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就在此時,他手觸摸的下方突然出現一個小凹槽。

古木微微皺眉,他知道,這應該需要插入龍紋匕首,可如今自己並沒有那玩意,龍紋石倒-剛剛獲得一塊。

「嗯?」

想到龍紋石,古木心中一喜,然後將前者從空間戒指內取出來,然後用心火將其包裹。

龍紋石號稱尚武大陸最堅硬的石材,武皇乃至武聖想要破開或煉化難度不小,然而,擁有最強火焰,並達到武神的古木,可以分分鐘將其熔煉。

鑄造-一門手藝。

可-古大少沒有一點研究,所以將龍紋石煉化后,依靠著記憶鑄造出的龍紋匕首簡直就像一個大勺子。

雖然形態難看了點,雖然很不像匕首。

但還-和凹槽很匹配的。

咔——

古木拿著龍紋『匕首』,插在凹槽處,頓時傳來清脆的響聲,就好像鑰匙和鎖具達到完美契合度。

嗡嗡——

石壁開始輕微顫抖,藍色光幕頃刻間浮現出來,然後形成一層光膜將他籠罩。

見到如此情景。

古木嘴角抹出一絲微笑。

當年自己還-武徒小菜鳥的時候,就-這般陪著龍靈一起進入了龍帝遺墓,然後差點死在裡面。

如今,再次進入卻達到武神境界。

武徒和武神。

還真-兩個極端。

……

熟悉的環境,蘊含著五行風水學。

古木插入龍紋匕首后,成功被帶入龍帝遺墓,最終徑直來到盡頭,看到了十多根龍紋石打造的巨柱和龍紋石棺。

站在石棺前,他抱拳道:「大陸有劫,為能與其抗衡,必須要用龍紋石來鑄造武器,龍前輩,你應該不會介意。」

這棺材雖然-廢棄的,但畢竟曾用來安葬龍帝,將人家棺材本都拿走,這有點操蛋啊,所以他必須先-清楚。

咻——

-完后,他心安理得了。

旋即毫不猶豫的將石棺收入其中,又相繼將巨柱收入其中,最後又-抱拳道:「抱歉,告辭了!」

……

荒島基地。

古木帶回了二十多噸的龍紋石,讓得很多鑄造大師亢奮不已。

這種材質他們只-聽聞,卻從沒鑄造過,有生之年如果可以用世間最強石材錘鍊出武器,也算-死而無憾了。

將龍紋石交給楊婕后,古木回到歸元劍派,得知龍靈身世后,他一直考慮要不要將這個消息告訴她。

自己的女人,有權了解自己的過去。

最終,古木來到劍脊峰的掌教書房,將有關龍家被滅等事情告訴了孩子他娘。

得知一切的龍靈,陷入沉默。

稍許過後。

她抬起頭,盯著古木,徐徐-道:「我想帶著兒子去葬龍山看一看。」

「沒問題。」

古木贊同道。

葬龍山曾-龍家的家園,-龍靈的根,回去看看也-理所當然的事情,於-繼續-道:「我陪你們一起去。」

「不用了,你還有很多事情,我和團團一起去。」

龍靈拒絕道。

她知道在這兩年,鬼魅族隨時會出世,怎麼能讓自己男人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

古木最終被龍靈婉拒,唯有在劍山為其送行,直到老婆和兒子消失,這才啟程返回荒島基地。

大軍形成,統帥已有。

接下來-要認真的去訓練,去面對未來的鬼魅族。

……

虛無之界的封印下方。

強壯的鬼魅族武者聚集在這裡,人數高達幾百萬,他們亢奮的呼喊著,吶喊著。

而在流光碟旋,封印足有十多萬年的附近,三名尊者形成三角形,分列三個地點,全身散發出幽暗的光芒,正在與封印抗衡!

就在今天,他們終歸決定,以尊者之力將不穩固的封印給破開,然後讓自己孩子們前往那嚮往的世界里。

符文封印乃太古時代古族大能凝聚全族形成的,雖然如今已經破裂,但畢竟根基很強,並且融入十三名武神強者的靈魂。

三名尊者想要依靠自身之力破開,根本不-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這需要時間,其次,還要付出修為,就算最後能夠破開,三人也必然會元氣大傷。

你可以叫我魔王 符文封印歷經萬萬載,又遭到無數次的破壞,行將就木,鬼魅族就算不破壞,必然也會有一天徹底碎裂。

三名尊者知道這一點,卻沒有等下去,因為,他們等了很久,付出了很多,實在等不下去了。

嗡嗡——

三名尊者的力量徹底與符文封印融合在一起,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在曾經歲月里,他們三人沒少攻擊封印,但奈何那時候封印很強,他們均-敗下陣來。

如今再次與其融合,再次進行破壞,雖有些難度,卻沒有強大的反噬,破口封印指日可待!

鬼魅族的三尊立在封印下,仿若化身了石像,一動不動。

而他們後方,百萬鬼魅族武者紛紛吶喊,眸子里有著對期待,有著瘋狂。

「哥……」

在這百萬大軍內,夙沙幽若一身黑衣遮住了驚為天人的面容,然後輕輕-道:「三大尊者-過,破開封印的時間不會超過兩年。」

夙沙寶卑聞言,雙拳緊握。

兩年的時間很短暫,到那時,自己要帶著族人先一步出征,妹妹也要嫁給哈兒一族的酋長之子哈兒憞。

醫神小農民 哈兒憞,他認識。

吸血姬的墮落 這-一個典型的廢物,實力只有千夫長,而且極為好色,單單-妻室就有七八個!

那三個老不死的傢伙,竟然將妹妹嫁給他,而且還-做妾,這實在讓他惱怒。

怒火升起。

夙沙寶卑身體在輕微顫抖,隨時有著火山噴發的可能。

「哥……」

夙沙幽若覺察到他的憤怒,急忙走向前,安撫道:「妹妹已經想通了,如果能夠為夙沙一族帶來好處,甘願奉獻自身。」

她越-如此-,夙沙寶卑越-憤怒和自責。

兩兄妹屬於夙沙女王嫡親一脈,從小生活在一起,感情極為深厚。

如今,自己這個做哥哥的卻無法保護妹妹,反而眼睜睜看著她嫁給一個垃圾,一個不喜歡的人。

「決不允許……」

夙沙寶卑心中暗暗道,然後目光移向符文封印,心中猛然升起一個大膽的想法,然後拉著夙沙幽若離開人群,返回部落。

「封印破開,三個老傢伙實力必然受損,我若帶著族人在進入大陸之際,出手偷襲,應該可以將之除掉!」

回去的路上,夙沙寶卑心中想著,看來,這傢伙-打算對三大尊者下手啊。

在鬼魅族,有三個尊者,其次便-首領,如果三大部落的頂樑柱都死了,夙沙一族就不會被壓迫,就算真的打起來,也不一定會輸!

「三個老傢伙,-你們逼我的!」

定下計劃后,夙沙寶卑眸子里閃過一絲狠辣。

「哥,你怎麼了?」

夙沙幽若感覺到自己哥哥那嚇人的眼神,頓時擔心的問道。而後者則咧著嘴,笑道:「沒事,哥很好,哥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 司徒雲舒無言以對。

三年後再收養小木頭,確實對他比較殘忍。

再加上,她也不希望安璇和小木頭分別太久。

見她沉默不語,慕靖南來到她身邊,淡淡的煙霧縈繞在她眼前,司徒雲舒瞪了他一眼,「離我遠點。」

「抱歉,忘了你不喜歡煙味。」慕靖南假惺惺的問,「那我掐了?」

「……」

「好吧。」摁滅煙蒂,他隨手扔進垃圾桶里。

頎長的身形,靠在牆壁上,多了幾分浪蕩不羈,抬起的眼帘,透著幾分笑意,「還在生氣呢?」

「……」

「你看,你也不打算跟我復婚,我也沒打算跟除了你意外的女人結婚生孩子。你不給我生,我就收養一個孩子咯。」說到這,他小心翼翼的睨了一眼司徒雲舒,觀察著她的反應。

果然不出所料。

當她聽到「復婚」兩個字的時候,眉頭一跳。

聽到「生孩子」三個字的時候,唇角已經抿得緊緊的。

聽完了他說的話,臉色已經陰沉得能擰出水來。

「你看,你收養了安璇,我收養了言禮,不也是挺好的么?至少,讓他們兄妹倆不用分離。」

司徒雲舒怒極反笑,「你的意思是,我應該感謝你?」

「我可不敢居功。」慕靖南直起身,一手落在她肩上,「只是,你能不能不要對我抱有這麼大的敵意?反正我也不會騷擾你,不是么?」

「手拿開!」

「抱歉。」悻悻的收回手,慕靖南輕咳一聲,緩解尷尬,「還有什麼要說的么?」

「你可以走了。」

總裁的蜜寶嬌寵 慕靖南點頭,表示明白,「時間也不早了,我該帶言禮回家了。他還小,一定要保持良好的作息時間才能長高。」

轉身,徑自回公寓。

男人高大的身軀,在公寓門口頓住了腳步,他默默的等了一會兒。

也沒等到她跟上來,只好轉頭,「把門開一下,我沒鑰匙。」

氣勢一瞬間垮掉了!

司徒雲舒冷哼一聲,雙臂環抱在胸前,「剛才不是挺厲害的么?」

「……我錯了還不行么?」慕靖南做了個請的手勢。

邀請她開門。

司徒雲舒把門打開,兩人踏進公寓,便看到慕言禮和安璇排排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

小傢伙們乖巧極了。

當兩人靠近的時候,兩個小傢伙同時轉過頭來,目光亮閃閃的瞅著他們,「媽媽。」

「爸爸。」

慕靖南俯身,揉了揉慕言禮的腦袋,又捏了捏安璇的臉蛋,「安璇,爸爸要帶哥哥先回家了。時間不早了,你也要早點休息,知道么?」

安璇對於這個爸爸,還是有一點陌生。

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腦袋,「安璇知道。」

「乖,跟爸爸說晚安。」

安璇乖乖道晚安。

司徒雲舒看著這一幕,自己的女兒被慕靖南收買了,乖巧得像個小棉襖一樣,心裡極為不服氣。

「少廢話,你該走了。」

立即下逐客令。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