,否則真的會被張凝雪狂揍。

這時候,張凝雪又說話了,「我叫你過來,是想跟你說件事。」

「你說。」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陳墨擦了擦鼻血,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樣怒氣沖沖了。

丫的,好在鼻樑骨沒斷,否則就破相了。

「伍叔讓你帶走武芸和武冰冰的時候,除了讓你在安全部門工作三年,還讓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沒忘記吧?」張凝雪道。 陳墨當然是記得的。

於是,他便道:「沒忘記,你想讓我答應什麼條件?」

「等你突破玄陽訣第三層,我會告訴你應該怎麼做的。」張凝雪說到這裡,白皙的臉上忽然閃過一絲羞赧。

「那到時候再說吧!不過傷天害理侵犯人權的事我可不幹,這個要先說好。」陳墨也沒想賴賬。

他現在是被動的一方。

要是真被張凝雪給開除了,那武芸和武冰冰就又要陷入困境了。

到那個時候,又該咋辦?

所以陳墨很乾脆的答應了。

反正張凝雪也說了,等他突破到玄陽訣第三層的時候再說。

時間還長著呢!

「放心,我不可能讓你去做違法的勾當。」

張凝雪說完,又擺擺手道:「好了,我要修鍊了,你哪裡涼快哪裡待著去吧!」

陳墨也沒跟她多說,回到自己原先的房間修鍊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陳墨才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

玄陽真力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

這修鍊速度,比以前要快速許多。

也說明了在一個多月的訓練,還是很有效果的。

陳墨離開房間,恰好看到林星娜從外面走進來。

大叔,你真迷人 「嘿,吃早飯沒有?」

「廢話。」林星娜翻了翻白眼,又道:「這次你請客啊,我都請你吃一個月多了,你該原諒我了吧!這次你要再不掏錢,以後每天早上你自個兒走路回去,我不載你了。」

陳墨來到這邊訓練的一個多月,每天早上都是林星娜送他到雨墨大廈上班的,還外加請他吃早餐。

這是林星娜為武芸和武冰冰的事給他表達的歉意。

一個多月過去,陳墨也是消氣了。

畢竟林星娜也只是個打工的,武芸和武冰冰被抓,跟她有關係,但關係並不大。

再說,林星娜這一個月多來又是接送他上班,又是請他吃早飯,陳墨就是對她有怨氣,也早就消了。

「好吧!」陳墨無奈地點了點頭。

林星娜見他點頭,心頭就是一喜。

不容易啊!

這廝鬧起脾氣,可是真的難哄。

吃完了早餐,林星娜開車送陳墨前往雨墨大廈。

「對了,你之前說安全部門的主要工作,是抓捕那些超能者罪犯。可你就這點實力,能行么?」陳墨閑著無聊,就隨便找了個話題。

「少看不起我,超能者也是血肉之軀,能挨得住老娘幾顆子彈?」林星娜不滿地拍了拍腰間的手槍。

「切!」陳墨有些嗤之以鼻。

別的超能者不說,就說蘇薇和冷鐵姐妹,就不是林星娜手裡的那柄槍能夠對付的。

「我也會好好練武的!」林星娜憤憤道。

「現在練武,晚啦!」

陳墨說完,又覺得這樣很容易打擊她的自信心,便接著道:「不過練一練也好,起碼有個強健的體魄。」

林星娜冷笑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這次你錯了。老闆說我有修鍊天賦,只要願意吃苦,不用幾年就可以練出真力,而且日後還有成為崩勁武者的可能。」

「張凝雪肯定是騙你的,修鍊需要牢靠的基礎,更是個水磨功夫。」

陳墨頓了頓,又道:「你見過文盲能直接上大學的么?」

林星娜聽到他這樣形容,登時怒不可遏的道:「你才是文盲,老闆都肯定我了,你這分明是嫉妒!」

「我有什麼好嫉妒的,嫉妒你胸比我大嗎!」

陳墨調侃了林星娜一句,把她氣得青筋暴跳之後,這才接著道:「修鍊天賦很重要沒錯,可天賦再好,也需要打好根基,更需要花費時間苦練。你都二十三歲了,就是修鍊天賦再強,也已經錯過了最佳修鍊時間。」

「不用強調我的年齡!」

林星娜漲紅了臉,梗著脖子道:「反正老闆說我可以,我就肯定可以。」

陳墨繼續毒舌道:「你這種情況,就好像讓一個六十歲的老文盲去讀書習字。雖然肯定能學到點東西,但跟年輕學子相比,無論學習質量,還是學習速度,都要差太多太多了。」

「放你個大屁!」

林星娜氣得直接把車停到了路邊,然後扯著陳墨的領子,怒聲道:「你懂什麼,老闆都說了,我身上印著的薔薇花大有來頭,只要解除了封印,老娘分分鐘就能成為內勁高手,壓根就不用修鍊!」

薔薇花?

陳墨一愣,隨即想了起來。

在林星娜小腹下方,是有印著這麼一朵薔薇花。

當初陳墨和林星娜一起去城西查案,後面兩人到飯館休息吃飯的時候,林星娜被人在飯菜里下了葯。

最後,林星娜雖然沒有失身,但陳墨卻因為給她做全身針灸解毒,把她的身體給看了個精光。

也是在那個時候,陳墨才知道林星娜原來是個白虎,而且小腹下方還紋著一朵生動嬌艷的薔薇花。

陳墨當時只覺得林星娜之所以在那個地方紋著一朵花,是為了鎮壓虎煞。

畢竟白虎克夫的傳說,可是從古至今都在流傳。

林星娜這樣做,也是為了以後自家男人能長命百歲嘛!

可以理解!

所以那個時候,陳墨也沒有多想。

沒想到,今天林星娜卻跟他說,那朵薔薇花大有來頭,而且只要解除封印,她分分鐘就能夠從明勁躥升成為內勁武者。

「林星娜,我讀書比你少,你別騙我。」

陳墨有些不信的道:「你身上那朵薔薇花,不就是紋身么!」

「誰會在那種地方紋身!」林星娜本來是不想跟陳墨說這事的,可被他連番羞辱,終於還是忍不住道:「十年前,我碰到了一個老太太,她張嘴就說我身上有股凶煞之力,然後往我肚子拍了一下。當時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放學回家洗澡的時候,才發現我身上多了朵薔薇花,就跟胎記一樣,完全洗不掉。」

「拍上去的?」

陳墨見林星娜不像在說假話,頓時疑問道:「那老太太手裡是不是塗了什麼顏料?」

「當時那老太太的手是拍在我衣服上的,就算有顏料,也不可能透過衣服,直接印在我皮膚上啊!」

林星娜說罷,又搖了搖頭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老闆的說法,跟十年前我碰見的那個老太太說的一模一樣,都說我體內有一股凶煞之力。」 「你是挺凶的!」陳墨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