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他一連攔了十幾輛路過的出租車,卻全都有人,一直等了十幾分鍾,竟沒有一輛空車。

“看來得裝備一個交通工具才行,否則以後上下班可就麻煩了。”楊立搖了搖頭,放棄了坐車回去的念頭,一邁步,穿過大街,向着住處便走。

楊立的住處離輝煌集團並不近,幸好楊立之前收廢品也經常來這一帶,對周圍都非常的熟悉,穿街走巷,可以給他節約不少路程。

“嗯?”正走着的楊立驟然停了下來,微微一皺眉,臉上露出一抹冷笑,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一直向前走了十幾分鍾,楊立的眉頭也越皺越皺,最後更是忍不住扭頭看向身後一輛吉普車:“奇怪,跟了我這麼久,爲什麼還不動手,這裏也沒路人,應該是動手的最好地方啊?”

“難道他們不是斧頭幫的人?”

一離開輝煌集團,楊立就查覺到這輛車在跟蹤他,他以爲是斧頭幫派來報復他的,也沒在意,一輛吉普車,能坐幾個人,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可此時,他不由得懷疑起來。

“如果不是斧頭幫的人,那又是誰呢,我在這裏可並不認識開車的朋友!”

對方不動,楊立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挑釁,繼續向前。

又走了一段,楊立來到一條不足四米寬的小巷中,前方突然走來五名面色陰鷙的男子,他們手上都握着一把日本人用的***,與此同時,在楊立身後,也走來幾名手握***的男子。

他們一出現,就將楊立所有的退路給堵死。

“終於忍不住出手了嗎?”


楊立停下腳步,看着前邊的幾人,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之下,卻隱藏着凌厲的殺機。


“就是他,給我殺。”

前方一名男子對着楊立一聲大喝,手中***驟然出鞘,向着楊立便衝了過去。

“殺……”

剩下四名男子也不囉嗦,一把拔出***,緊跟領頭男子,向着楊立怒吼着衝去。

“給我殺……”

與此同時,後方的李正龍也一聲厲喝,其它六名男子同時拔出***,朝楊立衝了過去。

楊立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抹冷笑,面對超過十名手持***,滿臉殺氣衝向自己的男子,他不但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站在那裏沒有動,就好像一切都與他沒關係一般。

小巷盡頭。

吉普車內,一名身着警服,肩上戴着二級警司警銜的青年看着小巷裏發生的一般,緊張道:“隊長,他們打起來,該我們行動了!”

“急什麼!”坐在副駕駛上的鄭穎阻止了要下車的二級警司,看她的表情,一點都不着急,就好像前方並沒有出現火拼,而是小孩子打鬧一翻。

“隊長,晚了那楊立就危險了,到時上邊追查起來,我們都脫不了干係。”二級警司一臉焦急的看着鄭疑。

“隊長,許平說的不錯,我們再不行動,如果那楊立被砍死,我們也會有責任的。”後排坐着的一名一級警司也急聲說道。

“隊長……”

後排坐着的另一名二級警司也要開口勸說,不過鄭穎卻淡然一笑,道:“你們也太小看那楊立了,他能重傷張良五人,自己什麼傷都沒受,又豈是簡單之輩,前邊那些斧頭幫成員別看他們吼得厲害,可真要想傷那楊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隊長……”後邊一級警司正要說話,副駕駛的二級警司卻突然驚呼起來:“快看,他動了。”

衆人猛的扭頭向前看去,正好看到楊立就像一隻野狼,向前衝去。

只是一瞬間,他與前方衝來的五名斧頭幫成員的距離便只有不到四米遠。

就在此時,只見楊立一腳踢向面前一顆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石子,那石子立即就向一枚子彈,向前飛射而出。 “砰。”

石子準確的擊在衝在最中間的一名斧頭幫成員的小腿上,使得那男子身體一個踉蹌,就在那男子要摔倒時,楊立已經衝到他面前,右手向前一探,趁着對方沒有回過神之際,一把就從他手中搶過***,下一刻,那***寒光一閃,便在那斧頭幫成員的右邊胳膊上一劃而過,隨着刀鋒而過,鮮血就像噴泉飛灑而出。

“啊……”

劇烈的疼痛讓斧頭幫成員忍不住一聲慘叫,臉色也在一瞬間變得慘白。

可此時,楊立已經一個箭步,從他身邊一閃而過,衝到了緊跟他身後的一名男子身前,那***沒有絲毫留情,對着其腦袋便劈了下去。

面對突然來的襲擊,男子嚇得臉色慘白,趕緊舉刀擋於頭頂。

“鏘……”

一聲金戈之聲,男子手中的***被生生劈掉,那巨大的震力振得他兩隻手的虎口都開裂了,可楊立的刀卻並沒有停,對着他的肩膀便狠狠的臂了下來。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斷聲傳來,就像有人折斷樹枝一般,男子的肩膀驟然凹了下去,而楊立的***也陷了兩公分下去,那鮮血正順着刀向外冒。

不錯,楊立這一刀劈在男子肩膀上,並沒有將他的整個肩膀給劈掉,只是將他的肩骨擊斷,使他重傷,因爲楊立並不是用刀口劈下去的,而是用刀背劈的。

肩膀受到重創,男子手中的***再也握不住,脫手而落。

可它還未落到地上,楊立右腳一踢,便橫飛而出,擊在一名正舉着刀,準備劈向楊立的男子的小腿上,這一次是刀口劈中,在那強大的力道之下,那刀居然穩穩的陷入了男子的小腿,痛得男子一聲慘叫,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五個斧頭幫成員,瞬間就被楊立幹掉了四人,最後剩下那人也被楊立的兇狠給嚇得臉色發白,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懼。

而就在此時,楊立***已經對着他刺了過來。

那人根本沒有辦法,就算他想逃,也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離他脖子越來越近。

“啊……”

恐懼讓得那人忍不住一聲尖叫,全身都顫抖起來,更是閉上了眼睛,根本不敢看這一切,他雖然從加入斧頭幫那一天起,就有了在打鬥中致殘或死的準備。

可真面對這一刻時,心中仍然充滿了無盡的恐懼,也後悔自己爲什麼要加入斧頭,過這種刀頭舔血的生活。

“咻……”一道冷厲的寒氣從那人脖子旁一閃而過,那人全身一軟,心中升起一個想法:“我死了!”

可等了好一會兒,那人都沒有感覺到的疼痛傳來,好奇的睜開眼,正好看到楊立拿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一臉笑意的看着他:“不用看了,你還活着。”

那人心中一喜,可下刻,楊立一揮手,那***便狠狠的擊在其脖子上,那人只覺得一疼,下一刻,便什麼都不知道了,身體也軟軟的向地上倒去。

“現在該你們了……”

楊立一轉身,看着後方還離他有四五米的那幾名斧頭幫成員,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下一刻,他就像一隻離弦的利箭,揮着***便衝了上去。

吉普車上。

坐着的四名警察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巷中發生的一切,哪怕是鄭穎,此時也一臉的呆滯,她之前雖然想到過楊立不會那麼輕易被對方幹掉,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楊立會如此厲害。

那五個斧頭幫成員光是從握手的姿勢和跑路的姿勢她就能看出,實力絕對不弱,可他們在楊立手上,居然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這簡直太誇張了。

“好厲害啊,難道這傢伙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駕駛位上的二級警司許平突然冒出一句話,可面對這明顯是開玩笑的話語,剩下的三人居然都沒反對。

好一會兒,鄭穎才驟然反應過來,看着楊立與後邊的斧頭幫成員已經交上火,且已經有兩人被楊立給砍倒在地,她急聲道:“通知蘇主光立即行動,另外,立即打急救電話,讓他們派救護車過來。”

“是。”許平趕緊拿出電話,而鄭穎他們則迅速打開車門,向前方衝了過去。


“鏘……”

楊立與一名斧頭幫成員對劈一刀,那巨大的震力讓得那斧頭幫成員的刀直接就從手上飛了出去,而楊立則趁機一刀向前,在他肩膀上划走一大塊肉,痛得那人尖叫不已,那鮮血更是瞬間便將衣服給滲透一半。

看着又一名手下倒下,站在衆人身後的李正龍也變得目瞪口呆,在得知楊立將良子他們五人給廢了之後,李正龍就知道楊立厲害,不敢小看他。

所以這一次過來,他足足帶了十一人,幾乎將他手下信得過的人全都帶了過來,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十一居然仍然連楊立的衣服都沒碰到。

原本李正龍還想出手,可在見識到楊立的厲害之後,他知道就算自己出手,也不可能是楊立的對手。

“還好,我早有準備。”

眼看楊立的刀又劈向僅剩的最後兩人中的一人,李正龍再不遲疑,一把從腰間拔出手槍對準楊立,大聲的吼道:“不許動,你要是再敢動,我就要了你的命。”

楊立刀正舉在半空中,原本他還沒在意李正龍的話,可當看到李正龍手中握着一把槍時,他的臉色微微一變,那下劈的刀也驟然停住。

“別開槍,我停手……”

楊立那握着***的手一鬆,刀咣鐺一聲掉在地上,他就高高的舉着手,再沒亂動。

李正龍是混社會的,過的就是刀頭舔血的生活,殺人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楊立相信,如果自己不停手,他絕對敢開槍。

爲了應對幾個黑幫成員把命送了,楊立絕對不會這麼傻。

而在楊立丟下***之後,僅剩的兩名完好斧頭幫成員也迅速退到李正龍的身後,李正龍有槍,對付楊立,已經不需要他們了。

“哼,我還以爲你不怕死,沒想到你也會害怕。”李正龍冷冷的看着楊立,目光中充滿了得意。

“沒人不想長命百歲,我也不例外,面對能要我命的槍,當然害怕了。”楊立一臉的笑意,並沒有因爲李正龍手中有槍而擔心。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你會害怕?”李正龍冷笑道:“你之前威脅我罩着的王大力,廢了我斧頭幫的精英良子五人,更是讓他們落到警察手中,還有今天上午,你打傷呂志森,讓得他斷了一隻手,而剛纔,你更是重傷我近十名手下,你做哪一件事不是無比的狠辣,像有一點害怕的樣子嗎?”

“你說這話可就錯了,你之前說的那些事,確實都是我做的,但可都是他們先找我的麻煩,我纔出手自衛的,就像今天,也是你找我,可不是我找你。”楊立輕笑道:“難不成你們要殺我,還不准我自衛,只能站在那裏讓你們殺,這也太霸道了吧!”

“沒看出來,你還挺能言善辯。”李正龍冷笑道:“不過我告訴你,在這中海,只要是我斧頭幫要殺之人,你就得站在那裏讓我們殺,敢反抗,我就滅你滿門。”

“而你,一連挑釁我斧頭幫,更是害得我受了十棍幫規,今天我不但要將你碎屍萬斷,還要將你的家人全部找出來大解八塊。”

聞言,楊立臉色一沉,一道凌厲的殺機自他眼中一閃而過,殺人在現代社會已經算是非常殘忍的手段了,爲法律與道德所不容。

可沒想到他們居然還要滅門,這已經遠遠超過楊立的容忍程度,尤其是李正龍在說出這話時是那麼的自然,顯然這種事情,他們以前肯定幹過。

但當楊立的目光無意中掃到遠處正跑來的幾人時,他的殺機驟然收斂,調笑道:“恐怕你的計劃要落空了,今天我不但會沒事,相反,你還會有**煩。”

“是嗎,我倒要看看哪個找死的敢找我的麻煩……”李正龍一臉冷笑的看着楊立,表情無比囂張,可他的話還未說完,鄭穎幾人已經從他身後跑了過來,用槍指住了他。

“不許動,舉起手來。”

“不好,是警察,警察來了……。”僅剩兩名沒有受傷的斧頭成員看到鄭穎幾人,全都臉色大變,驚慌不已。

李正龍也沒想到鄭穎他們這麼快就過來了,也是臉色大變,但他很快便反應過來,一步衝到楊立身旁,用槍死死指住楊立的腦袋,大喊道:“退後,你們要是敢再進一步,我就打爆他的頭。”

鄭穎四人停了下來,一名一級警司對着李正龍大喊道:“你不要亂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你現在放開他繳械投降,可以爭取寬大處理。”

“別拿那一套來唬我,我不是剛入道的小子,你們那一套對我沒用。”李正龍一臉陰森的道:“趕緊給我退後,否則我就開槍,大不了大家同歸於盡。”

剩下的兩名斧頭幫成員見警察受制於李正龍,都趕緊躲到他身後,可就在此時,他們背後又衝過來幾名身着警服的警察,將他們唯一的後路也給堵死了,這一下,不但兩名斧頭幫成員慌了,就連李正龍也慌了。

他心中已經明白,警察這是早有準備,否則也不會兩邊同時來人,將他所有道路都給擋住,可他想不明白,今天的事情,警察提前又是怎麼知道的。

不過很快,李正龍就不去想那些了。

他這些年可沒少做壞事,落到警察手上,也必是死路一條,既然如此,何不當一回梟雄,死得壯壯烈烈。

“既然今天逃不掉,那我們就同歸於盡吧。”李正龍驟然一聲厲喝,就要摳動頂在楊立腦袋上的槍。

見此,所有警察都臉色大變,可大家根本無法阻止,雖然他們手上都有槍,可卻沒人敢開槍,李正龍與楊立緊挨着,一但沒打準,傷到楊立,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而在這一刻,鄭穎也不由得緊張起來,同時她也後悔不已,如果早動手,絕對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楊立真的出現什麼意外,她是有責任的。

當然,責任事小,可那卻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哪怕至從調查到楊立與良子他們打鬥之後,她就已經認定楊立並不是什麼好人,對他並沒有多少好感,可那畢竟是一個人,是他們這些警察應該保護的人。

就在衆人都無比緊張之際,就在李正龍的手指即將摳動板機之時,那原本一動不動的楊立驟然動了,只見他身體向旁邊一晃,雙手如閃電般一把抓住李正龍那握槍之手,向上一擡。

“砰”

槍響了,子彈從楊立頭頂飛射而過,下一刻,楊立一腳踢出,狠狠的踢在李正龍的腹部,讓得李正龍身體一躬,而趁此機會,楊立一把就將李正龍手上的槍給奪了下來。

“不許動,舉起手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