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

巖通緩緩站起身來,仰天大笑,身上的岩石化作齏粉飄散而來,裸露出被灼傷的肌膚,令人觸目驚心。

林冕眉頭緊皺,伴隨着他的實力提升,尋常融靈境小成強者在這種情況下,即便不死也是彌留之際了,沒想到自己已經手段盡出的情況下,這巖通竟然還能站得起來。

“栽了栽了,沒想到今天竟然敗在你這個小子手上,雖然你取了些巧,但我也拿出了一些手段,罷了,我認輸。”

巖通苦笑一聲,手中掉落出一枚已經晦暗無光的獸核,同時另外一隻手上一片金色甲片也是噹啷一聲落在地上。

林冕目光微微一閃,那是自己偷偷在火蓮輪迴陣中暗自附上去的符文,有了這符文,火焰的力量被增大了數倍,其實這並不能算是一種取巧,看來那巖通是想給自己找個臺階下。

至於那金色甲片,林冕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林芊羽則證實了自己的猜想,那是一種失傳已久的機關術,傳聞這種機關獸乃是用一種奇異靈力以及妖獸骨骼煉製而成,平常用金色甲片控制,這種煉製出來的機關獸實力有強有弱,但因爲是不死的生物,並且可以再修復,所以遇上了也是一種難纏的東西。

沒想到這巖通手中竟然有這種神奇的東西,機關獸不比怨靈人偶,雖然不及怨靈人偶來得強大靈便,但勝在完全受控,不會出現反噬主任的情況,並且若是找到了一些高階妖獸的屍體作材料,實力也不見得就弱了。

“不過機關獸都是很大的東西,怎麼我沒看到?”林冕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正在這時,林冕聽到巖通搖頭說道:“奶奶的,機關獸也被毀了大半,修復又要花一大筆錢,這破地方,老子再不來了。”

說到這,巖通一臉坦然接受的模樣,林冕和紅炎對前者似乎心中的敵對之意也稍稍減了一些,拿得起放得下,這纔是強者該有的品質,機緣哪裏都是,若不是生命當中的,也不必強求。

“運氣真好,如果再鬆懈一點,怕是進入這銀龍山的資格都拿不到了。”

在目送巖通一瘸一拐地離開後,林冕終於是暗自鬆了一口氣,旋即目光炯炯地看着上方的老者,接下來,就是進入真正的銀龍山了吧。

而此時那許久沉默的老者終於是微微點點頭,手中掃帚微微一點地面,林冕和紅炎腳下的地面突然劇烈抖動起來,抖動幅度越來越盛,最後竟是將整個平臺撕裂成兩半,將林冕和紅炎分開,緩緩上升。

發生這種變化都是在林冕和紅炎的意料之外,石臺往上方漂浮而去時,兩人的眼神再度交錯了一下,旋即扭過頭去,一言不發,任由那石臺託浮而上。

咻咻。

耳邊風聲呼嘯,石臺上升,周圍的霧氣立刻將林冕包裹進去,冰冷的氣息讓林冕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環顧四周也並沒有其它事物,只能感覺到石臺在緩緩上升。

石臺約摸上升了半個時辰,這纔有了停止的趨勢,待得石臺最終停下來之時,那石臺砰的一聲,像是碰觸到了什麼石壁一般,林冕這才擡腳往前方邁出去。

邁出石臺,腳下的觸感傳來,竟然是邁上了一片軟泥地,而那泥地之中,竟是有一種鮮血的猩紅,空氣中也瀰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這裏就是那銀龍山頂嗎?” 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小心些,我總感覺這裏有一種頗爲邪惡的氣息。”林芊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冕微微點點頭,全身狀態正在慢慢回升,雖然已經來到了銀龍山的山頂,但既然姐姐都這麼說了,自己也就謹慎些是了。

踩着血色的泥地往前走去,慢慢走出迷霧區,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一片猩紅的場景出現在林冕的視線當中。

這是一片巨大的深坑,深坑當中,佈滿着無數白骨,這些骨骸,無一不是散發出一種遠古的蒼茫氣息。

因爲這裏,都是龍骨。 滿地的龍骨,極目望去盡是一片蒼白之色,整個天地間竟是充斥着一股濃濃的煞氣,而原本這些煞氣,是不應該出現在這些即便死亡也依舊高傲的龍族身上,因爲龍族作爲天地間最強的種族之一,那種驕傲是刻入骨子裏的。

林冕迎着煞氣一步步走向深坑,腳尖剛剛接觸到深坑邊緣之時,臉色猛然一變,一股兇猛無匹令人戰慄的氣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那等聲勢,幾乎讓林冕雙膝一軟,跪倒在地。

那股氣息狠狠壓迫而來,似乎要將林冕吞噬而去,在這等壓迫下,林冕額頭的青筋暴起,竭力不讓自己屈服在這股壓迫之下,以至於後來,身體上的皮膚甚至滲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痕,整個人如同一個血人一般,極其慘烈。

砰!


“呃!”

那股壓迫威力有增無減,直到將林冕的身體徹底摧垮,然而即便是到了這一步,林冕仍然是沒有臣服於這股氣息,哪怕是整個人都被鎮壓在地上,雙膝也是沒有呈現彎曲狀態。


隨着那股恐怖氣息越來越濃郁,林冕的意識也逐漸變得模糊,直到某一刻,那股氣息似乎有着減弱的跡象,彷彿有着另外一股力量正在與之抗衡。

突如其來的變化也讓林冕恢復了一抹屬於自己的意識,當即一咬舌尖,用痛楚刺激大腦令自己清醒,然後緩緩睜開了雙眼。

遠處的龍墓深坑當中,一紅一銀兩隻巨龍的虛幻殘像正相互對峙着,殘像交戰處,有着黑色的巨大裂痕蔓延出來,仔細查看,原來空間都是被撕裂開來,整個天地都是處於一種動盪的狀態之中。

“吼!”

轟隆隆……

伴隨着兩隻巨龍殘像愈發激烈的交鋒,林冕身下的山體也似乎正在一寸寸崩裂,肉眼可辨的細密裂痕逐漸自深坑中延伸出來,似乎下一刻就要在兩道殘像的驚天對碰中轟然倒塌。

然而裂痕只是出現數息便是停住,那道紅龍的殘像終於是被銀龍一招抓住破綻,而後便是在其鋒利的龍爪之下灰飛煙滅,片刻之後,銀龍的殘像也消失於天空之上,之前的一切,彷彿都沒發生過。

小金的身軀躲在林冕的納戒之中不斷顫抖,自從上了這銀龍山,小金便是沒停止過那股源自靈魂深處的顫抖。

林冕掙扎着站起身來,眼睛望着遠處的龍墓深坑底部,驀地,眼前空間扭曲,一道銀色身影赫然出現在他跟前。

這道銀色身影擁有着一頭銀白色長髮,如瀑布般傾瀉在雙肩,銀色長髮下的長相極其俊美,而在他的額頭,一道銀色龍紋在周圍的光芒閃耀下透射出一股無邊的威壓之感。

願君寄我相思憶 。”

這是林冕失去意識之前,耳邊傳來的最後一句話。

……

“唔……”

待得林冕再次醒來,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處大殿當中,眼前是一片明亮的燭火,光線之外看不真切任何事物,彷彿到某一處之後,連光線都是被吞噬而去。

林冕擡頭望去,那名銀髮男子則是背對自己負手站在大殿深處,一言不發,令得氣氛有些略微的詭異。

悄悄地將自己全身的靈力運轉起來,狀態調整至巔峯,即便是這樣,林冕也感覺在那銀髮男子面前依舊毫無縛雞之力。


“不用如此小心,你的實力,還不值得本王出手。”那銀髮男子背朝林冕,幽幽說道。

林冕微微握了握拳頭,問:“你是誰?銀龍族的嗎?”

“呵呵……銀龍族,本王已經好久沒從別人的嘴中聽到這三個字了。”銀髮男子慘淡地笑了笑,而後轉過身,目光炯炯看着林冕。

“本王乃是銀龍一族最後一任族長,蒼朔。”

雖然心裏早已是做好了準備,林冕仍舊是忍不住心頭一跳,眼前這個男子,就是那個實力深不可測的銀龍族族長?

“很驚訝嗎,本王看起來不像?”似乎是看穿了林冕心中所想,蒼朔嘴角微微牽起一抹笑容。

林冕看着前者,緩緩搖了搖頭,抿抿嘴道:“我看到了銀龍族的毀滅,那場大戰很慘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聞言,蒼朔本就毫無血色的臉上更顯蒼白,慘然一笑:“紅龍族偷襲,被本王以一己之力鎮壓,然而,他們藉助了一道神祕的力量,讓我徹底落敗,銀龍族也於一夜之間不復存在。”

“這銀龍甲片,是你的東西吧,你把我們帶到天墓銀龍山,到底是爲了什麼?”林冕拿出手中那塊黑色甲片,問道。

“爲了尋找一個復仇者,我需要一個人來繼承我銀龍一族的力量,揹負銀龍一族的滅族之恨,將紅龍雜碎們徹底碾碎!”說到最後,蒼朔俊逸的臉上已經是開始呈現出扭曲之態,那種痛恨,已經深入骨髓。

林冕也被蒼朔那種瘋狂姿態嚇得微微後退了一步,不過下一刻,他便是穩住了身形,皺眉道:“你想要的,就只有這麼簡單?”

“小子,你覺得很簡單,那紅龍族族長修煉至今,如今恐怕早已是踏入乾坤境界,以你現在的實力,在他面前不過是連螻蟻都不如的存在。”蒼朔見到林冕一臉無畏的模樣,氣極反笑。

林冕嘴角勾起一抹自信弧度,同時在那自信當中又蘊含着一抹瘋狂的味道:“滅族之恨,我又何嘗不是沒有體會過,那個時候我就如同螻蟻一般,而現在,我可以與他們正面相戰毫不畏懼,你又憑什麼說我不能?”

蒼朔眼中閃過一抹驚色,沉默了片刻,旋即仰天長嘯,一頭銀髮無風飄飛,瘋狂的笑聲迴盪在這無名大殿當中——

“哈哈,小子,很好,你很好,本王很滿意!”

林冕看着狀若癲狂的蒼朔,一言不發地站在原地,默默地問道林芊羽:“姐姐,我這麼做,到底對還是不對?”

“現在你需要力量,磐龍宗太過強大,眼下藉助銀龍族的力量,不爲過。”林芊羽深深呼出一口氣後說道。

林冕微微點頭,看向前方的蒼朔,手掌緩緩握緊。

“小子,準備好接受我的傳承了嗎?”蒼朔從癲狂狀態恢復過來,目光灼灼地盯着林冕。

林冕眯眯眼,吐出一口濁氣,點點頭。 “等等。”

在蒼朔正準備出手之時,林冕卻是突然想起什麼,輕聲問道:“與我一起的那名女子如何了?”

聞言,蒼朔神情微微一滯,似是冷哼了一聲,道:“你問這做什麼?”

“就是想問問。”林冕看着蒼朔,目光緊緊盯着他。

蒼朔嗤笑一聲:“那個女子,現在估計是在紅龍墓地當中。”

“紅龍墓地?!”林冕瞳孔猛然一縮,驚道:“這銀龍山不是隻有你們銀龍族的屍骸麼?!”

蒼朔搖搖頭,自嘲般笑道:“這裏雖然是銀龍山,不過小子你可要搞清楚,這裏是妖獸天墓,任何妖獸死亡之後都是要回到這裏,包括紅龍,而且這裏曾經是我們兩族交戰的戰場,所以有一兩頭紅龍之魂是極爲正常的事。”

“小子,出了這妖獸天墓,如果你還能再遇到那個女子的話,說不定就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了。”蒼朔似笑非笑地說道。

林冕抿抿嘴脣,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話說得不錯,如果紅炎能從那紅龍墓地中出來的話,那兩人將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即便不會生死相鬥但也不會輕易放對方離開。

“這就是銀龍族和紅龍族之間幾百年來不變的仇恨,你既然選擇繼承銀龍族的力量,就必須遵循。”蒼朔凜聲道。

林冕眉頭一皺,說道:“你們找的復仇者,恐怕不止我一個人吧?”

這句話剛一說出口,蒼朔便是哈哈大笑起來:“你很聰明,不過,只對了一半。”

“本王見過幾名想要接受本族傳承之人,天賦高低不等,有天賦極高的,即便是我銀龍族與其相比都是相形見絀,你的天分與那人相比,也只能算半個天才。”

“然而這些天才有接受過我銀龍族傳承的,最後都是死於非命,原因就是他們的心性不及你,沒有受過大悲大難,沒有足夠的自信,天資再高,也難以走到最後。”

聽到蒼朔這一番話,林冕也忍不住震驚了一番,天賦連銀龍族都自愧不如,這是何等的天才?

不過天才在這天命大陸上一捏一大把,亦是最容易夭折的,樹大招風,天才往往吸引許多人的矚目,所以稍有不慎就會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再強的天才也敵不過那些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

蒼朔眯眼向大廳外看了一眼,像是在喃喃自語道:“時間已經不多,本王不想再等下去了。”

“小子,廢話不要多,要不要繼承銀龍族的力量取決於你,你若是沒有那個想法,我也不會強求,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真正助我銀龍族復仇的人。”蒼朔似乎是沒有耐心再給林冕解釋什麼,當即喝問道。

林冕嘴角揚起一抹弧度,道:“爲什麼不呢,區區一個紅龍族,我想還沒那個資格阻擋我的步伐。”

“好,就是這份自信,希望你這份自信不會是一番自吹自擂的笑話。”蒼朔滿意地點頭道。

咻!

話音剛落,蒼朔便是輕輕一揮那寬大的袖袍,一陣狂風呼嘯而來,整座大殿在此刻土崩瓦解,卻又不見瓦礫落下,像是幻境破碎了一般。

光華飛舞,林冕感受着從天而降的鵝毛大雪,莫名感到陣陣陰寒之感襲來,即便是自己以靈力防禦也難以消除。

“這是銀龍族族人死亡之後的怨念,殘留在天地之間久久不肯散去,以你的實力是無法抵禦下來的。”

蒼朔左手掌心攤開,一朵冰藍色火焰升騰而起,而後化分爲三,徑直飛到林冕身邊縈繞旋轉,那股陰寒之氣頓時便從林冕身體之中消失了。

跟着蒼朔踏着雪,向前走了約摸幾分鐘,來到一處山巔之上,林冕穩住身形,赫然發現腳下正是銀龍墓地,無數的銀龍殘骸被大雪覆蓋,隱隱間似乎還有這龍吼之聲悠然傳來。

倏然間,那漫天的雪花融成一幅巨大的畫面懸掛於天際,那是成千上萬的銀龍族人,在被紅龍族屠戮殆盡後,靈魂永不安息,最後終於連天空都是被渲染成了淒厲的暗紫色,天降大雪,伴隨着時間的流逝,銀龍族族人屍骨日漸腐爛,那股殘留在天地間的怨念卻久久不散。

“你揹負的,是這所有銀龍族族人共同的期待。”蒼朔嘆了一口氣道,作爲銀龍族族長,家族毀在自己手中,無論如何也是令他無法接受的。

林冕點點頭,扭頭看向蒼朔,問道:“接下來怎麼做?”

“我銀龍族的傳承,分成兩部分,一是銀龍族的龍力精華,一是本王這些年來所感悟出來的力量,銀龍領悟。”

“銀龍領悟?!”林冕一怔,這個名詞讓他很感興趣。

蒼朔臉上露出自豪的微笑,道:“即便是身死永遠被禁錮在這銀龍山中,我也不是什麼都沒做,最後終於在這高達百萬丈的雪山之巔,悟到了獨一無二的心法,我將之稱爲,銀龍領悟。”

“此心法無法用等級衡量,因爲何爲巔峯,我也無法知曉。”

蒼朔眼中閃動着異樣光輝,銀髮飛舞,手臂展開,頓時這片區域的靈力都是呼嘯而來,最後在他身後化作一柄靈力冰劍,劍身寬達百丈,劍刃光芒熠熠,靈力涌動,空間都是被生生地扭曲。

巨大冰劍懸掛於天際,最後在蒼朔手掌輕描淡寫地揮舞之下,聲勢浩蕩地斬向了前方的一道山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