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殤替她脫去了所有的衣服,她潔白柔滑的身體很快曝露在空氣中。

他呼吸一窒,感覺到某個地方急劇的變化著,趕忙偏過頭去。

歐陽紫玥立刻跟個掙脫了的小魚似的,跳上跳下。


水花四濺,灑得君無殤滿身都是,但是他也沒在乎那些,只是偏過身子,扳著她:「玥兒,你小心點,地很滑。」 水花四濺,灑得君無殤滿身都是,但是他也沒在乎那些,只是偏過身子,扳著她:「玥兒,你小心點,地很滑。」

他的手接觸到她肌膚的那一剎那,那美妙的觸感差點讓他不能自已,他情不自禁的喘起了粗氣,身體也跟著興奮起來,

彷彿體內燃起了一把火,在熊熊的燃燒著。

「軒,你的臉好紅好可愛,讓人想咬一口。」歐陽紫玥想都沒想,立刻在他灼熱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君無邪痛苦的低吟溢出口來,他真的是壓抑得相當辛苦了,衣服全都濕透了。

「軒,你是不是很痛苦?」歐陽紫玥用她沁涼的身子緊緊的貼住君無殤灼熱的身體,想驅散他身體的燥熱,像抱著一隻雛鳥一般,緊緊的摟著君無殤,讓自己與他更加貼合。

君無邪再也忍不住了,一聲低吼,將她翻身壓在地上,眸光火熱的像要吃人:「玥兒,我也是個男人。」

他的聲音沙啞,魅惑,磁性,帶著一股纏綿悱惻的憐惜。

歐陽紫玥被他突如其來的粗暴嚇呆了,眼瞳里閃著淚,卻只是凝望著他,定定道:「玥兒會為軒做所有的事。」

她的聲音很輕,很溫柔,卻讓君無殤覺得自己很罪孽。

他眸光一沉,縱身從她身上跳下,一聲不吭的走了出去。

外面的風很大,吹熄了他的慾火,也吹亂了他的思緒。

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究竟是對還是錯,可是當自己開始沉湎於這個問題時,卻發現已經越陷越深了。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又轉身向宮殿走去。

剛回到宮殿,一眼就瞥到一個嬌小的人兒抱著膝蓋,縮在牆角,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玥兒,你怎麼了?」君無殤趕忙走過去,扳過她的臉。

這才發現她臉上全是淚,眼裡還在掉著淚,一顆顆滴落在他的掌心裡,卻比他掌心的溫度更灼人!

「玥兒,你究竟怎麼了?告訴朕啊!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是誰?朕把他們碎屍萬段,誅九族,讓他們生不如死!」君無殤無措的怒吼著。

她一聲不吭的哭泣已經撕裂了他的神志,讓他完全找不到方向。

「沒事,軒……」歐陽紫玥揉了揉眼睛,瞪大眼睛看著他,「我還以為你生我氣,不要我了。」

君無殤聽到她這話,稍稍安心了一些,但卻不動聲色的把她摟得更緊了些。

原來,她一直都這麼沒有安全感……

是對親情沒有安全感,還是所有的情感都沒有安全感呢?

聽著她在他懷中漸漸平復的呼吸,他悄悄的將唇埋在她的耳畔:「玥兒,不論以後朕做什麼,希望你都能原諒朕。」

睡夢中的歐陽紫玥掛著甜甜的微笑,點了點頭。

——————————————————————————————————————

「你說什麼?」魏璇瞪大了眼睛,指甲深深的扣進肉里,「你說昨晚皇上跟一個女人在鳳鑾殿就寢?」

「是啊,貴妃娘娘,現在全皇宮的人都知道這事了,只怕也已經傳進太后的耳里了,她老人家興許是高興的很啊!」桂嬤嬤靜靜的稟報著。 「是啊,貴妃娘娘,現在全皇宮的人都知道這事了,只怕也已經傳進太后的耳里了,她老人家興許是高興的很啊!」桂嬤嬤靜靜的稟報著。雙目中閃爍著陰狠的光!

「帶本宮去鳳鑾殿,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能把皇上迷得神魂顛倒!」魏璇眯著鳳眸,隨桂嬤嬤一樣,陰毒蔓延開來。

這回她是見人殺人,遇佛殺佛!任何一隻小老鼠她都不放過了!

前幾日從三王妃那受的氣無處發泄,正好討在這個女人身上!


彎月湖就在鳳鑾殿門口,所以歐陽紫玥一早上起床,就被這片湖光山色給迷住了,光著腳丫子,繞著假山不停的奔跑著。

「小姐,你小心啊!」

「小姐,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們就是有一萬個腦袋也不夠皇上砍啊!」

幾個小太監、小宮女跟在她後面跌跌撞撞的跑著,卻始終無法跟上她輕巧的動作。

她一溜煙從樹上滑下,正好騎坐在了趕來看熱鬧的魏璇身上。

「哎喲——」魏璇一聲痛苦的呻吟,纖腰都被坐斷了!

剛一仰起頭,就看到了一小魔星,「三王妃……」

她嚇得一下子爬起來,溜好遠,生怕她又對她圖謀不軌了。

看來已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

「笨蛋!」歐陽紫玥平靜的睨了她一眼,斬釘截鐵的下了結論。

「你……」魏璇差點咬碎了銀齒,但是看在這麼多宮女太監在,為了維護她至高無上的貴妃形象,還是把怒氣和下來了,立刻又換上一副尊貴無匹的模樣。

「不知道三王妃怎麼又來皇宮了?看來還真是跟這兒結上緣了啊!」

她輕輕睨了玥兒一眼,不冷不熱的說道。

「白痴,跟人家不熟就不要隨便套近乎。」歐陽紫玥明擺一副不給她面子的樣子,惹得周圍的宮女太監們都捂著嘴笑了起來。

這位囂張跋扈的貴妃娘娘今天是熱臉貼上了冷屁股,自討沒趣了!

「笑什麼?」魏璇怒喝一聲,又轉向歐陽紫玥,「本宮不管你是真傻還是裝傻,但是你明擺著給本宮難堪,依這個,就該狠狠的掌嘴!」

「來人吶,給她掌嘴!」魏璇冷哼著,面上擺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私刑當前,看看究竟是你狠,還是我狠!

「請貴妃娘娘饒了小姐,皇上交代過……」一個宮女還沒說完,魏璇就一個揚手將她打倒在地,惡狠狠的說道,「本宮說話,豈容你插嘴?」

「我的人你也敢打!」歐陽紫玥一看就火了,骨子裡潛意識的刁鑽冒了出來。

凌空一躍,騎在魏璇身上,對著她的臉立馬左右開弓,「噼里啪啦」一陣好打!

「哎喲喂,要出人命了,要出人命了……」魏璇是深居簡出的名門閨秀,哪裡是有武功底子的歐陽紫玥的對手,片刻已經被打的眼冒金星,神志不清了,只有桂嬤嬤看不過去,才替她喊著,喊聲尖利刺耳,聒噪難聽得要刺穿耳膜! 「哎喲喂,要出人命了,要出人命了……」魏璇是深居簡出的名門閨秀,哪裡是有武功底子的歐陽紫玥的對手,片刻已經被打的眼冒金星,神志不清了,只有桂嬤嬤看不過去,才替她喊著,喊聲尖利刺耳,聒噪難聽得要刺穿耳膜!

周圍的宮女太監原來全都受過她的壓制,這下有個人替他們出頭,他們更是樂的快哉!

「來人啊,快拉開他們啊,貴妃娘娘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都吃不了兜著走!」桂嬤嬤此話一出,幾個零零散散的宮女太監這才走上前去,裝模作樣的拉了拉歐陽紫玥。

今天的歐陽紫玥也有一股虎勁和蠻力,饒是怎麼扯也扯不下來。

君無殤剛一下早朝,就急急的往鳳鑾殿趕了過來,還沒走到跟前,早已聽到了一陣喧鬧聲。

他心裡驀然一驚,第一想法竟是:玥兒,莫不是出了什麼事吧?

「皇上駕到。」隨著李公公的一聲,眾人皆跪在地上,等候著他們至尊無上的君王。

君無殤的步伐有些急,老遠就看到那個白色的影子了: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受欺負……

歐陽紫玥看到君無殤,這才從魏璇身上爬了下來,像個犯錯的孩子一樣站在一邊,似乎在等待著娘親發落。

她知道自己一時衝動,又惹禍了。


「皇上,你可要為臣妾作主啊!」魏璇一抬起頭,李公公「噗哧」一下笑出聲來。

那凌亂的髮絲上全是灰塵,臉上腫的像個大包子,鼻子,嘴唇全是血。

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樣子,真是滑稽透了!

君無殤不得不在心裡豎起了大拇指:玥兒,好樣的!

「皇上,你看三王妃都把臣妾打成這樣了,嗚嗚……」魏璇抓著君無殤的褲腿,無助的哭泣著。

「誰跟你說她是三王妃?」君無殤一抬龍眉,氣勢凌然的剜了魏璇一眼,嚇得她趕緊撒了手。

「她是朕的鈺貴妃。」君無殤的眼神瞟向遠方,卻依舊釋放著一股冰冷的寒氣。

鈺貴妃?什麼鈺貴妃?

皇上分明在自欺欺人,她就是三王妃!

魏璇不滿的努著嘴,小聲低語道:「什麼鈺貴妃?臣妾怎麼從來都沒有聽過?」

君無殤突然俯下身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字一句幽幽的吐著字:「也就是朕未來的皇后。」

皇后?魏璇徹底的嚇傻了。

皇上既然敢跟她說這話,自然也是做了打算的!

難道他真的準備把這個三王妃扶上皇后的寶座嗎?

不行!皇后的位子是她的!

「魏璇,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君無殤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如果你還要對鈺貴妃下手,那朕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說完,君無殤就朝歐陽紫玥走過去,毫不顧忌已經呆愣在地上,呈石像狀的魏璇。

歐陽紫玥把頭邁得深深的,不敢看他。

軒該生氣了吧?

他的臉好冰冷!

她忐忑不安的等待著他的責罵,哪知道他走到她身邊,卻只是說了一句:「玥兒,你打得很好。」 她忐忑不安的等待著他的責罵,哪知道他走到她身邊,卻只是說了一句:「玥兒,你打得很好。」

周圍的太監宮女們都差點暈倒……

君無邪毫不忌憚的在眾人面前把她打橫抱起,寵溺的颳了一下她的鼻子:「玥兒,以後出來玩可以,但要記得穿鞋子。」

身後的太監宮女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望著皇上冰山一般冷酷的背影,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似乎春天到了呢……

魏璇凝望著如膠似漆的兩人,眸中噙著淚,心中卻是泣著血。

她咬緊牙關,狠狠的抓著袖口:三王妃,本宮發誓,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

找了一夜,卻仍然沒有消息。

珠兒自己心裡已經很急了,可是看著站在窗前一言不發的王爺,她知道現在他心上的焦急與心痛要比她多上千百倍!

一宿未睡,眸光血紅,卻仍是痴痴的望著窗外,翹首以盼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冷侍衛,替本王準備馬車。」良久不語的男人突然轉過身來,那張妖孽絕世的容顏清瘦了些許,卻絲毫不能掩蓋他滿身的光芒。

「王爺,你要去哪?」趁著冷清寒出去準備馬車的事,珠兒小聲問道。

「進宮。」君無邪毫無氣力的吐出兩字。

這是他最後的一絲希望了。


如果她不在宮裡,那麼,就是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她找回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