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正當他心中冒出這樣一個想法之際,只見原本被他握在手中的毒藤之種,竟像是突然有靈,活過來了一般,在他手心中,不斷地滾動著。

「恩?想跑?」

見到這一幕,雖然略微感到驚訝,但很快,他也是咧嘴,輕笑道,「我連你的本體都解決掉了,還能讓你翻出什麼風浪不成?」

「給我安分點!」

到了最後,於陳威的口中,也是發出一陣爆喝。

隨著爆喝聲落下,頓時,一縷縷紫色的靈氣,從他的丹田處瀰漫了出來。

只是眨眼之間,那些靈氣,便盡數匯聚到陳威的巴掌之上。

像是化身成為束縛的鐵鏈,靈氣凝合,竟是將陳威的整個手掌,都給包裹了起來。

「嘿嘿……看你這下還怎麼跑?」

陳威張狂地笑道,神色里,更是掩飾不住他那挑釁之意。

與一顆種子較勁,不得不說,這陳威的身上,多少還是有些小孩子氣……

彷彿知道自己掙脫不開混沌之氣的束縛一樣,在陳威大喝之後,那顆毒藤之種,竟是真的安分了下來。

「恩!這還差……」

見狀,陳威也是流露出滿意之色。

然而,還未他將口中的話,全部說完,他只覺眼前一花,那顆原本被他握在手掌之中的毒藤之中,竟是突然消失不見了。

「恩?」

陳威皺眉,而後待他凝神一看,頓時,他又駭然不已。

因為,此刻,那顆毒藤之中,竟是從他虎口的破損之處,拼了命地想要往他手臂里鑽去。


這一發現,頓時又讓陳威駭然不已,他的臉色,不由地,也是蒼白了幾分。

確實,不管換作是誰,怕是都不會願意,讓這麼一個還沒有徹底弄清其效用的種子,鑽如自己體內。

只見他也是快速地運轉起滄海劍訣,想要再次用混沌靈氣,將對方逼迫出來。

然而,以往不利的混沌靈氣,這一刻,卻像是失靈了,竟是沒能夠取得陳威預想中的效果。

在觸碰到毒藤之種的霎那,仿若無物般,那混沌靈氣,反倒是直接穿越過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

陳威大叫。

他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眼下的一幕。

因為不明白,他心中的懼意,不由地,也是更盛了幾分。

「是血液!剛剛那株毒藤所遺留下來的苞蕾,乃是由我血液所澆灌,而後這才綻放,結出這麼一粒種子!這麼說,這混沌靈氣,是將其當作我身體的一部分了?」

很快,陳威也是恍然過來。

可雖然明白過來,但他的臉色,卻是沒有絲毫地好轉,依舊是難看無比。

因為,這樣一來,也就意味著,他對這顆毒藤之種,再無任何辦法。

「難道只能夠放任,讓他待在我的手臂里了?」

甚至於,陳威還嘴角抽搐地如此質問起自己。

然而,很快,他便給了自己一個明確的答覆。

因為這個答覆,陳威也是垂頭喪氣起來。

「我確實再無任何手段,能夠逼出這顆毒藤之種了!」

陳威無奈地自語道。

「我總不能夠施展滄海劍技,自己給自己一劍吧!」

甚至於,他還如此自嘲到。

「那樣一來,我確實可以將毒藤之種,從自己的身體里,給取出來,但是我這條手臂,怕是也要廢了。或許,以後我將再不能拿劍了!」

陳威搖頭,也是一臉苦笑地想到。

釋放出神識,仔細地觀察著自己的右臂。

這一刻,陳威也是能夠感受到,自己手臂里,手掌的位置,也是有一顆圓滾滾之物,不需要細說,他也知道,這就是那顆毒藤之種。

「混沌,還真將我的手掌,當作是家,在這裡安頓下來了不成!」

感受到這一幕,頓時,陳威也是破口大罵。

然而,罵了幾句,他又只能夠停下來。

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這樣罵上一天一夜,對方也不會自覺從自己手裡,鑽出來。

所以,此刻的陳威,只能夠暗自祈禱,希望這顆毒藤之種,不會給他的身體,帶來任何的損傷了。 「真是晦氣!」

此刻的陳威,也是一臉的頹喪,朝著地面,狠啐了一口道。

「原本的我,是想來這裡,尋找靈藥亦或者其他宗派的傳承。可沒曾想到,這靈藥的影子,還沒有摸著,就莫名地吃了一記悶棍,反倒是讓這麼個玩意,鑽入到自己的巴掌里!晦氣,真是晦氣!」

陳威無奈,而後更是顯露出一臉的沮喪之意。

然而很快,他卻是又重新振作起來。

「我就不信了,我的運氣會如此之差!沙漠,沙漠又怎麼樣,哪怕前面是龍潭,我也要去闖一闖!」

狠狠地咬了咬牙,陳威也是發狠地說道。

原本的他,在看到滿地黃沙之後,也是有所打算,準備回到森林之中。

因為,在他看來,這樣艱難的生存環境,應該是難以孕育靈藥靈草。

這與他尋找靈草,為父親治病的初衷,有所衝突。

所以,他也是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可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

在遭受迷幻草與毒藤的襲擊之後,陳威的心裡,卻是與自己較起了勁來。

他不相信,自己的運氣,就如此地差。

在遭受了一個月的毒蟻蚊蟲襲擊之後,在他面前等待著的,還是這些令人難以忍受的磨難。

正是出於與自己賭氣的心思,最後,陳威也是做出了與之前自己的計劃,相悖的打算。

「或許,這也不算是磨難。畢竟,我的滄海劍訣,而今出現了瓶頸,需要用大刺激去消磨它,如此才能夠讓我繼續進階。這沙漠,倒是符合這樣條件。」

陳威心語道。


顯然,他也是將這片沙漠地域,當作是磨練自己的場所。

既然有了決定,陳威也是不欲再做拖延。

而後只見他腳下,朝著沙土輕輕一點,他整個人,便爆射了出去。

那方向,分明就是沙漠深處。

一個月之後,一道風塵僕僕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沙漠深處。

而這身影,自然便是陳威。

只見此刻的陳威,身上也是衣物全無,取而代之的,反倒是幾片不知名的草葉。

這不是他喜好衣著暴露,而是那些衣物,在他幾次與妖獸動手之後,承受不住其中的衝擊之力,故而全都被毀壞。

而且,這裡是沙漠,溫度極高。

就算是到了夜晚,卻也極其地灼人。

在這樣一個環境下,陳威倒也貪圖清涼,乾脆一把將衣物全都丟棄,只是用幾片長葉裹身。

只見陳威駐足,四下眺望了一番之後,也是選擇了一個方向,徑直走去。

突然,他腳底下的沙土,也是鬆動了一下。

「恩!」

似有所感,陳威皺眉。


然而,還不待他有更深一步的舉動,那原本也是靜止的黃沙,竟是在這一刻,全都炸開了。

像是雨滴一般,紛紛揚揚地灑落了下來。

「又來?」

見到這突兀的一幕,陳威並沒有吃驚,他的臉上,反倒是流露出幾分習以為常之色。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霎那,也是有一陣悉索的聲音,從地底里傳遞了出來。

「嘶!」

伴隨著一陣嘶吼聲,一頭妖獸,也是從這遍地的黃沙里,顯露出了身形。

只見這頭妖獸,有桌子般大小。其尖端更是有兩支巨獒,於開闔之間,一股莫名的鋒芒,也是流轉其間。

不但如此,在這隻妖獸的尾部,有一桿像是尖針一樣尾勾,不斷地顫動著,好像隨時會伸向前去,給敵人致命一擊。

「地龍蠍!」

當這頭妖獸,剛一露頭,陳威便是將其認了出來。

根據天地異獸榜錄入,這種妖獸,乃是在沙漠之中,常有的一種妖獸。

雖然名字裡帶有「龍」,但這並不是指其身上流淌有龍族的血脈,而是說其在沙漠里,能夠行走自如,仿若一頭游龍。

而那地龍蠍,剛一露頭,便是揮舞著他那對巨大的前獒,兇狠地朝著陳威剪來。

「哼!雕蟲小技罷了!」

見到地龍蠍向自己襲來,陳威冷哼,面上也是顯露出一股不悅之意。


他之所以會如此,自然是因為,在這一個月里,他並沒有少受到這類妖物的騷擾。

從最初的驚訝,到後來的麻木,漸漸地,陳威早就對眼下的這一幕,習以為常。

這也是為什麼,在見到黃沙異動之後,他非但沒有半點擔憂之色,反倒是不以為意。

「這類妖獸,狡猾無比,只要一擊不中,便是會立馬離去,絕不拖泥帶水。如此說來,我只要防禦下它的第一波進攻,即可將其擊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