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白青松等人知道天機閣可從來沒有這號人物啊!

塵逸之也沒有給玄冥子太多的反應時間,畢竟他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直接一掌將玄冥子打下了天驕台,隨後在劉乾坤宣讀勝利時走下台去。

隨後瑤池聖地的魏無雙再次對戰之前上場的丐幫弟子玄龍。

二人的交戰也吸引了大眾們的眼球,畢竟之前玄龍的表現不凡。

而且玄龍還是潛龍榜第三的選手,所以二人的爭鬥自然備受矚目。

雙方打得你來我往,各種層出不窮的武技讓人目不暇接。

尤其是一直沒有展露過實力的魏無雙,真的是將實力與驚艷展現的淋漓盡致。

就彷彿是在看一場精彩絕倫的表演賽!

二人交戰數百回合后,玄龍突然爆發,施展出之前從未施展的丐幫秘術,一時之間竟然壓制住了一直處於上風魏無雙!

接下來的一幕再次讓全場嘩然!

因為魏無雙也突破了化鼎境的修為,憑藉化鼎境的實力一舉擊潰了丐幫弟子玄龍。

一時間,全場再次震驚!

沒想到天驕榜前三竟然全部突破了化鼎境的實力。

眾人也再次感嘆起天機閣的實力,竟然能這都能算出來。

隨著魏無雙的離場,比賽繼續進行著。

日月神宮謝盈盈對戰瑤池聖地李青玄,謝盈盈勝!

謝盈盈成功保下了自己天驕榜第七的名次……

兩天時間過去了,天驕大會終於落下了帷幕,

讓人震驚的是,天驕榜對戰潛龍榜!

天驕榜全勝!

無一例外,在龍城駐紮的所有宗門都被這一結果震撼了。

雙榜爭雄,天驕榜完勝!

天驕榜完勝的消息一時之間通過各種渠道,瞬間傳遍了整個北域。

「這怎麼可能?數千年來統御北域的潛龍榜就這樣敗了!」

「天機閣究竟什麼來頭?竟然真的將潛龍榜拉下了神壇。」

「北域要變天了啊!」

一時之間,各大門派,世家,乃至大大小小的帝國,紛紛驚嘆起來。

「這怎麼可能?!大悲山竟然輸了!」

天嵐帝國皇城,在得到大悲山潛龍榜與天機閣天驕榜之爭的結果時,納蘭浩然一臉愕然地坐在龍椅上,久久不能回神。

最近這段時間,天機閣給他帶來的衝擊力實在太多了。

每一樁每一件都顛覆了他作為一國之君已有的認知。

可他實在是想不通如此強大的天機閣為何之前一直默默無聞?

不僅是天嵐帝國,就連與北炎相隔甚遠的紫雲帝國也對此震驚無比。

畢竟自大悲山存在以來,無人能撼動潛龍榜的權威性,哪怕上一個曾擅自發布榜單的勢力,也被一夜直接滅門!

這些年來無人敢挑釁大悲山的存在。

而如今,這突然出現的天機閣不僅公然挑釁大悲山,而且還徹底粉碎了眾人對潛龍榜的支持。

大悲山耗盡數千年打造的潛龍榜竟然就這樣下了神壇,失去了權威性。 ……

陸盡歡將靈氣灌注在不問天劍身,劍氣布滿了凜冽的劍鋒。

透過搖曳的月色,那隻「異形」妖獸的身軀蔓延著一圈猙獰的黑紅色紋痕,背脊處的兩根尾巴更是高高的弓起。

尾巴處的嘴巴絲毫不停歇地噴出一根接著一根沾滿粘液的箭矢。

弼星看似弱小可憐又無助的躲在自家徒弟的身後,實則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不斷用眼神挑釁著妖獸。

陸盡歡黑瞳微動,目光向他斜斜掠去,弼星視線陡然一收,不動聲色。

「……」

陸盡歡無奈地嘆了口氣,默念了好幾次這師尊是自己選的,自己選的。

她還能咋的?

還不是只能笑著把他原諒。

雖然心裡嫌棄自家幼稚又欠揍的師尊,可陸盡歡還是緊緊地把他護在自己的身後,用劍打掉襲過來的箭矢。

這樣一來一往的好一會,陸盡歡白皙的手掌緊緊攥著長劍,微微抬起頭,望向那隻不遠處的妖獸。

不能再跟它耗時間了。

要儘快找出這隻「異形」的弱點才行!

否則等她靈力耗盡了,都不一定能把它給斬於劍下。

如此想著,陸盡歡當即垮前一步,逼近那隻妖獸,手腕輕震時,鋒銳的利刃長驅直入,目標正是妖獸的眼睛。

妖獸四肢著地,毫不畏懼地甩出一隻尾巴,接住了從上方劈落而下的劍刃。

陸盡歡虎口頓時被震得一麻。

這陣麻令她下意識地緊了緊眉。

不過瞬息,一線金色的光焰自不問天劍身閃耀而起,凜冽的劍氣乍然爆裂。

足下輕點,縱身一躍而起,陸盡歡雙手握劍,對著妖獸的尾巴一斬而下。

其實她完全就是盲斬。

不管是什麼妖獸,實在找不到弱點那就朝它眼睛攻擊,要不然就是向它的攻擊發力點下手。

這兩個地方無論是不是妖獸的弱點,反正也一樣能讓它不好受。

錯不了。

果不其然,當不問天斬向「異形」背脊處的其中一根尾巴時,那隻「異形」頓時齜牙咧嘴地甩動著尾巴。

它腥紅的眼眸中殘忍瘋狂之色愈發重,身軀那一圈猙獰的黑紅色紋痕,彷彿從血管中凸起緊緊扒在皮膚上。

「異形」妖獸發出一聲刺耳尖嘯,下一瞬卻動作靈活猛地撲向陸盡歡。

四肢尖利勾爪泛起金屬冷光。

陸盡歡見狀,頓時腳踝借力,不慌不忙地掠身後退,劍反向斜刺而出。

妖獸揮出一爪子。

少女清冽疏離的面容帶著幾分與這盎然生機不符的冷意,又猛地把鋒銳的不問天往前送了送,一劍刺穿了妖獸的爪子。

妖獸神情龜裂了一秒:「???」

下一刻,妖獸的尖爪被利劍直接給削斷了,鮮血狂噴而出。

妖獸捂住自己的斷爪,後退了幾步,惡狠狠地盯著陸盡歡,像是下一秒就要把她給撕碎殆盡。

陸盡歡:「……???」

幹啥要用「輸不起」的眼神看她啊?

弼星慢悠悠地看了那隻妖獸一眼,白皙的面容在月色下恍若煥彩,稜角分明的輪廓被柔化了不少,略帶著些懶散與漫不經心,妖獸的狼狽倒映在他清澈的眼眸中。

嘖,生命力還挺頑強的。

「親親吾徒,你耗時太久了,雖說這妖獸的實力確實要比你強,可你的劍意是世界劍道,萬物生與滅,皆在你一劍。」

弼星停頓了一下,語聲中倏然多了幾分戲謔,「……連對付一隻還稱不上高階的妖獸都花如此多時間,親親吾徒,你該好好反省下自己為何這麼弱了。」

陸盡歡:「……」

您能閉嘴嗎?!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偏偏長了張嘴呢?

那隻妖獸顯然也沒有想到自己被當成這對師徒現場教學的「工具獸」。

特別是聽到弼星說的那句「還稱不上高階的」,妖獸猩紅的眼睛如同淬了毒液一般,恨不得當場將這兩人給撕碎。

皎潔的月光在黯淡深林中影影綽綽,照耀著被煙灰色迷霧覆蓋的樹叢。

下一瞬,妖獸動了。

——

另一邊,極意門的山門前。

「師弟,你要去哪裡?」冷淡的男聲平靜地問道。

「我……我沒去哪裡啊。」另一道清朗的男聲氣勢有些弱的回道,「我……我就見咱們山門風景不錯,我散……散步呢。」

「哦,散步?」冷淡的男聲重複了一遍。

「對,對啊。難道我現在連散步都不行了嗎?」清朗的男聲開始有些氣弱,隨即語氣逐漸變得理直氣壯起來,「莫非連我散步,師兄你都跟我爹說嗎?」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師兄你不會這麼大嘴巴?」

冷淡的男聲:「……」

「……莫要亂跑,你若是想陸道友與邵道友他們,就好好閉關,等兩年後的封藏秘境開啟之時,便可以見到了。」

「師兄你瞎說啥呢?我真的是在散步,我就隨便走走,真沒想離家出走。」

冷淡的男聲沉默了一瞬。

能不能把你的包袱收起來再說這句話?

此二人正是寧郃與莫見山。

寧郃話落之後也低頭看見了自己手裡拿著的包袱,他也陷入了沉默。

下一秒。

他面不改色的把包袱給收了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