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筱宇伸出手,把她拉倒自己的身前按到自己的腿上,“迫不及待了?”

“嗯!快要開學了,得提前把事情安排好了才行,兩面都不能耽誤,我要品學兼優!”葉小鷗俏麗的小模樣讓人愉悅。

尤其是這段時間,在青州養的不錯,水靈靈的!

“媽媽還給你家的爺爺與爸媽帶了禮物,我得抽空去趟周家!”她請示着,但是心裏有些沒底,雖然這期間她有給周家打過電話,卻也不知道,周家是什麼態度。

“嗯!我陪你去好了!”周筱宇輕聲的附和着。

“你有時間嗎?”葉小鷗這樣問其實是不太想宇少一起回去,她怕他正面與父母衝突,尤其是在她在場的情況下。

“總不至於連自由活動回家的時間都沒有吧!”

其實在周筱宇的心裏,自己的父母他是好安排的,這個事情怕是要正面的與黃紫琪見見,纔是當務之急的。

對黃紫琪,周筱宇一直都是做着防範的。

這個小女人太野性,野性太大!套路絕對要比她的父親多變,這一點是他一直防範着的。 雖然她翻不了什麼大浪,但是周筱宇卻不想節外生枝。

當然對於自己的母親,周筱宇還是有把握的。

只是他想,在回去周家老宅之前,他要先見見自己的父親。

目前的經濟形勢,他父親當然是知曉的,但是他希望把自己的把握對父親交代一下。

這是多年以來父子兩個的工作習慣,這樣上下通氣,相互瞭解工作狀態。

“宇哥!你說媽媽… …”她欲言又止。

“別擔心,有我在!嗯?”周筱宇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葉小鷗雙臂摟住他的脖子,“好!努力工作!好好生活,這是我的目標!”

其實兩個人都心照不宣的迴避面對周家的事情。

周筱宇收回神,看向葉小鷗,脣紅齒白,明眸皓齒的正興致勃勃的跟他跩着,他真的是時時刻刻都想吃了她!

周筱宇的電話突兀的響了起來,他伸手拿過手機,並沒有放開葉小鷗的意思,直接滑開電話。

“嗯!”

“宇少,黃小姐剛剛抵京,想約您單獨見面!”對面是霍威的聲音。

葉小鷗掙了一下,想下去,周筱宇緊了緊手臂。

“好,安排地方吧!”周筱宇直接對霍威吩咐,然後掛點了電話。


他擡眼看向葉小鷗,“那不能陪你在家吃飯了!我要見見黃紫琪,有些事情是該說清楚的時候了!”

葉小鷗當然明白周筱宇指的是什麼。

“好的!我等你回來!”葉小鷗很爽快的迴應。

“那個… …宇哥,會不會影響到你們的合作關係?”葉小鷗眨着大眼睛看向周筱宇,其實很擔心。

“不會!對他們的存在,對我周筱宇來說,可有可無,我並不在意,不過我不會輕易放手!”周筱宇胸有成竹的說。


這當然是他的真話,對與黃氏的存在也確實是可有可無,不過周筱宇最不能接受的是,讓她們變爲自己的敵人!這纔是給她面子去見的原因。

他早就防範着黃紫琪的善變。

葉小鷗心裏有點小糾結,她確實並不想讓周筱宇因爲自己的事情爲難,那不是正應了那句話,她成了周筱宇的包袱了。

可是她愛他,不能放手把他給了別人。

她的小舉動怎麼能逃得了周筱宇的眸子,他的瞳孔縮了縮。

“怎麼了?嗯?”他的聲音極致的溫潤。

“宇哥!”葉小鷗笑了笑,“我只是有點期待我們之前說的,一家人可以和睦快樂的在一起!我很想幫你分擔一些,可是我知道我還是給你帶來了麻煩,讓你必須分心!”

周筱宇目光深邃若星空,“小鷗,你記住我的話,我母親的話,你完全不必在意,要娶你的人是我,他們的意見不重要。”

葉小鷗眼睛又酸脹了起來。

“還有我這一次要與黃紫琪談的不只是我們的問題,還有就是今後合作的方向,我會讓她明白,我們的合作基礎是雙方的利益,不會有任何其它的希望。不然我沒有必要去見她!”

周筱宇道,“這是我想找她想談很久是事情了。她不該在合作之上有其它的想法,即便沒有你葉小鷗,我也不會愛她!”

他用目光和篤定的話告訴她,他比她還想回到他們的世界。

聽到他這麼說,葉小鷗心裏一塊大石頭落了下來。


想到周夫人的話。

她真的有些畏懼,畢竟在周夫人眼中,她這個小毛丫頭是不合格的,她身份配不上週筱宇,無法給周家帶來巨大的利益……

“嗯。”葉小鷗點了點頭,“你這麼說我很高興,不過,只是我想我應該自己回去面對爸媽了,但你沒必要太過跟父母有牴觸,我想媽媽她……”

“不必想太多,對於我們而言,他們一樣屬於不相關的人。”周筱宇將她擁進了懷裏,手緊緊地抱着她,擡起凌厲的眸子,“放心,這邊的事很快就會完,很快……”

葉小鷗點了點頭,緩緩合了上眸子。

她不知道周筱宇有什麼計劃,但她只有等他,並相信他。


兩個人在書房裏膩味了好一會,直到霍威安排好了餐館,周筱宇才戀戀不捨的放開懷裏的葉小鷗,“那一會你自己吃吧!我回來不會太晚的!”

“嗯!行!”葉小鷗跳下他的腿,“那你快去吧!”

周筱宇起身拉着他向外走去,“我看看晚餐準備了什麼?”

兩個人一路說笑着下樓,周筱宇跟進了餐廳,看到桌上給葉小鷗做的清蒸魚,“哼!很想一起吃!”

他索性坐下來,“陪你吃一小口好了!”

葉小鷗趕緊給他盛了少許飯,“哪有請客吃飯還要在自己家打底的!”

“就喜歡跟你一起用餐,跟別人沒食慾!”

周筱宇老大不客氣的說。

葉小鷗心裏美滋滋的,周筱宇陪她吃完了碗裏的飯,才站起來真的走了。

葉小鷗看着他離去的背影莞爾一笑,心裏甜甜的。

周筱宇到了約好的餐館,黃紫琪還沒有到,周筱宇站在高高的旋轉餐廳的窗口,看着京城璀璨的繁華,心裏早就有了計劃,不過今天他是想看看黃紫琪究竟什麼意思。

很快黃紫琪的出現在包房的門口。

聽到了聲音的周筱宇迴轉挺拔的身軀,看見門口處,走進來靚麗無比的黃紫琪。

今天的她尤爲美豔,寶藍的貼身小裙,襯托出她極致豐滿的身材,胸部開後有些大,白花花的的一片,對周筱宇來講,見慣了商場上風花雪月的各色花瓶,這點當然是小Kiss.

周筱宇漫不經心的走過去,“辛苦了,黃小姐!”

“哪裏?不過,宇少,你總跟我那麼陌生,讓我很不習慣!”黃紫琪很大膽火辣的看向周筱宇,眼裏帶着某種火焰,還有一絲挑逗。

“不太可能吧!不習慣?”周筱宇笑的迷倒衆生,“這是正常的稱呼,黃小姐怎麼會不習慣!”

“我到希望宇少不會視我爲平常,只是當做商業夥伴!”黃紫琪很開誠佈公,“而且我很希望與宇少有更好的開始!”

“哦?黃小姐這樣想?”周筱宇也不迴避,既然人家女孩子直接開誠佈公了,自己也沒有躲躲閃閃的必要了,“不過我從來都是工作與生活分開,不混爲一談,這是我的原則!” 黃紫琪眸子裏的光芒冷了一冷。

“黃小姐,我想你應該瞭解一下我的態度。”

周筱宇停在了桌子的對面,瀟灑的坐下來,擡頭看着她嬌面的面孔,“我相信黃小姐一定對我的瞭解還不夠多!”

“生活與工作分開?宇少的原則!”


“是的,我的原則,我不會與我工作關係上的人發生任何工作意外的糾葛!也就是感情!這樣說,可能黃小姐比較容易明白。”

黃紫琪沒接茬,不承認,也不否認。

“……”

黃紫琪面對周筱宇逼視的目光,非但不緊張,反正保持着一慣的平靜和坦然,“宇少,你這麼想正常,畢竟我們確實合作不久。”

“黃小姐明白就好。”周筱宇道,“之前與黃老先生接觸時,我們談的很多,但是雖然我們一起工作兩次,相信還是不足以瞭解深刻!”

周筱宇看着黃紫琪坦然的繼續說。

“不過我喜歡黃小姐深入的瞭解我,這樣更有利於我們以後的合作!其實不得不說與黃小姐一起合作,我很愉快!是難得的好搭檔!”

“黃小姐的呢?對我們的合作有何感想?不妨聊聊!”

但既然她接近他,他就順勢問下這個問題。

顯然黃紫琪沒有想到周筱宇會提到這一個問題,臉上一時有點慌張,但她的心智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那個……”黃紫琪眸裏閃爍着一些溼潤的東西,緩緩低下臉,“宇少,我對跟您的合作同您一樣,不過… …”

周筱宇眸子眯了眯,直直的盯着黃紫琪。

黃紫琪看到他臉色有異,意識到自己的下面的話太過犀利了,有點不太好說,馬上擺了擺手,“哦,我沒有其它意思!宇少,我只是說,現在我們纔剛剛算是合作,我也必須爲家族考慮,如果我說了什麼不能說的話,還請宇少體諒,也請宇少考慮!”

“還是老規矩嗎?你的意見就是黃老先生的意願?”周筱宇似乎很隨意的說,“也是,黃小姐畢竟是黃氏的少主!”

話說得婉轉,但不外乎就是對他無所謂的一種暗示。

“……宇少!”黃紫琪緩緩低下頭,睫毛顫動了幾下,“我們都必須爲自己的家族考慮,此時不同彼時,我不能直接回答宇少的這個問題了。”

周筱宇看着她一臉歉意的模樣,反而一笑,“既然黃小姐是有想法來的,那就說出來吧。”

聽到周筱宇讓她說出她的想法,黃紫琪有些意外,猛然擡起眸子,“是,宇少!”

察覺黃紫琪果真是帶着想法來的,周筱宇不太經意的說了一句,“黃小姐,只要不是討價還價即可!”

“… …”

黃紫琪有些異樣!輕輕點頭,“是。”

“有些意外。”周筱宇道,“之前見黃小姐時,感覺黃小姐乾脆利落,雷厲風行,很難想象還有如此思前想後的表現!或者說,你可以更直接些!我們既節省時間,有可以直達核心問題!”

黃紫琪手指收緊,“宇少……見笑了!因爲這個問題涉及到我自身的問題。”

周筱宇風輕雲淡的笑,“說說看!”

“我很看好與宇少的合作,是因爲… …還有一層因素!”黃紫琪咬着脣。

周筱宇看到黃紫琪突兀的有些臉紅,正了正身體,看起來他很嚴肅。

“不止吧。”周筱宇笑笑,“其實我所瞭解的黃小姐殺伐決斷,心狠手辣,這是你涉及到的商界衆所周知,也是我與之合作兩次親身體驗得到的。”

周筱宇看向對面的經驗絕美的黃紫琪,這是所有男人都爲之傾倒的容顏。

“絕對能成爲出類拔萃的統領,管理黃氏家族的內部問題,甚至能壓制住黃氏家族其他長老,黃小姐身爲一個女子能做到這些,你還這樣唯唯諾諾不是你的性格!”

黃紫琪心臟劇烈地跳動着,被周筱宇說穿這些,她一時有點窒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