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修也跟着坐下,聽到葉寒這樣說,笑着搖了搖頭,“不是,我準備回來繼承家業。”

“不是吧,你家老爺子準備把司徒家交給你?”葉寒驚訝了,不太敢相信司徒修說的話。

北方有兩大家族,納蘭,司徒。

納蘭家走的是黑.道,而司徒家走的是商業。

兩個大家族一直矛盾不斷,已經鬥了好幾十年了,各有損傷。

“你這貨居然要執掌商業?”葉寒不屑的打量了一下司徒修,“你殺人就行,商業嘛….”

“哈哈,葉寒,你這次倒是小看我了,我有這麼弱嗎?”司徒修笑道,“我雖然不是很瞭解,但我有我老婆幫忙,她可是商業世家出身。”

葉寒看了沈念薇一眼,說道:“那好吧,既然這樣,那我的集團就可以跟你家進行合作了,你不會忘了,我的暗夜集團吧。”

“當然沒忘,我這次找你來,一是要謝謝你救了我女兒,二是希望你能消除對我老婆的矛盾,畢竟你們當年都是有着自己的任務,三嘛,就是想跟你合作的。”

聽司徒修說完,葉寒笑了笑,放下啤酒瓶,緩緩的說道。

“第一條嘛,你請我吃飯,那就算是謝謝我了,第二條,我跟你老婆本來就沒什麼深仇大恨,要說消除矛盾,應該是消除你老婆對我的意見,畢竟當初我可是差點把她給殺了,第三嘛,我很樂意跟你合作,咱倆誰跟誰嘛,都這麼多年的交情了,我不跟你合作,跟誰合作。”

“哈哈,太好了。”司徒修看了沈念薇一眼,然後說道:“我老婆早就不怪你了,而且她還想跟你道歉。”

“葉寒,我可以這麼叫你嗎?”沈念薇看着葉寒,眼神裏帶着歉意。

“道歉就不必了,怎麼說你也是我嫂子。”葉寒笑了笑,“念薇姐,真真她好可愛,你們有一個很好的女兒,真的是讓人羨慕啊!”


“你喜歡的話,就認她做你的乾女兒唄。”司徒修大笑道。

“真真她肯定會喜歡葉寒的。”沈念薇撫摸着司徒真真的頭髮,輕笑道。

葉寒看了正在熟睡中的司徒真真一眼,然後一巴掌拍到司徒修的肩膀上,笑罵道:“我去,司徒修你這傢伙,分明是想讓我做你女兒的靠山。”

被識破詭計的司徒修尷尬的喝了一口酒,笑道:“這不,你救了真真的命嘛,而且真真也很喜歡你的樣子,何樂而不爲呢,對吧。”

葉寒鄙視的看了司徒修一眼,“好吧好吧,我就吃虧一點吧,誰叫你女兒那麼可愛。”

“哈哈哈哈,來,走一個。”司徒修拿起酒瓶,和葉寒碰了一下。

“吱…”

刺耳的剎車聲,一輛吉普車停在了不遠處。

“他們來了。”葉寒說道。

兩個人吉普車上走了下來,一個是幽靈,另一個就是司徒修口中的小強。

一頭金色的頭髮,讓人一眼就看出,他不是中國人。

“幽靈,小強,好久不見。”司徒修連忙迎了上去。

幽靈看到司徒修的時候,頓時愣了愣,然後大笑着說道:“哈哈,司徒修,你這傢伙居然還活着。”

“‘血手’?想不到在這裏見到你。”小強也是有點驚訝的說道。

“小強·加里桑德森,我們有差不多兩年沒見了吧。”司徒修笑道。

“嘿嘿,我們真是不打不相識。”小強一口流利的中文,如果不是一頭金色的頭髮,肯定會讓人認爲他是中國人。

葉寒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我說你們就不能坐下再敘舊麼。”

“停,這有別人,就不用行大禮了。”葉寒看到幽靈和小強準備單膝跪下,頓時阻止了他們。

“我靠,你們還是老樣子。”司徒修在一旁看着,有點驚訝的說道。

“你特麼懂個籃子。”幽靈鄙視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走向葉寒。

此時老闆已經開始將菜端上來,陣陣的飯菜香讓司徒真真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哇,好香啊。”司徒真真看到滿桌子的佳餚,口水頓時流了出來。

“咦,這不是今天的大哥哥麼?”司徒真真看到葉寒,臉上頓時充滿了喜悅,雖然她年紀尚小,但她明白,今天如果不是葉寒救了她,她早就不在人世了。

沈念薇摸着司徒真真的頭,溫柔的說道:“是啊,真真,快點謝謝大哥哥,如果不是他,你可能就見不到媽媽了。”

“大哥哥,謝謝你救了我。”司徒真真對着葉寒揮舞着小手。

葉寒笑着點了點頭,“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再說了,大哥哥跟你爸爸是好朋友,救你是應該的。”

“大哥哥你爸爸的朋友嗎?太好了。”司徒真真滿臉的童真,“咦,爸爸旁邊的那兩位大叔是誰?爲什麼那位大叔的頭髮是金色的呢?”

“噗…”

正在喝着啤酒的小強頓時噴了出來,連忙拿紙巾擦了擦嘴,然後說道:“咳咳,小妹妹,我不是大叔,咳咳,還有,我是美國人,頭髮當然是金色的了。”

“哈哈,小妹妹,他是個變異的,不用管他。”幽靈大笑道。

小強頓時滿臉委屈,“幽靈老大,用不着這樣對我吧。”

“你們今天放開了吃,不用客氣。”葉寒很豪氣的一揮手,“反正司徒修埋單,今天不讓他大出血,我就不姓葉!”

“哈哈,這貨埋單,那就真的不客氣了。”

“在大排檔照樣吃窮你。”

幽靈和小強動力頓時就有了,立馬大吃起來。

司徒修內牛滿面,“我說你們,這麼久沒見面,都是老朋友了,用不着這麼狠吧。”

“嘿嘿,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們。”葉寒瀟灑的說道。

沈念薇則喂司徒真真吃飯,根本就不像以前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紫皇后’。

小強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微微鄒眉的說道:“紫皇后?”

沈念薇輕輕的點了點頭,“沒錯,是我。”

“她現在是我老婆,這是我女兒,司徒真真。”司徒修連忙介紹道。

“原來是嫂子,失敬失敬。”小強立馬拱了拱手。

“我已經不再是紫皇后了,我現在只是一個母親。”沈念薇看着司徒真真,滿臉的溫柔。

幽靈笑了笑,“司徒修,你行啊,連紫皇后都被你收了,還給你生了個女兒,嘖嘖嘖,你這運氣!”

司徒修滿臉的不好意思,連忙吃着菜來掩蓋自己的表情。

“行了,不用調侃人家了,司徒修這傢伙難得放下屠刀,有了一個美好的家庭,我們應該祝福纔是,畢竟我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曾經一起出生入死,就算她老婆是紫皇后,但現在也是我們的嫂子,也是我們的親人,有什麼恩怨就放下吧。”葉寒緩緩的說道。

“葉寒,謝謝你。”司徒修感動道,剛開始他還擔心葉寒和幽靈他們會對沈念薇有意見,但現在,這些擔心也煙消雲散了。 說完她對謝陰的判決,清靈立刻動手。手中持著鋼棍,狠狠的打斷了謝陰的雙腿。

「啊……」痛苦的呻吟聲穿出,面對清靈,謝陰沒有絲毫躲閃的機會。

一擊過後,清靈揮著鋼棍在謝陰的腿上又補了幾下,讓他的雙腿腿骨碎成十幾段才罷休。



「放心我不會讓你死掉的,我要你生不如死!」

清靈說著,鐵棒再次揮出,謝陰身邊的奴僕們早已被嚇的四散逃跑,清靈並不阻攔,那些人沒有了主人的照應,也翻不起什麼大lang出來。

整個謝家沒有人再出現,似乎都怕了清靈一般,一個個躲了起來,可清靈卻不打算放過所有人。

十幾下的棍打,謝陰身上的骨頭已經斷斷碎裂,躺在地面上已經站不起來了。清靈打人時候用了巧勁,此次看起來,謝陰除了雙臂流血之外,混上上下只是髒亂,卻沒有血液冒出。

一是她不想見血,特別是這種骯髒之人的血,另一方面,清靈覺得還要看在風玄的面子上,不要做的太難看。

謝家大院之內只剩下了清靈和風玄兩人,以及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謝陰。

「來兩個人,把你們家主抬出去!」清靈朝著謝家內大聲喊道。

等了片刻,才哆哆嗦嗦的連滾帶爬的走出兩個奴僕,面色嚇得參白,來到已經昏迷過去的謝陰身邊,抬著謝陰出了謝家。

「其他人都給我出來,擅自躲藏著全部殺掉。」清靈聲音帶著厲氣傳遍整個謝家,甚至謝家之外也傳得很遠。

風玄不知何時也從房檐上跳了下來,站在清靈身邊,神色凝重的看著清靈。他從心底里不喜歡清靈折磨人的樣子,也知道,待會眼前這個少女還不知道要用怎樣匪夷所思的方法殺人呢。

整個謝家在清靈到達打傷謝陰,並且驅走兩位供奉之後,就已經讓謝家人人驚怕了。現在聽到了清靈的聲音,沒有一人敢違背,一個個怯怯的從謝家走出。陸續下來,也走出了四十多人。

「怎麼就這點?」清靈皺眉,一個雷家有幾百人,一個謝家怎麼可能只有幾十個人?而且這幾十人中除了躲在最後面的兩個謝家少爺之外,其他的都是奴僕傭人。

精神力鋪張開來,籠罩了整個謝家,清靈發現在謝家後院之中,兩個黑袍人出現之地,竟然還有百十個生命氣息,雖然氣息微弱,但也是有人在。

「你們去後院吧那一百零七人弄出來!」清靈只會謝家院內的奴僕們動手,自己盯住兩位謝家公子,謝陰的兒子審視片刻。

其中一人年幼,和清靈年歲差不多,面貌較好,臉上沒有恐懼之色,而是恨恨的看著他身邊的另一人。

而另一位謝家公子則是一位二十多歲的男子,體質瘦弱,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體,在奴僕們散開之後,整個坦露在清理面前,竟然色色發抖。被清靈的目光盯住,竟然怕的尿褲子……

真是個孬種!

年幼者鄙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兄長,彷彿要撇開關係的移了移身體,離他遠上一些。

「你叫什麼名字。」謝陰竟然能有這樣的兒子,實屬難得,清靈也升起了欣賞此人的念頭。能在一股惡勢力中生長至此,竟然還可以保持純凈的內心,這絕對是個可用之人。

「我叫謝雲。」

對於強者,特別是能夠殺掉謝陰的強者,謝雲自然敬畏,即使那個人只是一位看起來和他年紀相仿的少女也無礙。

「你可是痛恨謝陰的所作所為?」清靈問道。

原以為謝雲會長篇大論的說些什麼,可是意外的是他竟然緊握拳頭,渾身輕微顫抖起來,清靈看得出她不是在害怕,而是恨得渾身發抖,更加驗證了她心中的猜測,恐怕這個兒子最恨的人就是謝陰了。

「如果我要把謝家交給你來管理,甚至是吧整個金石島交給你來管理,你會怎麼做?」清靈試探的問道。

謝雲神色一怔,不可思議的抬頭看著清靈,「你、說的是真的?」驚訝的表情持續,他說起話來也有些艱難,但是得到清靈微笑點頭,他腰背直起,半睜著眼睛似乎在細想著什麼,不多時又抬起眼睛,態度端正的看著清靈,「如果這金石島交給我,首先,我會殺了謝家罪惡之人!只要是做過傷天害理之事的一律殺死!」

說著,謝雲做了一個殺頭的手勢,看得出他的對謝家的痛恨和決定的果斷。

………………………………………………………… ‘血手’‘紫皇后’,兩人都是五年前殺手界鼎鼎有名的人物,其中‘血手’是葉寒還在龍牙的時候,就已經認識的朋友。

但紫皇后被葉寒重傷後,就慢慢的淡出殺手界,甚至再也沒有出現過。

所有人都以爲紫皇后被葉寒殺死了,但她現在再次出現,而且成爲了‘血手’司徒修的妻子,這不得不讓幽靈等人有點驚訝。

但無論以前有什麼恩怨,葉寒等人也選擇了放下,真心的祝福司徒修和沈念薇。

“哈哈,我們幾個有多久沒有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司徒修喝着酒,臉上閃過一絲懷念。

“想想當年,我們每次完成任務後,都一羣人坐在一起喝酒。”幽靈也是滿臉懷念的說道。

葉寒嘴裏塞滿了菜,含糊不清的說道:“司徒,你來東海乾什麼?”

“來打醬油唄,這貨還能幹嘛。”小強似乎覺得損司徒修很有快感,而司徒修也很喜歡損小強,從剛開始到現在這兩人就沒停過。

“你懂個籃子。”司徒修鄙視的看了小強一眼,然後說道:“我們剛從國外回來,先來東海玩兩天,然後再回北方,接手司徒家。”

“嘿嘿,你司徒家的人肯定瘋了,居然要將整個家族交給你,就不怕在你手裏毀了。”小強說道。


司徒修倒是滿臉無所謂,瀟灑的揮了揮手,“怕什麼,有我老婆幫忙,我一點也不擔心,她可是商業家族出身。”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