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李白,李哥,問你個問題。”坐在李白旁邊的白帆用胳膊捅了捅李白的胳膊。

“問吧,什麼問題?”李白懶洋洋的看了白帆一眼,這個傢伙,肯定又要問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

白帆努力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李白,道:“李哥,這個蘇校花和陸校花還有咱們趙老師,到底誰是你女朋友啊?”

白帆其實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不知道有多少男生默默暗戀着這三位女神級別的女孩,但是每一個上前表白的都沒有得到迴應,不管你是什麼富二代還是***,還是文藝青年青年創業者,通通拒絕。

經過白帆的仔細觀察,他發現整個京城大學之中,唯有李白和這三位女神的關係好,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好。

白帆也曾經想過李白會不會腳踏三隻船,但是他覺得不太可能,這樣的女神能夠擁有一個已經是天幸了,同時擁有三個,是要折壽的!

李白看着一臉好奇的白帆,笑着道:“她們三個啊,有時候蘇柔是我女朋友,有時候陸傾城是我女朋友,有時候趙老師是我女朋友,輪流來。”

白帆一臉看SB的表情看着李白,道:“李哥,我跟你認真的,你別跟我開玩笑。”

“我也是認真的。”李白呵呵一笑,道:“其實我還有兩個女朋友,其中一個還是大明星。”

“你怎麼不直接說洛青衣是你女朋友呢?”張帆一臉鄙夷的看着李白,這個傢伙,真是太可恨了,嘴裏一句實話沒有。

李白撇撇嘴,心想,洛青衣還真是我女朋友,想到洛青衣,李白又想到了小早川晴子,那個遠在扶桑的熱情奔放的女孩。

叮鈴鈴。

一陣下課鈴聲響起。

趙雯看着臺下的衆人,道:“同學們,今天的課就先到這裏了,大家下課。”說完,趙雯便徑直朝着李白走了過去,而看到這一幕的同學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白帆一臉羨慕嫉妒的看着身材火辣性感渾身上下充滿了制服誘惑的趙雯走到了李白的面前,俯身對李白嘟着嘴撒嬌道:“老公,人家站的腳痛,你跟人家到辦公室揉揉腳好不好?”

“好,走吧。”李白笑着起身跟一臉幸福笑容的趙雯手挽手走出了教室。

白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這一幕,尼瑪,人比人氣死人啊,這兩個傢伙,真的會安安分分的在辦公室裏揉腳嗎?

……

白帆很憂傷,他也想要一個女朋友啊,要求不高,有趙老師一半好就可以了。

正如此想着,白帆忽然看到李白的手機丟在了桌子上,他拿起李白的手機衝出教室,發現已經不見了趙雯和李白的蹤影,不禁在心裏暗罵一聲,道:“這兩個人,還真是急不可耐了,跑這麼快!”

白帆正在想要不要跟上去將手機還給李白的時候,李白的手機忽然響了,白帆看着手機上顯示的號碼沒有來電提示,也就沒有管,可是這手機鈴聲一直響個不停,周圍的人都用一種十分古怪的目光看着白帆,讓白帆很是無語,這是李白的手機,他接電話總歸有些不太合適,正當他糾結着要不要接電話的時候,他忽然聽到自己周圍傳來一陣驚呼聲,白帆轉頭看起,只見一個穿着黑色連衣裙的性感漂亮的女孩正緩緩朝着他走來。

看着這個女孩,白帆瞬間瞪大了眼睛,什麼時候京城大學又出現了這樣一個女神級別的女孩,他怎麼不知道。

漂亮女孩越過衆人,徑直走到了白帆的面前,她衝着白帆微微一笑,這個小榮直接讓白帆感到一陣頭暈腦熱,這位極品美女,竟然是來找他的!

白帆有些緊張,還沒想好該怎麼和這個美女打招呼的時候,就看到這位美女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開始打電話,再然後,白帆發現自己的手機響了。

這個美女竟然知道他的手機號,等一下……這個手機,好像是李白的?

這個美女是來找李白的?

“請問,這是李白的手機嗎?”美女開口很親切的對白帆說道,女孩的聲音和身材一樣性感,只不過聽起來口音有些彆扭。

“是李白的手機,你找他有事嗎?”白帆感覺自己此時的表情一定很精彩,這麼漂亮的小姐姐,竟然又和李白有關係!

小姐姐聽到這是李白的手機,然後笑笑,左右張望了一下,才又對白帆道:“李白他在哪裏?我是他的女朋友。”

白帆這下真的是震驚了,雖然這個小姐姐說話不太清楚,但是他還是聽懂了,這個女孩居然也是李白的女朋友!

“他在……”白帆忽然閉嘴了,李白這個時候好像正在趙老師的辦公室裏,這兩個人湊在一起能幹點什麼,用膝蓋想也知道,萬一自己告訴了這個小姐姐,被小姐姐將李白捉那個啥在辦公室,李白不得恨死自己啊。

“這樣,我和李白是好朋友,你找他有什麼事,可以先告訴我。”白帆很仗義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你放心,一般問題難不住我。”

“不。”小姐姐搖搖頭,道:“我還是要見李白。”

這個時候白帆才注意到,這位小姐姐拖着好大一口行李箱,難道說這是李白的網戀女友,特意來奔現的?!

正當白帆開啓頭腦風暴盡情幻想的時候,他忽然看到自己身旁的小姐姐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一把將行李箱扔掉,朝着自己的身後跑去。

……

李白跟趙雯來到辦公室,剛剛進門,李白正準備喝口水,忽然反身被趙雯壓在了門上。

“雯姐,有話好好說。”李白還以爲自己又犯了什麼錯,連忙求饒。

趙雯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李白,道:“你這個壞小子,上課不聽講總是和同桌說話,老師我要懲罰你。”


“啊?”李白傻眼了,自己哪一節課好好聽講過,怎麼今天突然要興師問罪,這什麼情況啊。

正當李白不明所以的時候,趙雯忽然伸手向下摸去,道:“小壞蛋,今天讓趙老師高興了,你就可以躲過一劫,知道嗎?”

李白懂了,這哪裏是懲罰啊,分明是在玩情趣好不好。

李白嘿嘿一笑,道:“那老師你要我怎麼做,你說?”

“我就是要你做啊。”趙雯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脣,在李白的耳旁輕輕呵氣,道:“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辦公室吧?”

李白不能忍了,伸手將趙雯的套裙捲到了小腹上,然後將手放在趙雯水晶絲襪下包裹着的豐臀上揉捏撫摸時,趙雯的手機忽然響了。

趙雯微微有些氣喘的接完電話,看到李白已經將自己的絲襪給褪了下去,正要更進一步時,她連忙伸手阻止了李白的動作,道:“小壞蛋,停一下。”


李白停手看着趙雯,道:“怎麼了,趙老師?”


“有一個緊急會議要召開,我得過去,你在辦公室等我吧。”趙雯可憐兮兮的看着李白,今天好不容易玩點刺激的,結果被一個點化給破壞了,真是氣死人啊。

李白坐在沙發上,一臉幽怨的看着趙雯穿戴整齊然後扭着***走出了辦公室,這個破會議什麼時候開不行啊,偏偏現在開!

無奈,李白準備拿出手機來打發時間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的手機丟在了教室裏,便起身準備回教室拿手機,正當他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忽然一陣香風撲鼻,緊接着一具柔軟的身體便撲入了他的懷中。

李白瞪眼看着自己懷中的女孩,驚喜道:“晴子!”

小早川晴子眼淚汪汪的看着李白,道:“親愛的,我好想你,老公,晴子好想你。”

白帆震驚的看着抱在一起的兩人,我擦嘞,聽着這說話的語調,好像是扶桑語?這個李白竟然不吭不響泡了一個扶桑小姐姐!

“你怎麼突然來了?”李白看到小早川晴子是真的非常驚喜,“爲什麼不通知我一聲,讓我去接你?”

聽到李白這麼說,小早川晴子心裏原本的那點忐忑不安都消失了,她看着李白,道:“我怕你的女朋友會……”

李白聞言哈哈一笑,道:“放心吧,沒問題的。”

“對了,這次你準備待多久?還是不打算回去了?”李白有些期待的問道。

ωωω ●тt kΛn ●¢O

小早川晴子聞言有些不安的看了李白一眼,道:“老公,其實,我……我懷孕了。”

李白聞言一臉震驚,然後將手放在了小早川晴子的小腹上,果然,一股和他血脈相連的氣息從小早川晴子的小腹上傳來,小早川晴子懷了他的孩子!

李白一把將小早川晴子抱在懷裏,道:“這是我們的孩子,我居然要當爹了!”

小早川晴子輕聲問道:“那你……開心嗎?”

“當然開心!”李白點點頭,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受苦受累的。”

小早川晴子忐忑了許久的心終於放鬆下來,當她得知自己懷孕的那一刻,先是驚喜,然後又害怕憂鬱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在明日香的勸導下才決定來到華夏,現在看來,明日香的判斷是正確的,李白沒有想過要把孩子打掉的事情,他很在乎她。

李白牽着小早川晴子走到白帆的身旁,將手機從白帆手裏接過來,笑嘻嘻對白帆道:“吶,這就是我和你說的,我第五個女朋友。”

白帆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白左手牽着小早川晴子右手拖着行李箱朝着遠處走去,知道兩人的身影之後,白帆才做出了一個決定,他要拜李白爲師!

……

蘇柔和陸傾城在家裏看到李白牽着一個陌生女孩回來都有些驚訝,而當聽到這個女孩有英語跟她們打招呼的時候,就更驚訝了。

“這位是……”蘇柔上下打量着看起來有些拘謹的小早川晴子,道:“扶桑的那個?”

李白點點頭,道:“以後她就住在這裏了。”

“爲什麼不和那個洛青衣一樣,讓她在外面住?”蘇柔有些不解的看着李白,這裏原本只有他們四個人住的,這也是一種早就定下的規矩。

李白撓撓頭,道:“晴子她住在外面不方便。”

“爲什麼?”陸傾城皺眉問道。

“因爲她懷孕了。”李白如實回答道。

蘇柔震驚了,就連陸傾城也不淡定了。


原本堵着門口的兩人連忙讓小早川晴子進來坐在沙發上,兩人一左一右將手搭在了小早川晴子的小腹上檢查一番,對視一眼,點點頭,這個小早川晴子真的懷孕了,而且看氣息,是李白的孩子沒錯!

“老公,人家也想要一個。”蘇柔一臉幽怨的看向李白,道:“我可是正妻,這不公平!”

“哼。”趙雯不屑的冷哼一聲,道:“還沒結婚呢。”

李白捏了捏蘇柔的臉頰,道:“你還小,晴子都已經二十五歲了,不一樣的。”

說完,李白又看着一臉忐忑不安的小早川晴子,用扶桑語道:“晴子,你放心吧,她們都很歡迎你。”

至此,小早川晴子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當被李白一個電話召喚回家的趙雯看到小早川晴子的時候,也是非常驚訝的,然後當她得知小早川晴子已經懷孕的事情之後,便毫不猶豫的將李白拖進了房間之中,目光哀怨的看着李白,道:“小柔和傾城年齡小,我年齡可夠了,總不能讓後來者居上吧。”

面對趙雯期待的目光,李白除了奮力耕耘之外,還能說什麼? 小早川晴子本以爲自己來到華夏之後不受到冷遇就是非常好的待遇了,可是她沒有想到自己非但沒有受到冷遇,李白的女朋友對自己反而是熱情的很。

當然,小早川晴子也可以看得出來,這些女孩不是對她熱情,而是對她肚子裏的孩子熱情。

不過不管是對誰熱情,小早川晴子都感到非常的滿足。

因爲大家都要上課的緣故,讓小早川晴子在家裏又不太放心,於是小早川晴子就跟着趙雯一起上班,趙雯沒有課的時候,兩人就在辦公室裏,由趙雯教她華夏語,上課的時候小早川晴子就跟着趙雯一起到教室裏來,然後堂而皇之的坐在李白的身旁,看得衆人是一陣羨慕,尤其是叫嚷着要拜李白爲師的白帆。

“師傅,我喜歡上了隔壁班的那個班花,你幫幫我,出出招,怎麼才能拿下那個班花?”白帆一臉希冀之色的看着李白,希望自己的師傅可以給自己指出一條明路。

李白聞言卻十分遺憾的搖了搖頭,道:“徒兒,爲師愛莫能助啊。”

“爲什麼?”白帆一臉茫然的看着李白。

“級別太低。”李白拍了拍白帆的肩膀, 指了指身旁十分安靜的小早川晴子,道:“你看看我身旁的女孩子,哪一個不是校花級別的,你讓我去幫你泡班花?不好意思,我沒經驗。”

白飯聞言一臉懵逼的看着李白,他突然覺得李白說得好有道理,怎麼辦,完全沒有辦法反駁。

小早川晴子坐在一旁,聽不太懂李白和白帆在說什麼,她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裏撫摸着自己的小腹,感受着這個小生命的存在,或者將李白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讓他也感受一下他們的孩子的存在,這樣的感覺,很幸福。

下課之後,李無名來了,他徑直走到李白的身旁,看了看坐在李白身旁的小早川晴子,然後對李白的,道:“爸媽已經知道了孩子的事情,他們讓你把弟妹帶回山莊去。”

李白聞言一愣,道:“爲什麼?”

李無名笑笑,道:“當然是爲了孩子着想,爸媽想要讓弟妹在懷孕期間多吃點補品,將來孩子出生之後,修煉天賦必然是極佳的。”

李白聞言搖了搖頭,道:“我不希望這樣。”


李無名聞言一愣,道:“爲什麼?難道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是個天才嗎?”

李白看了看身旁一臉懵懂的小早川晴子,然後看向李無名,道:“晴子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希望我和她的孩子以後也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如果孩子想要修煉,我自然會教他,但是如果孩子沒有這個想法,我自然也可以保他一生榮華富貴。”

李無名有些詫異的看着李白,道:“這可是我們李家的子孫,你讓他當普通人?你確定?”

李白笑着點點頭,道:“我說過了,選擇權在孩子的手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