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炎天根本沒有管,繼續像着李勇衝去。

李勇見到立即焦急的說道:“炎天,你要在過來一步,我就引爆**,林雪兒也就死了。”

已經衝到了牀前的炎天,聽到李勇的話,立刻停下了腳步,英俊的臉龐上浮現出憤怒的神情。 炎天看着衣衫不整的林雪兒,心中無比的心疼,但是炎天知道現在不是心疼的時候,修長的手掌緊緊的握着,冰冷的看着李勇淡淡的說道:“你現在在我眼中,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我那時沒有殺了你,怪我心慈手軟,倆次沒有殺你,這次要將你千刀萬剮。”

“炎天,你別嚇唬我,外面有我的人,你是跑不掉的,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外面的人死了嗎?竟然讓你偷跑進來。”

李勇用一隻匕首放上了林雪兒脖子上,另一隻手拿着引爆器,看着炎天獰笑的說道。

“呵呵,你是說那些人拿着刀的人嗎?他們已經死了,估計現在連屍體也找不到了。”炎天邪笑的說道。

“什麼?那麼多人,你竟然都殺了,尼瑪的,都是一些廢物,這還是日本黑幫,草。”李勇震撼的說道。

正在這時巨人和司徒刃也趕到了,看到此時的情況,看着衣衫不整的樣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震撼加憤怒的神情。

幸虧林雪兒穿的比較保守,T恤裏面還穿着一個一件衣服,但是已經被撕碎了,要不然整個上身都會被在場的人看到。

巨人立刻怒罵道:“尼瑪的,李勇,竟然是你抓了林班長,尼瑪的,你竟然做這樣的事,草尼瑪的,我殺了你。”

說着說着就要向着衝去,林雪兒看到巨人要衝來,立刻焦急的說道:“巨人,不要過來,房間裏有**,他手上有引爆器,一爆炸我們都得死。”

林雪兒雪白脖子上已經有了些許血跡,李勇的手也在顫抖着,因爲他心中裏面自己今天是跑不了了。

炎天也攔住了巨人,不讓巨人意氣用事,他可不想林雪兒有半點閃失。

巨人聽到李勇的話,立刻看了看四周,也沒有看見什麼**。

這時李勇說話了,獰笑的看着巨人,滿臉瘋狂之色對着巨人說道:“傻大個,別看了,我把**已經埋在地底了,足足能把你們炸的飛上天,還有這個賤人的繩子也有一個微型**,我看你們就不要想着殺我了。”

“你剛剛在罵誰賤人,我一會兒一定割下你的舌頭。”炎天看着李勇冰冷的說道。

整個修長的身體都在顫抖着,炎天憤怒的氣息立刻爆發了出來,眼看就要向李勇走去。

正在這時司徒刃拉住了炎天的胳膊,低聲的說道:“炎天兄,不要衝動,要冷靜。”

正在怒火中燒的炎天,被司徒刃這麼一拉,聽到司徒刃提醒的話語,立刻冷靜下來許多。

冰冷的對李勇說道:“到底怎麼才能放了雪兒?還有請你把你的刀,放下一點,你把雪兒弄破了。”

“你給我跪下,然後把我放了,我就放了她。”李勇環摟着林雪兒脖子,匕首放下來了一點。

滿臉獰笑的神情。


“什麼,你讓大哥給你磕頭,你他媽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巨人立刻咆哮的說道。

就連司徒刃也是一臉的憤怒之色,已經醒來的楊學習也是一臉的憤怒,提醒的說道:“大哥,千萬不要跪啊,我們想辦法。”

林雪兒也是大聲的對炎天說道:“外星人,不要跪,不要在乎我的死活,你也不能跪,男人膝下有黃金。”

此時的林雪兒竟然沒有一絲畏懼的神情,而是設身處地的爲炎天着想。

炎天聽到李勇的話,臉上竟然沒有一絲的表情,只是拳頭握得緊緊的。

“聽到了嗎?你如果不跪,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吧,反正我也值了,拉着你們這麼多人,而且還有一個美人陪我。”

李勇獰笑的說道,此時的李勇已經進入了瘋癲的狀態,隨時就會發生危險。

衆人齊齊的注視着李勇,眼神中滿是憤怒的神色,想動手,可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怕要了林雪兒命,就連炎天都不敢動手,巨人和司徒刃就更不敢了。


就在這時炎天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了笑容,一臉微笑的看着此時被刀架住脖子的林雪兒,然後動了,不是向前衝,而是慢慢的向地上跪去。

林雪兒看到正要下跪的炎天,立刻瘋狂的大叫道:“炎天,不要跪,你不是最很求別人的人嗎?最恨向別人下跪的人嗎?不要跪。”

但是隻聽咚的一聲,炎天已經跪在了地上,跪在了冰冷的土地上,這一刻炎天改變自己的想法,不在是跪天跪地跪父母,而是跪了敵人。


巨人立刻大聲的喊道:“大哥,大哥。”肉呼呼的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司徒刃的臉上,楊學習的臉上全都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但是卻沒有說什麼,他們知道這是炎天的選擇。

林雪兒看着跪着地上的炎天,眼眶在一次溼潤,滾燙驚訝的淚水在一次流出,但是這次的卻是傷心的淚水,感動的淚水。

林雪兒看着炎天泣不成聲的說道:“外星人,你怎麼這麼傻,你是最知道男人的尊嚴的人,最嚮往男人尊嚴的人,可是你爲了我,卻給你的敵人跪到地上,你真是傻。”

看着炎天跪到了地上,躲着林雪兒背後的李勇獰笑的說道:“炎天,尼瑪的,你沒有想到吧,炎副班長,你沒有想到吧,炎紀律委員你沒想到吧,你有一天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哈哈。”

炎天好像沒有聽到李勇的話,臉上依舊是平靜之色,深藍色的眼眸注視着林雪兒,溫和的說道:“雪兒,你是我的全部,爲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去做,就算現在讓我去死,我也願意在失去你的這些天,我幾乎都是度日如年,我誤會了你,我就是一個混蛋,雪兒你一定要原諒我。”

聽到炎天的話,在看着炎天跪着地上,就連巨人三人的眼眶都有些溼潤,滾燙的淚水馬上就要奪眶而出。

因爲他們看到了炎天的另外一面,至情至性的一面,爲愛人甘願下跪的一面。

林雪兒聽到炎天的話,更加泣不成聲的哭了起來,連說話都說不出了。

李勇看到這個情況來看憤怒的說道:“尼瑪的,老子不是看你們談情說愛的,你剛剛說你願意爲林雪兒去死,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說道做到,你把自己殺了,來還林雪兒的命,要不然,我現在就引爆**,整個屋子的**就能把我們所有人砸的飛上去,哈哈哈。”

李勇說着說着便開始大笑起來,拿着引爆器的手的大拇指,就要去按開關了。

炎天此時也很想去解決了李勇,可是他去不敢,不是炎天怕死,而是萬一有一點失誤,林雪兒就會死,擔心林雪兒的安慰,而失去了對自己實力的信心。

其實以炎天的實力,有很大大機會在李勇按引爆器前解決掉李勇,但是炎天心中在計劃着更加安全的行動,絕不會冒險。

“好,我那我就殺了我自己,然後你放了雪兒。”炎天平靜的說道。

說着說着就從空間戒指中快速的拿出了一把匕首,像着自己刺去,頓時匕首深深的刺進了炎天心臟的位置,鮮血頓時流淌了出來。

炎天緩慢的倒在了地上,看到這個情況的所有都震撼大叫起來,“外星人。”“大哥。”“炎天兄。” 此時的李勇看到炎天竟然真的殺了自己,竟然真的爲了林雪兒殺了自己,在那一刻也是被震撼了,看着快要倒下的炎天,李勇呆住了一剎那,手中拿着的引爆器自然的鬆開了一點連匕首也是下放了一點。

被李勇架着脖子的林雪兒,看到炎天竟然真的殺了自己,在那一刻林雪兒連話也說不出口,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已經忘記了逃跑,身體已經開始了搖搖晃晃,眼看着馬上就要到下。

李勇呆了一瞬間,就要趕忙恢復了過來,可是等他將要恢復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正要倒下的炎天,突然直起了身,快速的拔出刺入自己身體的匕首,刀刃帶着自己鮮紅色的鮮血,呼嘯一聲無比快速的向着李勇的頭顱飛去。

鋒利無比的匕首準準的刺到了李勇的頭顱,李勇帶着難以置信的神情慢慢的倒了下去,手中的引爆器也向地上掉落,司徒刃看到後,沒有絲毫猶豫,迅速的衝到引爆器掉落的位置接到了引爆器,拿到了手中。

此時的緩慢的站了起來,看着已經死去的李勇,終於鬆了一口氣,剛剛炎天所完成的殺人,根本就只是那麼一瞬間,完成了一系列的動作。

炎天快速的衝到已經要倒下去的林雪兒,迅速的抱住了林雪兒,看樣子炎天根本就故意這樣做的,根本沒有受多麼重的傷,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炎天看着抱在懷裏的林雪兒,溫和的說道:“雪兒,對不起,我來晚了。”

邊說邊一隻手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來林雪兒披了上去,遮住了林雪兒暴露的身體。


此時的巨人看到炎天竟然沒事,剛剛滿含驚懼之色的臉龐,現在滿是欣喜的笑容。

楊學習更是被剛纔的那一瞬間嚇的靠在了牆壁,以爲炎天真的死了,沒有想到這只是炎天的一個讓敵人鬆懈的計劃,看向炎天的眼神滿是崇敬之色。

不只是楊學習,巨人和司徒刃的臉上也都是崇敬之色,心中默默的佩服着炎天,甘願爲愛人下跪,甘願爲愛人受傷,這樣的人,散發着人格的魅力,怎麼能讓巨人三人不佩服。

此時的林雪兒昏厥過去,雖然已經昏迷了過去,但是林雪兒那被眼淚洗過的臉龐,竟然還浮現着深深的心痛之色。

炎天看着林雪兒,溫和的說道:“雪兒,我們回家,我們回家。”


說着說着便站起了身,向着門外走去,一滴晶瑩的淚水掉落在了林雪兒傾城的容顏。

此時的大雨竟然忽然停了,彷彿是受到了炎天的影響,連大雨都感動了。

炎天抱着林雪兒緩慢的走出大樓,走在廢舊工廠的院子,走的特別的慢,走的特別的輕,生怕在讓林雪兒出一點事,受一點驚嚇。

司徒刃,巨人,楊學習走在炎天的倆旁,臉上滿是興奮之色,因爲林雪兒得救了,李勇被爆頭了,也興奮自己認識了炎天,成爲了炎天的兄弟。

當然李勇的身體巨人憤怒的巨人也沒有放過,直接用他那碩大的腳掌,用力的踹着李勇,踹了幾腳,才把怒火漸漸平息去下去。

巨人也給他的手下打了電話,讓開着車過來接自己幾人。

不到一會兒,就有一輛車飛快的駛來了,炎天幾人坐上了車,走了,而巨人只能走上回家了,因爲巨人實在是坐不進去。

惹得炎天幾人笑的前俯後仰。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太陽也在此掛在了天空,天空也在此變的異常晴朗。

此時的炎天幾人已經來到了黑豹酒吧,炎天在一間包房內安靜的坐着,靜靜的注視着躺在牀上的林雪兒,完全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口,還在流淌着血液的傷口。

而林雪兒一直在說着夢話,一直叫着要外星人,外星人,神情極其的痛苦。

正在這時林雪兒更加瘋狂的叫了起來,痛苦的說道:“外星人,不要死,不要爲我死,求求你了不要死,你死了我怎麼辦。”

直接從牀上坐了起來,額頭是滿是驚嚇的汗水,此時的林雪兒已經醒來,然後看向了四周,正好看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炎天。

立刻激動說道:“外星人,你沒有死,你沒有死。”

林雪兒直接激動的整個身子都跳到了炎天的身上,用雙臂緊緊的摟住了炎天的脖子。

炎天被突然襲擊的林雪兒,碰到了傷口,可是炎天現在卻忍住了,手臂也環抱住了林雪兒。

林雪兒還是有些不相信的,捏了捏了自己的臉,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

眼眶再次溼潤,滾燙晶瑩的淚水奪眶而出,但是這不是傷心痛苦的淚水,不是害怕擔憂的淚水,而是高興激動的眼淚。

炎天慢慢拍着林雪兒的後背,輕聲的說道:“雪兒,放心吧,你的外星人是不會離開你的,永遠都不會。”

林雪兒就這樣抱着炎天哭着,過了一會兒,林雪兒的臉上浮現出堅決的神情,經過這次驚心動魄的事,林雪兒剛剛做了一個決定。

林雪兒鬆開來了炎天,然後又回到了牀上,看着此時的炎天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然後開始用自己精緻的手,竟然開始慢慢脫落自己的衣服。

炎天看到這個情況,立刻驚訝的說道:“雪兒,你要幹什麼?”

林雪兒此時的臉更加的紅了,宛如此時的夕陽雲霞那樣的紅。

林雪兒邊脫衣服邊對炎天輕聲的說道:“外星人,你要了我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林雪兒上衣已經脫下來了,只剩下了一個貼身內衣,雪白的膚色立刻浮現在了炎天的眼中,林雪兒身體的白,幾乎是世界上極致的白。

炎天聽到林雪兒的話,心中立刻被震動了,炎天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雪兒會自己要了她。

炎天也是一個男人,一個正常的男人,當看到林雪兒暴露的身體時,全身的血液立刻沸騰起來,快速的流動起來。

緩慢的走上了牀,炎天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直接包住了自己的傷口。

林雪兒看到炎天受傷了還流着血,就急忙想要說話,就在這時炎天快速的抱住了她,清涼的薄脣已經吻上了她。

林雪兒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倆人開始瘋狂的擁吻起來,好像是把好久的思念,太久的感情全部用這個瘋狂長久的激吻來表達。

漸漸的炎天把林雪兒推到了牀上,炎天整個身子壓在了林雪兒身上,林雪兒手緊緊的抓着牀單,無比急促的呼吸着,高聳的胸部起伏着。

炎天快速的脫下了林雪兒最後一件衣服,隨着衣服的慢慢的脫落,林雪兒的容顏更加的紅潤,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着,潔白的牀單已經被林雪兒用手給摳破了。

炎天和林雪兒瘋狂的再次擁吻在了一起……

月色悠然,星辰點綴,落葉飄飛,涼風吹過,炎天和林雪兒享受着這一刻的溫存,來之不易的溫存,愛意濃動,真心揮灑,情意綿綿,真正擁有。 又是一個的清晨,太陽再次從東方升起,一縷溫暖的陽光照射在一間包房的乾淨玻璃上,陽光滲透進了房間內,照射到了一個傾城的容顏上。

傾城女生緩慢的睜開了眼睛,慢慢的坐了起來,看到了潔白的牀單上,那血色點點的血跡,漂亮的臉龐上浮現出了嬌羞之色。

看着躺在牀上熟睡的炎天,羞怒的說道:“真是個壞傢伙,一晚上都沒睡,啊呀,現在都還疼的呢。”

邊說邊不自覺的併攏了併攏自己的雪白修長的雙腿,飄逸的黑色秀髮已經變的異常雜亂。

林雪兒緩慢的輕聲的湊到了炎天的面前,用手掌輕輕的撫摸着英俊的臉龐,傾城的臉上滿是濃濃的愛意。

就在這時熟睡中的炎天突然睜開了深藍色的眼眸,然後邪笑一聲,快速的起身壓住了林雪兒。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