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那……祝你成功,加油!”

什麼?蘇晚晚的小腦袋上蹦出一排問號。

祝你成功?


前輩我真的只是開開玩笑啊喂!

經歷了這麼一個尷尬的場面,蘇晚晚覺得自己已經無顏再在片場待下去,她起身和小意上了車,一起回了酒店。

“你怎麼不告訴我他在後面啊!真的是太尷尬了!我美少女的形象還沒挽回就又破裂了!蒼天啊,我可太難了吧!”

“我還沒來得及……下次,下次我一定提前提醒你。”小意舉起手保證道。

“一定要提醒我啊,我可是要挽回形象的,不能再這麼丟臉下去了!”

“放心放心,我唐小意說到做到!” 兩人正說着話,開着的車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

“前面好像出車禍,我下去看一眼。”司機說完,解開安全帶就下了車。

蘇晚晚也想跟着下去,但是被小意拉住了。

“晚晚,你幹嘛去?”

“我去看看啊。”

“你下去就直接被人圍觀了,我可不想明天的頭條出現蘇晚晚被人扔雞蛋,你好好在車裏待着吧,我替你出去看。”

蘇晚晚:“……”我有那麼慘嗎???

“我武裝好我自己行不行呀?”說完,她從包裏拿出口罩和帽子,將自己的大半張臉都遮住,只有兩個眼睛露了出來。

“這樣就認不出是我了吧。”

說完,她迅速的推開門下了車。

見她的速度那麼快,小意也沒有辦法,只好也把自己裝備好,跟着下了去。

在車流中,一輛黑色的奔馳安靜的停在這裏,只是他的主人看起來十分的煩躁。

景深同樣被堵在了這裏,他剛剛下飛機,要開車回公司,誰知道路上發生了車禍,被堵在了這裏。

他看看四周,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通行,後面的車越來越多,現在掉頭也晚了,他扯了扯領帶,本來就冷淡的臉顯得愈發的難以接近。

他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很快,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總裁,請問您有什麼指示?”

“我這裏發生了車禍,被堵在了路上,你馬上安排車來接我,定位我已經發給你了。”

“是,總裁,您稍等。”

對面人說完,景深就掛了電話,將駕駛座的車窗打開,左手安靜的搭在車門上,手裏拿着一支點燃的煙。

蘇晚晚首先看的就是這隻手。

指甲修剪的很整齊,手指白皙修長,且骨節分明。

她順着手向上看去,一張如同完美雕刻的側臉映入眼簾,眼睛半眯,顯示着男人的不耐煩。

似是她的目光太過火熱,景深竟有所察覺,轉頭看了過去。

四目相對,蘇晚晚聽見了自己的心跳動的聲音。

我靠,這也太他媽帥了!!!

但是隻看一眼,景深就轉過頭去,並將車窗也一併關上。

看不到美人的蘇晚晚一臉傷心和遺憾,但在口罩下,並沒有人知道。

“極品啊極品,真的是極品,就連謝老侯爺他家的小侯爺都沒有這麼好看!”蘇晚晚嘀嘀咕咕的,小聲的說道。

蘇晚晚在古代還沒進宮的時候,就聽說過謝家小侯爺的名聲。

傳聞,他是全京城長的最好看的人,連女人都沒有他美。

蘇晚晚偶然見過一次,確實驚爲天人。

但和她剛剛看見的那個男子比,着實是相差良多。

謝小侯爺有些男生女相,但是剛剛那個男子,一看就男人味十足啊!

蘇晚晚還在心中暗暗回味着剛剛那一眼,眼睛笑眯眯的看着遠處,沒有聚焦。

小意看見她在發呆,覺得有些奇怪。

“晚晚,你在想什麼?”

突然被叫到,蘇晚晚回了神,有些不快的看向小意。

小意最近總被晚晚突然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只覺得有些驚慌。

冷酷總裁下堂妻

“我剛剛看見一個絕世美男,好像是誰家的司機,哎,長的實在是太招人稀罕了!” “哪家司機那麼帥啊?”小意看了看四周,除了大腹便便的男人,她也沒看見什麼好看的人啊。

“哎,人家早把車窗關上了,我也就看了一眼。”說完,眼神中還流露出些許不捨。

看着自家藝人花癡的模樣,小意也是十分的心塞。

晚晚這一落水,好像是開了竅一般,和從前大不相同。

“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那個小司機挖過來給我開車,長的實在是太帥了!”

您別想了,您還想讓人給你開車呢?

您這小破面包車也好意思給人開?

這時,正好司機從前面走了回來,看着站在車旁的二人說道:“前面車禍挺嚴重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通路,我們繞路吧。”

片場

蘇晚晚走後,向凌坐在了剛剛蘇晚晚的位子上,他的經紀人看到他坐下,快步的向他走過來。

“你剛剛怎麼和蘇晚晚有說有笑的?”

“沒什麼啊。”想到剛剛的事,向凌的嘴角又止不住的向上揚,但畢竟這事兒說出去有點損害別人形象,他就沒和經紀人說。

看着向凌又像剛纔那樣笑的一臉盪漾,經紀人的臉上露出了老父親一般爲難的表情。

“小凌啊,你跟哥這麼久了,聽哥一句話,蘇晚晚雖然長得確實挺好看的,但是你不能和她有太多接觸,你是偶像,她的名聲又那麼差,如果你和她之間傳出什麼緋聞,對你的影響太大了。”他拍了拍向凌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道。

向凌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有時候對自己的這個經紀人確實有些無語,總是腦補過度。

“陳哥,你想什麼呢?”

“當然是想你想的啊。”

“那你想多了。”向凌白了他一眼。

“真的嗎?那就好,雖然你長大了,但是你還不能談戀愛,你得記住這一點!”

向凌聽完,又白了他一眼,坐到了旁邊的座位上,和經紀人中間隔了兩個座位。

看着他這一系列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動作,莫名其妙被嫌棄的經紀人:“……”我做錯了什麼?

但是在片場上,不止一個人看到了剛剛蘇晚晚和向凌的互動,看到向凌笑的那麼開心,大家都有些驚奇,不自覺的朝他們的方向看去。

邱蔓蔓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看着蘇晚晚直咬牙,眼神也愈發的嫉妒。

她進組第一天就和向凌打過招呼,向凌是目前當紅偶像小生,要是能和他打好關係或者傳出什麼緋聞,那她的熱度就會一漲再漲,怎麼看都不是一個虧本的買賣。

但向凌對她一直很冷淡,也只是保持了一個基本的社交禮儀而已。

如今看到他對蘇晚晚笑的那麼開心,自是將所有的過錯都按在她的頭上。

蘇晚晚這個狐媚子,又勾引男人。

回到酒店,已經晚上了。

蘇晚晚洗過澡之後,肚子有些餓,突然想起現代社會人人稱讚的外賣,就有些心癢癢。

她拿出手機,迫不及待的點開了黃色小軟件。

她十分虔誠的點開了外賣那一欄,她看着五花八門的飯店和菜系,內心無比的激動。 現代社會科技殺我!!!

小意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蘇晚晚躺在牀上一副類似於癲癇的樣子,滾遍了全牀。

“晚晚,你在幹什麼?”


聽到小意的話,蘇晚晚一個鯉魚打挺,從牀上坐了起來。

“我在點外賣呀,你要不要吃?”

“點外賣?”小意用一副看鬼的表情看她,“你不是從來不吃外賣的嗎?”

在小意的印象中,蘇晚晚異常的挑食,從來只吃高檔餐廳的食物,她爲此還納悶兒了好久,明明沒戲沒廣告沒代言,她哪兒來的錢天天吃大餐呀!

聽到小意的話,蘇晚晚的嘴微不可查的抽了抽。

她忘了原主這挑剔的毛病了……

“我這不是死過一次了嗎,死過一次才知道人活着不易啊,從我醒來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我要好好的生活,享受生活,享受美食!”

“你確定?你不嫌棄外賣不乾淨了?不懷疑他們用地溝油了?”



小意還是有些不相信,但蘇晚晚能理解,畢竟一下子變化太大,他們也是需要時間去接受的嘛!

“確定,非常非常確定,我想吃好吃的,你知不知道有什麼好吃的啊?”

看着蘇晚晚一臉雀躍的樣子,小意想了想,說道:“正好是夏天,我們吃小龍蝦吧。”

“小龍蝦是什麼?好吃嗎?”

“當然好吃啊!”小意的表情一臉嚮往,彷彿已經在腦中腦補小龍蝦的美味。

“那就點這個,就這個!”她眼睛發亮的把手機遞給小意,“多點點兒,我請客。”

“行,你要吃什麼口味的?”

“都有什麼口味的?”

“蒜香的,十三香的,麻辣的,香辣的……”

“都要都要,一樣來點兒。”還沒等小意說完,蘇晚晚就迫不及待的打斷。

“那就一樣來一斤吧,四斤,我們差不多能吃完。”說完,小意就在手機上點了點,要付錢的時候,才把手機遞給蘇晚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