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衆弟子的臉上,尤其是肖空明和木蘭英二人,看向葉天的臉色更爲不善了,像是想要將葉天碎屍萬段的表情。一股股殺氣,從各個方向將葉天包圍。

不過葉天渾不在意。

對於肖空明,葉天原本還有幾分期待,想要知道這位所謂的青竹分舵第一弟子,到底有幾分本事,與金明浩等人相比又如何。可現在,僅從肖空明對自己的態度來看,葉天便有些失望。

一個心胸狹窄、沒有半點城府的傢伙,就算再強,也強不到哪去。

葉天直接不理會肖空明等人,與身邊的青竹舵主交談起來,二人雖然身份和年齡懸殊,不過葉天在青竹舵主面前,也沒有低人一等的感覺,反倒與對方有說有笑,彷彿是一對老友。

看到這一幕,肖空明等人更是咬牙切齒。

“葉天、金明浩、柳芳菲,上前來接受賞賜吧。”一道厚重的聲音響起,再度讓整個山頂安靜下來。聲音的主人,正是赤雁分舵的舵主。

此時武戰長老已經離開,現場最具身份的便是九大舵主了,而赤雁分舵作爲九大分舵中最強大的一個,又是此次大會的東道主,自然應由赤雁舵主主持接下來的事情。

葉天向前邁出幾步,來到赤雁舵主面前站定,金明浩和柳芳菲也排衆而出,一左一右站到葉天身側。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三人身上,尤其是葉天,更是得到了絕大多數的目光注視!今日他奪得大會頭名,可以說是造了一個巨大的冷門,在九大分舵歷史上都堪稱最大的冷門!甚至在之前,許多人根本不認識他,不知道有他這麼個人物,現今都不禁多打量他幾眼。

葉天面對這些注視,坦然無比,彷彿這些目光根本不存在。

“嗯,有這般氣度,倒也算是不凡。”赤雁舵主看着葉天,不禁點頭稱讚。“葉天,你身爲此次大會的頭名,想必獲得的獎勵你已經知道了,便是能夠從宗門百寶閣中,任意選取一枚玄階下品的丹藥。將你的身份玉牌拿給我吧,我會將獎勵內容打入你的玉牌中,然後你便可以去百寶閣挑選所需丹藥了。”

“多謝赤雁舵主。”

葉天將自己的身份玉牌奉上,只見赤雁舵主雙手在上面滑動了數下,將一道真氣打入其中,然後便將玉牌還給了葉天。葉天感受一番,果然發現玉牌中多了關於此次獎勵的信息。

獎勵的內容,自然便是一枚玄階下品的丹藥,至於具體是什麼丹藥則沒有規定,能夠在宗門百寶閣中隨意挑選。

看到葉天得到獎勵,周圍的各分舵弟子們都是豔羨不已,看向葉天的眼光,都像是在看暴發戶。

接下來,金明浩和柳芳菲也各自得到了獎勵,都十分欣喜。

實際上,這次九龍天門會對於他們來說,獎勵遠不止最終得到的這些。就像葉天,相比於獎勵的這一枚玄階下品丹藥,他在九陽天門陣中得到的東西,價值甚至會更高一些。

第一關,他便得到了百鬼煉魂術,乃是一門極爲高深的煉魂之法;之後與木蘭英一戰,他又從木蘭英那裏得到了身法戰技神行變,此戰技乃是黃階上品戰技,在身法戰技中也是極爲上等的存在了,足以供現在的葉天使用。

在通過考驗獲得頭名後,葉天又得到了那位佈下九陽天門陣的前輩的獎勵,也十分豐厚。其中包括那面玄天鑼,不但品階很高,而且其中蘊含着九陽天門陣的陣法玄機。

還有那一把玄階中品的寶刀,單以品階論的話,比玄階下品的丹藥還珍貴,而且對於葉天來說,玄階中品的寶刀也意味着一道絕強的保命符,珍貴無比。


“這次九龍天門會,沒有白參加,所得收穫比我自己修煉要大多了。至於那枚丹藥,就按照當初定下的計劃,選擇一枚蘊魂類丹藥吧。”

九龍天門會落下帷幕,而支撐此大會的九陽天門陣,也自動散去,消失在赤雁峯頂的那面石壁之中。

其他人還不知道,其實九陽天門陣已經耗盡了能量,而且連陣眼玄天鑼都被葉天收走了,即便再過十年百年,九陽天門陣也不會再次開啓了。知道此情形的,除了葉天就只有金明浩和柳芳菲二人,這二人都沒有將此事公之於衆,免得爲葉天惹來麻煩。

經過此次大會,三人在最後階段並肩戰鬥,彼此幫助甚至交託生死,倒是成爲了不錯的朋友。這也是葉天此次大會的收穫之一,之前他在千刀門中,幾乎沒什麼朋友,現在總算有所改善。

…… ……

隨着九龍天門會的落幕,個各分舵的人也都紛紛返程,回到自己的山峯。青竹分舵此次大出風頭,雖然許多人不喜歡葉天,但身爲青竹分舵的人,他們還是一個個意氣風發,臉上長光。

舵主、長老和弟子們紛紛踏上黑羽追雲梟,返回青竹峯。在黑羽追雲梟背上,葉天被衆多青竹分舵的弟子們圍在中間,卻沒有受到應有的英雄待遇,反倒被敵視的目光包圍。

尤其是肖空明,他來到葉天身旁,在他一側則是木蘭英,小鳥依人的靠在他肩上。

肖空明滿是挑釁的說道:“葉天,別以爲你得了九龍天門會的第一,就很了不起,你的第一也只是我讓給你的而已。當時在第一關,我與蘭英不巧相遇在一起,我謙讓於她所以直接退出,才讓你撿了空子。若是你當時對上的人是我的話,你早就敗在我手中了,最終的第一,也將會是我肖空明的。”

看着肖空明傲慢無禮的樣子,葉天心中厭惡,撇撇嘴道:“是麼?看來你很有信心,能夠打敗金明浩和雲空他們啊。既然如此,你何不去越戰他們二人,證明一下你的實力?”

“你……”肖空明頓時語結,讓他去挑戰金明浩或者雲空的話,無異於自取其辱,他雖然是青竹分舵最強的弟子,但根本無法與金明浩那樣的天才弟子相比。

不過他隨即冷哼一聲,道:“果然是牙尖嘴利的小子,我要挑戰誰,還不需要你管!你只需要記住,你這個第一根本名不副實,是我讓給你的,所以不要自以爲了不起,更別把那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太當回事!”

葉天不禁暗自搖頭,自己本來就沒把所謂的首席大弟子的身份放在心上,是這個肖空明太在意而已。不過他才懶得與肖空明解釋,所以乾脆閉口不理。

葉天懶得理會,但對方偏偏不讓他安靜。

肖空明剛閉嘴,他身旁的木蘭英又開口了,她抱着肖空明的胳膊,撒嬌道:“空明哥哥,這個傢伙在大陣中偷襲了我,害我被淘汰,你要替我出氣呀!”

一邊向肖空明撒嬌,木蘭英還一邊瞪向葉天,目光不善。

頓時,肖空明對葉天又惡狠狠起來,咬牙切齒。

葉天見狀,不禁冷冷一笑,看向木蘭英道:“木師姐,你說話還真是含蓄啊,我在大陣之中,豈止是偷襲了你那麼簡單呢?我到底把你怎麼了,你何不老老實實告訴肖師兄呢?” “你……”木蘭英聞言,臉色一紅,頓時想到了在大陣之中,葉天一刀將自己的衣服破開,讓自己赤身果體的情景。

肖空明也聽出了葉天話語中的不對,又看到木蘭英的表情,不禁心中打鼓,連忙問道:“蘭英,他到底在說什麼,他除了偷襲你,還將你怎樣了?”

“他,我……沒怎樣啊。”木蘭英吞吞吐吐,表情緊張。

葉天哈哈一笑,道:“肖師兄,說真的我有點羨慕你呢,擁有一個如此嬌豔的女人,那身材那肌膚,還有那隱祕之處的風景,真是誘人無比啊!嘖嘖,看上一眼,便讓人回味無窮……”

葉天說着,做出一副陶醉的樣子,彷彿真的徜徉在那副美景之中一般,而對面的木蘭英又氣又羞,臉紅的跟猴屁股一樣。

看到此情此景,肖空明就算再傻,也已經明白了——自己心愛的女人,被他奉爲禁臠的木蘭英,竟然被人看光了身子!

“蘭英,他……他說的可是真的?!”

“這……空明哥哥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當時……”

“不用說了!”

肖空明大喝一聲,打斷了木蘭英的話,同時一把將木蘭英推開,差點將其從黑羽追雲梟背上推下去。他臉上充滿了憤怒與絕望,突地一捂胸口,竟噴出一大口鮮血!


他身旁的兩人連忙將其扶住,坐在黑羽追雲梟背上,調息了片刻,纔算穩了下來。

自己心愛的女人,被自己當做聖潔的寶物一樣供奉着,都不敢染指半分,可現在卻被人捷足先登,給看了個乾淨!這原本就讓肖空明無法接受了,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這件事情他竟然被矇在鼓裏,木蘭英竟然沒告訴他,而是通過葉天之口讓他知道!

比這還不能讓他接受的是,他知道這件事的時機,是在大庭廣衆之下,當着那麼多是兄弟的面!這讓他十分下不來臺!

“葉天,從今天起,我肖空明與你勢不兩立,不共戴天!”

肖空明咬牙切齒,狠狠的說道,說話的同時,差點又吐出一口鮮血。

葉天則是無所謂的一笑,在他眼中,肖空明這樣的存在,根本算不上對手,現在的他,就算不使用刀滅無極這樣的底牌,也足以對付肖空明之流了。他之所以將木蘭英的事說出來,也是因爲木蘭英和肖空明太不識趣,連連挑釁於他。

對於挑釁自己的人,他是從來不會客氣的,要麼挑釁回去,要麼調戲回去。對於木蘭英,他算是調戲回去了,而對於肖空明,便要挑釁回去。

“此次我奪得九龍天門會的第一,已經是無法低調下去了,既然如此,索性高調起來,也免得隨便哪個阿貓阿狗都來找我的麻煩。立威之戰,就拿這個肖空明下手吧!”葉天看着肖空明,心中想到。


隨即,他冷冷開口:“肖空明,既然你說與我不共戴天,那好,我便給你報仇的機會。回去之後,我的大門爲你敞開,等待你的戰帖!”

“好,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的!”

肖空明聽到葉天的話,不禁眼睛一亮,在宗門之中由於有諸多規矩,他不能向葉天名正言順的動手,可現在葉天卻主動提出挑戰的事情,那也就好辦了,只要他向葉天挑戰,葉天答應的話,他便可以堂堂正正的殺死葉天!

而周圍的衆多弟子,也都驚訝無比,暗道葉天瘋了。

“這個葉天,剛剛得了一個大會第一,就真以爲自己很了不起了嗎?肖師兄可是咱們分舵長久以來的最強弟子,又豈是葉天能夠對付的?”

“是啊,他真是被勝利衝昏頭了,肖師兄對他如此憤恨,肯定會在比武中將他擊殺!”


“我看未必,葉天既然敢放出這樣的話來,必然有所依仗,畢竟他能夠得到會武第一,也是有些本事的。”

“哎,那就拭目以待吧,希望葉天不要太弱,否則這場戲就不夠精彩了!”

…… ……

在黑羽追雲梟上發生的事情,在整個青竹分舵中傳的沸沸揚揚,不光是在所有的弟子之間,甚至連宗門的長老、舵主,也都聽到了一些消息。至於葉天主動提出,接受肖空明挑戰的事情,同樣是盡人皆知。

待回到青雲峯,肖空明也沒有讓衆人失望,立刻就正是下了挑戰書。

葉天同樣沒有犯慫,爽快的接下了挑戰,並且將挑戰定在了三天之後,地點就在青竹分舵的武戰閣內!

武戰閣,在每個分舵之中都有,乃是直接下轄於內門武戰堂的機構,其作用就是讓外門弟子之間,相互切磋、比武,或者像葉天與肖空明一樣,用以雙方決戰,公平的解決爭端!

在宗門之中,對挑戰有着各種各樣的規矩和限制,包括不許私下動武、低等級弟子有權拒絕高等級弟子的挑戰等等,這是爲了保護實力與地位較低的弟子。

但到了武戰閣,雙方便是公平的了,隨意戰鬥,生死勿論!

“三日之後,葉天與肖空明決一死戰,決定青竹分舵第一弟子的歸屬!”

隨着葉天與肖空明一戰的消息傳出,關於這一戰的各種消息立刻傳開了,當然其中也有不少小道消息。

“據說除了第一弟子的歸屬,還有咱們青竹分舵第一美人木蘭英的歸屬呢!誰若是贏了,不但收穫名頭,還能抱得美人歸,真是爽極妙極。”

“嘁,你不知道了吧,那所謂的第一美人木蘭英,早就已經是葉天的人了,可憐肖空明大師兄壓根不知道,被葉天帶了綠帽子!我看他這次就算是贏了,也贏的憋屈。”

“是嗎?那照你那麼說,葉天就算是輸了,倒也是值了,能夠把肖空明的女人給偷偷上了,這傢伙也有些本事!”

“唉,一個女人,有什麼好掙的,不如讓給我……”

“且,你算老幾,憑什麼讓給你,就憑你鳥大麼?老子的鳥比你更大……”

各種紛言亂語,將這件事炒的甚囂塵上,整個青竹分舵,甚至還有一些其他分舵的人,都對這一戰極爲關注,只不過此戰在青竹分舵的武戰閣進行,其他分舵的人無法看到。

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對此戰繼續關注,甚至有聰明的弟子,專爲此戰開了盤口,買葉天與肖空明的生死輸贏!其中,葉天獲勝的賠率達到了一賠八,肖空明獲勝的賠率則只有十賠十一,顯然肖空明被大爲看好,而葉天卻很不被看好。


就連葉天會在比武中戰死的賠率,也只有五賠一,而肖空明戰死的賠率,則是高的下人,達到一賠二十,被看做是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就這樣,還是有源源不斷的人去買肖空明贏,買葉天贏的人則是寥寥無幾。

葉天也聽說了有人開出盤口的事情,尤其是聽說了自己獲勝的賠率超高,不禁大爲心動:“這尼瑪哪裏是開盤收賭,分明就是給我送錢啊!”

盤口賭的並不是錢財,而是弟子們都有的貢獻點,這在千刀門中比真正的錢財還好用。

而此時葉天身上,並沒有太多的貢獻點,不過他卻有不少寶物,甚至還有一顆玄階下品的丹藥,還沒有去百寶閣中領取。他乾脆來到百寶閣,將那枚未領取的丹藥,直接兌換了出去,將其換成了相應的貢獻點數。然後將這全部的貢獻點,全都投到了盤口裏,買自己贏!

不但是買自己贏,而且葉天下手狠辣無比,直接選了盤口中賠率最高的“秒殺盤”,也就是一上來就一招秒殺對手,賠率超高。畢竟雙方之間的差距,被普遍認爲沒有那麼大,即便葉天實力較弱,應該也不至於一招都撐不住,至於肖空明,作爲青竹分舵成名已久的高手,更是不可能被秒殺了。

肖空明秒殺葉天,賠率有一賠五。

而葉天秒殺肖空明,賠率達到一賠一百!

葉天所買的,自然是自己秒殺肖空明。他兌換出來的貢獻點,達到三千點,如果他真的成功秒殺肖空明的話,將贏得一百倍的賠償,也就是三十萬點!

三十萬點貢獻點,絕對會讓他成爲外門最富裕的弟子……

“也不知道那開下這次盤口的傢伙,有沒有那麼多貢獻點可以賠付,到時候若是把他弄破產了,倒是可惜。”

對於這一戰,葉天沒有任何壓力,所以才能信心滿滿的在盤口中買自己贏。而且這三天,他也沒有刻意準備這一戰。

對於他來說,擊敗肖空明,只是一件計劃之中的事情,並不算什麼挑戰。擊敗肖空明,是爲了給自己正名,讓其他人別再小瞧自己,別再隨隨便便來找自己的麻煩!

而另一邊肖空明,信心也同樣不低,這三天裏四處宣揚,自己一定會秒殺葉天,讓葉天死的很慘。

肖空明的高調,也導致衆人對他更爲看好,買他贏的人絡繹不絕,幾乎把開盤那人的門檻都給踏破了……

在沸沸揚揚中,三天很快過去,葉天與肖空明一戰的時刻,終於到來了! 青竹分舵,武戰閣。

武戰閣乃是一座高大的圓頂型建築,建築之內,中央是一個巨大的演武場,在演武場的四周,則是底上雙層的觀摩臺。演武場自然是比武用的,觀摩臺則是提供給其他弟子觀戰,畢竟觀看他人戰鬥,也是一種提升個人戰鬥技巧的方式,所以千刀門中不但鼓勵互相挑戰,同樣鼓勵弟子們觀戰。

整個武戰閣,如同鬥獸場一般,四周的雙層觀摩臺早已經坐滿了人,只因今日這一戰,實在是引人注目——戰鬥的雙方,一個是久負盛名的青竹分舵第一弟子,肖空明;另一個是最近名聲大噪的後起之秀,葉天!

肖空明自不必說,他在青竹分舵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身爲一直以來的首席大弟子,他的實力是公認的最強,從未有人撼動過他的位置。

而葉天,同樣不凡,最轟動的莫過於三天之前,他一舉奪得了九龍天門會的第一名,不但名震青竹分舵,更是名震整個外門!憑着這一件事,甚至在內門之中,都有不少人知道了葉天的名字。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