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看來我們還真是厲害呀……”雙份看着火災現場苦笑道。

“不,與其說是我們厲害,還不如說是放火的人厲害。”老王聽後搖搖頭嚴肅的說。

“什麼意思?”雙份問到。

“你仔細看着周圍,尤其是着火的那間屋子,像是自然起火嗎?”老王指着火燒的最旺的那間屋子說。

“確實,看周圍這佈置,根本就是有人故意放火,而且還故意把火勢控制在一定程度!”藍海辰突然也開口說。 衆人聽藍海辰和老王說完,都仔細向着火的地點看去。尤其是那間着火最厲害的屋子,更是被大家重點檢查。

最後衆人發現藍海辰說的果然沒錯,這場火災確實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不少細節都顯示,這並非無意中形成,而是有人故意爲之!

首先就是着火的地點,雖然方纔大家急着救火比較忙亂,但不少人還是感覺出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着火地點都是分散的。

比如只是在走廊裏,就有好幾處地點着着火,但沒處卻都不相連,是單獨分開的。

這就很奇怪了,火都是慢慢蔓延的,不可能突然移動到某個地方。因此這種現象本身就說明,這場火災有問題。

再就是那個着火最嚴重的房間,也是這次火災唯一一個被火波及的房間,那裏並沒有人住,根本就是一間空房,平常也沒有人進去。

但它偏偏火勢最大,這一點更惹人懷疑。

更有意思的是,這間房間的火很顯然被人爲限制住。除了房間的中央區域外,其他地方基本沒有遭殃。

放火的人在中央佈置了一團類似篝火的東西,並將周圍的擺設清空,再圍上一圈類似鐵皮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從哪弄來的。

這樣這團“篝火”就像一個大桶一般,將火勢完全限制在通內,只要及時處理,根本影響不到其他地方。

這也是爲什麼玩家們沒有一個專業人員,但卻可以這麼快把火撲滅的原因。

“也就是說,是有人故意放這場火,又不想讓這火燒的太過厲害,在有意控制嗎?”煙鬼皺着眉頭說到。

“恐怕是的,這裏麪人爲因素太多了,要說是無意中形成的,我怎麼也不相信。”藍海辰點點頭說。

“但關鍵是,是誰放的這團火,又有什麼目的呢?”眯眯眼則問,“這團火的作用,只不過是把我們都引出來,活動了一下而已。難道放火的人是想趁亂到哪裏去偷東西?”

眯眯眼說完大家都看向周圍,不對,這裏並沒有人偷懶,大家剛纔都在救火。

“不會吧,我看看大家都在忙碌,沒有人偷偷離開啊。”雙份說。

“那只是表面上,當時情況那麼亂,誰知道有沒有人渾水摸魚。”雞冠花則說。

“所有人都在這裏嗎?”這時大頭突然說,“讓我看看誰不在這。”

大家這才注意到,並非所有玩家都在這裏,有幾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現身。

於是大家仔細統計了一下,發現少了四個人。

紅臉、微波爐、河馬、大炮、汽水,這五個人都不在這裏。

“應該是去遊戲區域了,大家說火會不會是他們中的人放的。”老王猜測說。

“我們並沒有證據證明這一點,還是不要亂猜的好。我覺得現在我們的思路,應該是想想這場火對放火的人有什麼用,而並非放火的是誰。只要搞明白放火的作用,放火的人也就不難確定了。”藍海辰建議說。

“那作用是我們?”夢潔開口問。

“現在還不能確定,所以我要問問在場的各位,誰有什麼線索?我想既然能發生這種事,相關的人不可能一點察覺都沒有吧?”

藍海辰說完看向周圍,但沒有人回答,大家都茫然的看着其他人。

“不說嗎?還是這裏面有什麼祕密,不能公開?”藍海辰眯着眼睛一字一句的說,“好,如果你相信我,可以私底下找我說,我會想辦法查清真相的。我敢肯定,咱們這裏面一定有人知道些什麼!”

一股詭異的氛圍再次產生,瀰漫在整個走廊。大家互相注視着,眼中都有一絲警惕。

警察隊長在暗處偷偷看着藍海辰,心中開始分析整件事的由來。

“很明顯,這把火最大的用途,其實就是把所有人都引出來!這樣放火的人,就可以知道到底是誰不在這裏。或者換句話說,到底是誰去了遊戲區域!”警察隊長想到。

現在警察隊長最擔憂的,就是在遊戲區域的另外兩名警察。警察隊長知道,這纔是這場火災的重點!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放這場火的人一定就是想通過這件事,查清警察的身份!但關鍵是,究竟是誰放的火呢?”

警察隊長開始在心中盤算,將可能放火的人一一列舉出。

“首先就是殺手,如果殺手知道我要更天使聯絡的話,很可能用這種方式查出我們的身份,所以殺手的嫌疑無疑很大。

再就是天使玩家,對方是知道羅皓峯他們在遊戲區域的,所以爲了不暴露自己,天使玩家也很有可能選擇放火,查清我們的身份。”

想到這裏警察隊長又看向藍海辰。

“最後就是藍海辰,這個傢伙如果知道我在算計他的話,同樣可能用這種方式。

也就是說,這三者是都有可能的。這就很麻煩了,如此一來我根本無法確定到底是誰幹的,也不肯定羅皓峯他們到底有沒有暴露!”

警察隊長心裏慢慢開始急躁,有嫌疑的太多,警察隊長根本無法確定到底真兇是誰。

這時藍海辰和江雨煙暗暗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一絲笑意。

不用懷疑,火當然是藍海辰放的。目的就跟警察隊長猜測的一樣,爲了查清警察的身份。

就在得到白兔計劃成功的答覆後,藍海辰立刻展開行動,偷偷潛入屋中,將一切佈置好。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算好時間,等警察們差不多出發時偷偷放火,並讓火勢蔓延開來。

接下來的一切就十分簡單了,大家爲了救火紛紛出來幫忙,藍海辰一眼就能知道誰不在這裏。如此一來嫌疑人的範圍就能大大縮小,白兔也不用親自現身,就可以得到答案。

想到這裏藍海辰又偷偷看向白兔,白兔感覺到後也看向藍海辰。

藍海辰對白兔微微點頭,白兔表示明白,並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

行動還沒有完全結束,要想做的自然,白兔還必須把最後的步驟做完,這樣才能把警察隊長完全搞暈,讓警察隊長無從入手。

“到時候那傢伙就猜吧,猜猜放火的到底是誰!”藍海辰心想。 就像藍海辰所說的,警察隊長此時已經陷入前所未有的糾結中。嫌疑人總共有三個,誰都有可能放火,卻又無法最終確定是誰。

眼見商量不出什麼結果,衆人只得回到房間。警察隊長剛一進屋就打電話給紅臉還有另一名警察。

“喂,你們不用再等了,我想天使應該不會出現了。”警察隊長直接說到。

“什麼意思,出了什麼事情?”紅臉聽後一愣。

“還真出了事情,而且還不小。”

於是警察隊長將剛纔發生的事解釋給紅臉他們聽。

“居然會發生這種事……”另一名警察聽後震驚的說,“這麼說來,我的身份也快暴露了?!”

“還不清楚,如果放火的人不是殺手的話還好,如果是的話,恐怕你距離暴露真的不遠了……”警察隊長表示。

“這……沒想到會出這種亂子,到底是誰這麼陰險!”那名警察又狠狠的說。

“現在我們怎麼辦,你說殺手會不會守在哪裏偷偷觀察我們,來猜測到底誰是警察。”紅臉嘆了口氣又問。

“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所以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分開,然後單獨回到住處。

記住千萬不要一起回來,也不要馬上回來。最好等上一會兒,這樣才保險。”警察隊長想了想說。

平民不像警察,火災的事平民肯定無法第一時間得知。因此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裝作什麼也別不知道,正常回到住處。

“放心我們知道該怎麼辦,你在那邊也要小心。”紅臉點點頭說。

“好,有什麼情況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倆,手機記得保持暢通。”警察隊長也說。

就在這時另一名警察突然發出“咦”的一聲,然後掏出自己的手機。

“這、這是?!”紅臉也開口說,聽語氣似乎十分驚訝。

“怎麼了,有什麼情況嗎?”警察隊長忙問。

“手機,我的手機突然有電話打進來,是個陌生號碼。”另一名警察皺眉回答說。

“陌生號碼?”警察隊長先是一愣,隨即露出震驚的神色,“快,接起電話,但要裝作是平民,千萬不能露餡,也不能用變聲器!”

那名警察聽後點點頭,雖然疑惑但還是將電話接起。

“喂?”那名警察接起電話說。

沒有迴應,對面什麼聲音也沒有,死一般的寂靜。

嘟嘟嘟……

下一秒電話掛斷,對方從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情形十分詭異。

“對方沒說話就掛了,這到底怎麼回事?”那名警察疑惑的問,根本不明白這是爲什麼。

“果然啊,對方果然不說一句話!”警察隊長深吸一口氣,強壓住內心的怒火解釋說,“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打這通電話的人,應該就是放火的人!”

“什麼?!”紅臉二人聽後都是一驚,“這是爲什麼?”

“你們還沒想明白嗎?這是在試探你們的身份啊!恐怕對方已經預料到我會打電話通知你們,所以就挑這種時候也打電話過來。”警察隊長說。

“我明白了,放火的人給所有在遊戲區域的人打電話,誰的手機在佔線,誰就可能是警察!”紅臉咬着牙狠狠地說,同時感到一陣惡寒。

還真是防不勝防。

“不錯,確實是陰險啊,居然用出這種手段!你也快換個手機跟我聯絡,不要再用自己的手機了!”警察隊長說。

於是紅臉趕緊掛斷電話,用另一部手機聯絡警察隊長。

“總之現在一切都要小心,如果等會你的手機也有電話打進來,就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警察隊長再次囑咐。

“好的,我會小心的。”紅臉點頭說。

於是警察隊長又囑咐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然後警察隊長才發現,自己的另一部手機已經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是白兔打來的。

“喂。”警察隊長撥通白兔的電話。

“你終於肯回電話了。”白兔用氣憤的語氣說。

“發生了這麼多事,我也要處理一下不是嗎。剛纔還有人給我們打電話,肯定是在試探我們!”警察隊長回答說。

“哼,假的吧,這一切都是你自導自演的吧?!”白兔語氣陰冷的說,“怎麼會這麼正好,正好是在兩點的時候發生火災。這計算的也太準確了不是嗎?

如果不是知道具體細節,怎麼可能計算的這麼準確?這肯定是不是別人能完成的!”

警察隊長聽後一陣氣結,怎麼我還沒指責你,你倒反過頭來懷疑我了?

在警察隊長看來,這個天使玩家的嫌疑纔是最大的。

警察隊長想到這裏突然有個想法,現在天使玩家還在跟自己通話。如果現在再去看看藍海辰和江雨煙,會不會發現什麼破綻?

想到這裏警察隊長偷偷打開房門,向走廊裏看去。

然後警察隊長居然發現,藍海辰和江雨煙正站在走廊跟老王說話!三人正在討論着什麼,完全沒有注意到警察隊長這邊的動靜。

“我靠,他們居然在走廊裏……難道他真的跟這件事沒關?”警察隊長又偷偷關上門,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難解開。

“你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在心虛。”這時白兔又說。

“心虛?我告訴你,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我們的身份也險些暴露,不要覺得我就無所謂!”警察隊長聽後不耐煩的說。

“哼,但願你說的是真的,不要讓我發現你在說謊。我不會再跟你們見面了,在我信任你們之前!”白兔冷聲說到。

“你現在在哪呢,還在遊戲區域嗎?”警察隊長突然問。

“這個你不用操心,再見!”白兔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切,還想着試探他一下呢!”警察隊長看着手機遺憾的說。

剛纔警察隊長問白兔在不在遊戲區域,其實也是有用意的。如果白兔生氣之下做了回答,那就可以給警察隊長一個具體線索。只是很可惜,白兔並未上當。

同時在另一邊,藍海辰與老王略微商議了一下,便帶着江雨煙回到房間。

“真是麻煩啊,原以爲一次就能查出警察的身份,這下倒好,居然還有這麼多人搞亂。”藍海辰開口說。 藍海辰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指現在可能是警察的嫌疑人太多。

聽完藍海辰的話江雨煙也點點頭,她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人在遊戲區域晃悠。

按照之前的計劃,白兔先設法將警察們引到遊戲區域,然後再由藍海辰一把火將其他人引出來。

這樣玩家們自然會分成兩批,一批在住處滅火,另一批在遊戲區域。

如此一來可能是警察的嫌疑人自然會大大縮小,藍海辰也可以輕易找出警察。

藍海辰想的很好,但也只是想的很好罷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居然一次有五名玩家在遊戲區域裏,這就給藍海辰接下來的判斷增添無數麻煩。

畢竟除了紅臉之外,還有四名嫌疑人在,四分之一的成功率,怎麼也不可能瞎猜。

“也就是說,還是得費一番周折才能獲得警察的身份。”藍海辰心想。

雖然藍海辰已經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偷偷發信息給白兔,讓白兔挨個給嫌疑人打電話,希望可以通過是否佔線判斷警察身份。

但很可惜,看來警察隊長在打電話時選擇了紅臉,因此這個方法也沒有取得效果。

如此一來,藍海辰不得不再想辦法,再進一步調查警察的身份。

“算了,情況不可能每次都按照我們預估的方向走,總會有意外發生的。”江雨煙輕輕拍了拍藍海辰說。

“這點我也清楚,只是我怕再這樣下去,我們會慢慢留下很多線索。那些警察也不是傻子,遲早會找到我們頭上。”藍海辰嘆了口氣表示。

“確實,雖然我們已經最大限度撇清我們的嫌疑,但對方不可能完全相信我們。

只要我們行動就一定會留下線索,說不定對方就能通過哪個我們沒有注意到的點,查到是我們在搞鬼。”江雨煙也說。

沒有完美的計劃,那些小說裏所謂的完美犯罪,其實也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警察隊長可能只是一時迷茫,只要給對方一些時間,最終確定到藍海辰身上並非是不可能的事。

“那我們怎麼辦,還要繼續行動嗎?”江雨煙問到。既然有危險,那停止行動就是最好的方式。

“不,如果現在停止的話,之前做的一切就都功虧一簣了。趁着現在那些警察還沒想明白,我們反而要快些行動,一鼓作氣將那個警察揪出來!”藍海辰咬着牙說。

“但問題是現在我們可以操作的空間已經不多,還要怎麼做才能搞清楚誰是警察呢?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想騙他們恐怕已經很難了吧。”江雨煙皺着眉頭說。

“是啊,現在那些傢伙已經前所未有的警惕起來,想讓他們露餡實在不好辦。”藍海辰也很爲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