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時候,萬劫卻在那些洪波攻擊到了他們面前的時候,猛然搶過了那位王後手中的群星之杖,釋放出了一片非常華麗的光芒,硬生生的抵擋住了它的襲擊,保護住了水護法等女孩。

可在那些洪波逐漸的消散之後,他卻非常萎頓的倒在了地上,幾乎沒有任何生機了,一下子令水護法等女孩,為他更加擔心了起來。

但那時候真真竟輕輕的放下了他,慢慢的飄到了半空中,非常堅定的大喊道:「大哥,請助我一臂之力,開啟我們一族最強大的法力,我要讓明復祖徹底消失!」

聽了她那句話,就在很多人感到非常難以理解的時候,明復祖卻非常狂妄的說道:「真真你個死丫頭,不是我看不起你們,你認為就憑你們那點微末道行,能夠奈何的了我嗎?」

說完后他忽然又將禍斗釋放了出去,登時在他周圍爆射出了,一片片冒著熊熊烈火的大骷髏頭,侵襲的白樂等人都不敢太靠近他了,而那時候在他周圍,還有被明段控制著的白虎和鐵臂穿山甲,保護著他呢。

可那時候孔斷卻非常平靜的飛到了真真身旁,相當堅定地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要那樣做了,那大哥一定幫你。」

他說完后孔斯也飛到了他們身旁,非常堅定地說道:「為了保護我們最值得守護的人,為了守護戰神唯一的血脈,為了護佑天下蒼生,為父此次將毫無保留的支持你們。」

聽了他那些話,真真和孔斷,登時對著他非常堅定的點了點頭,隨後他們兄妹二人猛然將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極致,就在明開元等人感到非常詫異的時候,在真真的腳下,忽然出現了一座非常強大的地煞星羅盤,緩緩的轉動了起來,而在孔斷的頭頂上,竟出現了一做正氣凝聚而成的天罡星羅盤,緩緩的轉動了起來,登時向周圍擴散出了一種,足可以和明開元和東方明王爆射出的強大壓迫感,與之爭鋒的強大壓力,一下子令明段等人,感覺到了一種非常不祥的預感。

也就是在那時候,孔斷猛然飄到了真真的上面,緊接著他們爆射出的那兩座星羅盤,竟晃晃悠悠的環繞著他們,毫無規律的轉動了起來,而那時候孔斯卻非常平靜的將兩道金光,向他們兄妹二人爆射了過去,隨後一轉身飄到了萬劫等人面前,非常威嚴的說道:「開啟天罡地煞之門,恭迎仙首架降臨!」

他的話剛說完,那座天罡大陣和地煞大陣,忽然轟隆隆的撞在了一起,猛然間竟組成了一副非常奇特的對聯,緩緩的漂浮在了,已經被好多天罡地煞之力,環繞著的孔斷真真周圍。

只見得那副上聯的大字是:「天罡地煞稱為臣!」

下聯是:「群仙諸神我為尊!」

中間那行字乃是:「玉皇大帝!」

看到了那一副對聯,包括明開元和東方明王在內的所有人,都非常吃驚地向孔斷和真真看了過去,而那時候他們竟然被一位身穿帝王金龍袍,頭戴垂簾帝王冠,手托祥光玉如意,坐在一座金光閃閃瑞彩千呈,周圍有一大片香氣襲人的,七色祥雲環繞著的金光寶座上,慈眉善目的高大影像保護在了裡面。

登時就連明開元和東方明王,都感到了一種非常可怕的壓迫感,從他身上猶如滔天巨浪一般,向自己襲擊了過去,而那時候年獸和夕獸以及白虎等天地靈獸,早已經被他嚇得不見了蹤影。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依舊非常驕橫的說道:「你們這對蠢貨唬誰呢?折騰了半天,就弄成了這個嚇唬人的傻大個啊,你們還真拿老子當傻子了?」

說完后他竟驅使著毀滅狂魔,向那尊影像爆射過去了,兩根冒著熊熊烈火的毀滅之槍,登時令董眾兵等人,大為惱火的想要去截住它們。

可就在那時候,在那尊影像前面忽然升起了一片七色祥光,竟無聲無息的將那兩根毀滅之槍,打成了一團小火苗,晃動了幾下便消失不見了。

看到了那一幕,包括明開元等人在內的所有人,都非常吃驚的向他看了過去,任誰也無法想象,他連手都沒有動,就那樣輕鬆的,將那絕對可以將方圓數百里的一切,全部毀掉的毀滅之槍消散無餘了,尤其是明復祖更是有些害怕的倒退了幾步。 這次鄭靜不搞清真相是不會罷休的,老管家送到鄭靜莊門口後,鄭靜與管家告別。但是他並沒有走遠,而是找了個地方隱藏起來。

到了天黑時分,他施展輕功掠過外園,掠過湖泊,找到了上官虹的寢室,他飛身上屋,掀開磚瓦的一條縫,從外往內望去,只見上官虹正準備脫衣睡覺,等他脫去寬大的外套,鄭靜突然看到他的右臂上有一指甲大小的疤痕,疤痕很淺,要不是鄭靜的目力強於常人數倍,是萬萬看不到的。

雖然鄭靜的動作悄無聲息,但還是怕上官虹發現,所以他一直等到上官虹睡去纔敢飛掠而去,他騎着馬兒一路狂奔,一路上換馬不換人,到了第二天天亮纔回到戚繼光府,一路在驛站換了六匹馬,要不是鄭靜,就算鐵打的人也受不了這一路的顛簸!

到了戚府,他馬上向戚繼光彙報,鄭靜道:“這次沒有白跑,有重大發現。”

戚繼光道:“什麼發現?”

鄭靜道:“在上官虹的右臂上發現一指甲大小傷痕,基本跟從宮女手指裏挖出來的皮膚吻合。”

戚繼光道:“太好了,不過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等證據確鑿再向皇帝報告。”

鄭靜道:“一切聽從大哥安排!”

距離上次皇帝召見已經過去半個月了,沒有破獲刺殺案,沒抓住刺客,皇帝是寢食難安啊。

於是皇帝再次召見戚繼光和鄭靜,問案件的進展情況。戚繼光和鄭靜行完三叩九拜大禮,皇帝問道:“戚愛卿,鄭愛卿,不知案件進展如何?”戚繼光道:“啓稟皇上,已經初步鎖定了嫌疑人,只待證據確鑿,就可以收網抓人,一舉破獲案件。”

皇帝聽了,道:“如此甚好,有勞戚愛卿和鄭愛卿。”

兩人連忙道:“這是微臣之責。”

皇帝又道:“今日召兩位愛卿來,還有一事,羽墨貴妃要在三天後召開一個品茶大會,到時候,朕和多位愛妃,還有衆大臣會一同前往,希望戚愛卿和鄭愛卿,還有戚夫人,鄭夫人也能一起去,到時候大家可一定要賞光啊!”

戚繼光和鄭靜面面相覷,不知道這羽墨貴妃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只好先答應下來,道:“微臣遵旨!”皇帝大爲高興道:“你們先行退下吧!”

羽墨貴妃在宮中召開品茶大會,是什麼用意?戚繼光和鄭靜一時還真摸不着頭腦,不過既然皇帝和各位貴妃,大臣都會過去,那麼皇帝的安全問題還是首要的。

三天後,飛羽殿,熱鬧非凡!各位貴妃你說你的衣服漂亮,她說她的頭飾別緻,還有的說貼身丫鬟能幹,三個女人一臺戲,鄧瑤和靈依也帶着孩子來了,兩個孩子有點鬧,兩人正在逗孩子玩,戚繼光和鄭靜悄悄地在周圍巡視了一圈,見一切正常,也就按照座位入坐。

這時,太監大喊:皇上駕到。衆人全部下跪,齊聲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坐上寶座道:“各位愛卿平身!”

“謝皇上”,大家都起身入座。

皇帝道:“各位,今天羽墨貴妃召開這個品茶大會,讓我們君臣能夠相聚一堂,這真是一件大好事啊,下面請出羽墨貴妃和她的大哥,有着‘茶聖’之稱的上官虹,爲大家斟茶。”

直到現在,戚繼光和鄭靜才知道這次大會的目的。羽墨貴妃和上官虹分別爲各位貴妃和大臣斟茶,茶斟好,大家都端起茶杯品茶,皇帝也端起茶杯正準備品茶,上官虹就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眼睛望向皇帝,茶杯碎,茶水灑了一地。

這居然是失傳多年的眼劍,上官虹居然練成了傳說中的眼劍,用眼即能殺人於無形,眼劍離皇帝的咽喉還有十公分,幸好有鄭靜,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一個人能在一丈之外破距離咽喉僅十公分的眼劍,那麼這個人無疑就是鄭靜。

鄭靜沒有動,誰也不可能在一丈外去到離皇帝十公分的地方,世上根本沒有這麼快的身法,連鄭靜也沒有,但是鄭靜用“吸”,是“呼吸”的吸嗎?是的,他就這樣用雙手把眼前的東西全部吸了過來,這時的鄭靜好像變成了一個黑洞,強大的吸引力連人帶物統統吸過來。上官虹也難逃鄭靜這個黑洞,他就這樣看着離皇帝十公分變成了一吃,兩尺,三尺……失去了最後的機會,他苦心經營的計劃又被鄭靜破壞了,他恨,他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所以他放棄了刺殺,抓走了鄧瑤手中的海生,鄧瑤只覺得是轉瞬間,還沒弄清是什麼情況,就讓敵人把兒子從懷裏抓走了,鄧瑤急了,趕緊去追,卻讓上官虹的一道眼劍劈傷了肩頭,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鄭靜趕緊飛身去接,空中傳來上官虹好像來自地獄的聲音:“鄭靜,你破壞我的好事,我讓你生不如死!”

鄧瑤哭的傷心欲絕, 她道:“鄭郎,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鄭靜安慰道:“沒事的,我一定把我們的兒子找回來,我保證!” 面對著真真和孔斷,將他們的家傳絕學發揮到了極致,合力施展出來的「玉皇大帝」,就連向來狂妄的明復祖也不敢與之爭鋒了。

可就在他們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那「玉皇大帝」,忽然將右手輕輕的朝著他們揮了出去,登時向他們打過去了,一派非常強大的七色祥光法力,眨眼間竟將很多妖魔化成了飛灰,同時也令白樂等人趕忙飛到了別處,以免被波及到。


面對著他那麼強大的實力,眼看著自己等人已經無法躲開了,明復祖猛然驅動著毀滅狂魔,向那些祥光打過去了一根,非常巨大的毀滅之槍,與此同時明段也驅使著他的滅亡邪魔,向它們打過去了那根寂滅金戈,而明開元更是驅動著他的滅絕天魔,同時施展出了滅絕大羅戟和日光神盾,和明段等人一起拼盡了全力,向他攻擊了過去。

但那時候那位「玉皇大帝」的雙眼中,忽然向他們爆射過去了兩道金光,竟硬生生的穿透了那面,傳說中幾乎可以阻擋一切攻擊的日光神盾,轟隆隆的打在了明開元等人的身上,又非常威猛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眨眼間將周圍數百里之內的山峰,全部夷為了平地,更將那些沒來得及逃走的,殭屍厲鬼和木妖魔化成了飛灰,著實令明開元等人,倍加驚恐的同時退到了那座乾坤混元爐的後面,憑藉著它散發出的強大自然之力,和他對抗了起來。

可沒一忽兒功夫,那位「玉皇大帝」,竟將他手中的玉如意祭到了空中,轟隆隆的向明開元等人打過去了漫天七色雷電,猶如天降之災一般,異常可怕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一下子竟將妖鬼等人打成了重傷。

眼看著自己等人,就要被他全部消滅在那裡了,明開元忽然把心一橫大聲喝道:「復祖,將斬月奪命刀交給老夫,你和其他人立刻躲到老夫的後面。」

雖然那時候明復祖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可他知道他肯定是有辦法,和那位「玉皇大帝」相抗衡了,是以立刻毫不猶豫的,便將那把寶刀扔給了他,而他猛然驅動著滅絕天魔,又變出了兩條粗壯的手臂,緊緊的按在了乾坤混元爐上,轉而又在滅絕天魔的胸口上,變出了好多條困獸鎖鏈,一下子竟將他們控制住的那八頭天地靈獸,全部弄了出去,登時令明復祖等人和白樂等人,都搞不懂他要是做什麼了。


可就在那時候申無語忽然非常驚恐的說道:「難道明開元要集合那些天地靈獸,和那座神爐以及斬月奪命刀,還有日光神盾的全部力量,來和孔斷兄妹合力施展的法力相抗衡嗎?」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明王立刻非常擔心的說道:「絕對大有可能!」

他說完后東方福音立刻非常謹慎的說道:「我們決不能讓他們的奸計得逞,趕快施展法力向他們攻擊!」

說完后他猛然驅使著他的玄光神,揮動著那根巨大的雷震擋,向明開元等人打過去了一片,氣勢宏大的霹靂閃電,緊接著東方明王也驅使著他的大光明神,呼呼呼的轉動著那根太陽神針,向明開元等人打過去了無數道金光,緊接著東方賢等人也各施法力,向明開元等人打過去了好多種,威力驚人的攻擊力,而那時候真真和孔斷,更是運轉著法力,驅動著那位「玉皇大帝」,向他們打過去了一座,充滿了非常渾厚的正氣力量的星羅盤,瘋狂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

可面對著那些威力強大的攻擊力,就在明復祖等人拼盡了全力,在他們周圍爆射出了好多道非常堅實的結界,抵抗著的時候,明開元忽然非常惱火的說道:「我們現在擁有盤古之心這座能量之源,而且還擁有這面,防禦力最為強大的日光神盾,更擁有這把世間第一寶刀,並且我們還將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十一種天地靈獸中的八種,牢牢的掌控在了我們手中,縱然是真的玉皇大帝降臨了,我們也絲毫不懼,老夫就不相信,我還打不敗你這個假的!」

說完后他猛然驅動著那些天地靈獸,同時向那位「玉皇大帝」,打過去了一大片非常可怕的狂風烈火泥石流,等等之類的攻勢,登時令真真和孔斷有點難以應對的晃動了幾下,可隨後他們便拼盡了全力努力的,維持著那位「玉皇大帝」,更加猛烈的向他們打過去了,好多條祥光大柱子,砰砰砰的落在了他們周圍,組成了一座非常厲害的大陣,瘋狂的向他們暴動過去了,一派派氣勢宏大的陰陽之氣,登時將他們周圍那些結界全部震碎了。

但就在那時候明開元忽然暴喝道:「三界獨尊為我稱王!」

說完后他猛然從那座神爐中,吸收了一股非常強大的自然之力,迅速的將它們全部凝聚到了那把寶刀上,以力劈萬鈞之勢,轟隆隆的向那位「玉皇大帝」和東方明王等人,劈過去了一派極其強大的銀白色刀鋒,登時令他們倍感壓力的,運足了功力和他抗衡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明段忽然驅使著他的滅亡邪魔,將一種非常可怕的力量,傳到了明開元的滅絕天魔的身上,登時令滅絕天魔變出了一把,非常巨大的滅絕大羅戟,快如閃電般的向真真等人爆射了過去,一下子和那些刀鋒一起,在那座乾坤混元爐爆射出的,越來越強大的天地靈氣的催動下,更加瘋狂地向真真等人攻擊了過去,頓時令感受到了那些事情的,萬劫和水護法等幾位女孩,為真真等人非常擔心了起來。

沒過多久,東方風霸等人周圍的那些法力不是很高的人,便好極了所有的法力,被那些刀鋒打的魂飛魄散了,緊接著孔斷和真真,也實在無法和那些刀鋒與滅絕大羅戟,向他們爆射過去的攻擊力相抗衡的,身受重傷的撞在了孔斯等人的身上,一下子令東方麻姑等人,為他們大為擔心了起來,同時飄到了他們周圍。

而那時候明開元等人和東方明王等人,也因為剛才那些對抗,相繼體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與此同時他們召喚出來的,那些大神邪魔之類的影像,也因為沒有了他們的法力支持,逐漸的消失不見了。

沒過多久明開元忽然強撐著趴在了那座神爐上,一邊儘可能的吸取著它爆射出的自然之力,一邊卻哈哈大笑著向東方明王剛等人說道:「你們這幫無能之輩,縱然擁有那麼怪異的法力又能如何?你們能抵擋得住,老夫和我們這些妖魔厲鬼部下嗎?」

說話時在他身後竟出現了數十萬草摩妖魔,和數不清的殭屍厲鬼,陰森森的向明開元等人看了過去,登時令東方賢等人非常惱火了起來。

可那時候萬劫忽然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大聲說道:「各位不要氣餒!那座神爐散發出的自然之力,不是只有他們可以吸收的,我們也可以吸收,趁著他們和我們一樣體力不支的這關鍵時刻,大家趕快吸收那些天地靈氣。」

說完后他便在彩鳳仙子和玉凰仙子的攙扶下,慢慢的走到了真真的身旁,那時候他忽然又弄破了是自己的雙手,將幾滴鮮血滴在了她真真和孔斷的臉上,就在大家為他擔心的時候,他卻非常抱歉地說道:「真對不起各位,現在我的功力已經所剩無幾了,根本無法借用神龍和混沌的法力來保護大家,更不能施展出天雷神劍,來和這幫邪惡之輩相抗衡了,請大家原諒我。」

說完后他又緊緊的將真真抱在了懷中,登時令真真的心中感到了無限的溫暖。

就在那時候稍微恢復了一些法力的明復祖,忽然向他們打過去了,兩顆冒著熊熊烈火的骷髏頭,卻一下子被鍾離百樂驅動著的大地麒麟,張口噴出去的一座小山鎮壓了下去。

那時候已經走到了萬劫等人面前的北冥幽殘,忽然殺機大起的向明復祖等人說道:「現在你們雖然沒有多少實力了,可我和百樂賢弟卻依然擁有非常強大的實力,如果你們還想要和我們公平一戰的話,在大家的法力恢復過來之前,最好都老實點,若不然我們不介意不再遵守,我們一直秉承的一切公平的信念,立刻將你們斬盡殺絕!」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等人一下子非常惱火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萬劫卻相當認真的說道:「兩位公子你們此時沒必要向他們攻擊的,只要將那座神爐弄到咱們這邊來,他們就絕無勝算了。」

他的話剛說完,明段等人一下子大怒著同時暴喝了一聲:「你們敢?」

可那時候鍾離百樂和北冥幽殘,卻同時非常不屑一顧的說道:「我們有什麼不敢的?」

說完后鍾離百樂忽然向地面上,暴動過去了一種淡黃色光芒,登時將那座神爐周圍的土地震的,轟隆隆的暴動了起來,與此同時北冥幽殘也揮動著手中的大雨傘,向那座神爐爆射過去了一大片洪水,想要將它卷到自己等人身旁去。

可就在那時候明開元忽然暴喝了一聲:「年獸出來吧!」

話音未落封印在了他體內的年獸,忽然變出了一頭非常可怕的影像,朝北冥幽殘攻擊了過去,緊接著明段和明復祖與練寧寧,也驅動著他們體內封印著的夕獸和禍斗與化蛇,相繼爆射出了三頭惡獸,瘋狂的向東方明王剛等人攻擊了過去,緊接著他們身後的那些妖魔厲鬼,也張牙舞爪的向東方明王等人撲了過去,一下子令東方明王等人,陷入到了非常巨大的危機中。

而那時候由於最先吸收到了,那座神爐中散發出的強大自然之力,明開元的法力竟迅猛的恢復了過來,就在北冥幽殘和鍾離百樂與柯倪兒等人,奮力和那些妖魔還有那三頭猛獸大戰著的時候,他竟然又施展出了滅絕天魔,一下子令東方明王等人非常惱火的向他看了過去。

那時候雖然鍾離百樂和北冥幽殘,拼著全力驅使著大地麒麟和玄武,和那些妖魔大戰了起來,但無奈了些妖魔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年獸等惡獸又太過兇猛了,弄得他們根本抽不出身來再去顧及其他人了,沒多久有些人便被那些妖魔殺掉了。

看著那些越來越恐怖的事情,白樂等人雖然非常惱火,但他們卻因為無法在短時間內恢復足夠的法力,根本無法和那些傢伙對抗。

就在那時候看著東方明王等人,一個個對自己等人咬牙切齒的樣子,明開元一下子非常狂傲的大笑著說道:「怎麼樣啊你們這些無能之輩?現在直到我們的厲害了吧?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有誰能和我們對抗!」

說完后他忽然驅使著滅絕天魔,同時向東方明王等人打過去了,一大片暗紅色的烈火骷髏頭,登時氣得明開元奮力跳了起來,強撐著施展法力向它們打過去了一道道金光,總算將它們全部打的蹤跡全無了。 現場亂成一團,皇帝被嚇得魄散魂飛。老半天才回過神來,他大怒道:“來人,把羽墨貴妃關進天牢,等候發落,現場一干人等都不準離開,等候查問。”

他來到鄭靜面前,扶着鄭靜的肩膀道:“多虧鄭愛卿,朕才僥倖逃過一劫,你放心,令郎,朕會派人全力去搜尋!”

鄭靜道:“謝皇上”。

皇帝道:“御林軍聽令,即刻出發,全力搜尋上官虹和鄭愛卿的愛子的下落!”

“戚愛卿,你來審問現場的每一個人,看看有沒有同黨”

戚繼光道:“是!”

鄧瑤因爲丟了海生變得魂不守舍,鄭靜只好先抱着她,還有帶着靈依和海丫回戚府!鄧瑤哭着道:“都怪我不好,連個孩子都看不住,我對不起你!”鄭靜道:“哪裏的話,這哪能怪你呢,那上官虹武功如此高強,就是我也得拼個全力!”

鄧瑤哭哭啼啼地一會兒鄭郎,一會兒孩兒,情緒極不穩定,鄭靜只有寸步不離的陪着她,生怕她做出什麼傻事。一連好幾天,鄧瑤都是這個狀態,精神幾乎陷入崩潰的邊緣。

鄭靜無法只好請來郎中,郎中看了道:“夫人是由於傷心過度,肝鬱而脾虛,我開兩幅散鬱的藥,服了就好!”果然如大夫所說,幾副藥下去,鄧瑤的精神好多了,她知道鄭靜這幾天爲了照顧自己,都沒有去找孩子,現在她病也好了大半,對鄭靜道:“鄭郎,我們一起去找海生吧。”



鄭靜道:“你病初愈,還是我去找吧。”鄧瑤堅決不同意,非要一起去,鄭靜拗不過她,也瞭解作爲母親的感受,所以就同意了。第二天,兩人把靈依兩母子託付給戚夫人。

鄭靜道:“靈依兩母子就全靠夫人照顧了,真是不好意思。”

戚夫人道:“哪裏的話,我們就像一家人。”交待好一切,鄭靜和鄧瑤就騎着馬出發了!

戚繼光仔細的審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不知情者,案情已經很明顯了,這是上官羽墨和上官虹的毒計。

上官虹爲了滿足自己當皇帝的美夢,先把妹妹上官羽墨送進宮,上官羽墨本就是才貌雙全的女子,在宮裏很快脫穎而出,成了皇帝的寵妃,然後上官羽墨又把上官虹引薦給了皇帝,由於上官羽墨的關係,上官虹能夠近距離接近皇帝,那晚,蒙面人的一掌就是上官虹,一擊不成功,他並沒有死心,這次又處心積慮地利用品茶大會,再次刺殺皇帝?

幸虧皇帝請了戚繼光和鄭靜,不然真的可能讓他的奸計得逞,想不到平日裏淡泊名利的上官虹,一切全部都是裝給世人看的,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僞君子,案件被破,皇帝也安心了,還特地頒發聖旨嘉獎戚繼光和鄭靜,至於上官羽墨,等待她的將是滿門抄斬,誅九族!

茫茫人海,鄭靜和鄧瑤又將去哪裏找上官虹呢,雖然明知道他是不會再回上官世家了,但是兩人還是抱着一絲希望,決定先去上官世家看看,在上官世家轉了一圈,早已人去樓空,連老管家也不見了,整個莊園變得死氣沉沉,找不到孩子,鄧瑤又着急起來。

鄭靜忙安慰她道:“瑤兒,不用擔心,上官虹暫時是不會傷害我們的孩子的,他還要拿海生做人質,換他這條狗命呢。”

鄧瑤道:“真的不會嗎?鄭郎可不要騙我。”

鄭靜道:“當然不會騙你,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

“鄧瑤抱着鄭靜道:“相信,相信!”

鄭靜雖然這樣安慰鄧瑤,但是茫茫人海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哪裏去找,兩人只好邊打聽邊回戚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