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叔猜測他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定是變成了肉泥。

只要趁他還有一口氣在,就一定能夠將他身上的異能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他的心中這樣想著,他探著脖子就走到了窗前,作勢探著腦袋要看他的慘狀。

他意想不到的是,庄塵的身子漂浮在半空中。

他雙手抓住窗戶的上方,雙腳猛踹在他的胸膛。

庄塵順勢跳了進去。

看到周叔狼狽的倒在了地上,庄塵一團火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砸過去。

周叔迅速翻滾,站起身子走到了大廳的儀器旁邊。

從懷裡拿出小鑰匙,把抽屜打開拿出了一罐透明的玻璃。

裡面有著小拇指大小的黑色藥丸,直接被他倉促的打開塞子,把裡面的藥丸全部吞入腹中。

他的身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了起來,手上的肌肉更是脹大了好幾倍。

身上的衣服都被撐破成了布條,稀疏的掛在他的身上。

不過眨眼的功夫,就看到他的體型比庄塵還要高上了半個身子。

他居高臨下的蔑視著他。

走過來的步子,讓大樓的地面都在微微的顫抖著。

庄塵不斷的變換著自己的位置,向他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可是周叔的身子雖然龐大了好幾倍,但這並不局限於他的舉動。

庄塵利用自己凝聚出來的雷電之鞭,將他巨大的身形給纏繞捆綁住。

他整個身子都在往後仰,用力的把他身上纏繞的雷電之鞭拉緊。

周叔有恃無恐的盯著他,甚至順著庄塵的力道走了過來。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抓住雷電之鞭,咬牙將他的身子甩了出去。

庄塵正好被甩在了大廳的機械椅子上,上面的鐐銬自動的將他的四肢緊緊的捆住。

「唔……」

他來不及反應自己身上的疼痛,不斷地掙扎著身子,想要擺脫椅子上的鐐銬。

周叔的神色大喜,瞬移到了他的身邊,手腳麻利的將線路全部都粘在他的胳膊上面。

「我勸你不要做這無用之功。」

「這真是天助我也,哈哈……」

庄塵眼睜睜的看著冰涼的線路,沾在他的皮膚上面。

他驚恐不安地扭動著身軀,瞪大著自己的瞳孔威脅著他。

不料周叔才沒有把他的威脅給放在心中,反而猖獗得昂頭大笑。

周叔按下按鈕,火急火燎的走到了上面的玻璃罩子里。

強行將他龐大的身軀,給擠壓在狹小的玻璃罩裡面。

「啊……」

庄塵感覺一道強烈的電流,深深的扎破了他的肌膚。

穿過他的五臟六腑,電流包裹著他的每一個器官。

甚至是血細胞,痛苦的他整個身子都是控制不住的在顫抖著。

電流大範圍的在席捲著他的身軀,頭頂上方一道強而有力的吸力。

好似要將他的靈魂抽走,身上的異能都在肉眼可見的流失。

庄塵強大的力量充斥在整個座椅上面,冒起了滋滋作響的電流。

花枝鼠早在按鈕開啟之前,就逃離了他的身子。

看著他痛苦的模樣,花枝鼠邁動著自己的小短腿。

爬到櫃檯上瘋狂的按著按鈕,想要將它給停止下來。

可是座椅的力量還在不斷的放大,他的力量順著上面的線路,來到了周叔的玻璃罩子裡面。

將他身體全部的包裹在其中,周叔感覺到庄塵的力量。

從他的每一個毛孔中進入,疼痛的他身子像庄塵一樣的抽搐起來。

「這到底該怎麼做呀?我沒有辦法把它停下來。」

花枝鼠著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的轉。

它跑到庄塵的面前嘶吼著,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它的淚水蓄滿了它的眼眶,啪嗒啪嗒的落在了地上。

花枝鼠惱怒的砸響了按鈕,卻不料因為庄塵身上的力量太過於強大。

直接將操控台全部摧毀,裡面的程序開始混亂。

它強大的力量隱隱的有著碾壓周叔的趨勢,座椅上面的吸力開始呈現斷斷續續的狀態。

他們兩個人的意識都處於混沌之中,完全不知道操控台發生的變化。

庄塵感覺到自己得到了片刻的恢復,他利用自己的力量。

反向的把頭頂上的吸力給拉扯下來。

。 ?「劉大使,讓我們的人下車,立刻離開這裡!」我將駐棒大使護在身後,忍著身體的劇烈疼痛,道。

「唐將軍,不行,我接到帝都的命令是死命令,我們必須帶你回去,您這是國家和民族的希望!」劉大使攙扶,眼神之中儘是凝重。

「呵呵,不行,我這一輩子,為國奮戰,早在旗幟下有過宣誓,只要我唐銘還有一口氣在,凡我華國公民都不能有事,您帶著他們離開!」我強撐著說。

「武官,保護將軍!」劉大使喊了一聲。

「不行,你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立刻,立刻離開!」這是我的話,眼前的人是老對手,來自神秘組織星芒,這些人的實力,我都可以感受到,全部具備著武宗境實力。

「將軍,我們身在國外,可依舊聽過將軍的神話,將軍衛國八年,負傷累累,曾患重症,禦敵於千里之外,今日,我等替將軍,擋風避雨,他們想要帶走將軍,就從他們的屍體踏過去!」那名少校神色滿是冰冷和凝重,這是崇高敬意,來自前身唐銘的奮鬥,八年衛國一朝生死,換來無盡敬意。

聽到這些話語的時候,我不禁熱淚盈眶,這種情緒不知道從何而來,但是這個時候,我的身軀在顫抖,身後,劉大使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將軍,您是戰神,我們與你葬生異國,亦是一種榮幸,屬於國葬。」

「劉大使,你們不能死,我唐銘雖是廢人,但是有著自己的信仰,你們終究是我要守護的人,除非,我倒下,流進最後一滴血。」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然後慎重的跟他們說。

「唐銘,跟我們回去吧,星芒需要你,帶著唐林兩家的至寶,回我星芒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黑袍護法神色肅穆,淡漠的聲音不斷襲來。

「痴心妄想,除非你們能殺我,否則,我是不會讓你們回去的!」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身軀,冷笑一聲,隨後抬頭,神色中儘是嘲諷和顫抖。

「好,那我們就把你打廢帶回去!」星芒組織中人道,語言中沒有任何感*彩透露出來。

「武官,我以華國將軍,委員的身份命令你們,保護劉大使離開現場!」這個時候,我神情肅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活下來,這是一場沒有把握的對決。

因為自身受傷嚴重,在加上自己強行動用力量,已經讓身體油盡燈枯,現在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便會倒在地上,可是目前我沒有任何辦法,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靠自己來進行最後一戰。

「將軍!我們不能退!」

「將軍!我們願意與您共進退!」

「將軍!我等願意與您一同作戰!」

「軍人以執行命令為天職,現在我向你們下達命令,立刻保護劉大使離開這裡!

同志們,這是我作為將軍發布最後命令,希望!你們能夠執行!」我得身軀正在加劇惡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供我浪費。

「駐棒大使館所有武官接受唐銘將軍命令!」這個時候,武官顫抖著幕後一聲,隨後起身保護劉大使準備離開現場,內心終於放心下來,送他們出去了。

「唐銘,都大難臨頭,還要顧及這些螻蟻的死活,真是可笑!」

「這是我的信仰,你們不懂!」

面對星芒組織的嘲諷,我絲毫不在意,只是認真的平淡回復,自己必須拖住他們,這是我最後的心愿,我的眸光滿是淡漠,盯著星芒組織那些人員的身影,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沖了出去。

「早就聽聞,唐家唐銘實力強悍,不足二十五就已經位居武宗境兩重天,是名副其實的天才,竟然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今日我星芒諸位護法前來領教唐家天驕風姿!」

就在這個時候,來人終於道出自己的身份,他們全部是星芒組織的護法,前來此地,為了就是帶回我,我此刻身受重傷,力量根本不足以對抗,只能透支,這是我唯一辦法,已經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

翻天印!

手中結印,一道巨大的光掌浮現出來,那是我手中最為強悍的武技,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光芒衝殺過來,與翻天印產生對抗,這巨大的力量使我身軀產生劇烈的搖晃,可是事情還沒結束,其他護法化作道道光芒,不斷的浮現出來,向著我衝殺而來。

「轟!」

破寂劍!

劍破!

劍碎!

劍氣衝擊著虛空,奮力打出破寂劍,我得丹田正在承受著那股力量,與此同時,破寂劍似乎感受到我的情緒,那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情緒,它瞬間發出燦爛的光芒,緊接著破寂劍自己御空殺去,似乎具備了靈智。

「轟!」

棒子國的地勢和龍脈被我勾動,讓他們給我提供力量,支持著這場戰鬥,這是《全篇高級道術》的術法,如今被我運用出來,道道土黃色的氣息護佑著我的身軀,這就是棒子國的地勢龍脈。

「唐銘,這是傳說中的術法,沒想到你竟然還掌握,真是令人驚訝。

不過根據這情況,你已經深受重傷,自身就是強弩之弓,根本沒有實力支撐你跟我們打下去!

跟我們回去吧,唐銘,組織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呵呵,想讓我回去,那我先送你們上路!」

以我現在的力量,想要催動力量召喚天雷,還是可以的,可能召喚下來,自己自己精疲力盡,已經沒有力量在戰鬥下去,這個時候,是我能夠做的事情,丹田疼痛還在加劇,極有可能,隨著這股疼痛,自己的丹田可能龜裂,這是我目前最為擔心的事情,現在我已經沒有一點辦法。

「陰陽乾坤算,來!」

怒吼一聲之後,我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橫跨在虛空之上,眼神之中滿是淡漠,手中快速結印,很快就出現烏雲密布的情況,這個時候,我清楚自己已經成功召喚出了雷劫,抓緊時間,不斷的催發著自己的力量。

「竟然連雷都召喚來,可想而知,掌握的東西看來都是寶貝,唐銘,將你所知道的都講出來吧!」這個星芒組織的護法,神色之中滿是冰冷。

「呵呵,那就來問!」

地勢龍脈被不斷的勾動,我的力量在這個時候,不斷的變化著,因為到了這個時候,我內心深處已經有了一定的計較,對於我而言,這樣的事情已經是註定的,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眸光滿是冰冷,只是一剎那間,力量瞬間衝擊出去。

「轟!」

只在一瞬間,他們便將我打飛,而天空的雷電也在這個降落下來,大量的護法被雷電劈死,而我口中不斷吐血,捂著劇烈疼痛的身軀,清楚自身的力量已經抵達最為巔峰的狀態,基本上沒有任何力量可支持我進行下去。

「噗!」

一口鮮血口中,我的眼神中滿是蒼白,到了這個階段,已經知道自己到了極限,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虛空中不斷顫抖著,那力量還在不斷的變化,我口中不斷的吐血,眸光中儘是灰暗。

「噗!」

「唐銘你不行了嗎?!呵呵!」

嘴角傳來冷眼嘲諷,我的身體瀕臨到極限,沒有任何可能性,強撐著身軀繼續勾動那股力量,企圖利用那股力量將自身的穩定下來,倒在地上的我感覺自己昏昏欲睡,即將倒下來。

「爾敢,星芒雜碎,找死!」

就在我沒有任何希望的剎那間,耳畔傳來一聲淡漠的聲音,隨之而來的就是諸多的身影,這些身影包含著恐怖力量,緊接著在我昏迷的時候,一股力量爆發出來,將所有護法誅殺,在即將陷入昏迷的時候,一道身影將我抱起來。

「姑爺,我們回家!」

「體內丹田受到重創!」

「等等,那把劍!」

「什麼時候姑爺修劍了。」

「不對,姑爺,有劍眼,劍心了,踏進劍芒指日可待。」

就在他們的議論下,我徹底陷入了昏迷狀態,對於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

此刻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的故老,故老皆是武宗境的高手,甚至說頂尖的故老武王境的高手踏出林家,向著棒子國趕過來,這一切都是林家的老爺子的意思。

「話不要這麼說,如今他的力量消耗殆盡,生命已經陷入了極限,必須回國。」

「東海市太過遙遠,此行我們可以前往東北李家。」

「藥王谷或者東北李家都行,我們只需要抓住時間就行。」

「現在必須保住他,不得不說這小傢伙的潛力巨大,尤其是在這種末法時代,潛力異常。」

「至少是一名實力強橫的劍宗。」

林家故老們嘀咕著,認真的觀察著現在的我身體情況,藥王谷和東北李家都是華國著名的丹道勢力,肯定一般人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對於這些千年世家自然不是什麼秘密,他們席捲著恐怖的力量,劃破天際而去,向著東北方向的丹道世家趕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